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腳賣油郎

每隔一段時間,大約早晨六七點,小村裡就會傳出一陣叫賣聲:

麻油喔!茶油喔!燻油喔!苦茶油喔!針車油喔!

有一次追出去,只見一位阿公赤腳騎腳踏車從街尾緩緩淡出的背影。

7

詢問家裡長輩,才知阿公是鄰村來的賣油郎,從他阿爸開始這樣自製自售,兩代加起來賣了近八十年。

從此每次聽到他來了,我就抓起傻瓜相機衝出去,但卻不好意思追攔人家。有天正好遇到有人買油,我趕緊趨前打探。那顧客說,她十幾年來只買阿公做的油,我也跟阿公「交關」半罐。這下有了「顧客」身分更好「搭訕」了。

阿公給我看他車籃裡的放送機(擴音器)。他說,他因家貧失學,從十四歲開始徒步挑擔賣油,到退伍後改騎腳踏車,一直都以「肉聲」叫賣,直到八年前才「升級」用機器廣告。那時他重感冒咳嗽失聲,無法叫賣,不得已坐困在家一個月,有位賣豆花的朋友正巧換新放送機,便把舊的轉送他,還教他錄音安裝。如今他已七十四歲,機器仍然「勇扣扣」,身體也是。

2

3

不管嚴冬或酷暑,他都打赤腳,因為他覺得穿鞋會悶濕,「不衛生」。他住下營,多年來總在天一亮就從下營出發,分路線輪流巡迴四周村庄社區。通常中午就「下班」回家吃飯休息,要是遠至隆田一帶,則要午後兩點才能回到家。過去下午還做其它工作,如今年紀大了,睡午覺起來都在「呷飽𨑨迌」而已,一星期也只隨興賣個一兩回。

天才亮,他就騎著鐵馬繞過好幾個村莊了.

天才亮,他就騎著鐵馬繞過好幾個村莊了.

5

這樣一位赤腳阿公載著油在烈日下穿梭大街小巷,油箱油勺都黏附著陳年黑垢,猜想時下消費者都不大能接受,傳統賣油郎的生意應大不如。阿公說,現實儘管如此,但他一向「做信用ㄟ」,仍有些老顧客支持,前陣子發生黑心油風暴,他的油品還曾供不應求。

4

阿公的叫賣錄音裡提到五種油,其中燻油是以樟樹枝和粗稻糠悶燻花生油,古早時代用來護膚潤髮﹔針車油以礦物油加化學原料製作,剪刀、農機、腳踏車…保養必備,但現在這兩種幾乎沒人買,他改以專賣黑麻油、茶油和苦茶油為主。

對於生意衰退,阿公表示無所謂,他說反正是「老人工」,賺點零用錢兼騎車運動,還能巡迴各村和來往多年的老主顧閒話家常,「日子卡好過」!他的子女都無意接班,阿公打算就這樣一直做到不能動為止。

就像犁牛車、剃頭擔一樣,赤腳賣油郎踩「鐵馬」的背影,有一天也將從小村風景中消失無蹤,但老一輩終生勤勞知足的生活精神,會隨著阿公那懷念的叫賣聲,在一些人心裡繼續共鳴不已。

0 Responses to “赤腳賣油郎”



  1. 發表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