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 問

 Silas(2008.5.21 at 12:08 pm於<農感>一文下留言):
前天問黃玉明對於有機農業的看法/他提出一個挺有意思的問題
有機農業的低產量/如果真的大規模實施/會不會間接造成「糧荒」
因此壓迫荒地開墾為農地?
他覺得現在農村生態變好/許多開墾地回歸自然的荒地/
與現代化農業的高產量有直接關係/
因為現代農人不需要如此大面積開墾便可以達到一定產量/
以他的魚類養殖而言/如果不施以任何藥物/
至少需要現在4倍的養殖面積2倍的飼料10倍以上的用水/
如此還不一定有機會達到同等產量/
他比較支持藥物管制以及農產品檢驗(藥物殘留檢驗)/不知道你對這有何看法?

 
 感謝從造林、耕作到養殖,務農資歷近半世紀的黃玉明大哥,拋出這個大哉問。

 對「有機農業」這標籤,我只能說,有法條、能評分的東西畢竟都是世間遊戲規則而已,但它能為人標舉出一個方向、凝聚一個理想,就這點來說還是可貴的。目前農委會輔導台灣有機農產品認證機構共有五家,每家還有過渡性的「轉型期」產品,也用差不多的價格販售;還有些所謂「無毒蔬菜」、「安全蔬菜」,也躋身「有機商店」貨架,意思是「用藥用肥,但驗不出來」。不可否認的,關於有機認證仍存在許多曖昧。

 如果這世界大都污染扭曲了,誰又能劃地成淨土呢?就算能劃地自守,人能禁止風的飛舞、管制雨的流落、監督蟲鳥蜜蜂蝴蝶的旅行嗎?

 「有機」不如「有心」

 幾位農友常說:「有機」不如「有心」,這話耐人尋味。但「有機」能換好價錢,「有心」呢?誰能認證「心意」這無價之寶?有心是在尊重愛護大自然與消費者的前提下,只問正確的耕耘,不問收穫。這種事只能自我要求,沒辦法要求別人。

 至於「支持藥物管制以及農產品檢驗」,畢竟是現實無奈下「亡羊補牢」之計,誰能反對?只是,藥物真是現代農人不得不的靠山嗎?而檢驗真能為健康把關嗎?這樣我們就真的安心了嗎?

 我們是不是常只顧今天的肚子,不顧明天的平安,更不想後世子子孫孫還要在這裡生存?是非對錯可能因立場、時間的不同而有不同的評價,但我們對土地所做的一切,肯定終得自作自受、照單全收。

 在經濟掛帥的年代,誰能賺錢誰就是「成功」,至於賺錢的過程與手段,真正關心的人不多。然而,不知不覺間,正是那些過程與手段,深刻改變了世界的面貌。

 農業是一個尷尬的月台

 我也想問:養活人到底需要多少糧食?這標準是怎麼訂的?現有的糧食是否被適當分配與充分利用了?有多少好農地處於荒地和準建地狀態?有多少已蓋了別墅、工廠?一塊農地的產量應有多高才「正確」,可以由人的心意來決定嗎?產量少等於自然現象嗎?還是違反適地適種的結果?或長期未善待土地的過渡性後遺症?人類若不是為吃而活,而是為活而吃,那麼可能有害健康、不能活化生命的農產品,即使長相再美、數量再多、口味再好,還有真正的意義嗎?為什麼今日農業讓大多數人都得食用藥物肉、化學菜?為什麼自然安全的食物越來越成為少數有錢人的專利?大家都要提高農業競爭力,但到底要競爭什麼?換取金錢的速度與數量,適合拿來當作所謂「農業競爭力」的指標嗎?

 思索農業好像被推上一個尷尬的月台,因為,任何一列靠站的火車都會把人帶往同樣的地方,那裡我們已沒得轉圜,只能赤裸裸地追問自己──

 人是不是世上最聰明也最殘忍可怕的生物?人生到底是為什麼辛苦忙碌?什麼才是人在天地間最適當的生存方式?

 默默促進一場新生活運動

 相對於實踐與承擔,接受或宣揚理念是輕易的。無實際務農、也不須依農維生者,很可能不自覺就強烈批判用藥用肥的農民,但其實他們也不過是在現行農業政策、農產運銷制度和大眾消費趨勢下,努力求生存的老百姓而已,更何況,農民本身在工作中受害於藥物的新聞也從來沒斷過。

 什麼樣的消費者就可能培養什麼樣的農民。有位種釋迦的朋友就說,自然授粉、成長的釋迦總會被消費者嫌不夠漂亮或不夠甜,因為消費者已習慣用人工授粉和藥物控制種出來的「標準」釋迦。另外,自然盛產的作物總是「賤價傷農」,而用非自然控制在非產期推出的,卻被奉為昂貴上品。沒有懂得順應天時、欣賞真味的市場,要發展自然農業也難!

 這些年遇到許多返鄉歸農的朋友,他們多有高學歷,也有能力在城市謀職,但卻選擇忍耐清貧,下田向天地學習,追求一種盡力自給自足的生活。我不確定這將對台灣農業產生什麼影響,也不確定其中有多少人會在這遠行的半途離去,但我相信他們已默默在促進一場新生活運動,激發人們回頭重新探索食物的真諦,以及生命與自然之間的關係。

 無論如何,我想,這總是一個充滿希望的新起點。

55 Responses to “農 問”


  1. 1 Mandy 2008/5/23 at 9:55 上午

    瑞紅,

    你回來了嗎
    還是
    這只是過門的匆匆一探

    特想念從前閱讀得到妳可預期的部落格文章的日子呢

  2. 2 hsin 2008/5/23 at 11:47 上午

    我是賣茶的不是茶農!
    有機看人作吧!好幾家的有機茶葉價格跟貫型農法不會差太多啊!最少我賣的這家是這樣,而且茶園都是一些動物的運動場!
    茶葉跟稻米被蟲吃百分之三十都還能接受。
    採土檢驗只要兩年內噴過葯馬上能驗出來,認證單位他們是半年採一次,您說行不行!台灣還有農民能通過德國超龜毛的千萬分之一還是億萬分之一的殘毒檢驗,看他們行不行,只是目前這種農業鄉鎮能守的住的不知未來能剩幾個!
    那些高學歷的每天工作16個鐘頭以上,錢賺夠了不逃行嗎?再不逃大概準備抬去種了。
    日本人到有機農場要茶葉是想一次全掃光,台灣人是怕那天他們忽然不買了就完了,所以不肯給全部,但數量還不少就是了,所以喝日本的進口茶飲料,搞不好那茶葉就是台灣製造的,便宜賣給日本人再製成飲料貴貴的回銷來台灣!

  3. 3 dichroicking 2008/5/23 at 2:37 下午

    自然一定健康嗎?

    經濟法則就不自然嗎?

    好逸惡勞自不自然?

    放棄了「食不厭精」,會不會某種程度也斬斷了精緻生活文化?

    收兩件文化古物是不是另一種形式的「買兩輛BENZ」?

    吃有機食品會不會是另一種形式的「帶LV包包」?

    二次大戰前,人類的平均壽命不過50上下,吃化肥作物長大的我們平均可多活20多年呢.(我會很猶豫給心愛的兒子吃有機食物^^)

    一切人類活動都離不開經濟法則.
    皮卡丘死哪裡去了?:(

    以行銷的觀點:

    紅姑棄報從農,差不多等於張忠謀(或他老爸)棄農從晶圓代工.

    國際米價在今年初短短四個月內就上漲了百之一百四十一,石油能漲多少倍,糧食就有漲多少倍的潛力.

    以後科技新貴會流落街頭,農業新貴會買下最多的豪宅.

    啊!我正密切關注何時也要棄工從農去呀.^^

    http://blog.chinatimes.com/HCF666/Archive/2008/05/23/280891.html

  4. 4 瑞紅 2008/5/23 at 10:08 下午

    Mandy
    我一直都在啊
    只是還沒恰當的時間來寫
    謝謝妳的期待
    妳真會鼓舞人哪

    hsin
    去拜訪了您的部落格
    您們家的茶包裝滿有氣質的喔
    恭喜試飲活動成功

    dichroicking
    讀了您的留言
    想到該補個問題
    什麼叫做自然

    農耕本身就不自然
    把所謂自然奉為至上者
    首先應該先定義這個問題
    否則也差不多把人類歷年來所有農改成就都一併用負面角度看待了

    記得我這"五年級生"小學時候
    學校還會統一發蛔蟲藥給小朋友吃
    健康課本還教什麼鉤蟲蟯蟲
    都是常見的人體體內寄生蟲
    回想起來
    這應跟當時的飲水和生活環境和農耕條件有關

    人透過研究土壤和植物特性
    發明了一些藥物以隨心所欲控制植物生長結果
    然後見獵心喜變本加厲終致走火入魔萬劫不復

    怎麼說呢
    不這樣也不那樣的那點微妙的平衡
    可能才是正道吧

    您用壽命數字來談糧食的進步
    可能還大有商榷餘地
    因為活得久不等於活得好
    現在也出現一堆過去很少見的病痛
    所以還是回到老地方:
    到底人生的目的是什麼
    人這一切努力發明到底要什麼

  5. 5 k(ma) 2008/5/23 at 11:26 下午

    瑞紅的大哉問!!

    <>
    <>

    我有時也會想到這個問題…
    結果 想想還是 @#$%^&* 如下:

    人類可以把走過的路紀錄下來
    傳到遠方 留到未來
    這點是值得我們 隨心所欲地多做努力 而不要好逸惡勞 無所事事浪費生命
    所以做什麼都好 但一定要做好父母師長朋友的角色
    把好的善的美的散佈出去~

  6. 6 k(ma) 2008/5/23 at 11:27 下午

    上面留言裡的大哉問不見了?
    是瑞紅寫的:
    到底人生的目的是什麼
    人這一切努力發明到底要什麼

  7. 7 瑞紅 2008/5/23 at 11:28 下午

    談到經濟
    想起今天認識一位在傳承五代的參藥行裡工作的朋友
    她說了一句耐人尋味的話

    中藥若以拚經濟為目標
    那就不是原來的中藥了

    這句型滿好用的
    中藥兩字可換農業
    或醫療
    或寫作
    或藝術
    或教育
    或外交.....

    君子固窮
    卻被譏為食古不化時有寧為玉碎之悲
    小人窮斯濫矣
    卻是識時務之俊傑贏在先機的表帥

  8. 8 Yulan 2008/5/24 at 9:12 上午

    今天適巧在聽林生祥的歌,耳邊還響著林生祥唱的「有機」,來到紅姑家,一進門便讀到這篇農問,真是巧極了!

    林生祥創作的「有機」,http://www.youtube.com/watch?v=Ln_Eke8XdOk
    以他獨特 的唱腔來詮釋,不但別有一番風味,也是一首十分有心的歌,與紅姑的文兩相對照,讓人不由得心生希望。嗯,這是「一個充滿希望的新起點」。

  9. 9 老侯 2008/5/24 at 4:21 下午

    呵呵,曾己何時,「經濟法則」成了功利主義的代名詞
    這也難怪
    看看經年來,「拼經濟」的口號響徹雲霄
    政治人物無不競相追逐
    「拼經濟」的圖騰所帶來的選票價值
    富貴榮華成了人們生存價值的主流量尺
    殊不知一個媚俗的政治環境
    所培植的政治人物
    常會是短視近利而缺乏遠見的
    想當初孫文先生對經濟的釋義:經世濟民
    是一種多麼悲天憫人的宏觀情懷
    對照今日的「拼經濟」
    又是多麼無奈的反諷
    令人思及不免懺然淚下

    話說回來
    有機不如有心
    而「有心」的價值
    在一個資訊對稱而有效率的經濟法則中
    是可能被充分認知的
    換句話說
    當多數人認知到
    近百年來的科技革新和工商業發展
    在讓人類的生活表面上更富足便利的同時
    其實綁架了所有生物(包括人類自己)與大地間
    既有和諧的互動模式
    各種人工的化學粹煉物
    在大自然和各生物體(尤其包括人類自己)間循環
    人的心智囚禁在由化學分子支撐的軀殼裡
    而且平均囚禁的時間更久!
    人們會有所覺醒的
    會意識到不漂亮又不甜的釋迦
    才能真正與人的身體相生相息
    對追尋和諧依存方式的努力
    也會給予最高的支持
    如此一來
    有機農畜只怕變成「拼經濟」的指標產業呢
    (屆時怕要擔心的是對生化科技污名化的負作用嘍)

    然而殘酷的問題是
    這種認知的過程常是攏長挫折的
    在知識流通速率爆炸的時代
    (人們接受的資訊雖多而廣
    但資訊篩選的效能卻未必等比成長)
    由衷希望「有心農畜」的觀念
    及時嚮導人們的生活方式
    也向所有身體力行「有心農畜」的拓荒者
    致上敬意

  10. 10 皮卡丘 2008/5/24 at 6:52 下午

    這兩天真是見鬼了.. ⊙⊙|||

    我是不怎麼相信「心電感應」這碼子事.. 但是連續兩天都遇到怪事.. 實在邪門!

    dichroiking 北北:昨天下午 2:37 左右您留言的同時,我忽然有感,想到一件平常我根本不會想到去檢查的事!(您應該知道我在說什麼?)Amazing.. 嘖嘖嘖,幾乎是同時發生!

    (題外話:「皮卡丘死哪裡去了」八個字害我大笑三分鐘以上!算你狠!@_*)

    今天也很離譜!下午不知道哪根筋不對勁,忽然想到「好久不見老侯了」.. 我真的還試著去 google 老侯^^,而且接著跑去翻讀老侯過去的留言,特別是今天第一次才讀到的「大恨常由大愛而起」,當時真是感到「與我心有戚戚焉」哪~

    哈!結果,今晚睡覺前老侯就出現了,真是見鬼了.. 媽呀~~

    老侯兄,逮到這個好機會,正好跟您聊一下。我今天翻到一本歷史學家談經濟(黃仁宇《資本主義與二十一世紀》),不過還沒看完;但是我想跟您提的是,上週讀的一本經濟學家談歷史(Milton Friedman《Money Mischief: Episodes in Monetary History》)。裡面最有趣的是第七章(Title: FDR, Silver, and China),因為 1949 年蔣介石國民黨政權的潰敗這件中國近代史上的大事竟然跟 1933 年遠在美國的農夫有關!哈哈哈,太有趣了,經濟上的「蝴蝶效應」!(題外話:Chaos Theory 之父 Lorenz 上月過世了,唉~)

    如果您還沒看過的話,推薦您找機會去翻翻 Friedman 怎麼說。

    這讓我想起前一陣子讀到小冰期發生後,接著改朝換代。哈!難怪古代帝王要祭天,也難怪改朝換代又名「變天」!有趣!

    講了這麼多題外話,最後來分享 Friedman 在書中前言說的一段話送給老侯、報老闆與其他朋友。這段話雖然是指 Monetary Theory,不過「句型也是滿好用的」^^,我覺得 Monetary Theory 兩字應該可以換成「農作」、或「身體」、或「人的一生」、或「氣候」、或「歷史」、或「這個世界」、或.. ..

    原文比較美,所以我就照抄不翻了..

    "Monetary theory is like a Japanese garden. It has esthetic unity born of variety; an apparent simplicity that conceals a sophiscated reality; a surface view that dissolves in ever deeper perspectives. Both can be fully appreciated only if examined from many different angles, only if studied leisurely but in depth. Both have elements that can be enjoyed independently of the whole, yet attain their full realization only as part of the whole."

  11. 11 武龍 2008/5/25 at 9:54 下午

    關於慣行農法可以減少耕地開發
    我有不同的看法
    世界上已經有很多土地因為慣行農法而遭破壞掉
    如果以儲蓄的角度來看
    有機農業吃的是土地的利息
    慣行農法吃的是土地的本金
    本金乍看比利息多很多
    然而卻是坐吃山空的
    這也是很多人會被詐騙集團欺騙的原因

    另一個異曲同工的說法是
    世界上人口過多因此我們必須增加更多糧食

    如果我們不跳開農藥肥料公司的廣告說詞
    就只能在錯誤的問題上費力找答案

  12. 12 dichroicking 2008/5/26 at 5:27 上午

    今日的有機,昨日的慣行.

    今日的慣行,明日的有機.

    有篇很爆笑的有關吃的小文,貼給眾友分享,消解一點報老闆文題的沉重.^^

    —————————————————————
    什麼怪飯都有女人吃

    男人自古至今都想跟會做菜的女人結婚,女人也相信控制男人胃袋就能控制男人心,拚命宣傳自己很會做菜,但月子說:「喔喔!這些女人的菜,要吃了才算數,她們自己什麼怪飯都能下肚,做出來的『創作料理』如餅乾泡飯、豆漿粉絲等很恐怖,男人不知情才敢娶呢!」
    最常見的是許多女人不管什麼都加美乃滋,取代鹽、胡椒,所謂烹飪是微波爐加熱後擠一大把美乃滋,完全是重度美乃滋中毒,但本人還自認料理天才。更天才的是,有女人只吃巧克力度日,常用巧克力加熱拌飯,但她們自覺比喝啤酒當飯的女人更爭氣。
    也有自稱擅烹飪女人,家裡連菜刀都找不到,原來全都放到果汁機裡打爛,然後加上調味包,像茄子絞碎加上麻婆包,就是「特製麻婆茄子」。

    吐司夾泡菜納豆
    沒菜刀不算什麼,有的女人沒冰箱瓦斯爐,只有微波爐,材料全拌在一起,加蛋後熱成真相不明的UFO狀產物,蓋在飯上成燴飯。也有女人每周燉一大鍋羅宋湯,吃3天後加咖哩粉後吃4天,或把麵丟進鍋,變成咖哩烏龍麵,嫌洗碗麻煩,常就著鍋子吃將起來,曾因濺倒熱湯而燙傷,但顯然全身泛出咖哩味問題較大!
    日本美食全球首屈一指,東京的米其林星級餐廳是世界最多的,但許多女人不肯在看不見的地方花錢,還自認創意過人。像河本去女友家過夜,早餐端出的是奶油吐司夾韓國泡菜及納豆,河本雖愛發酵食品,拌奶油烤則不敢領教,但比起牧野女友的漢堡是開狗食肉醬罐煎一下,還要可取些;許多女人說要請客,結果真空米飯包加熱就端上桌,還大喊:「你要什麼口味?可以任選!」簡直是太空餐之宴!

    劉黎兒

  13. 13 皮卡丘 2008/5/26 at 6:49 上午

    紅姑問:到底人生的目的是什麼?

    吃飽睡飽哈哈笑
    不然抱抱她們也不錯

  14. 14 武龍 2008/5/26 at 10:37 上午

    Dear dichroicking
    關於您所提到
    今日的有機,昨日的慣行.
    今日的慣行,明日的有機.
    這一點也是讓我深感遺憾的事情
    有機是心的事業
    而心是沒有標準的
    因此各門各派都自成一脈
    我是個農業的新人
    但卻明顯感受到有機領域的眾多山頭
    都普遍存著唯我獨尊的想法
    這真的很可惜
    怎樣的農業方式可以在環境社會與個人生計間取得最佳的平衡
    這是一個很嚴肅的課題
    也是這一群人應該要拋開本位去共同追尋的
    各自為政就難免讓今日的慣行變成明日的有機
    所以瑞紅姐要加油啊
    整合這一群人是一件很艱難的挑戰
    但我相信您應該對簡單的任務不會有興趣吧

  15. 15 瑞紅 2008/5/27 at 6:28 下午

    皮卡丘:
    人生多煩憂
    吃飽睡飽哈哈笑當然是一定要的啦

    只是
    除非我們刻意忽略
    近半世紀以來全球有三分之一的農地已受傷到無法耕種
    每年有上千種物種瀕臨絕種
    這世界上浪費糧食的暴食者和痛苦的飢餓者同樣超過十億人
    透國全球經濟規模控制
    大約百分之九十的財富資源集中在百分之十的人手中
    越來越多人生活得非常勉強而且疲乏絕望……等等
    否則
    沒有人能夠真正吃飽睡飽又發自內心安然滿足哈哈笑吧

    武龍:
    輪到我頭上的任務就要承擔
    如此而已
    跟簡不簡單沒關係啦
    我也不說要"整合"誰
    只是老實去做我想做又能做到的
    然後順著因緣再做下一步打算吧

    過幾天再找你和小豬

    dichroicking :
    “紅姑棄報從農,差不多等於張忠謀(或他老爸)棄農從晶圓代工."
    呵 這比喻可真超乎想像
    我雖不是有錢人
    但一直覺得工作不是為了賺錢
    工作者真正的上司是天地不是老闆不是客戶
    真正的報酬是內心的充實平安不是名位不是錢

    “以後科技新貴會流落街頭,農業新貴會買下最多的豪宅."
    我了解您看好農業的意思
    我也同意
    只是這樣的想像不禁令我頭皮發麻

    人的社會其實不必非得非贏即輸你死我活
    是我們自己創造了一個殘酷扭曲變形的社會
    然後又寄生在這樣的社會裡攤手說無奈無力
    人真是非常聰明又非常矛盾啊
    因此回頭就在一念間
    我相信只要越來越多人願意反省實踐
    一切必定都會慢慢好起來

  16. 16 瑞紅 2008/5/27 at 6:34 下午

    謝謝老侯先生
    您幫我把沒表達完盡之處
    做了細緻的補充

    真好

  17. 17 皮卡丘 2008/5/28 at 6:27 上午

    紅姑ㄚ

    您「膽大包天」
    竟敢跟老天爺作對!^^

    這是過去 250 年世界人口的變化
    西元 1750 年 – 79,100 萬
    西元 1800 年 – 97,800 萬
    西元 1850 年 – 126,200 萬
    西元 1900 年 – 165,000 萬
    西元 1950 年 – 251,900 萬
    西元 2000 年 – 607,100 萬
    資料來源:維基

    有沒有看出甚麼東東?
    這樣吧
    我來加個簡單計算

    西元 1750 年 – 79,100 萬
    西元 1800 年 – 97,800 萬 (+24%)
    西元 1850 年 – 126,200 萬 (+29%)
    西元 1900 年 – 165,000 萬 (+31%)
    西元 1950 年 – 251,900 萬 (+53%)
    西元 2000 年 – 607,100 萬 (+141%)

    有沒有再看出甚麼東東?

    人口在何時增加?為什麼會增加?
    註:請特別注意改變的速率(rate of change)

    人類不斷努力
    讓精神與生活品質一天比一天更美好
    結果呢?未來呢?

    看出其中的矛盾了嗎?
    有沒有想起了甚麼?
    提示:那個一黑一白圓圓的東東啊?

    您斗膽想把整個圓圈塗成白色
    恐怕是冒犯了天意哪 ^^

    我比較乖 ^^
    在我管轄一方之地保障白色的存續即可
    黑色在天地之間也有其存在的必要性

    其餘許多可以深入解釋意猶未盡之言
    三天三夜亦說不完
    基於我說多了可能被扔雞蛋 ^^
    就簡單說一點點就好

    最後想提醒您的是
    務農從「興趣」起
    棒!
    務農當「使命」看
    險!

  18. 18 yenichang 2008/5/28 at 12:52 下午

    「那個一黑一白圓圓的東東」???

    我google了半天,查無所獲.

    是指陰陽「那個一邊黑一邊白圓圓的東東」嗎?

    跟紅姑上作文課這麼久了,還漏字……..●雞蛋飛去—->!

    ———————————————————–

    全球有三分之一的農地已受傷到無法耕種
    每年有上千種物種瀕臨絕種
    ………………….

    如何「處理」多出來的那35億人???
    (頭皮發麻….:p)

    「爆食者」<—-老是讓我覺得是在罵我…..:(
    (難到我真的只能吃餅乾泡飯、豆漿粉絲….嗎?….⊙⊙….)

  19. 19 瑞紅 2008/5/29 at 10:35 上午

    白從不為消滅黑而存在
    白只是做他的白
    終歸要共成一個黑白平衡的
    圓中之圓

    務農於我應該是「興趣以上、使命未滿」
    不只興趣是因為
    民以食為天
    農業出問題可是會餓死人吃死人
    談到農業自然會思索農業背後及其衍生的種種牽連

    當然,以輕鬆超然的心情哈啦農趣也很好
    只是這回朋友們討論起農業較嚴肅的問題
    大家便交流各自思索的面向
    如此而已

    而談不上「使命」是因為
    我沒實際務農經驗
    關於農業要觀察學習的還很多
    怎好意思說什麼使命呢
    充其量也不過想當揹起農使命的人的支持者而已

    說到使命
    我遇過好幾位用心耕種的農夫
    不管有沒有讀過書
    也不管是年老年少
    他們竟不約而同自然而然有一種「替天行道」的使命
    真有趣也真動人

    不過
    我想他們體會到的使命
    謙卑且虔誠
    跟「皮桑」說的「使命」
    應該是很不同的吧

    人口多所以必須競爭求生
    跟人口多所以必須重新學習共生
    就現象面來說
    乍看可能是一樣的
    但就那麼微妙的一念之差
    其實已決定不一樣的人間

    我選擇相信
    黑點白點都是老天的慈悲
    而不是罪與罰

  20. 20 皮卡丘 2008/5/29 at 2:17 下午

    北北

    嚇!拿雞蛋丟我.. 看我的香蕉皮..(嘿嘿)

    上個禮拜還真的有個人差點被雞蛋 K 到 ^^

    > 難到我真的只能吃餅乾泡飯、豆漿粉絲…嗎?…⊙⊙…

    無欲則剛 –> 我把主導人生幸福富貴的武林秘笈偷偷告訴您 ^^
    ____________________

    紅姑姑

    正是正是
    相信您明白我的意思

    另一個暗藏在陰陽太極中的訊息是「動」
    我不是不清楚這世上還有許多「凍死骨」
    相較於「貧窮」或「貧富差距」
    我更關心的是「貧」與「富」之間「流動性」的問題
    換句話說
    一個把工作「做對」、「做好」的窮人可不可以「由貧轉富」?
    一個「揮金如土」的富人會不會「家道中落」?

    以目前台灣或美國的社會來看
    我對以上這兩個問題的答案都是肯定的
    其他的部份就不是我能夠或應該去改變的
    (以上不算老人小孩或殘病等弱勢民眾在內)

    就像面對不能改變的死亡
    有些現象不得不「刻意忽略
    不然的話,天天看天天想不得憂鬱症才怪?呵呵
    那豈不是原本一個好好的可以「救人」的人
    反倒變成一個「待救」的對象?

    只要社會上下階層可以「流動」
    我就不操心
    我相信,也見證過,更驚豔於.. 人不認命的那股「生命力」
    例一例二例三
    窮(或逆境)不見得是壞事
    富(或順境)也不見得是好事

    現在可以理解為何我說每個人可以也應該「哈哈笑」嗎?
    我在您部落格裡學到的 No. 1 智慧就是「嘟嘟阿好」^^

    最近台灣物價波動比較大
    在電視新聞看到不少對農漁民的影響(哎呀~)
    我對台灣現行農業產銷制度並不清楚
    所以也說不出什麼比較具體一點的看法
    但是,我必須嚴肅強調的是..
    不管發展什麼
    「經濟問題」一定要面對
    (看了武龍先生《新年新希望》之後有感)
    這部份的一些生意經我稍後再解釋清楚一點..

  21. 21 皮卡丘 2008/5/30 at 5:25 上午

    皮卡丘的生意經
    之一》甚麼該種?甚麼不該種?

    要瞭解這個問題
    大家得跟我坐上小叮噹的時光機回到石器時代..

    在直報村裡有三戶人家
    村長紅姑 – 家裡產米也種蘋果
    北北 – 家裡產米又養雞(所以有雞蛋)
    皮桑 – 家裡產米也種香蕉

    如果這三戶人家願意交流的話
    這樣大家的生活就可以變得更豐富

    如果我想吃蘋果
    拿米跟紅姑換她應該不肯(假設她頭殼沒壞掉的話 ^^)
    我拿香蕉跟她換她應該會考慮(除非她不喜歡吃香蕉)
    同理,紅姑想吃雞蛋的話
    她必須拿蘋果跟北北換

    這個簡單的交易過程說明了兩個重點:

    1) 只有在雙方互惠的情形下,經濟上的交易才會發生。

    2) 從職業(工作)的角度來看,一個生產者應該生產「別人」想要的產品(服務別人);反之,從業餘(興趣)的角度來看,一個生產者可以去生產「自己」想要的產品(娛樂自己)。

    所以,甚麼該種?甚麼不該種?
    請問:這是「工作」?還是「興趣」?

    這是截然不同的兩回事
    必須分開分清楚

    (待續..)

  22. 22 皮卡丘 2008/5/31 at 6:41 上午

    皮卡丘的生意經
    之二》甚麼是「錢」?

    有天村長紅姑想吃香蕉
    偏偏我那天不想吃蘋果
    所以不願意拿我的香蕉跟她換蘋果
    聰明的紅姑於是想了一個好方法
    她跑去海邊撿了三百個貝殼
    每個貝殼刻上她村長的親筆簽名
    然後每戶各發一百個貝殼
    她說她拿貝殼跟我換香蕉
    她以後也願意接受人家拿貝殼跟她換蘋果
    同時她也說服北北接受人家拿貝殼跟他換雞蛋
    她問我:「一根香蕉想換幾個貝殼呢?」
    我說:「五個好了!」
    她說:「好吧!」
    所以,我少了一根香蕉,但是有一百零五個貝殼
    她多了一根香蕉,但是只剩下九十五個貝殼

    這就是「貨幣」的由來(大家口中俗稱的「錢」)
    貨幣的發明只是為了「分離買與賣的行為」
    使大家的交易更方便
    換句話說,「錢」只是一種工具
    如此而已
    「錢」一點也不邪惡
    邪惡的是「人」哪~ ^^

    好,繼續聊..
    有了「商品」有了「貨幣」
    就形成了一個「市場」
    每個人努力工作去「供給」
    在自由交易下
    去滿足其他人(包括自己)生活上的「需求」

    紅姑與我願意以五個貝殼和一根香蕉作交換
    這個令雙方都滿意的條件
    其平衡點(五個貝殼)就是「價格」
    如果我這個月只剩最後一根香蕉
    基於我可能想留著自己吃
    我會問紅姑:「十個貝殼妳願不願意換?」
    如果她願意的話
    香蕉的市場價格就上揚到十個貝殼
    這時北北看到香蕉價格變好,有利可圖
    把後院種滿了香蕉(造成產量增加)
    由於種得太多
    而紅姑一天也只吃一根香蕉而已
    北北只好跟我兩個人開始削價競爭
    結果一根香蕉因此只能換到兩個貝殼
    我一火大就不種了(造成產量減少)
    夏天到了,我的後院開始改種起西瓜..

    市場經濟就是主導產出(Production)與分配(Consumption)的一個動態機制
    價格決定什麼產品產出該增加?什麼產品產出該減少?
    自然並且自動調節
    完全不需要任何政府中央主管插手干預
    當價格上揚 –> 自然就刺激產出,抑制消費
    當價格下跌 –> 自然就刺激消費,抑制產出
    如果能夠充分有效率的發揮運作下
    努力工作的人皆各得所需,富裕安樂
    而且避免了產出過少而飢餓或產出過多而浪費

    像現在的油價上漲就是好事
    美國今年第一季汽油消耗量終於開始破天荒地反向減少
    這比柔性勸導「珍惜有限資源」來得有效多了
    我希望油價最好能夠再快速上漲十倍
    這樣替代能源的新技術就可以提前出現上場

    回到前一個問題
    甚麼該種?甚麼不該種?
    種「利潤高的」就對了!
    (註:利潤包括遠利與近利,不可偏廢,否則就得不償失了..)

  23. 23 武龍 2008/5/31 at 8:04 上午

    Dear 皮卡丘先生
    關於錢並不可怕
    可怕的是人心
    這一部分我深感認同
    不只是錢就連股票期貨這些東西
    當初設計的用意也都是很好的

    市場機制若不能建立在平等的基礎上
    就會開始產生弊端
    當然這個世界沒有絕對的公平
    但不能以此為由就放任弱肉強食
    平等除了人與人之間的平等
    社群與社群的平等
    也包括了人與萬物的平等
    和現代人與未來子孫的平等
    我們做任何事情之前都必須替對方想一想
    就像是印地安人說的這件事情對七代後的子孫有何影響
    否則一切都向錢看的話
    既得利益者可以不顧其他生命的需求
    任意開發土地種植高經濟作物
    農業的商業化是導致自然加速惡化的重要因素
    美國的沙塵暴,蘇聯的沙漠化,印度的土壤鹽化,中國圍湖造田
    都是為了追逐商業利益而犧牲土地的代表作
    傷害土地奪取短期利益並非不知道這樣不對
    多少人環保觀念很明白卻都為了謀生不得不繼續污染環境
    這叫做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嗎?
    我們必須尊重其他生命
    貧富差距的問題不在於錢多錢少
    而是不公平的遊戲規則讓單方的意志主宰對方
    理想的世界不是沒有貧苦
    而是人們懂得互相扶持
    並善盡人類的角色善待地球

    提出這些主張常被誤認為是社會主義或共產主義
    甚至是反民主科學的
    但自由民主科學當初都是為了反抗主流權威而崛起
    何以成為主流權威後就不容挑戰呢?
    其實經濟和環境一樣
    結構越複雜就越穩定
    當我們放任托辣斯的橫行
    其實就是在危害世界的經濟穩定
    當初引發美國獨立的關鍵
    是抵制英國的茶葉傾銷
    美國人為了保護本土經濟
    不惜跟母國決裂
    顯然美國人不看歷史
    現在卻到處去傷害別國的經濟
    這是實在是滿諷刺的
    少數人的貪得無饜加上大多數人的漠不關心
    就是經濟大恐慌的溫床

  24. 24 silas 2008/5/31 at 10:48 上午

    有一天紅姑生病了無法工作
    一段時間後錢花光光
    只好向北北以及皮桑借糧借貝殼
    病好後因為農作物荒廢
    一時間沒有貝殼還給皮桑和北北
    於是土地被皮桑和北北強索去
    失去了土地無法營生
    為了生活
    紅姑只好為皮桑工做
    每收成10根香蕉皮桑付給紅姑一個貝殼
    然後皮桑再將香蕉以每根10個貝殼的價錢賣給紅姑
    皮桑越來越有錢
    紅姑生活越來越困頓

    有頭腦有資本的皮桑食髓知味
    拿出更多貝殼借給危難需要錢
    且拿得出抵押品的人(拿不出的就給他死)
    於是收刮了更多土地
    擁有更多的貝殼
    有了大筆貝殼與廉價勞力的聰明皮桑
    接下來要做什麼呢…….?
    甚麼該做?甚麼不該做?
    做「利潤高的」就對了!
    就來炒作石油吧
    還可以美其名為「促進新能源技術誕生」

    嗯嗯
    故事走到這裡
    最理想的結局
    應該是一群受壓迫者揭竿而起
    發動一場無產階級革命
    打倒壓榨百姓的大財閥

    終於公理正義得到伸張
    貧富之間再次有了流動性
    擁有土地資本的北北被打成黑五類下放勞改
    聰明的皮桑早已脫產逃到美國去
    那時紅姑早已餓死
    但他倖存的小孩因此成為紅五類

    嘿嘿
    我終於懂了

  25. 25 皮卡丘 2008/5/31 at 12:12 下午

    Dear 武龍先生

    您提的疑問我三個月也答不完 ^^

    許多事情背後並不如您所述(特別是經濟議題)
    如果您相信您對「人」這個生物已經徹底摸透了
    如果您相信您對這個世界的運作法則看得非常清楚的話
    您在社會中將是來去自如,事事遊刃有餘
    您的世界也將是掌握在您股掌之間
    我的意思是..
    就算拋開所有道德良心問題不談
    照您所瞭解的這些「惡人」手法去「胡作非為」一番
    真的就會得到您覺得會看到的這般結果(權勢與名利)嗎?
    就像一般人都覺得股票是用「炒」的才會賺錢
    我想那百萬分之一真正的資本家聽了也只能「猛搖頭」罷
    (錯誤的認知必然得到與期待不同的結果)

    我不是要刻意否定您的看法
    只是想強調
    一條路走不走得通
    必須能夠在生活上在社會上實地去「實證」

    舉個簡單的反證來看:
    全球化之前美國在世界經濟的比重曾高達 40% 左右(沒記錯的話)
    全球化之後各弱勢國家崛起
    這幾年美金持續貶值
    現在美國在世界經濟比重與影響力已下降至 20%
    美國在欺負別人還是在幫助別人?
    您覺得該不該支持全球化呢?

    以人類數千年的歷史與目前的人口數來看
    我是覺得
    以全球全面來看
    這個世界已經好得不能再好了
    短期內(未來十年)走下坡的可能性應該蠻高的
    我已經在作準備
    但希望我的判斷是錯的

    恕我不繼續談這些大範圍(scope)的問題
    我願意花時間寫一些最基本的經濟概念
    只是看紅姑愈來愈笑不出來了 :( :(
    所以希望紅姑現在特別關心的這些朋友們自己能照顧好自己
    也就是說,先顧好「巴豆」(註:肚子)再顧「虎奏」(註:佛祖)
    (形而下的現實穩了後,再兼顧形而上的理想吧)
    我能在這裡解釋清楚的也有限
    有些概念太複雜
    並且許多矛盾衝突的根源是價值觀上的差異
    (這類問題無解,我無能為力也無意多談)
    其餘的就靠各位各自努力了

    最後還有一句可以分享的話是..
    當任何人對自由世界心生不滿甚至心懷仇恨時
    我確定他對世界的認知一定有誤差
    他過去與未來所走的路也必然是有問題的(而且會愈走愈窄)
    非常可能最後傷害最大的將會是他自己

    這是我自己長期以來的體悟
    「心平氣和」下客觀地去深入理解一個複雜問題的來龍去脈十分重要
    歡迎在三十年後回頭檢視我這句話 ^^

    本來想聊的生意經還很多
    我視氣氛看時間再說吧

  26. 26 武龍 2008/5/31 at 4:24 下午

    Dear 皮卡丘先生

    我對於現實或是對人性的確是很不瞭解
    無怪乎會逃避社會跑來種田
    但我覺得這樣的生活讓我過得心安理得
    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心和理
    因此我不認為這世界存在一套標準的理想
    大家各自安頓罷了
    我對現實世界的確是有很多抱怨
    因為自由和民主是為了追求公平與正義存在
    無法保障人民免於恐懼的自由和民主是沒有價值的
    但這並不是體制或是政客的問題
    而是"我"的問題
    這個世界會變這個模樣
    每個人都有責任
    我無法改變世界但可以改變自己
    成為一個對世界更友善的人
    當這樣的人變多之後
    這個世界也會變友善

    全球化是一個很大的課題
    很難說支不支持
    但是坦白說當前的經濟全球化是立基於低價能源的基礎上(譬如食物里程)
    當能源變貴之後我不知道原料,產品和市場之間
    要如何能像現在一樣來去自如
    這樣的全球化不論我們再怎麼支持都撐不下去
    而跨國資本也是另一個問題
    就像是現代化戰爭跟打電動玩具沒兩樣
    這些國外資本對於本土文化與生態沒有任何情感
    只看帳面的價格不在乎無法量化的價值
    這也是全球化的一大弊端(我是指因跨國資本而讓這種問題惡化)
    而這些資本也早已沒有國界了
    因此說美國對世界經濟的影響力降低
    我是持保留態度
    那些新興國家的經濟體系中必然少不了這些外資的加持
    我期待的全球化是讓多元文化可以互相交流各放異彩
    而不是強勢文化的風行草偃獨尊一元

    我話比較多很高興您願意花時間陪我閒聊
    瑞紅姐的虎奏如果有任何需要我也是義不容辭的

  27. 27 dichroicking 2008/5/31 at 7:05 下午

    一群受壓迫者揭竿而起
    發動一場無產階級革命
    打倒壓榨百姓的大財閥

    公理正義表面上得到伸張
    (修橋鋪路辦義學數十載的北北被清算牢改後,土地資產被「分給」貧農,
    但國家公社的稅斂比過去更重,橋路義學也沒了.大家的所得很快降為「那些逃到海島」的同胞的20分之一.^^)

    貧富之間再次有了一時的流動性,流動的標準不是勤懶賢愚才智,而是紅不紅,專不專………………………

    其實,

    公理正義,後代子孫…等抽象價值.

    是任何人都可主張的(包括希特勒,毛澤東…莫不「終身追求這些抽象價值.」).
    任何這些抽象價值的激烈追求結果都是族群他我的仇恨嘶殺.

    逃到美國的皮桑學了套西洋較文明的嘶殺鬥爭方式,勝敗只分你開賓士我騎機車,你吃牛排我啃玉米.貧富階級的流動性遠高於過去.
    (不然25億人口怎能很快變成60億?)

    怎樣是有心,怎樣才自然?永遠難定標準.

    套入人際族群間的關係來講,訂出法律等人類行為規範,就像在「人的叢林」中施化肥,灑農藥.弱肉強食,絕對的適者生存才是自然順天.

    我們該強調自然順天(弱肉強食)?還是訂出法律等人類行為規範(在「人的叢林」中施化肥,灑農藥)?

    保護隔離可能是最無效(甚至有反效)的關懷弱勢方式,

    紅姑和Silas有生之年一定能親眼目睹到農業強勢的「輪迴」,
    大家想想日後的富裕農人會是原來那些「努力動腦筋找出路」的人,還是「忙著拿鋤頭打死資本家」的人?^^

  28. 28 dichroicking 2008/5/31 at 7:55 下午

    雖然先祖富甲一方,但我自幼清貧滿足.

    當班上農家子弟同學都穿太子龍時,本公子穿的是爸爸穿完哥哥穿,哥哥太小換我穿(洗補成白色)的粗卡其.

    日後能買一二畝田是我的願望,
    若又被擁地好幾分(十幾畝)的「受壓迫者」揭竿而起鬥爭,也只有苦笑接受.
    誰叫我永遠自覺富裕滿足.:p

    皮卡丘即使「環保到連孩子都克制不生」,也該被狠批痛揍,
    誰叫他那悠然從容的模樣,像透了萬惡的豪富資本家.^^

    ——————————————————————–
    武龍的憂慮我存心久矣!

    但台北的超市早已到處充斥一小包(一斤)150元的「有機」米,還在怕美國米?

    ——————————————————————–
    這個故事有趣

    一位農夫有兩隻水桶,他每天就用一根扁擔挑著兩隻水桶去河邊汲水。

      兩隻水桶中有一隻有一道裂縫,因此每次到家時這只水桶總是會漏得只剩下半桶水,而另一隻桶卻總是滿滿的。就這樣,兩年以來,日復一日,農夫天天只能從河裡擔回家一桶半水。

      完整無缺的桶很為自己的完美無缺得意非凡,而有裂縫的桶自然為自己的缺陷和不能勝任工作而羞愧。經過兩年的失敗之後,一天在河邊,有裂縫的桶終於鼓起勇氣向主人開了口:「我覺得很慚愧,因為我這邊有裂縫,一路上漏水,只能擔半桶水到家。」

      農夫回答它說:「你注意到了嗎?在你那一側的路沿上開滿了花,而另外的一側卻沒有花?我從一開始就知道你有漏,於是在你的那一側的路沿撒了花籽。我們每天擔水回家的路上,你就給它們澆水。兩年了,我經常從這路邊採摘鮮花來裝扮我的餐桌。如果不是因為你的所謂的缺陷,我怎麼會有美麗的鮮花裝扮我的家呢?」

      我們每個人都好比那只有裂縫的桶,各自都具有這樣或那樣的不足和缺點。倘若我們懷著一顆包容的心,懂得發現對方的長處,並且能夠揚長避短,我們的生活一定會變得更加輕鬆愉快和豐富多彩。

  29. 29 武龍 2008/5/31 at 10:50 下午

    我最受不了的就是民進黨和共產黨
    他們把左派的價值都玩壞了
    讓大多數人一聽到左派就頭皮發麻
    而只能在右派中挑一個看起來無害的
    如果左派強盛起來就宰制右派
    那根本就不是左派了

    自然界的弱肉強食是一種品種的選育
    肉食動物獵食草食動物本著節制和平衡
    而人類的弱肉強食則是一種牛驥不分的趕盡殺絕
    強勢者霸凌弱勢者直到永世不得超生

    剛出生得愛滋
    三歲被地雷炸斷雙腳
    五歲背著妹妹跟著哥哥去觀光飯店外當乞丐
    六歳父母死於戰爭
    八歲要拿著步槍去打仗
    每天能吃到一餐算是運氣不錯
    穿過唯一的鞋子是死人身上偷的
    如果我們知道吃漢堡喝咖啡會造成上面的悲劇
    還能心安理得地過著這種方便舒適的生活嗎

    抽象價值或許會被野心家濫用
    但若以此就放棄理想
    恐怕就太可惜了
    我只是個涉世未深的初生之犢
    資質淺薄又愛大聲喧嘩
    尚請各位前輩見諒

  30. 30 silas 2008/6/1 at 12:53 上午

    「紅姑」、「北北」、「皮桑」只是沿用前人文章的稱謂,並無影射任何人之意,若有誤會,尚請見諒。

  31. 31 dichroicking 2008/6/1 at 3:43 上午

    北北餓名昭彰,無惡(作劇)不做,

    silas有為青年,請別跟老人家一般見識^^.

    皮卡丘牙齒越來越小顆,就是因為遇到我,經常咬牙切齒(還要假裝風度).^^

    紅姑看我留言,想必也常撞牆摔碗(摔完還要恢復聖女狀),近日終於發出「儂問」(我問也),別字成農問.;p

    又種大米,又種蘋果.
    此神技也!

    快來去請教那果潘震澤教授,熱帶蘋果或寒帶大米想必身價不凡,可以換粉多粉多貝殼吧.^^

  32. 32 皮卡丘 2008/6/1 at 7:07 上午

    北北

    偶的門牙已經磨到裝假牙了
    剛剛又噴到鍵盤上
    都是你害的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武龍

    強勢霸凌弱勢的確存在於社會中許許多多的面向
    但是必須要有暴力(force)介入其中這說法才能成立
    一個兩造雙方在自願的(voluntarily)情形下所共同決定進行的事情
    不應該視為強勢霸凌弱勢

    皮卡嫂的大哥娶了個看似美豔聰明的惡妻
    雖然花錢無度但是她大哥百般奉承討好
    旁人就算看不下去又能說什麼?
    指腹為婚(無從選擇)下抱怨另一半我可以理解
    自由戀愛下指控另一半欺負或壓榨
    這周瑜打黃蓋
    就說不過去了

    經濟上的交易,情況類似如此但稍有不同
    貧農的問題我感覺不是被供應鏈上層的人霸凌
    而是貧農不瞭解自己一方的力量有多大
    那力量來自於「選擇」(the power of choice)
    從另一個角度看是「風險管理」
    這是極其重要的(或者說是最重要的)一項課題
    這我稍後再寫段生意經來聊一聊

    美國黑人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曾告訴那些美國南方受壓迫的黑人奴隸
    "If you straighten your back, nobody can ride you."
    黑人在今日的美國能夠得以平權
    我覺得該歸功於當年馬丁路德‧金等人鍥而不舍的教育黑人
    與堅持民權運動最重要的一個原則 — 非暴力(nonviolence)
    特別是後者,喚起並最終贏得社會多數人的瞭解與支持

    這一切不過才四十多年前的事(呵呵)
    相較於人類數千年的悲慘歷史..(嗚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您對資本流動有一定的認識
    沒錯,新興國家的經濟體系的確有不少美國前進的資金
    就像人家說台灣近年在亞洲四小龍中敬陪末座
    我的答案也是「不見得!」
    因為許多台灣人已經到四海去打天下
    以「國家邊界」來看台灣似乎在原地踏步
    以「在台灣出生成長的人」來看可能不見得是這麼一回事

    同理,「美國」本身也是愈來愈接近「聯合國」
    真的仔細翻開查一查資產持有人
    可能發現裡面有
    六分之一是猶太人的
    十分之一是的日本人的
    二十分之一是台灣人的.. 等等

    「國家」在全球化之下邊界愈來愈模糊
    我個人覺得是好事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您提到的愛滋、地雷、乞丐、戰爭..
    某部份的確與人的慾望有關
    另外宗教、政府、制度、歷史、文化、地理位置、天災疾病.. 等
    無不直接或間接影響造成這些問題
    要找出問題的根源進而避免不再發生
    我懷疑是幾乎不可能的事
    人很聰明,但是應該沒那麼聰明
    我的理解是宇宙之間許多問題在本質上就是「無解」的

    證嚴法師效法地藏王菩薩
    發大願入世苦行慈悲濟世
    但她的老師印順長老卻是另一番風格
    頗似「嘟嘟阿好」師父的味道
    這是我常思索並頗為感到有趣的疑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左派的理想很好很吸引人
    如果您召集一百個熱愛左派理想的同好
    買一塊地自訂規則自成一社群
    我相信你們可以成為世上最快樂的一群人
    經營得好的話
    就算我這個資本主義支持者也會願意捐出所有加入「共產」^^
    但是這想法一旦全面推行到台灣兩千三百萬人或是全球六十六億人
    就會出問題..
    這以後有時間再跟您聊

  33. 33 武龍 2008/6/1 at 8:09 上午

    我喜歡多元並陳
    不會想要跟一群左派的人一起生活
    光是想像就很沉重黏膩
    週遭的朋友跟自己都是一個調調
    所以到這邊聽聽不同的聲音
    感覺很特別
    只是喧賓奪主有點不好意思了

    我們每個人就像是一堵高牆
    共同組成了一個漫無邊際的迷宮
    每個人都會說這是不可能走出去的
    我也不會想要把這個迷宮摧毀
    但我們可以放低自己的高度
    讓這個迷宮變成一座視野優美的花園
    這是我認為做法可行理想可期的一條路徑
    教育將會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

    我認為國家退位之後未來將是營利組織和非營利組織的天下
    我們現在所做的任何選擇都將牽動兩者的消長
    缺乏企業責任的營利組織(特別是跨國資本)
    是讓世界變得剪不斷理還亂的罪魁禍首(如血鑽石)
    這一切雖然複雜卻有簡單的解決方式
    就是用我們的鈔票來投票給有良心的企業
    並用我們的行動去支持非營利組織
    但這需要很多人一起行動

  34. 34 瑞紅 2008/6/1 at 9:03 下午

    “一個兩造雙方在自願的(voluntarily)情形下所共同決定進行的事情
    不應該視為強勢霸凌弱勢"
    翻成土話這叫
    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就道理上來說是這樣
    但問題是
    現實比道理複雜吊詭許多

    比方說
    挨打的一方表面上看似合作
    實際上並非出於自願
    例如台灣天然漆和青梅曾大銷日本
    但中間商人見生意大好
    開始摻水開始混進口劣質青梅
    沒多久就把市場徹底斷死了
    結果商人撈飽了快閃
    投入資金打算長期耕耘的農民卻血本無歸

    比方說
    挨打的一方表面上看似順受
    實質上卻是委屈無奈毫無自願成分
    例如收購價明明不合理
    但個人無力對抗龐大的行銷機制
    不得已也只能任人宰割

    全球通路中唯"物美價廉"是崇的觀念
    底下其實還有許多值得思索的迷
    美?價?怎麼定義?是就片面而言還是就整體來說?
    是短暫的還是可望永續的?

    今天到埔里開會
    與會者來自不同專業領域
    但談談不約而同都談到農業上來
    我覺得這是很好的現象
    只要願意思索討論
    動能就已萌發了

    這讓我想起大約十七八年前的台灣"社區運動"
    當時各界人士也都開始把注意力拉回社區
    台灣雖亂但社會學習很快調整也很快
    表示我們社會的生命力是很活潑的吧?

  35. 35 皮卡丘 2008/6/2 at 5:46 上午

    紅姑哪~~
    偶的生意經還沒聊完
    本來想一次講一點點就好
    因為一次講太多
    模糊了焦點
    各位恐怕也吸收不良
    偶也不素真的天天「英英美代子」啊 ^^

    您不妨稍待片刻看過下幾段之後再思索一下
    「挨打的一方」是真的「被挨打」嗎?
    還是有些事情是農民不瞭解或是有疏忽的地方?
    然後「挨打的一方」如何可以不「被挨打」?

    這就是偶花時間打字的初衷

  36. 36 皮卡丘 2008/6/2 at 7:50 上午

    皮卡丘的生意經
    之三》我的媽媽咪呀~ ㄌㄧㄠ ㄍㄚ ㄊㄛˊ ㄊㄛˇ ㄊㄛˊ — 談「風險」(Part 1)

    人類求生存
    所以「危邦不入,亂邦不居」
    就是在「避險」
    農民或企業要生存亦不例外
    常常看到新聞「賤價傷農」的報導
    這段就來聊聊農民的「險」在何方?
    又該如何「避險」?
    (歡迎各方意見補充)

    經濟指標統計數字中相當重要的一個數字是消費者物價指數(CPI)
    統計整理每月整體物價漲跌幅度
    為了看出長期物價趨勢
    經濟學家通常另外採用扣除食物與能源類別後的統計數字(Core CPI)
    就是因為這兩大類短期價格波動較大
    農作物產收常常要看天吃飯
    因此農業這項產業在先天上本就存在較大的「風險」

    以我所瞭解的一般產銷結構來看(說錯請不吝糾正)
    –> 盤商在產地向農民收購
    –> 運到各大都會果菜市場與批發商交易
    –> 批發商再透過自己的通路與消費者買賣
    盤商或批發商賺的是差價
    完全沒有價格波動的風險
    因此風險全部落在產地農民的身上

    如何避免盤商或批發商從中謀取暴利是另一個議題
    這個部份下一段生意經再聊
    這裡先假設性排除盤商或批發商利潤的因素

    前面提過
    價格是產出量與需求量的指標
    也是市場交易系統中的平衡點(equilibrium)
    價格浮動的原因不外乎人為因素與自然因素

    人為因素就是價格高有利可圖時大家一窩蜂搶種
    結果產出過量價格就一路滑落
    這種現象只要是缺乏技術門檻的產業都一定會發生

    農業比起其他產業多出來的價格風險是自然因素
    風調雨順大家豐收價格卻慘跌
    來個大颱風
    倒楣的血本無歸
    運氣好沒事的反倒因現貨價格水漲船高而大賺一筆

    農民在面對價格波動的風險時怎麼辦呢?
    我覺得「他山之石,可以攻錯」
    就是引進一套避險機制 — 農作物期貨市場

    美國的農作物大宗物資是在芝加哥期貨交易所進行交易
    期貨的原理許多人都懂(不是拿來賭博的那種,呵呵)
    不清楚的朋友,我找了一篇還 OK 的介紹提供參考

    這東東如何運作呢?我來舉個例子
    假設武龍想播種種植高麗菜
    假設一斤成本五塊錢武龍種一萬顆一個月後收成
    如果一個月後一斤可以賣到十塊錢的話
    武龍算一算大概平均一個月收入約五萬塊

    但是武龍不知道一個月後市場現貨價格如何?
    有個投資人文虎是氣象專家也對農作物整體產收非常瞭解
    覺得「非常可能」一個月後高麗菜一斤可以賣到十塊錢以上
    於是文虎問武龍要不要跟他買「保險」?
    保證一個月後一斤以十塊錢收購
    但是現在要繳一塊錢「保險費」

    如果一個月後高麗菜現貨價格是六塊錢
    武龍還是可以保證有四萬塊收入
    文虎因此賠上了三萬塊(武龍多賺的三萬塊)

    如果一個月後高麗菜現貨價格是十四塊錢
    武龍捨棄保險不用
    武龍可以收入八萬塊(因為成本上花了一萬塊買保險)
    文虎也就賺到了保險費一萬塊

    從以上的例子可以瞭解期貨市場這套避險機制
    是在協助不清楚風險大小的生產者減少或分擔風險
    英文所謂的 protect downside risk

    但是也可能發生一種情況是..
    文虎在研究天文水利與整體產銷之後
    覺得一個月後高麗菜一斤可能跌到六塊錢
    所以要文虎保證一個月後一斤以十塊錢收購的「保單」
    「保險費」現在要收五塊錢才行
    武龍算一算這樣他可能一個月做白工一毛錢也賺不到
    (除非高麗菜價格屆時飆過一斤十塊錢)
    這時候武龍該怎麼辦呢?

    (待續..)

  37. 37 silas 2008/6/2 at 11:55 上午

    故事通常有它自己的生命
    我只是讓其自己走下去
    於是有了無產階級革命這個「理想」的結局

    既然大家對這個結局不甚滿意
    或許我可以加入一些額外因素
    看看有沒有不同的結果

    當紅姑生病無法工作時
    一個叫公權力的東東適時介入
    給予紅姑急難救助以度難關
    免於賣地破產的危機

    有鑑於村子裡有許多如紅姑一般無助的村民
    已經遭到皮桑的毒手
    無地無資產永無翻身之境
    於是公權力這東東從改革稅法著手
    對皮桑這類富人課以較重的稅金
    以社會福利政策幫助弱勢
    實行國民義務教育以普及知識
    並以公平交易法
    對壟斷物資囤貨居奇、哄抬物價者施以重罰
    東東還強迫皮桑這些大地主將耕地減租
    最後達到耕者有其田
    完成土地改革

    嗯嗯
    這樣一定可以避免走向武裝革命的路
    而有一個相對美滿的結局

    但如果堅持要由市場經濟完全主導一切
    禁止政府中央主管插手干預
    嗯嗯
    或許發展警察國家
    也是一個可行的結局啦

  38. 38 silas 2008/6/2 at 3:42 下午

    瑞紅:
    從你這篇文張貼出的第一天起,我便想要回應些什麼,無奈你寫的太大,我不知要從何回應起。

    從事田野調查的社會工作者,往往為了選擇站立的位置傷透腦筋:近了,不夠客觀,難免流於濫情、見樹不見林;太遠,把人當數據,失了同理,見林不見樹。於是inside、outside兩派爭論不休,有人說:「不要吵,就online吧。」只是現實世界中,又何來這條line?

    阿基米得說:「給我一個支點,我可以舉起地球。」
    可惜他至始至終不曾找到這個支點。

    對於你的問題,還是在於你要把「人」放在什麼位置吧,有了位置,一切才可能會有答案。

    我附上一篇以前貼在一個登山討論版的文章,當時討論的主題是關於原住民狩獵,與本文並不相同,但或許可以供你參考:

    2008/03/25-

    問大家一個問題:「人是不是自然界的一份子?」


    某年的夏天,我在南湖圈谷住了整整2個月,我試著對所有造訪南湖的山友(大部分是學生)問了這個問題,我發現了一個規律:
    大部分文學院的學生會持肯定的答案,而農學院的則持否定,其它諸如法商理工的則是一半一半。

    我嘗試解釋這個結果:學文的認為人歸屬於自然界,或可歸因於浪漫;然而農學院的會認為人不屬於自然界,卻是有其脈絡可尋。因為他們的所學所為,往往是不自然的。

    怎麼說呢?遠如農產品改良、近如侵入性醫療、基因工程,這些似乎都超過了「人」的工作範疇,而侵犯到「神」的領域了吧?
    許多從事生態研究的學者,天天把要對自然「經營管理」掛在口中,而經營管理是什麼?自然有它自己的運行機制,又為何需要人來經營管理?
    以今日科學的進步,是否能複製人,早已不是單純的技術問題,而是道德問題了。

    事實上,從達爾文開始,便將「人擇」與「天擇」分開了。

    獅子吃羚羊,我們不會(也不能)干涉,因為這是自然的運行,是天擇的一部份,並不屬「保育」的範疇。。
    然而「保育」是什麼?某個物種或族群,因為「人」的不當開發或破壞導致生存受到威脅,於是我們試圖用「人」的力量將「它」的生命延續下去。這屬於人擇。

    當我們有「保育」的念頭時,某種程度上,我們已自外於自然界了。

    或許我們可以這樣說:沒有人,沒有環保(保育)。
    更精確一點:沒有「文明人」,沒有環保(保育)。

    為何要強調「文明人」?
    土著民族是沒有「保育」觀念的,因為他們本身便是自然界的一份子,又何需保育呢。所有的土著民族,勢必要與所處的生態系達成平衡,互利共生,否則必將被環境所淘汰—人是無法與天鬥的。在這裡,人僅是自然界眾多物種中的一種高消費者,並無特權。

    今年動物繁殖季狩獵過渡,導致來年的飢荒,土著民族或許意識到行為與災難有一定的關連性(知其所以),卻未必意識到災難的根源在於春季(繁殖季)過度狩獵嚴重妨礙了某物種的繁衍(不知其所以然)(依生物多樣性來說,其因果關係往往遠較我舉的笨例子複雜許多)。

    族人將災厄述諸於神明,巫師依據經驗法則做出這樣的結論:「你們不可於春季狩獵某物種,否則將遭到某某神祇的懲罰……。」於是,祖靈信仰中一條條嚴苛的規定就這樣被立下來了。

    我們省視台灣許多原住民的祖靈信仰內文(暫且不談關於「神蹟」的部分),可以發現有許許多多規定的用意,均在嚴格限制族人的活動,以免族人因過渡消費自然,而遭到自然反撲的厄運。而其所造成的影響,往往與我們現今的保育法規不謀而合,且對狩獵行為的規範嚴苛程度,較之我們現今的野生動物保育法,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我們也發現,在生態越貧瘠(敏感)的區域,往往孕育出越嚴格的祖靈信仰。
    蘭嶼的達悟有著極為嚴格的祖靈信仰,正是最好的例證。

    祖靈信仰或許是種迷信,但祂亦是數百甚至數千年累積來的生活智慧結晶,祂保護著族人們安然度過環境一次又一次的嚴苛試煉。


    話題或許扯遠了,我們回到討論的主題吧。

    一個徒具形式而缺乏精神內涵的祭典活動,我們還能將它稱之為文化嗎?
    而沒有祖靈信仰的狩獵活動,我們還能視它為傳統嗎?

    試問:「現今還有多少原住民從事狩獵活動時,依然遵循著祖靈的教誨?」
    我不敢說沒有,但相信絕對很稀少吧。
    有所忌憚而知戒慎恐懼!當新的環保觀念未深植於心,而固有的祖靈信仰已近蕩然無存的今天,原住民獵人的行為要何所依歸?


    我可以接受靠山吃山、靠海吃海。當景氣差,日子過不下去,為求餬口而上山找頭路,也是不得以。但硬要用「傳統文化」來包裝狩獵活動,我是不太能接受的。

  39. 39 武龍 2008/6/2 at 3:45 下午

    很想繼續聽您的故事
    但還是忍不住插嘴

    小農武龍月產一萬顆高麗菜成本四元
    大農六龍月產二十萬顆成本二元
    但兩者的現貨價卻都是五元
    而期貨商要找合作生產者
    當然是找六龍因為貨源充足而且有土地擔保
    可惜的是高麗菜不會發行期貨
    只有黃豆、玉米、小麥才有
    期貨是為了商人設計
    而不是農民

    期貨可以把風險和利潤轉嫁到投機客身上
    讓生產者有穩定的收入、製造商有可預期的成本
    然而對投機客來說價格波動大獲利空間才多
    再加上期貨可以做多也可以做空
    因此就會有聰明人藉由干擾現貨市場來獲利
    而當農產品現貨價格波動變大之後
    資金少的小農就慘了
    經過幾次的大地震這些小農就會被淘汰出局
    只剩多金的大農可以勝出(跟電子業景氣衰退淘汰小廠商是一樣的道理)
    當供應者變少之後可以預期的就是
    價格會越來越容易操控
    大農和期貨商聯手坑殺小農和散戶
    當這些大農變成連田阡陌的大地主後
    就更有本錢去關說遊說享有金融機構和公共政策的各種好處
    而小農的燃眉之急卻得不到杯水紓困
    這不是物競天擇也不是自由經濟
    而是人為干預的不公平遊戲

    土地和食物是一種生存的權力
    如果我們把他當商品
    許多生命就會在買賣中被消費掉
    歷代文明的衰敗皆不出土地和糧食的問題
    殷鑒不遠

  40. 40 皮卡丘 2008/6/3 at 7:41 上午

    武龍

    謝謝收聽 ^^

    您提出的疑問屬於碩士論文的等級 ^^
    昨天夜裡我自己零零碎碎地寫了三頁的重點
    要把它整理成一般人看得懂的文章段落
    可能我會瘋掉,大家也會瘋掉 ^^
    早上起床後(註:我住洛杉磯)
    想想不如讓您自己去深入思索、反覆辯證
    您自己把許多的「為什麼」釐清楚了
    我想收獲更大

    我的看法是這些現象可能會發生
    也可能造成市場價格波動
    但是這麼做長期來看「投機客」的下場是什麼?
    市場機制的特色之一就是「去蕪存菁」
    我的看法是「不當的行為」自然也必然會「被淘汰」

    如果我的看法錯了
    真有這麼簡單又好康的事
    懇請告知我如何操作 ^^
    我所有獲利 99.9% 捐給育幼院
    僅收 0.1% 作為車馬費就好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有幾句話想釐清一點觀念..

    這社會上有靠詐騙致富的(哪些行業哪些產品我就不點名了)
    這社會上也有靠官商勾結取得特權經營而致富的
    那些並不在我的研究討論與實際從事之列
    就算九百九十九個人在街上拿菜刀殺人
    我一樣會買菜刀回家切我的菜

    什麼是「商」(Business)?
    「商」就是以更好的方法來解決每一個人的問題

    如果一件事情顧客自己做要花 10 塊錢的材料與時間成本
    商人花時間靠頭腦努力研發解決問題
    以 6 塊錢的成本做好顧客想做的事情
    向顧客收取 8 塊錢
    顧客省 2 塊錢
    商人賺 2 塊錢
    只要一切誠實無欺
    也沒有傷天害理、不擇手段
    雙方皆大歡喜
    這叫做「商」
    把這件工作做到好做到完美
    是為什麼「百年老店」之所以是「百年老店」

    黃玉明大哥是商人
    武龍您自己現在也是商人
    生產者是商人
    盤商提供行銷管道的服務,也是商人
    只是不同位置,不同工作,不同報酬

    我相信武龍您聰明
    明瞭我在說什麼
    但是社會上並非人人如此
    部份人士愚昧到眼睛只看見商人賺了他 2 塊錢
    而不去看自己其實省了 2 塊錢
    卻因此心中生起無明仇恨
    不但愚蠢
    最終也只是自己害了自己的一生罷了
    人家花時間花腦筋在幫忙解決問題
    老了因此得以安享天年
    而另一批人花時間在仇恨埋怨中打轉
    路卻是一天走得比一天更窄更不順

    如果您是位誠實無欺的商人
    除了兩手一攤,能說什麼呢?

    這兩天忙.. 如何對治惡商的故事稍後有空再續..

  41. 41 武龍 2008/6/3 at 10:20 上午

    Dear 皮大哥
    我不反商只反奸
    農也有奸農
    商也有良商
    而人的善惡不是絕對而是一念之間
    人不是問題意念才是
    當然意念是無法監督的
    這樣一來又落入白色恐怖
    太多的機巧會讓奸詐有縫隙可鑽
    所謂聖人不死大盜不止
    如果這些奸詐會被市場淘汰
    我想世界不會變成這個樣子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他們都不斷的在進化
    就像蟑螂老鼠寄生在城市中
    順應著人的習慣生存著
    我們不可能消滅他們
    但可藉由恢復生態平衡來節制他們的猖獗
    我們有太多太多事情必須要向大自然學習了
    一直插嘴打擾您說故事真是不好意思
    請繼續有趣的經濟學小故事

    Dear silas
    不好意思我喜歡這個題目想要多嘴
    我認為人是自然的一部分
    不論我們怎麼虐待自然最後都無法避免自然的反撲
    就算我們打算糟蹋光地球後逃到外太空去
    也是躲不開宇宙(大自然)的掌心
    在Tom Brown的草原狼導師有提到
    沒人(印地安人)管理的森林必須要耗費幾千年的時間才能達到和諧平衡
    期間必須經歷無數次的毀滅和疾病
    但在良善的管理協助下能夠讓森林只要幾十年的時間就達到健康狀態
    所以雖然有些人認為人類的存在是地球的腫瘤
    但我卻深信只要我們願意為善
    對地球的幫助也是非常驚人的
    人是介於神次於魔的存在
    為善為惡至關重要

    此外我不明白這篇文章作者的身分和發表的背景
    但我認為這屬於原住民事務應該交由原住民去裁決
    畢竟什麼是原住民傳統和信仰不是漢人所能議論的(除了出草砍人例外)
    讓原住民能夠獨立自主由部落長老來指導年輕人
    而非用漢人的法律來硬套在他們身上
    我們更該關心的應該是山林地過度開發的問題
    是沒有水準的登山風氣
    這些是漢人自己應該要先檢討的

  42. 42 瑞紅 2008/6/3 at 11:16 上午

    正想回應重點不在"反商"
    就看到武龍的貼文
    武龍說得真好

    農並非即是正義化身
    曾遇見那種地方上公認"很成功"的菜農
    但發現他種的菜分賣的和自己吃的兩種
    賣的自己還不敢吃
    突然覺得那種"成功"有毒
    無價值

    熱愛登山的武龍你曾說
    有一天你意識到
    登山客常自以為是環保使者
    但其實往往不過是利用大自然來滿足自我虛榮
    對環境並無實質貢獻
    那時
    我特別站起來仔細看看你
    心裡想
    這位年輕朋友能這樣反省
    真好

    謝謝各位這麼有心的長篇留言
    我想許多讀者和我一樣
    都在這之間獲益良多

    大家常感嘆這個社會缺乏誠懇正向的對話
    當然可能透過制度或集體手段來控制
    但最簡單的
    大概就是從我們個人好好調整自己每一次公開或非公開的發言做起吧

    其實
    這也是最難的

  43. 43 皮卡丘 2008/6/3 at 11:30 上午

    武龍

    人的問題其實沒那麼複雜
    有時不見得是「一念之間」的問題
    給您看一段影片

    有沒有注意到這位女士前後的差異
    有時人不快樂不完全是外界因素造成的
    有沒有體悟到什麼咧?^^

    健保應該讓全體國民每年免費電個兩次才對 ^^

  44. 44 silas 2008/6/3 at 7:43 下午

    「人是不是自然的一部分?」這是一個很爛的問題,因為我沒有給自然下定義,我要的只是一個反射性(直覺)的答案。

    終究位置決定了視角。

    在白人到達美洲以前的印地安人,是屬於新石器時代吧?應該符合人類學定義的「土著民族」?印地安人何曾管理過森林?印地安人不正是生態系的一部份?
    你說「良善的管理協助下能夠讓森林只要幾十年的時間就達到健康狀態」,這一點我很懷疑,最起碼我不懂你所說的「健康狀態」是什麼?
    的確,人造(台灣)扁柏林的成長速度可以達到天然(台灣)扁柏林的5倍以上,長得快但材質卻稀疏,但是,這些對扁柏有意義嗎?

    我並不認為人類的存在是地球的腫瘤,我只是認為討論前要先決定把「人」放在什麼位置。

    關於「善」「惡」,那是另一個複雜的問題了。


    原住民狩獵並不是這篇討論的重點,轉貼文章只是給夏小姐參考,或許我應該直接寄到她的信箱比較恰當,這是我的不週,向您致歉。
    換個地方,我會很樂意與您交換意見,只是這裡不方便。

    我對台灣的野生動物與原住民狩獵稍有認識,曾經跟一位非常優秀的太魯閣族老獵人在山裡活動長達數月;我經常可以在白天潛到長鬃山羊15米以內而不為牠發現,不過一切只是好玩,我不獵殺。

    我(現在)是反對開放狩獵活動的。
    從數年前丹大試辦原住民狩獵活動到野動法第21條第一項新增條文施行細則討論,參與過許多與狩獵相關的議題攻防,明天立法院經濟委員會要再次修改野動法第21條第一項,目前還在和環保團體與支持保育的立委一起奮戰中。

    我也很關心山林地過度開發的問題,只是沒有水準的不只是漢人。

  45. 45 silas 2008/6/4 at 1:59 上午

    給武雄:

    《追蹤師》系列很多朋友推薦過,不過一直沒機會看,我會找來讀讀。

    我也推薦你《一棵花旗松的故事》,甫退休的林業試驗所金所長上個月中送了我一本,書中對北美巨木花旗松成長有諸多描述與探討,很棒的一本書。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398181

    修正之前的一句話:
    我經常可以在白天潛到長鬃山羊15米以內而不為牠發現
    改為
    我經常可以在白天潛到長鬃山羊15米以內而不驚擾到牠—牠們應該知道我的存在

    台灣的高麗菜冬夏產地不同,冬天在平地種植,而夏天產地多在1000公尺以上的山區,為高冷蔬菜。
    如果時間允許,我會跟大家分享一下我所知道的夏季高麗菜。

  46. 46 武龍 2008/6/4 at 9:41 上午

    首先要先感謝各位對小弟班門弄斧的包容與不棄
    還有瑞紅姐容忍我在這大放厥詞

    Dear 皮大哥
    對於這段影片我是不可能苟同的
    現代人的問題在於和土地與生命的疏離
    如果不從這裏去尋求答案
    我不期待能夠找到解脫之道
    特別是這種依賴外求的快樂

    Daer silas大哥
    我相信您會喜歡追蹤師系列
    或許您可以在台灣辦追蹤師學校
    白人和印地安人都有好有壞
    在槍砲病菌與鋼鐵一書就懷疑
    美洲大型動物的滅絕是出自印地安人之手
    因此我指的印地安人是一種文化智慧而不是一群人
    就像是原住民的智慧不代表所有原住民
    但我們更必須注意的是
    當我們以強勢文化侵略原住民文化時
    導致整個族群的無所適從
    而讓沒水準凌駕於民族智慧之上
    如果不先恢復他們的民族自信和智慧
    而企圖用法律去管理
    我認為是本末倒置

    前面所說的管理
    並不是像人造林那種粗暴的干涉模式
    而是說我們在森林裡面尋找自己所需的資源時
    不可以只顧自己的需求選擇最適合的物品
    而是必須要順應森林的情況幫她汰弱留強
    並兼顧物種多元生態完整的情況
    人是一個監督者
    我沒管理過森林不知如何說明健康狀態
    但我可以用菜園的雜草管理來說明
    我們不會把雜草拔光光(因為我們不認為雜草會搶作物養分)
    而會選擇性的除草
    也就是威脅到蔬菜生長的才拔(比如遮到陽光的)
    特別是一些多年生的強勢雜草
    他們會迅速蔓延排除其他植物(包含菜和雜草)
    這一種我們會嚴格控管它的數量
    藉此來保持菜園的"健康"
    當然這樣的健康跟印地安森林的健康
    還是差了一大截的
    謝謝您推薦的書
    我會找時間閱讀

    已經兩年多沒爬山了
    最近有朋友要上大鬼湖結婚需要去當挑夫
    我想自己會先齋戒一個禮拜吧
    想這樣做並非祈求平安
    只是希望讓山了解自己的慎重之意
    我覺得一個愛自然的人
    不應該只是在山上環保
    因為我們用的水電資源還有製造的垃圾
    都跟自然有關係
    在城裡不環保的人山是不會歡迎的
    這是題外話的閒聊

  47. 47 皮卡丘 2008/6/4 at 12:04 下午

    武龍

    不不不
    因為您先前提到意念問題
    我引這段影片只是想說明
    一個人誠實或奸詐、溫柔或兇狠
    不見得是「故意」的
    就像獅子吃人
    因為牠生下來就是「獅頭獅腦」
    能怪牠的「惡念」嗎?

    人的意念或反應
    除了受到後天成長背景影響之外
    我相信亦存在這般先天基因(腦神經)的因素
    瞭解與接受這點
    遇到社會上無理的爭執或衝突或暗算
    就可以理解而容易放得下
    不去生無明仇恨

    我現在的人生觀算消極懶惰的 ^^
    不太想與這個社會去爭論什麼(只要不危及我人身安全)
    但是我會離惡人、惡事、惡物愈遠愈好
    剩下的就是偶自己一小片清澄自在的樂土,呵

    而人生像搭上一列從台北到高雄的火車
    要「解脫」什麼哩?^^
    好好平心靜氣地欣賞窗外的風景吧!
    不然粉浪費車票錢ㄋㄟˋ ^^

    這幾天仍忙,其餘稍後再聊..

  48. 48 貞觀 2008/6/5 at 10:35 上午

    夏姐姐,

    我仍然像小時候一樣,遠遠的看著妳站在台上,
    偶像一樣,集才識與美貌於一身。

    能夠返璞歸真,祝福妳。

  49. 49 silas 2008/6/5 at 11:06 上午

    武龍:

    我很好奇,為何你認為「人是一個監督者」,而非參與者?
    你真的認為人是自然界的一份子嗎?

    如果人造林是一種粗暴的干涉模式,那農業呢?兩者皆是有目的的種下特定作物,並給予一定的呵護照顧使其健康成長,一般而言,造林除了頭幾年需要砍草外,不會噴灑農藥與肥料,完全符合有機的定義。

    然而面對一座天然林,你要如何賦予她存在的目的?怎樣的森林才是正常?才叫做健康?先釐清前面的問題,才有可能給予管理,然後我們會發現我們面對的是一個龐大複雜非人力所能完全理解的生態體系。

    印地安人是有計畫的透過經營管理來維持森林的和諧平衡?
    還是印地安人為了生存,發展出與森林和諧共生的文化?
    我相信人有能力摧毀一座森林,但不相信人能控制一座森林。

    就談到這吧。

  50. 50 武龍 2008/6/5 at 11:02 下午

    Dear 皮卡丘大哥
    吃是一種能量的轉移
    不論吃素或吃肉都是一樣(我相信植物和動物一樣都是有感覺的)
    因此肉食動物吃肉是自然不是惡
    在獵食的過程中
    肉食動物能協助草食動物汰弱留強(人稱管理)
    讓草食動物能夠維持族群的強盛
    我稱之為對自己的食物負責
    這和人類為惡有根本上的不同
    人不對自己的食物(或受害者)負責
    看看工業化畜牧就知道我們是如何的虐待自己的食物
    而這部分不牽涉到先天或後天的問題
    是因為少數人的貪得無饜加上大多數人的漠不關心
    所構成的一種極端龐大而複雜的惡
    大多數人會說這是不可能改變的
    但我不相信這種不負責任的生活方式能夠持續多久
    不好意思浪費您這麼多時間
    但我需要您這個角度的觀點
    這是我欠缺的

    Dear Silas
    會說人是監督者是基於前面所說人是界於神次於魔的存在
    這個詞或許不恰當請包含小弟辭不達意
    在書上翻譯叫做看護者

    我認為農業是人類有史以來對地球(和自己)傷害最大的發明
    但是這已經是一條不歸路了
    如何讓農業更貼近自然之道是我所能努力的
    我願意和萬物分享我的土地不論是雜草病菌害蟲或外來種
    甚至是來偷拔菜的人

    草原狼導師–樹的話語中有一段話這樣說
    當我們拿走大自然某樣東西時,它的靈魂並沒有死,而是成為我們身體與靈魂的一部分,如果我們透過正確的方法取得它,就不會有死亡這回事,只有當我們貪婪地對大地造成破壞時,才會導致無意義的死亡.你是自然法則的一部分,你屬於大地,就像你是這棵老樹的一部分,這棵老樹也是你的一部分,大自然可以沒有我們而存在,但它可能會生存得更費力.記住,我們的存在是為了一個超越自我的崇高目的,我們是大地的看護者.
    我很想把整個故事貼上來
    我知道自己說的不可能更好
    我沒辦法回答您後面的幾個問題
    因為感覺似乎有點誤會
    我想是我在前面某個環節表達錯誤了
    真是不好意思

    發現跟兩位的對話最後都回到了同一個點上
    真是有趣

  51. 51 silas 2008/6/6 at 1:04 上午

    武雄:

    草原狼導師說的很好,但那是另一個層次的世界,要依此來進行某種具體行動,可能要再斟酌。

    草原狼導師:「大自然可以沒有我們而存在,但它可能會生存得更費力」。
    我不懷疑草原狼導師的話,但那個「我們」並不是我們,而是指達到某種境界的人。
    如果我們因為那句話而貿然對一片野地、一片森林進行我們自以為的「良善」管理協助,結果是很危險的。

    我還是喜歡在山裡當一個渺小的我。

    我們是否有交集了?

  52. 52 silas 2008/6/6 at 1:11 上午

    補充:
    或許我們都有成為「我們」的潛能,但現在的我不屬於「我們」。

  53. 53 武龍 2008/6/6 at 9:02 下午

    Dear Silas
    嗯,感覺又對到焦了
    我會用心成為"我們"
    首先就是拋開人類的本位主義
    從微生物的角度去理解自己耕作方式對土地的影響
    這當然很不容易(子非魚)
    但是母親有辦法和嬰兒溝通
    人一定也有辦法跟大地之母溝通
    草原狼導師裡有一章是主角學習跟石頭溝通
    前提是要把生命交給石頭
    經過一連串錯誤的嘗試之後才知道把生命交給石頭的意思
    是說完全依靠石頭生活
    如果我們的生活能更貼近自然之道
    就有辦法跟自然溝通
    進而融為一體

    正在閱讀一棵花旗松的故事
    很好看
    開頭就很吸引我
    是我想要找的書
    謝謝您的介紹
    看完之後再跟您請教

  54. 54 皮卡丘 2008/7/21 at 9:54 上午

    剛剛在財經頻道看到一家新公司的介紹
    利用 Ozone 清洗蔬果
    sounds a good idea to me
    有多少效果有沒有副作用偶不知道
    僅供大家參考

    上個月美國沙門氏菌肆虐
    一千多人生病
    食品藥物管理局 FDA 誤判是蕃茄惹的禍
    造成全美種蕃茄的 個個賠得慘歪歪 :(

  55. 55 dichroicking 2008/9/7 at 8:48 上午

    水果銷中 為何沒甜頭?

    2008-09-07 中國時報 【陸雲】

     水果銷中國為何名號響賣得少?其實最大的原因是我們沒有真正下功夫去瞭解這個市場,去認真開拓這個市場。過去少數業者只想走捷徑,有一筆賺一筆,而政府也沒有相應的政策,只會說那個市場不如日本市場重要,因此何必花功夫去開拓。

     中國市場與日本、香港或新加坡市場最大的不同,是其國民所得普遍不高,因此要將台灣水果成功地賣到中國,最重要的是要讓中國所得金字塔最上層的消費者,能認識到台灣水果的優良品質與美味,同時在中國廣大的地理空間中,消費者也能容易找到販賣台灣水果的賣場。前者靠廣告與促銷活動,後者靠行銷通路。

     在中國做進口水果的市場調查,可以發現台灣水果的廣告與促銷活動其實很少,偶而在媒體出現的,是兩岸政府或民間團體為協助促銷台灣水果所辦少數展銷會的報導。其他的進口水果廣告或促銷活動,則屬其他各國的進口水果,這是由中國各大超市或量販系統與各國水果進口商所聯合舉辦的,地點就在各大都市高所得消費者雲集的各超市或量販店系統所屬的各個賣場。

     為何台灣水果不能聯合中國各大連鎖超市或量販系統,定時地做些廣告或促銷活動?原因是台灣水果量太少,且有季節性,因此無法在各超市或量販系統的眾多賣場上常年供應,普遍鋪貨。在零星供貨與時有時無下,中國各賣場系統其實也對賣台灣水果無多大興趣,這也是台灣水果不得不在中國傳統的批發市場「偶而的」鋪貨,或在大城市以禮品方式販賣的原因。

     反觀中國其他的進口水果,其品牌不是跨國的大農企業,能一年四季充足供貨,就是在其本國已經整合的水果外銷聯營組織。它們的特徵就是財力雄厚,具經濟規模,成本低,且在品種與栽培技術研發、市場開發與行銷廣告、品質穩定要求,以及消費者售後服務上,都能達到效率與專業的要求。美國的桑吉士柑橘,紐西蘭的奇異果,都是著名的例子。

     這些國際品牌進軍中國,不只是賺它一筆就好,而是要長期打進中國高階水果市場,在遠超過中國本地品質以及不斷促銷活動之下,它們不怕中國本地同種水果的低價競爭。因此,上海外商量販店中可以看到進口的櫻桃,五百公克要價兩百七十元台幣,而陳列在旁的中國國產櫻桃,雖然五百公克只要九十元台幣,是進口櫻桃的三分之一,但它還是搶不走進口櫻桃的市場,因為無論在外觀與品質上,進口櫻桃與中國國產櫻桃的確大不相同。

     過去台灣在水果外銷上的重點擺在高所得的日本、香港等地的市場,因此政策著重其所要求的品質與檢疫條件的滿足,但對其他市場則欠缺重視,也不講究市場行銷與市場開發,例如如何作品牌行銷、如何與賣場建立緊密關係、如何建立能整合生產者利益與貿易商利益的水果外銷組織等。此外,針對全球化市場競爭所需的規模經濟與專業效率要如何達成,甚至水果外銷市場拓展與台灣農業生產結構調整的互動關連等,過去也都缺乏具體的研究與政策作為。

     其實,兩三年前中國學者即曾對台灣水果的外銷中國做過一些研究,他們共同的結論是在台灣水果現行的「高價」下,相關業者必須強化許多配套措施,才能打開中國市場。換言之,在現行農民組織或貿易商個別出口的單打獨鬥下、在缺乏適當的行銷通路下、在缺乏廣告與促銷活動下、在供貨量少又季節性的時有時無下,光憑不穩定的高品質口號,是無法用高價行銷台灣水果的。

     因此今天我們要重視並開拓中國市場,相關業者必須痛下功夫,政府更須拿出決心與適當政策,特別是整合有關產銷與貿易業者。否則現在上海沒有台灣水果進口,將來在中國的「台灣水果」品質改進後,在其低價與量大的競爭下,台灣水果將再無出口中國的機會,甚至台灣水果的國外市場也會被一一攻佔。台灣香蕉的失去日本市場,足為殷鑑。

     (作者為台灣大學農業經濟系教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出報日期

五月 2008
« 四月   六月 »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最新回應

請輸入 e-mail 地址

RSS 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