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掉頭銜以後我是誰

 回小村之初,常接到職場舊識三類來信或來電:
 一類當我是查號台,打聽此名人、彼要角的電話,最好我能順便幫忙聯絡,先打個招呼;另一類是問我願不願去接什麼職位。
為什麼找我?分析歸納總不外乎認為我在文化圈「人脈」廣,找錢辦事都方便。
 這使我不能不沉思默想,在社會眼中,我的「價值」就這樣?服務於媒體二十幾年下來,我不知不覺也變成媒介,只為傳遞、連結什麼而存在?換句話說,人家需要的不是我,而是我常往來的那些V.I.P.?我是靠V.I.P.在討生活的?

 我知道這樣說太偏激,不少媒體人離職後轉行作公關,運籌人際關係也需要專業的。只是自忖並不擅長交際,過去常參加開幕會發表會等等盛宴,席間大家熱絡穿梭連線,但我只為工作而來,很少樂在其中;即使在報業最興盛的年代,各路英豪爭相來「掛鈎」,我都覺得刻意經營人脈是很累的事,不如安靜做好份內工作,關係隨緣來去便罷。畢竟利益交換的應酬只是過眼雲煙,能真心實意作朋友的,不過少數幾個,再多我也承受不起。

 關於那些來信或來電,我多半只給電話讓他自行接洽,也婉謝人家的工作機會,漸漸地這些聯絡就越來越少,過去那個媒體人世界如一只斷了線又漏氣中的七彩汽球,就這樣從我身邊越飄越遠越小越模糊。

 還有一類是來約稿或邀請擔任評審顧問推薦人什麼的。這是自己一人做得來的,只要內容性質合宜、時間又能配合,我多半欣然答應,唯一有個麻煩是,而後對方總會問頭銜要怎麼掛?資深媒體人、或「前」什麼主編什麼執行長可以嗎?
 問題是,我已不在其位,是不是媒體人、資不資深,跟他們要我做的事也不大相干,何必要我擺那架子呢?
這是我們社會的癖好吧?滿街都是退休多年的王董陳總、前部長院長校長,似乎沒職銜等同赤身裸體,叫自己和別人都尷尬,也好像職銜是地心引力,唯有它能將人一個個安在世上定位。
 他們可能顧慮人家不知我是誰,質疑我在這裡的正當性。好吧,那就用「作家」吧,作家跟這事能搭,也算合理。即使寫過幾本書,自封作家仍不免忐忑,但我已想不出其它更恰當的。有人退一步謙稱自己是「文字工作者」,但「文字工作者」用在這裡只比「路人甲」強一點點而已,對事情有加分嗎?何況我目前也沒什麼文字「工作」。
 他們接受了,但想想又來問,要不要加註什麼作家,例如文學作家、心靈作家或親子作家之類的。我開始無言,只說不知道,不知道該怎樣分類自己。
不然,自由作家如何?他們又問。
到這裡我有點無奈了,若非不願給朋友壓力,真想說你那麼傷腦筋的話,要不要乾脆按所需頭銜快快另請高明?最後,我只能半開玩笑反問什麼是自由作家?有「不自由」作家是嗎?以此表示何必畫蛇添足。

難怪很多自認是號「人物」者,離開職場後總趕緊成立什麼基金會、協會或工作室來重設頭銜印發名片,以方便繼續行走江湖。這年頭「光禿禿」一個人要在公眾檯面上活動,就像沒品牌標籤條碼成分說明的商品要在超市上架,太難了,甚至連稱「商品」都不夠格。
只能說我實在不是什麼作家,人家才會需要說明我是「什麼」作家;而一個人如果真是個人物,光姓名就夠堂皇了,根本毋須再戴亮晶晶的頭銜。

我心裡更清楚,也有人不要姓名,也不跑江湖,完全不在乎人家不知他是誰呢!

~摘自【非常木蘭】網站<小村物語>專欄

2 Responses to “摘掉頭銜以後我是誰”


  1. 1 嘉玲 2014/9/12 at 6:26 下午

    夏小姐妳好, 讀你的文常常落淚. 起初非常困惑為何對總是正面的文字有如此的反應. 後來我體會到原來是您的文字總是那麼溫暖, 字裡行間淡淡的卻確確實實的人性的溫暖.讀您的文就像被一雙溫暖的手擁抱了一下. 好似讀佛經後那種溫暖的感受, 留下一點點被撫慰而感動的眼淚. 我中文寫得不好, 只希望對您真心說聲謝謝

  2. 2 瑞紅 2014/9/16 at 10:09 上午

    是這樣啊?
    謝謝嘉玲小姐的留言
    ps.您中文很好呀!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出報日期

八月 2014
« 七月   九月 »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最新回應

請輸入 e-mail 地址

RSS 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