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版女人

 

剛到菜攤,有位阿公提著大包小包正離開。

他走得稍遠時,身邊兩位阿婆和賣菜的歐巴桑幾乎異口同聲說:「這ㄟ老伙仔真冇簡單喔!」

她們說老先生的「牽手」多年前「回去了」,但他未再娶,這位「資深鰥夫」因此不得不練就好廚藝,這在他們「同一水」(同輩)男性中誠屬稀罕。

說得也是,像我公公是從不洗衣下廚的,到現在連三餐盛飯舀湯都習慣讓人侍候。在那一輩觀念裡,屋頂下若沒個操持內務的女人就不能算個家,所以為了有人照顧孩子、洗衣煮飯,喪偶男人多以「顧家」之名很快續弦。

有意思的是,那位阿公的年紀顯然比這幾位女士大得多,但她們嘰哩咕嚕那樣談論他,若非從頭仔細聽,還真會讓人誤以為,她們是在心疼憐惜某位乖巧的小孤兒哩!

這就是女人天生的母性吧?難怪有些糟糕的男人居然也不乏「101忠女」甘願收留,對此稍有覺悟的女人下次再想抱怨家裡老爺太「老爺」時,當悔悟那「始作俑者」可能正是自己。

正因此天性吧﹖這小村少見那種「盈盈美代子」(台語:閒閒無事)式的婆婆媽媽,她們不是在田裡拔草,就是在帶孫、顧店、買菜、賣菜、掃地、炊粿、綁粽子……,刷刷洗洗、東摸西摸,一刻不得閒﹔就算都沒前面提的那些活好幹,她們也能為牽掛孩子和管教丈夫而忙碌不休。

相對地,庄頭村尾廟口樹下,一天到晚總有「阿公趴(party)」。例如,此地午後,廟口總會擺上一兩桌,一群「老公仔標」便圍攏著下象棋,時而爆笑、時而狂歎,更多是「幹」聲綿延不絕。他們喜歡穿內衣汗衫,配上束皮帶的西裝褲和塑膠拖鞋,即使只是泡茶「話仙」(台語:聊天瞎扯),或默然排排坐,看起來都優哉游哉,好像其時其地正是全世界最穩當舒適的好所在。

似乎,上一輩女人的人生詞典裡沒有「自我」與「退休」,而遊手好閒的男人總能得到小村像慈祥阿母般敞開雙臂、永遠無條件的擁抱。

關於這一點,我們家老爺可有不同的看法。  他說,在農耕上,女性分擔的常是較不費力、但得耐煩耗下去仔細處理的差事,工時一長,相對被看見的機率也較高﹔女性又喜歡聚在一起邊聊邊做,「人多勢眾」自然更搶眼。另外,因為我也是女性,平日出入的常是「女人的場子」,如菜市場,男人在這場子裡當然只好發呆、玩耍或跑龍套,如此這般「片面偏見」下,難免冤枉了小村男性老前輩。

說來也不無幾分道理。尤其提到農耕,「文人」常說「見仁見智」什麼的,但面對土地耕種養殖…種種生猛「武場」,很多時候沒力氣就是做不動,做不動就只能任其自生自滅,一翻兩瞪眼,什麼都沒得說。

曾有大半年因都在陪老爺跑醫院而無人管理後院果園,雜草轉眼及腰,令我頭大腳軟,但除了咬牙動手開始做,又何奈﹖滿園草莽雖嚇人,只要握緊鋤頭、瞎劈亂砍再東拉西扯一番,個把小時下來總能成就點局面,棘手的是,搬移前一個產季過後鋸下來那些層層疊疊的枝幹,簡直是逼我跟大象拔河!那枝幹枯葉間,蜘蛛螞蟻蚯蚓們和一批不知名的橘色小蟲……早已安家落戶子孫綿延,我所到之處無不爆發「難民潮」,「難民」們剎時漫過我不知是因痠麻或是害怕、正微微發抖的雙腳。

那時我每晚在小日誌本上記下:一棵芒果樹O.K.、兩棵芒果樹O.K.……

以此自我鼓勵(或說催眠、洗腦),相信「蠶食法」也有整理好那片果園的一天。

所幸老爺後來康復到能下田,我總算得以繼續蒙混「耕讀生活」──男耕女讀。

然而,繁重家事已占掉大部分時間,實在難得一點完全屬於自己的讀書時間。

雖然「男主外、女主內」聽來甚不入時,但對農家而言依舊合理管用。每天看老爺一頭汗又滿身塵土從田裡回來,光是讓他梳洗乾淨,換上陽光曬香的衣服,吃點好東西,看起來輕鬆舒服,就讓我由衷歡喜,甚至,偶爾還自以為我這「全職女傭」頗具「存在意義」。

這說明了老爺之可愛﹖抑或,骨子裡我也是那種尚未升級、進階的1.0版女人﹖

0 Responses to “1.0版女人”



  1. 發表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