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美事

~~鄉村散記之二

◎古宅居民
 新聞說有人打119求救,只為報警到府捉拿一隻壁虎。
 我想那苦主若住在我家,大概得申請鎮暴部隊來維安。
 我家三合院快一百歲了,這種鄉下檜木古宅裡「什麼都有」。飛的(如蝙蝠…)、爬的(如大蜘蛛…)、鑽的(如白蟻…)各安其位,除非天氣劇變,平日生活倒還低調,不太露臉嚇人。
 起初這些「不速之客」也讓我渾身拉警報,久而久之便摸摸鼻子認了。畢竟若要算先來後到,我這都市媳婦才是該客氣點的「新移民」哩!

◎春神來了
 春神來了怎知道?
 黎明,天微光。清涼的空氣中隱約有種蓄勢待發的什麼,正蠢蠢欲動,汨汨潛流。每條田邊圳溝上方,也突然被不知名的小飛蟲團團佔領,他們喧鬧狂歡的嘉年華遊行沿水氣連綿數里,轟得冒失誤闖的閒雜人等睜不開眼睛,只能抱頭落荒而逃。

◎黃花風鈴
 大約一月末,有種顏色悄悄光臨小村。
 先是星星點點降落於半空,沒幾天倏忽成串,到如今竟已到處滿滿包下一整棵樹了。
 那種顏色在以藍天白雲、綠地紅磚、灰沙為主調的小村,分明是不合拍的變奏,但它迎風娉婷,顧自悠揚,清唱出一種繁華卻又疏淡、嘹亮卻又靜謐的旋律。
 據說那叫黃花風鈴木,六零年代才從巴西飄洋過海而來。雖然常是高過兩層樓的大樹,但那種黃卻讓人想念小鵝小鴨,因而行經樹下時不禁輕手輕腳,唯恐驚嚇了那精緻而脆弱的神聖美麗。

◎螢火蟲
 入夏以來,夜晚在村子裡散步常遇到螢火蟲兩三隻,那飛行於草叢樹林的神祕星子,這兩天居然也光臨我們家三合院曬穀場和東廂走廊。
 可惜自己太煞風景,居然抓了一隻到燈下仔細端詳,親眼目睹螢火蟲的翅膀不鑲金邊,頭頂也沒光圈,長相其實就像――
 超小號蟑螂。

◎生猛大地
 狂風暴雨四面八方包圍老三合院,天色昏沉。
 從窗縫窺見後院樹林,萬物正各自默默奮鬥,為那彷彿要把命連根拔起的力量。
 大地無盡生猛,也是無邊孤寂。

◎夜半蟲鳴
 夜半轉醒,聽見蟲鳴遍野,彷彿凱旋的三軍陣仗。清晨天光乍現,各種鳥叫又讓小村熱鬧如周末菜市場。
 比起連日萬籟俱寂那種沉悶肅殺,感覺天地都輕快起來。
 果然上午藍天白雲、風和日麗,得趕緊把握機會曬衣服。不過這陽光並非透亮,蟲鳥的謳歌也不盡興,而且風裡水氣仍稠,我最好小心看著辦。

◎觀音寺辦桌
 農曆九月十九(據說是觀音菩薩出家日)村子裡三百零五年歷史的觀音寺照例辦桌慶祝。中午在寺旁席開百餘桌,鄰近宮廟理事長、民意代表都來湊熱鬧,還有「少女歌劇團」勁裝辣舞。
 看一群長輩們踴躍吃喝談笑,我跟著莫名高興,唯腦袋招架不住麥克風轟炸。
 置身在那聲光裡,有幾個片刻卻切入一個人的無邊寂靜,忽然意識到,小村生活從不須文字來標榜或辯護,這和我的過去、都市藝文圈的工作歲月是何等不同!
 然而,兩者同樣如此真實生猛,卻又那般虛幻迷離。

◎微末美事
 清晨,大姨婆提了一簍自栽酪梨來探望公公。90歲的她皺紋深刻,但耳目聰明,手腳俐落。
 上午,在麻豆菜市場路邊發現一個咖啡攤,取名「ceat la vie」,模樣不俗。意思據說是:這就是生活,享受吧!
 中午,院子裡的三種玫瑰悄悄開了六朵花。
 下午,收拾曬了一天的衣服毛巾,滿屋子烘暖香味。
 當這麼瑣碎微末的美事都能讓人備感幸福時,該是固執已淺,或者悲哀愈深?

0 Responses to “微美事”



  1. 發表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