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私語時

 關燈!過來!
 黑暗中,鼻涕眼淚糊了一臉的她,順著先生的斥喝,移步到先生身邊。
 先生嚥了幾口口水,撇著嘴,強忍住氣,左手按在她肩上,右手伸到她頭皮上摸索。

 「哪裡啦?哪有!」他沒好氣地這麼吭聲。

 「還說沒有,你看都淤血成一個軟包了!」她作勢推開先生的「笨手笨腳」,卻又旋即一把抓起先生的手指頭,放到自己的後腦杓上去:

 「啊,痛……痛死人了,看我明天八成要去醫院檢查有沒有腦震盪,我可以告你家暴……。」與其說這是一種威脅,倒不如說她像在背台詞──哭腔,微弱,可憐癡女,心情無盡哀怨,狀若垂死。

 又是老套!都快深夜一點了,他累得眼睛睜不開,明天一早還要上班,實在不想再理她,所以,在看到她眼露凶光、又聽到她咬牙切齒說:「你今天如果不跟我道歉,我就跟你沒完沒了!」他立刻頹坐在椅子上,像連發三顆BB彈一般,閉眼吐出:「對不起!」

 她一見情勢稍有逆轉,機不可失,馬上接著說:「對不起?我活該忍耐頭痛加心痛,一夜沒辦法睡,你老兄輕輕鬆鬆三個字就一筆勾銷?」

 「不然,妳是要怎樣?我只是抓妳頭而已,是妳自己亂動去撞到牆,我哪知道!」 

 比起剛才一怒之下,用雙手掐住她的頭,破口大吼:「妳這人有神經病!妳實在煩死人了!我真的受不了妳!」他這下子,氣焰明顯萎靡了。

 若說他因為看到太太驚恐的眼神,和那張像在荒田上不小心挖到地熱噴泉般,瞬間被淚水佈滿的苦瓜臉,所以就冷靜了下來,一時良心有愧,這可能也有幾分接近事實,不過,現在連他自己也不想了解自己的心情轉折,因為,他實在累昏了!他只想火速擺脫這個不可理喻的女人,只想趕快蒙頭大睡!

 「你抓我的頭去撞牆,還說是我自己亂動!原來你是這麼殘忍的暴力狂!嗚嗚嗚……」她心裡明知並不是這麼回事,但可能成了一種習慣吧?只要一有悲情受害者的角色露出苗頭,她就如獲神秘加持,整個人莫名興奮起來,唱作俱佳的,連自己都不禁為自己一掬同情淚哩!

 「妳鬧夠了沒?妳到底要怎樣?」他仍然閉著眼睛,一副快中風的模樣,嘆口氣又說:「給妳三分鐘,要罵什麼就快罵,三分鐘後我就要去睡了!」

 她愣了約三十秒,不知道該怎麼接招,最後決定抽噎著下「最後通牒」:「光說對不起就算了?那麼便宜!我要你負責給我揉我撞到地方!」

 雖然厭煩之至,但有個辦法可以結束這場午夜鬧劇,事情就好辦了。於是,他電到似地,立刻站起來,像叫小狗般,對太太招手一喝:「關燈!過來!」

 就這樣,關了燈至少能省去看她那張鬼臉,還有那對強迫人認領罪惡感的紅眼。他站到太太身後,一邊閉目打哈欠,一邊很正經地努力揉著,一圈兩圈三圈,恰似退伍前夕數饅頭的心情。

 不料,才不過十來圈,天下情勢再次丕變。太太突然跳走、開燈,又轉身叉腰面對著他說:「我不要站在地板上,很冰!」

 「過來啦!我還不是一樣罰站?妳還肖想叫我跪在床邊揉啊?我警告妳,不要得寸進尺!」

 「你就是存心想敷衍了事?」

 「哪有敷衍?妳感覺不到我是認真在幫妳揉嗎?妳才根本就是存心想鬧!……數到三,妳不過來我就要走人了,一……二……三……!」

 說著,他趁機衝開太太的攔路封鎖,閃進另一個房間,呯一聲,關門,反鎖,倒頭呼呼大睡。

 太太這一邊雖然多少有點自覺理虧,但一股委屈怨氣不消反漲,漲得胸口鼓譟,滿腦子烏煙瘴氣。但因她是極好面子的女人,不敢在夜半公寓裡大肆捶門叫囂,所以只好暫且放過他,自己躺回床上,從頭盤算接下來該怎麼對付。女人報仇,隔日不遲。

 她到底跟他有什麼仇呢?可能她自己也說不上來。
 結婚十幾年下來,點點滴滴累積的仇恨也許有好幾斤,但只要他肯抱抱她,好好在她耳邊輕聲細語什麼真對不起、不是故意的、好心疼、我愛妳之類的,今夜就能一笑泯恩仇(限今日,明日另起一本帳),換得雙人好眠,偏偏他老是一上場就演那個開口閉口都叫太太「不要管我」、「不要煩我」,「有一大堆正事要忙」的先生,叫她這個每天一早送先生出門後,就熱切等待先生回家的「全職賢妻」,若不一再搞灑狗血肥皂劇,怎麼能有機會跟先生多說上幾句呢?

 她哪裡會不知道,這樣只是把自己弄得更令人厭煩,但她不知道為什麼,竟不知不覺變成他們婚姻軌道中,一粒身不由己的彈珠,而且,快要生鏽。

 她也曾試著「脫軌」,例如強迫練習忽視先生,把注意力放在孩子身上,去找工作上班,或者去社區大學練才藝什麼的,總之,就是別那麼在乎先生愛不愛她。但是,她試過的辦法沒一個管用,她對先生就是有奇怪的渴望。只要先生讚美她敬愛她,她就自覺像個女皇;相反的,要是先生忽視她嫌棄她,她就當場破敗成一塊抹布。

 而他也不是不知道她是個忠心耿耿的好太太,而且,老實說有時她挺可愛的,只是,婚後她的可愛沒有成長,因層層懷疑、監督、控管、糾纏而來的「討人厭指數」,卻「與日俱增」。

 雖然,每次察覺自己希望多跟同學同事等「外面的女人」多聊幾句、有點不想回家時,他內心總不禁浮現微微的罪惡感,但罪惡感絲毫不能轉換成陪太太演文藝愛情連續劇的能量。對,就是那種好像一天到晚被要求「演文藝愛情連續劇」的壓力,讓他覺得超噁、也超累,所以,叫他不大刀闊斧、逢場拆戲,怎麼跟太太過日子?而且,吵到後來,一個個面具都襤褸不堪,還搞文藝愛情就更彆扭做作了!

 至於他們今天吵架的主題到底是什麼呢?
 那就是,太太看到先生連日來很認真在幫一個同事修補報告,於是忍不住咕噥了幾句:「誰的報告啊?你為什麼那麼熱心啊?你對老婆還沒這一半好吧?」

 本來太太以為這只是滴了「一滴檸檬」的「小撒嬌」,哪知先生竟覺得嗆。兩人話不投機,兩三個來回就擦搶走火,怨怒燎原。

 哪天火真的燒過頭了,說不定這婚姻頃刻灰飛煙滅;也有可能因為長年亂燃,哪天火藥提前用罄,就只剩死冷空殼。

 說起來這兩頭都危險,但因為很累,而且新的爭吵主題應接不暇,以致,這先生和太太都還沒時間也沒心情注意那危險。更何況,夜已深了,人家明天還要上班哩!

(純小小說)

12 Responses to “夜半私語時”


  1. 1 皮卡丘 2007/10/22 at 12:42 下午

    好呀~讚哪~

    報老闆寫寫連載小說好
    有「錢」途!
    將來還可以改編成劇本
    給 Bi-Bi 去拍電影

    電影「小製作,大回收」的捷徑之一
    就是「劇本好」

    直報是不是該放個甚麼「版權所有」的聲明呢?
    (我不太清楚台灣的著作權法該怎麼做)

  2. 2 鈷金銅鑲 2007/10/22 at 2:05 下午

    紅姑,多保重。這情節我頗能體會,但也苦思不得其解。或許,天下「還算恩愛」的夫妻,難免都會擦槍走火,在半夜像鐵公雞鬥起來。我雖然盡可能做到「今日事,今日畢」,但仍有掛一漏萬的時候。

    願您家老爺別忘了軍中的教誨,謹遵「沒事不找事,有事不怕事」及「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的大原則,相信暴風雨過後,又是晴朗的一天。

    如果大家都往「這次饒了他,下次他更囂張了。」「別以為這樣的道歉,我這次會接受」,天下永不太平。也不要再追究「誰先大聲的」,要以「誰先小聲的」自豪!:-)

  3. 3 JC 2007/10/22 at 2:06 下午

    這篇這樣地出人意表 讓人驚豔
    這樣地把人心幽微細膩的轉折以文字描繪
    這呢 有些人就是任其發生 未加察覺
    有些人雖有感覺 就是難以形諸話語文字
    或是想說想寫就是理不清楚
    這枝筆呀這樣地把夫妻之間相愛容易相處難的處境
    把親蜜愛侶如何變成冤家仇人 愛窩變成監獄的過程 赤裸呈現

  4. 4 瑞紅 2007/10/22 at 4:34 下午

    致 鈷金銅鑲 大俠

    哈哈哈
    這篇是純瞎掰故事啦
    我打算嘗試瞎掰胡寫
    看看會不會比較好玩

    一個人常寫崇聖之道
    不知不覺就會被當聖人看待
    若常寫雞鳴狗盜之事
    人家又當他鄙瑣末流
    尤其是當記者主編的
    還動輒得被檢查所代表之媒體公器意識型態思想成分
    總得戰戰兢兢如履薄冰
    粉累的呀
    瞎掰胡寫或能學螃蟹橫行啦

    您放心
    老爺雖然體壯如牛
    但阿瘦紅姑不必動拳腳
    只要不講話瞪著他
    包準他皮皮挫了啦
    他敢"用雙手掐住她的頭"?
    不怕被他的野蠻老婆丟到窗外去…..
    呵 老爺是"好男不與女鬥"啦

    婆婆家每個人都說
    老爺從小就是家裡的霸王孩子頭
    哪知娶了老婆像中了母老虎煞
    只能說這是現世報、一物剋一物、天理昭昭啊
    哈哈

  5. 5 鈷金銅鑲 2007/10/22 at 10:42 下午

    太寫實了,已臻虛擬小說最高境界,拜服拜服!

    我那時就想,這老爺和我記憶體內的老爺不太像,
    怎會突然間一百八十度轉變呢?(如果寫到這裡就打住,
    以後偶就慘了。) 這夫人也和我記憶體內的夫人不太像,
    怎會突然間一百八十度轉變呢?誰叫我急著去聽演講,
    囫圇吞棗,錯把馮京當馬涼。

    哎呀,我自己對號入座,好像自己家裡也發生類似的情節,
    所以才會心有戚戚焉。

    知道一切只是純小小說,就放心了,我實在是不解風情
    的阿牛!

  6. 6 小徒弟 2007/10/22 at 11:17 下午

    「老爺從小就是家裡的霸王孩子頭
    哪知娶了老婆像中了母老虎煞
    只能說這是現世報、一物剋一物、天理昭昭啊
    哈哈」
    後來呀母老虎生了一隻小老虎,結果……哈哈。

  7. 7 dichroicking 2007/10/23 at 8:47 上午

    驚悚!

    驚悚!!

    嚇死人的兩性驚悚小說!!!

    讀完之後血壓急速飆高之後,

    不妨換一篇來降血壓^^

    http://blog.chinatimes.com/chenxue/archive/2007/10/22/209672.html

  8. 8 瑞紅 2007/10/23 at 4:13 下午

    致 小徒弟 君

    哈哈哈…..嗯..啊..
    唉!
    就說是現世報、一物剋一物、天理昭昭咩!

  9. 9 dichroicking 2007/10/26 at 11:11 下午

    皮卡丘:(噓!輕聲點,別驚動別人)

    「丘北二重唱」整隊出發,
    來去「老夫子」家罵龍應台的兒子^^

    http://blog.chinatimes.com/may.lin/archive/2007/10/24/210453.html?Pending=true#Post

  10. 10 皮卡丘 2007/10/27 at 7:19 上午

    北北

    我罵龍應台的兒子幹嘛?呵呵~
    這不等於「把隨便什麼看不順眼的人揍個鼻青臉腫」嗎?
    這是違反「皮氏江湖原則」的 :)

    老實說,我想不起來我 21 歲的時候在幹嘛?
    或是說沒留下甚麼值得記憶的事 :(
    安德烈比我運氣好多了
    能夠自由自在去探索人生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這位年輕人不像他話中的墮落糜爛(裝瘋賣傻嚇嚇他老媽吧)
    真正墮落糜爛的人講不出這類「觀察」與「體悟」的

    自從我三十幾歲才被傅利曼與克里希納穆提連續呼我巴掌直到鼻血兩串之後
    我肯定「抱持大疑之心,不斷去追問為什麼」是一個相當重要的處世態度
    這和「ki-mo-chi 不好」或是「只要我喜歡有甚麼不可以」的「叛逆」是不同的

    我在安德烈身上嗅到幾分「勇於挑戰」的味道
    對年輕人來說,這是好的開始啊!
    我這麼覺得..

  11. 11 dichroicking 2007/10/27 at 5:11 下午

    龍應台是世界上唯一一個橫眉痛批國共民三黨的英雌.

    運起小筆如屠龍寶刀,江湖宵小聞風喪膽.

    面對囂狂輕浮的兒子卻成了隱忍的可憐阿嬤.

    出母子書,成熟北北識得母性的偉大.

    年輕孩子卻人人樂視安德烈為「抗暴英雄」,個個欲效其輕狂放蕩.

    這年頭,教子是非黑白,竟比文天祥慷慨就義還艱難.

    猶受「妳們貧苦的那一代」之譏.

    好命的醇酒美女為職志一代,恐無緣一聽老故事:

    芒山有盜,臨刑,其母來訣。盜曰:「我今死矣,願得我母乳頭一含。」母乳之,盜嚙斷乳頭。血流,母死。盜對眾曰:「我少時無知,偷得一禾一菜,我母見而喜之,遂積漸做賊,以致有今日也。」

  12. 12 皮卡丘 2007/10/29 at 6:14 上午

    北北

    謝謝分享這則老故事
    印象中我小學三年級的時候老師曾說過
    過去三十幾年來
    我一直以為這是發生在台灣光復之後的「社會新聞」
    今天才「恍然大悟」,呵呵呵~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出報日期

十月 2007
« 九月   十一月 »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最新回應

請輸入 e-mail 地址

RSS 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