大過新年

 

有人說,台灣平日就豐衣足食,過年不過放長一點的假而已,並無特別滋味。然而,這台南小村的過年,至今仍充滿傳統年味,我想可能因為:

一、小村居民普遍看重「歲末大掃除」。像今年從一月下旬開始,處處可見有人一手水管一手刷子,高高站上鋁梯清洗房舍,一戶戶煥然光潔的門面,像正式邀請街坊鄰居一起來見證除舊佈新的決心。

二、小村人家不分貧富,都老實維持著各種年節祈福祭祀。農曆十二月十六,許多人家在門口擺香案供品「做尾牙」,酬謝土地公和地基主一年來的守護;二十四,送灶神﹔到除夕那天午後,家家戶戶則必盛大祭祖,同時鄭重貼上紅艷的新春聯;年初一天剛亮,村頭村尾的賀年鞭炮聲如春雷交響,廟埕早已擠滿「父老兄弟姊妹」,為的是領號碼牌排隊等首長來發紅包;另外,到廟裡上香、安太歲、鑽神轎都是必要儀式,廟方還從清晨開始請信眾吃義工現煮紅湯圓,甜蜜蜜、熱呼呼,全村都會來「吃平安」。

三、「家族大團圓」的氣氛在小村年節鮮明又濃厚。平日寂靜的小村,春節期間忽然熱鬧起來,馬路邊停著各色轎車休旅車,一部接一部,遷居都市打拚的兒孫們回來了,移民國外的也紛紛在這時返鄉探親。

以上三個原因總結起來,其實可能只因為小村裡仍有老人家健在,他們從「日本時代」就養成年終清潔環境的習慣,也遵守從小跟著長輩學到的敬拜天地鬼神的禮俗,而兒孫會穿戴喜氣回來過年,主要也是為了滿他們的願、讓他們高興。

時髦的過年法是全家去旅遊、甚至出國旅遊,年夜飯就交給飯店包辦,但這不合小村老人家的意。有位阿公幾年前半推半就下被兒孫帶去趕了一次時髦,而後,那年塞車排隊經驗被他像說災難故事般,年年春節「重播」至今。

因為老人家的堅持,小村過年還有「親戚五十」送禮這一景。一般都市人送禮極講究包裝,但農村長輩送禮首重「大量」,相信禮「多」人不怪,最好多到滿溢,更是「誠意破表」。至於什麼精緻包裝,在他們看來倒像故意「擺譜」,虛華又見外,對親友很不好意思。

有一年有位住在山上的老友來「行春」,伴手禮是一箱他家後山的野香蕉,多到足以拿到市場擺攤;道別時,公婆熱情回贈的一大桶泥鰍,則重到兩個男人合力才提得動。莊稼人送禮就這款手筆,其「闊氣」可真叫「斯文人」傻眼。

老人家這麼認真過年是因為,他們大都虔信好好過年將為新年帶來好運兆,反則觸霉頭,所以春節期間一切以歡喜為前提。一次快過年時,有人撞了我們家嬸嬸的車,對方誠懇致歉並當場掏出三萬八千元和解,幾天後車子修好了,花費一萬八,叔叔想對方不是故意的,賠那麼多錢要是讓人「歹過年」就不好了,於是便退還多的兩萬,那人簡直不敢置信。

伯父、公公和叔叔都是這樣忠厚之人,三兄弟互敬無爭,老年退休後常於黃昏圍坐泡茶談論時事,每年過年全家大小在曬穀場聚餐、玩樂、領紅包,興來還三代同堂搓麻將。

對我來說,這樣的三合院風景正是又「台」又醇的年味,也是長輩們留給子孫珍貴的傳家寶。

1 Response to “大過新年”


  1. 1 little-pig-bone-bee 2016/3/9 at 12:06 上午

    內人 隨性問起 小時 過年 領紅包的趣事
    老頭 翻個白眼 紅包 從沒領過
    內人 白眼一瞪 難怪 就是 變態一個

    老頭 低吟… 半匹紅紗一丈綾,系向牛頭充炭值。

    白居易:賣炭翁

      賣炭翁,伐薪燒炭南山中。
      滿面塵灰煙火色,兩鬢蒼蒼十指黑。
      賣炭得錢何所營?身上衣裳口中食。
      可憐身上衣正單,心憂炭價願天寒。
      夜來城外一尺雪,曉駕炭車輾冰轍。
      牛困人飢日已高,市南門外泥中歇。
      翩翩兩騎來是誰?黃衣使者白衫兒。
      手把文書口稱敕,回車叱牛牽向北。
      一車炭,千余斤,宮使驅將惜不得。
      半匹紅紗一丈綾,系向牛頭充炭值。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出報日期

三月 2016
« 二月   四月 »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最新回應

請輸入 e-mail 地址

RSS 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