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娥與大德碾米廠

現代人買米多去超市、大賣場、雜糧行,估計已少有人見過碾米廠。碾米廠台語「米嘎阿」,其實是早期台灣百姓最常買米的地方。

然而,在這小村還有很多居民卻只去碾米廠買米,就因村子裡有家開了超過三十年的碾米廠。

這家碾米廠小店面乍看平常,但細瞧階梯式層層屋頂,應會察覺這不同於一般房舍,那是專為安裝近三層樓高的中型碾米機而設計的,裡面那台可是稀罕的全檜木碾米機呢!

其密閉性略遜金屬製造的新碾米機,運轉時稍有塵屑,但各項功能俱全,最難得是其古樸質感,更是老闆夫妻倆胼手胝足、白手起家的珍貴紀念物。

3DSC03479

2DSC07841DSC02906

呂先生原在台北中藥貿易公司當業務員,父親認為他應娶個會做生意的,於是安排同村永寧碾米廠的女兒、十四歲就掌店的月娥相親。當時姊姊未有對象,月娥不想搶先出嫁,親事因而沒談成。隔年姊姊出嫁了,呂家再度提親,婚事終成。四十多年後回想那個二十二歲新娘,月娥笑說:「該吃誰家飯註定定,人沒多厲害啦!」意思是「人算不如天算」。

婚後月娥隨夫婿北上,租屋在新莊。有個鄉親在林口塑膠工廠當廠長,月娥去當作業員貼補家用。原以為夫妻同心協力,遲早能在台北安家立業,哪算得到不久婆婆就病倒、不良於行,身為長子長媳的他們於是收拾行李返鄉。

當時村裡有家碾米廠正好歇業招租,月娥覺得那是她最有把握的工作,便承租下來,做了幾年稍有積蓄,才向農會貸款,湊三十萬買下這台檜木二手碾米機,開了自己的工廠。那是民國七十二年,一分田一萬塊,月娥這投資氣魄堪稱當年小村「女強人」。

「阮緣投阿尪(我英俊的先生)本是斯文人,皮膚白雪雪幼綿綿,但牙根一咬也跟著扛稻穀,實在使人足感心!」然而,月娥總笑咪咪歸功於夫婿呂先生,跟村裡上一代以夫為天的女人沒兩樣。

1DSC08152

創業之初,他們帶著女兒睡只有一張半榻榻米大的閣樓,就搭在廠房上方。那時整套稻穀後製流程機器化進展日新月異,呂先生看準傳統小碾米廠終將一一停擺,只靠零售通路角色苟延,因此他們騎摩托車在嘉南地區廣發名片,針對小碾米廠拓展業務,這決策為他們打開市場,成功邁跨一大步。

一家三口就擠在這小小

一家三口就擠在這小小"空中樓閣"裡

民國八0年代,呂先生見市場萎縮,又評估家庭作坊不能「走武場」跟大廠拚搏,於是決定積極轉型「做文的」,專一契作台農十六號良質米,改走品牌路線,結果生意再度回春,證實他又一次準確抉擇。

小村曾有過六家碾米廠的榮景,如今除一家大型代工廠外,自製自銷傳統碾米廠只剩這家了。他們頗以自家「作品」為豪,倉庫裡烘到含水率14.5的稻穀幾乎每四個月出清換新,而白米多是一兩周內現磨現出的貨,口感及新鮮度與一般量產米不可同日而語,許多人「一試成主顧」,老客戶不只小村鄉親,還有附近鄉鎮及台北等遠地的機關行號。

總結多年生意秘訣,呂先生認真回答就在店號「大德」兩字:「一切工作都要以道德為本,德多大,生意就多大!」

大德碾米廠在小村裡已不只是碾米廠而已,長年來,每天下午總有一群鄉親聚在大德店門口,就著小桌小椅喝茶聊天,彷彿成了僅次於各廟口的「社區活動中心」,那些「大德客」有的參加佛寺誦經團,有的投入小村街道清潔志工隊,儼然是小村熱心公益人士的「大本營」。

4DSC07441

近年在鄉土教學的熱潮下,大德碾米廠還多出一個新角色,那就是作為附近小學戶外教學的活教室,讓小朋友們親身見識,原來小小一粒白米背後有著那麼繁複的歷程。

2 Responses to “月娥與大德碾米廠”


  1. 1 陳幸惠 2015/5/28 at 10:11 上午

    小時候鄉下家裡就是開米嘎啊,因為是唯一一家,所以不時人來人往熱鬧極了。我似乎記得不只碾米,還常常得幫客人碾米漿,那濃稠的米漿就像小溪流一樣從磨漿機順流而下到桶子裡,此刻想來,真的都是兒時的記憶,令人懷念ㄡ

  2. 2 瑞紅 2015/5/28 at 1:03 下午

    小時候在農村的印象是
    開米嘎阿的都算當地數一數二的"有錢人"喔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