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與剪貼簿 

 我爸爸是國文老師,很老派的那種國文老師。  
 他沒教過或改過我一篇作文,只偶爾說,背誦詩詞古文對學作文再好不過,但也不曾規定我背什麼。上小學時,他為我訂了國語日報。

 那時沒網路,電視才剛開始,兒童讀物的選擇也不多,國語日報和漫畫書最普遍也最受歡迎。漫畫書當時通稱「尪仔冊」,在師長眼中,看漫畫等於「娛樂消遣」,而讀國語日報除了多識字、增進語文能力外,還可「關心國內外大事」並「吸收科學新知」,這都是當時社會一致支持的教育目標。

 記得我最愛報上的小亨利四格漫畫,和中小學生投稿。那些作品的作者姓名下都加註學校、年級、班別,我不只欣賞小朋友的文采,還能分享他們的生活趣事,最好玩的是,在那個難得出門旅行的年代,我因而認識許多台灣地名,還特別去查詳細地圖,以確認某某學校的所在地。

 例如,第一次知道「玉井」,就是因為有個玉井國小女生經常投稿,我覺得這地名好脫俗,似乎是個終日灑滿月光的美麗他鄉。

 讀多了就想也嘗試投稿,那時文章能入選見報可是了不起的成就,校長會在朝會當眾表揚,還把剪報張貼於中庭佈告欄,讓我一時錯覺走路都有風呢!

 爸爸訂的還有國語日報社出版的《古今文選》,和大同電器發行的大同月刊。古今文選主編叫「齊鐵恨」,名字聽起來卻比較像是馳騁沙場、壯懷激烈的老將軍。因喜歡文選裡的佳句,作文時曾胡亂套用以「掉書袋」,不意竟獲老師讚賞,我對那密密麻麻大開本「老古董」的好感就這樣建立起來。

 大同月刊固定以西洋名畫作封面,且是當時少有的彩色印刷。我第一次看到<蒙娜麗莎的微笑>、<拾穗>—–,就在大同月刊上。那年頭風行剪報,班上同學幾乎都有剪貼簿,下課時還會交換看,一般同學的剪報全是白紙黑字,而我的除整齊的國語日報文章外,還佈置了從大同月刊剪下來的圖片、色框,特別討小朋友喜歡。

 後來從國中到大學,我一路都擔任海報、校刊、畢業紀念冊的編輯,至今仍莫名其妙,難道從那一頁頁隨興剪報排版中,真能瞎摸出什麼編輯小技?更沒料到,離開學校以後,我從事的都是文字工作,多年來竟以編輯為專業。

 曾自以為這可能只因天生興趣,那年爸爸過世,整理他書房遺物,發現整櫥一絲不苟的日記本和紅藍兩色眉批穿插羅佈的剪貼簿,才意識到自己其實受爸爸影響頗深,也才幡然乍見那從不催促、說教的「老派國文老師」的魅力。 (2013年國語日報社慶邀稿)

1 Response to “爸爸與剪貼簿 ”


  1. 1 little-pig-bone-bee 2014/3/2 at 12:11 下午

    還有… 「拾穗月刊」 – 小時候的精神糧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出報日期

二月 2014
« 十月   三月 »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  

最新回應

請輸入 e-mail 地址

RSS 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