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寶蓮的生活選擇

 最初記得「葉寶蓮」這名字,是因為朋友旅行歸來,熱切分享在南投偶遇一位「像一朵寶蓮」的女子,著布衣、梳髮髻,一身仙風道骨,還是一名竹編高人、國家工藝一等獎得主!

 後來,我無意間在草屯手工藝中心看到她編的一件大型花器。端詳半天後,覺得那作品於莊嚴細緻、沉靜內斂外,更具一種雄渾氣派,又似故宮典藏古物,遺世獨立,雖引人愛慕流連,卻也有份貴氣,凜然不可輕玩。

 想像中,那在無數日夜裡,獨自默默來回纏繞的作者,卻非「仙女」模樣,倒像武士,或者老僧,堅持以千萬次繞指的溫柔勇毅,一層層收服自己所有的堅硬。

 但真正見到葉寶蓮,又成了朋友以後,我反而不知怎麼形容她了。只能說,如今像她這樣安靜的人,真是值得保育的「稀有品種」。

 葉寶蓮家在鹿谷廣興村一條巷底,小小客廳裡沒招牌、獎座、展示櫃,除非特別介紹,否則一般人不會想到這就是「國寶級」竹藝家的工作室。

 關於「國寶」,她只微笑著,以台語輕聲說:「哪有啦!」問她對竹編藝術發展有何理想?她也淡淡一笑說:「冇咧!」不然,多少解釋一下那些美麗繁複的竹編手法背後的創作理念吧?她低頭認真想了想,「嗯」一聲後,又是歉然一笑:
 「不好意思,我不會講,事實也沒啥可講。我連設計稿都不會畫,只是想到一個花樣,就直接去編編看,編不好看就拆掉,自己一直拆、又一直編而已。」

 作品被南投文化局、台灣工藝研究所、國家傳統藝術中心永久典藏;還曾在上海世博、巴黎、中日交流展場上,代表台灣手工藝成就;而且涵碧樓飯店設櫃銷售她的竹編提包,老字號義美食品也邀她以竹編藝術加入現代禮盒包裝……,可謂既傳承固有竹編文化,又接軌現代經營。這樣的竹藝家,怎會「沒啥可講」呢?

 也許您想說「真謙虛」,但聽聽她的竹藝修練歷程後,您可能也會覺得,連用「謙虛」形容都嫌刻意,她不過實話直說罷了!

 

亂中有序 波光粼粼 鳳羽呈祥 鬥艷


(點選可放大)

 

 若說葉寶蓮此生選擇投入竹藝,倒不如說,冥冥中,是竹藝選擇了葉寶蓮,也編織了她的人生。

 她出生於嘉義朴子,家境貧困,九個兄弟姊妹從小就得幫忙家計。她只讀完國小,便到竹器加工廠劈竹篾討生活。竹篾取自竹皮,是編織竹器的基本素材,現在已有竹篾機,當年則全賴雙手。要從一管竹子,連剖帶削、劈製成數十支、上百支竹篾,極耗時費工,小小葉寶蓮早把被刀鋒竹邊劃到皮破血流當「家常便飯」。 
 
 在工廠做到十五歲那年,主管應聘到竹山高中協助創立美工科,挑了幾位得力助手同行,葉寶蓮從此離鄉背井,隨之來到台灣竹藝重鎮、日據時期就專設「竹材工藝傳習所」的竹山。幾年後,又隨一位竹器工廠老闆調往鹿谷新廠工作,直到嫁作鹿谷媳婦。

 走入家庭後,葉寶蓮養育兩子,還照顧中風臥床的公公,二十多年沒再碰觸竹藝。半生竹緣看似就此劃上句點,連她自己都想不到,那其實只是一個逗點,逗點前面的長年苦工,將在後面斐然成章。

 大約十年前,孩子長大了,公公也已安詳往生,她才有空想想自己喜歡做什麼。正好那時竹山舉辦竹編藝術展,那展覽讓她大開眼界,驚嘆竹編竟能表現出那麼高雅的美感。深受震撼的她,隨即報名竹藝家黃塗山指導的竹藝編織傳習課程。葉寶蓮精於「倒篾劈法」(進一步修圓竹篾雙邊銳角,以使觸感更加細潤),以及染色、煙薰、上漆等基本功,在技術面,她很快重新上手,又專注用心創新編法,約兩年後,老師便鼓勵她把一件題為「亂中有序」的處女作,送去參加國家工藝獎,不料就此一舉成名。

 成名後,許多機會不斷上門,葉寶蓮老是婉謝推拒。這對崇尚積極、效率的現代人來說,簡直莫名其妙,葉寶蓮卻放得輕鬆自在。她說:「我自知憨慢,一次只能專心做一件事,又怕沒做到完美,自己不滿意,也對人家不能交代,這樣會不安心,不安心生活就不舒服,所以,手頭工作以外,無論再好的事,我也不敢多想。」

 葉寶蓮還沒開過個展,因為自覺「拿得出去」的作品只十來件,「不夠給人家看」。近幾年她選擇接少量訂單,如一年做五六個喜宴謝籃,這樣能貼補一點家用,又讓客戶歡喜欣賞,感覺也滿踏實,至於不知哪時才能全心創作、累積作品來辦個展,她笑笑說:「有很好,冇也冇要緊,順其自然啦!」

 其夫婿楊先生是葉寶蓮最佳幫手兼作品知音,老愛調侃她個性太內向,不擅言詞、沒有自我,跟不上時代。然而,儘管紅塵滾滾,葉寶蓮仍靜靜覺察心安,謹守單純生活,不惜慢半拍又退一步。別說那力與美渾然天成的作品,這樣一個人本身的「自我風格」,其實就非常精采,也早已超脫於浮華時代之外。

 (本文原載於朱銘美術館JM季刊2011年1月號)

3 Responses to “葉寶蓮的生活選擇”


  1. 1 k 2011/2/21 at 11:23 上午

    一次只能專心做一件事 — 好單純啊!
    也因此所以能夠完美~~

  2. 2 向內找 2011/4/4 at 3:46 下午

    感謝版主這篇令人驚讚感動的文章。
    版主還細心地提供兩組不同精細度的圖片,讓人既讚賞其型態的美,又震撼其作工的細。

    的確,葉寶蓮的樸實專注而能「斐然成章」,<又怕沒做到完美,自己不滿意,也對人家不能交代>,對於身外功名又能「順其自然」,這在現今功利社會,果是「稀有品種」,其寡欲盡心,更是常人社會日漸淪喪之美德;
    其不以自我為中心,能沉靜以建構自信,是我既感又佩之處。

    附,
    版主貼出本文這麼久,竟僅得一回應留言;
    是否大家驚嘆而不敢讚一詞?或是不覺需要讚聲『鼓勵』?
    或竟因『雜質』仍在而已『無感』?

  3. 3 鈷金銅鑲 2011/4/8 at 8:25 上午

    回應向內找,無感卻有感;
    雜質或純質,飄乎一念間。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出報日期

二月 2011
« 一月   四月 »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  

最新回應

請輸入 e-mail 地址

RSS 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