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巴桑分水嶺

不知該難過還是該慶幸﹖我覺得我好像「正式」成為歐巴桑了。

天下小姐萬萬種,甜的辣的俏的雅的各有千秋,但「桑味」──歐巴桑氣味,卻是共同禁忌。一旦「桑味上身」,正如信用卡到期,便不能享受小姐百貨公司一切消費,也刷不出任何嬌寵了。

所以,我應該難過。可我又有點不難過,甚至,竟有鬆了一口氣的感覺,而且感覺還不賴。

就這樣不圖換卡延期,也不覺慚愧、不思奮鬥嗎﹖

這就是我合理懷疑自己已入籍「歐氏宗親會」(歐巴桑&歐吉桑)的原因。

約四十歲前後,我就常以歐巴桑自我調侃,如今回想起來,那仍屬小姐心機,太怕狼所以先嚷嚷狼來了,一面減輕心理壓力,一面故作瀟灑,等著人家說:「亂講!妳這麼年輕哪是歐巴桑﹖」然後自我感覺良好,發黃的青春執照好歹又加蓋一個認證印章。

是的,在這之前,我的「心理年齡」還一直是小姐二十五歲,頂多也不超三十。因此,我繼續大學時代就留的那種長直髮、綁的那種高馬尾,穿那種少女服飾店賣的森林系棉衣麻裙,作文也要刻意引用網路潮語,暗示未與年輕脫軌。

朋友聚會時,什麼腰痠背痛、老眼昏花之類話題年年膨脹,我為自己尚無那些症頭竊喜不已,總誇張地瞠目點頭以示同情,卻矜持「高貴的靜默」,似乎一加入七嘴八舌就會被傳染「老」毛病。

這樣的我怎會輕易對歐巴桑投降呢﹖

我想我是在2012下半年不知不覺「升等」為歐巴桑的。

那年因家人突然發現重症,生死交關,我毫無準備匆匆遷居小村,開始擔任24h.看護和全職管家,不是在廚房揮汗如雨,就是不停進出醫院藥局,偶爾還得下田或去魚塭果園,面對自己四體不勤、五穀不分的虛弱的真相。

小村在山海間廣大平原的中央,四周全無屏蔽,曬得人所有心思都蒸發光光,加上家事考驗頻頻,我像被釘在打地鼠機前的電動空,為應付眼下焦迫,連呼吸都來不及。 有一天回台北,想到在小村天天穿拖鞋短褲,於是刻意打扮一番,開車到大學接兒子。兒子見到媽媽時,觸電般大叫:「哇!妳今天穿這麼美……」,但這句無關緊要,重點在下一句:

「怎麼配這雙襪子!」

他以驚悚語調表示這款穿搭簡直「令人髮指」,接著語重心長:

「妳一點都沒感覺?還是覺得這樣也無所謂?」

我一時愣住,他繼續嚴肅而悲憫地開示:  「妳真要小心了,變歐巴桑的第一步就是不自覺開始亂穿衣服……」

媽媽我低下頭,只見大紅襪上兩隻米妮正無辜地對天傻笑。

但是…,我自己舒服就好,幹嘛講究那麼多﹖又不是在作秀!我老神在在,衣服越穿越寬鬆,家常日用也越不講究,反正舒服就好。就這樣,有一天再回台北,駭然發現整櫃熟悉的衣裙「一夕之間」都縮小、不認我了。

難道該立志到八十歲還能穿那些衣服﹖即使那樣又怎樣﹖最後還不是衣歸衣、人歸人,各自腐朽﹖反正自然唯一不變的就是變,身體也是自然一部分,遲早會變,那就現在,又有什麼關係﹖

連帶地,心情尺度也漸漸放寬。過去會令我煩憂苦惱的,現在卻覺得人生本無常無奈,要求不必太切﹔相對也沒必要欣喜若狂,再大的璀璨終究也不過一時花火。世界依舊繁華熙攘,而我卻開始喟嘆,未經水深火熱,豈知雲淡風輕多麼好。

歐巴桑者流,臂膀粗壯、腰臀肥厚,姿容有點潦草,言行有點直白,總之再不是昔日那縹緲婀娜的纖纖小姐了。小姐不得不變歐巴桑,大概是因為,人到中年方知風浪如此兇險,責任如此艱鉅,為了所愛的一切,她不可驚慌踉蹌,必得這樣才提得起、挺得住、放得下吧﹖

常聽人說,自己是從某次摔跤、某次生病、某次起落……才開始變老,好像若沒那次,青春便能安靜靜源遠流長,偏偏總有那彷彿分水嶺的某一次,翻過之後,人生風景便再也不同了。

那麼,這小村生涯,無疑就是我的歐巴桑分水嶺吧!

0 Responses to “歐巴桑分水嶺”



  1. 發表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出報日期

八月 2015
« 六月   九月 »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最新回應

請輸入 e-mail 地址

RSS 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