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形無形的老師就在身邊

二十年前收到一篇投稿的因緣,促成我最近為「老」友曹宇寫了一本書,今日上市
曹宇八十歲後的人生座右銘是──老娘喝茶笑瞇瞇。塊頭大、聲音響、胃口好、愛打扮又愛旅行,向來被親友暱稱為「少年阿嬤」的她,如今快九十了。
她主持「媽媽教室」講座三十多年,演講逾千場,處理過的婚姻家庭案例不計其數。現在每月第一個周三下午仍在講課,堪稱台灣最資深也最「老牌」的「現役」家庭輔導老師。
她自幼敏於觀察人神之際,中年因丈夫罹癌而趨向傳道之路,矢志傾餘生助人發現──神是愛,愛本與生命同在。
本書書名《現在最幸福》,時報文化出版。全書十萬字分、兩部份,分享一個女人歷經時代離亂、家庭磨練、心靈震盪,而後從黑暗走向光明的人生故事,以及如何穿越現象倒影、看見實相法則的生命體驗。
願與您分享。
願以此祝福世界。

文摘 曹宇講故事之七

 日本有句俗諺說:「即使衣袖相擦而過,也是緣訂前生」。學習真理的路上,要感謝無數的人來「牽成」,首先要感謝的就是我的老師們。

 早期去生長之家,我常聽元老級資深老師王承通先生講道。我天生「反骨」,「性根」多疑好辯,不時舉手質詢老師。同學們都嫌我這個人「崎嶇」、欠缺「直心」,根本聽不進去也學不來,但王老師卻不以為意,他不但包容我所有「反動言論」,還跟人家說:

 「你們不要錯怪曹宇,像這種能用心思考又愛認真追究的人,日後才學有成就。」
 對我來說,王老師的慈悲大量,本身就是一則很深的啟示。

 在我去生長之家聽道五年後,有一次有位講師、郵局主管洪德馨先生說,他臨時有事不能去講課,要我幫忙代課。我一聽很心慌,一直推辭,但他不斷拜託,還說一定沒問題,我只好硬著頭皮赴會。

 那次上課地點在二林,是我第一次登上生長之家講壇,我很緊張,依著洪老師的講義,埋頭認真宣講,想不到聽眾反應還相當不錯。回來後,跟洪老師說,我把從你那裡抄來的全講完了,以後千萬別再找我。老師哈哈笑說,很好很好,但一次慢慢講一個主題就好,不必硬塞那麼多。

 往後他上課主講,就找我搭配講個人體驗談,後來有人捐贈上課地方,我去幫洪老師做茶水服務,他又時常進一步要我代替他,代替久了,不知不覺、自然而然就變成正式的了。
 洪老師一次又一次給我機會,訓練我演講,但表面上看來,卻好像是我在幫洪老師忙,他還時常跟我道謝。老師這種對後學提攜愛護,又全然不著於相的做法,實在讓我非常感佩。

 那時生長之家還有位同學曾金祿先生,是一位禪修高人,很會講金剛經。我有位朋友在婦女會工作,免費提供一個上課場地,我於是利用那場地,每周六由我講生長之家的生活修行,每周二由曾先生講金剛經,一講就是五六年。

 曾老師有許多不可思議的能力,例如,他單單用掌心發功,就能幫人止血、退燒、治種種疾病,若不是我親眼所見,也不敢相信。

 曾先生曾很嚴肅地傳授我一招法術,在手心默寫咒語,專治舟車飛機暈吐。我也是半信半疑,但後來實驗過數十例,無一不靈驗。我想也許是心理作用,但有一次在國外參加旅行團,有個媽媽暈機暈到站不起來,顧不了她那四五歲的孩子滿場亂跑,我看她可憐,問她願不願讓我幫忙,她不反對,於是我就在她手心寫咒,她暈到搞不清我在做什麼,但居然這樣也有效,我自己也覺得莫名其妙。那寫咒說起來很簡單,重點只是,寫時必須正心誠意、全神貫注。

 曾老師過世後,我和其他師兄弟聊起,才知道寫咒那招,老師只傳給我。現在我都這個年歲了,我想我必須找個心意純正的人,把法傳下去,不然哪天我進墳墓,法也跟著埋沒,那就太對不起老師了。

 我也曾帶我先生去給曾老師按手治療。曾老師隨緣但不隨便替人治療,而且他一毛錢都不要。他是一個十分嚴謹的修行人,每日早晨從中山北路走去圓山散步,數十年如一日。看他盤坐在那裡,就感覺到他寬闊平坦的心境、一塵不染,雙目也一物不沾。他的師父、我沒見過的任旭師公,據說盤髮髻、穿青布衫,是個神仙一樣的傳奇修道者,曾老師是他的大弟子。

 多年前,曾老師曾為任師公寫了一本《任旭師傳記》,記錄任師公慈悲救渡無數的生平素行,以及人間和幽冥界因果循環的諸多例證,並附禪修心要。這算是一本奇書,一般人看了一定會說:「真的嗎?」但我想不出有什麼造假騙人的必要。曾老師沒蓋廟收徒弟,不須出名,也不為賣錢;這本書毫無包裝設計,只是自己印製分贈有緣人。

 我這一生確實遭遇過一些超乎一般知識能解釋的經歷,例如:
小時候,有一年中秋夜看到有個老人坐在鄰村阿來仔伯家的竹籬外,但靠近時,那人卻沿著籬笆一直往上飄,我嚇得拔腿快跑,回家後一連發燒嘔吐三天,家人還請紅頭西公(作法的道士,辦喪事的是黑頭西公)來驅邪除煞。

 多年前和小兒子及一位老友去廣東玩,夜宿山地小旅社,因天寒地凍,我們把門窗都緊閉著,但是我洗過澡把濕毛巾掛起來,那條毛巾卻像有風直吹一樣,不停地搖來晃去。因為怕同行的人受驚嚇,我就不動聲色、靜靜的默念:「我們是過路人,無意冒犯,請讓我們各自安心自在。」現在我想,當時我不懂,不然可以念佛號、讀經典迴向、祝福有緣眾生。

 去年,我從大陸張家界旅行回來,左手臂痠痛到舉不起來,其中有一個痛點是陳年老毛病了,我想可能只是旅行勞累,不用太在意,休息一陣子再說,就這樣忍耐著,拖了好幾個禮拜。

 有天晚上睡覺,夢見一個高高瘦瘦的白衣人,從他手中接到一包藥。那人面目一清二楚,但不是我認識的人,我們彼此也沒有任何交談,夢就這樣醒了。
醒來我就去做當天既定工作,也沒什麼特別感受,到中午女兒問我手痛好點沒,才突然意識到,左手的新舊疼痛居然已經消失無蹤,讓人分不清現在不痛是在作夢,還是以前痛是在作夢?到如今我也搞不清楚左手到底是怎麼好的。

 有一年,我去日本參加生長之家的聚會,當時還在世、已十分蒼老的谷口雅春先生出來接見大家。看到他的身影,大家不約而同都趴跪在地,那是因為被他的精神、人格和勸化眾生的願行所感動。
 當我看到谷口先生的和服衣襬,從我頭頂前方輕輕掃過,我忍不住由衷呼喚了一聲:「先生!」(日語「老師」之意)這時谷口先生停下腳步,回頭深深望了我一眼,我跟他說:「先生!我是從台灣來的!」他微微笑,對我點點頭。

 這一幕彷彿在教我,命運是自己創造的,有感才有應。有形無形的老師就在我們身邊,就像衣袖相擦那麼近,但是如果我們自己無感、不呼喚老師,老師也不會為我們駐足。

 而只要我們堅定求道的心,生活中的一切人事物都會成為我們的老師;或者說,冥冥中老師會自動來找我們。

4 Responses to “有形無形的老師就在身邊”


  1. 1 Catch-22 2012/4/14 at 11:51 上午

    FYI, 《任旭師傳》 – – > 『任旭師傳記』

    祝 週末愉快!

  2. 2 刘岳兵 2012/4/15 at 8:29 下午

    久违了。祝一切如意!

  3. 3 瑞紅 2012/4/18 at 10:47 上午

    岳兵先生

    看到您的留言嚇一跳

    因為這幾天才想起您……

    真是好久不見啊

    ps.回信已寄到您的信箱

  4. 4 瑞紅 2012/4/18 at 10:54 上午

    謝謝Catch-22君
    真的是漏字了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出報日期

四月 2012
« 三月   八月 »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最新回應

請輸入 e-mail 地址

RSS 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