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一片好心地

 最近不斷收到補習班寄來的「二次基測必勝衝刺班」、「二次基測魔鬼營」……等廣告小冊,雖然兒子不需要、也不可能願意去上,但基於好奇,媽媽我還是一一仔細閱讀。

 讀完最大的感受是心驚,發自莫名深處的心驚。就好像退避牆角,窺見眾人用玉雕金樽盛毒酒,舖純白綢緞迎魔頭,而歌舞昇平,歡宴正酣。

 「第一次基測前為孩子選錯補習班,是補習班的錯;第二次基測再為孩子選錯補習班,就是家長的錯!」這廣告文案很專業,不是「生手」瞎掰得出來的。他們知道,雖然「客戶」是要考二次基測的國中生,但「出錢的老闆」是學生家長。這年頭家長多深恐犯錯,怕犯錯會害孩子吃虧。家長不一定都怕孩子吃苦,但吃「虧」可不行,因為絕大部分家長都相信,教育就是為了要「贏過別人」、不能輸。

 「每天15小時脫胎換骨的時間配置」、「榜首級一對一輔導」、「一個月進步100分不是夢」、「進步一分獎金100元,退步一分賠償300元」……。

 讀書讀到這樣,真不知所為何來啊!

讀書就是為了將來賺大錢?

 有一次兒子回家嘻皮笑臉說,學校有些老師上課都只是在「畫重點」,說這會考那會考,又分析一堆題型,他覺得那太簡單了,他也能當老師。我一聽,對他輕浮的態度很反感,劈頭先訓話一頓再說:「別拿老師當自己不用功的藉口,你看你們班還是有功課很好的同學,人家就是自己知所用心。」

 這把小子惹毛了,他「哼」一聲說:「妳以為那些考第一名的都是真的愛讀書的小孩?別傻了!」

 看媽媽無言,他立刻追加:「第一名××跟我說,他很討厭讀書。我問他,那為什麼他還能那麼用功考第一?他說,因為讀書才能進名校,名校畢業才找得到好工作,有好工作才能賺大錢。」

 孩子的推算分明「天真幼稚」,但我們怎笑得出來?孩子會那樣認定讀書的意義,還不是我們大人敎的?媽媽不禁嘆了一口氣:「唉!所以,為了賺大錢,他才要讀書?」

 「可以這麼說。」
 「那你怎麼說呢?」
 「我說,喔,但我的看法跟你不一樣。」
 「那你有什麼看法?」

 「我覺得讀書就是一種生活樂趣,跟每天吃飯差不多,讀書不等於研究學問。基本國教到十二歲小學畢業就夠了,以後愛研究學問的去研究學問,愛修車的去學修車,愛煮菜的去學煮菜,幹嘛要每個人都一樣研究學問、一樣考試!就像瑪奇世界(他小時候玩的一種虛擬實境線上遊戲),每個人都有專長和愛做的工作,就是因為有人愛吃魚又懶得學捕魚,漁夫才能靠興趣討生活,這樣不是很好嗎?」

 「研究?你們現在讀的大約只是基本生活知識而已,哪裡能叫研究?」

 「亂講!我們讀的許多數學理化只是為了應付考試,連老師都說,雖然這個很無聊,但你們還是要學,因為基測成績比例……。」

 其實,數學理化從不是孩子想像的那樣,但媽媽能氣學校沒引導孩子正確的想像嗎?就算氣又奈何?說穿了,對台灣的國中高中而言,讀書只是通過大學考試的手段,要「研究學問」,等考上好大學再說。悲慘的是,有許多學生考上大學就不再讀書,卻開始補過幼稚園快樂童年了!

這種集體暴力,已經以愛之名行之經年

 大陸圍棋名家聶衛平曾說,專注角隅、或固執原有下法一頭栽入,常是輸棋或棋藝不進的主因。因此他對弈時,經常抬起頭來綜觀全局,以求把握正確的大方向,不在小處過度盤算。他說,學棋與懂不懂一些刁鑽手法沒多大關係,投機取巧則更是不行。

 我們的學校、補習班為了爭取學生漂亮的考試成績,卻不知不覺漸漸把功利刁鑽、投機取巧的教學法看成理所當然,連家長們也一個個乾脆俐落地說:「給我升學保證,其餘免談」。殘酷的大人們聯合起來押著孩子們進各種考場,不惜為空洞乾枯的分數,典當豐盛晶瑩的青春生命。而這種集體暴力,已經以愛之名,莊嚴神聖地行之經年。

 我不反對考試,考試有時也是必然、必要,只是,考試得建立在健全的教學之上才有意義,若教學全以應付考試為目標,最後連教學都扭曲變態了,那麼考試要分辨、汰選的究竟是什麼?

 沒辦法,這也是時勢所趨,現代人凡事都太急也太會算計了,什麼都要「立竿見影」,為了眼前一局必勝必成,即使「竭澤而漁」也在所不惜。連帶地,大家也用這習慣來看待、要求學校,逼得學校不得不汲汲營營於考試、比賽成績,否則人家怎麼「看得出來」我是一所「好學校」呢?

 因此,我更要提醒自己,在孩子的教育上,切莫人家流行比西瓜大小,就跟著施肥下藥搶種西瓜,種到最後把田都弄貧瘠了。耕耘生機活潑、土質肥沃的一片好心地,恐怕才是教育真正要緊的事,至於到底要種什麼、收成什麼,就且隨任因緣吧!

13 Responses to “只要一片好心地”


  1. 1 皮卡丘 2007/6/24 at 4:00 下午

    老外喜歡說 "Money doesn't grow on trees."
    能夠「靠一己之力」養活自己與家人是基本的必要
    賺錢不必多,但是食衣住行要「夠用」

    一般來說,賺錢的工作分兩類:
    第一類是「別人做不到」的事情
    (可能是天生資優,可能是父母栽培,可能是自行苦讀)
    第二類是「別人不想做」的事情

    通常第一類的生活會過得比較容易一點(因為佔市場優勢)
    而第二類「別人不想做」的事情不見得「自己就會真的想做」

    如果自己剛好喜歡做「別人不想做」的事情的話
    那就不是問題了
    職業無貴賤,生活上「夠用」最重要!

  2. 2 k 2007/6/24 at 7:13 下午

    我的經驗是不想看的就不要看,不想知道的,就避免知道。
    這樣煩惱與生氣或厭惡就會很少很少。
    所有傳單什麼的直接丟資源回收桶。

    我家孩子堅持不補習,完全依自己的安排學習。
    學任何東西也是因為喜歡才去學。
    雖然沒有外在壓力,但是因為是自發性學習,讓他們自己給自己一定的驅動力,去達到某種程度上的成就感。

    只要想到我們的上一代既然沒那麼煩惱我們,我們還不是活得好好的。
    那麼我們也不太須要那麼煩惱下一代吧!只要陪著他們快樂健康地過活就好了~

    不過瑞紅的職業就是寫出一些想法,寫這篇應該是要給一般想不通的人看的吧?
    千萬別自尋煩惱啊!

  3. 3 夏明 2007/6/25 at 6:33 上午

    Hi k,

    我也是讓傳單直接進資源回收桶。
    我想報老闆想到天下孩子就心疼不已! 難得她有本事把這麼強烈的感受說得如此輕柔委婉! 我想到也心疼啊!

  4. 4 JC 2007/6/25 at 9:59 上午

    1. 傳單還可以拿來做手工藝品,光面的可以摺飛機、桌上垃圾桶、鳳梨、門簾等等,非光面的可以做再生紙或是墊便當

    2. 這整個就是「書中自有黃金屋」的價值傳統,古已有之,於今猶烈。覺察這個現象,不被其役用、不盲目的追求,卻是我們可以努力的方向。

  5. 5 k 2007/6/25 at 11:11 下午

    說到一張補習班傳單,竟然讓我與失聯將近三十年的學妹再見,而且她還跟我提起一位在中時工作的同學,居然是瑞紅。
    那天在管理員櫃檯看見一張畫有漫畫的傳單,覺得有趣,多看幾眼。因為畫得傳神,讓我確定那是我學妹。於是記下電話,一天得空打去詢問,真的就是!
    這件事一直讓我感到天下事的巧妙~
    還有其他事件也很類似,有機會也許慢慢會發現呢!(例如這裡有許多讀者都是老爸老來得之子女)

  6. 6 皮卡丘 2007/6/26 at 6:29 上午

    > 看見一張畫有漫畫的傳單,覺得有趣,多看幾眼。因為畫得傳神,讓我確定那是我學妹..

    k 媽:

    您不去調查局上班,太浪費人才了.. ^^

  7. 7 k 2007/6/26 at 1:45 下午

    TO 皮卡丘

    啊~我忘了說那上面有"XX文理補習班"。
    XX是名字,加上老師的畫像,我認為這個XX應該是我學妹的名字沒錯。

    所以,我沒那麼利害啦!

  8. 8 pearl 2007/6/27 at 2:58 下午

    “耕耘生機活潑、土質肥沃的一片好心地,恐怕才是教育真正要緊的事"

    這句話讓人駐足良久…

    想想從小到大強調學習新知的教育
    課本上說的和考試中考的
    好像都不是為了耕耘這塊地

    倒是很幸運地遇到幾位好老師
    他/她們以身教和動人的言教
    讓年輕的我隱約了解到
    在這些層層疊疊的知識之外
    還有其他更重要的"東西"
    而我們就活在其中

    有可能讓大部分的家長和教育工作者
    都懂得如何耕耘一片好心地嗎?

  9. 9 JC 2007/6/27 at 9:54 下午

    先耕耘自己的心地
    就/才能耕耘學生/子女的心地

  10. 10 CHL 2007/6/28 at 3:57 下午

    Just a few mild thoughts before calling it a day.

    (1) A colleague, Prof. D.S.F., of mine in a former institute once
    told me a story. He was graduated from a university and was
    gotten accepted by several graduate schools and cannot decide
    which one to go. He got a chance to talk with the late
    Prof. Shiing-Shen Chern (a great Chinese geometer, then
    at U.C Berkeley). Prof. Chern did not tell him which school
    he should go. Rather, he simply told him that,
    “Each student is like a tree; he has to understand what
    kind of tree he is and then find a good soil to grow."
    He made his decision after pondering upon Prof. Chern’ words
    (and now he is an important contributer in his field.)

    (Similar words were mentioned in Ms. Hsia’s text and
    re-emphasized in Response 8 by pearl.)

    Actually, Prof. Chern’s words applies also to us grown-ups.

    (2) 夏瑞紅 says in the text:
    “ …….. 
    「亂講!我們讀的許多數學理化只是為了應付考試,連老師都說,
    雖然這個很無聊,但你們還是要學,因為基測成績比例……。」
    其實,數學理化從不是孩子想像的那樣,但媽媽能氣學校沒引導
    孩子正確的想像嗎?就算氣又奈何? …….. ."

    There is no simple cure to this. If time allows, indeed, JC’s words,
    “先耕耘自己的心地, 就/才能耕耘學生/子女的心地"
    in Response 9 might give a possible solution. We want them be
    able to appreciate the beauty of mathematics, physics, or whatever
    subject, why don’t we read some related general books with them.
    If a teacher or a parent completely cannot appreciate that beauty
    of that subject, how can he/she transfers the sense of beauty to
    his/her student or child?

    ( I am not sure what kind of books are available in Taiwan;
    so I will use an example of such kind of books I happen to
    have a copy:

    [Ab] Edwin A. Abbott,
    “Flatland: A romance of many dimensions",
    Dover, 1952.

    This is a little book introducing the notion of spaces of
    various dimensions and what we might feel if we “live
    in it". Indeed, a strong driving force to the development
    of mathematics or physics is simply: what exactly is the
    space(-time) we are in and what is its structure? )

    (3) Words to ponder by 老侯 in response to Ms. Hsia’s
    最深的愛有最長的等待 in Xletter:

    “大部分的孩子,心性尚未成熟,易受環境物慾左右,
    成了奶油花一族,父母師長只怕不能太久待、苦待、呆待,
    在因材施教的前提下,必要時得懷柔並濟,糖與棍子,
    雙管齊下,先求憤悱,再談啟發。"

  11. 11 小恩 2007/7/4 at 6:02 上午

    那天重讀了黑柳徹子的「窗口邊的荳荳」﹝最後一次讀它是在近二十年前的台灣, 最近在當地的圖書館找到了此書, 以為人母的心情重讀 ,感觸良多。﹞ 不知怎麼的想到瑞紅姐說的「只要一片好心地」。 書中的巴氏學園就是這樣貫徹著耕耘好心田的信念呀! 這樣的教育理念, 不單是小小的幼稚園學生受用, 就是到了大學, 也能同樣受益呢!

  12. 12 夏明 2007/7/5 at 12:49 上午

    小恩:
    「窗口邊的荳荳」是日本小女孩看"三明治人"(活動廣告),被老師退學的那本書嗎?

  13. 13 小恩 2007/7/5 at 6:25 上午

    夏明 :應該是呀, 荳荳就是花樣多, 不見容於當時的一般學校 ,所以給退學了。 我這次看的版本翻成是「鼓貨郎 」, 最早看的是翻譯成 「叮叮咚咚的賣雜貨叔叔」﹝? 年代久了, 印象有些模糊…﹞後來她到了小林宗作先生辦的巴氏學園, 開始了她快樂又有趣的學習生涯。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