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奶油花

 說「奶油花」好嗎?
 有那麼糜軟、那麼甜膩、那麼沒營養、那麼裝模作樣嗎?

 其實,我想了好久。想來想去,還是覺得我所看到的流行時潮……唉!怎麼辦?真像奶油花!

 奶油花有尊貴的造型、夢幻的顏色,還有幸福的滋味,但畢竟還是裝飾居多。

 一塊真材實料又烘焙得宜的蛋糕,有美麗的奶油花配襯,當然真是賞心悅目,吃下肚常能引燃感動的花火。但只要是好蛋糕、好奶油,即使沒有妝點出漂亮的花樣,好好嚐上一口,那溫柔芳香依然滋養靈魂。

 然而,如果只有奶油花呢?

 現在流行奶油花,奶油花當道稱霸

 如果只有奶油花,那就不是一塊完整的蛋糕了。

 奶油花使出渾身解數討好眼睛,卻辜負了嘴巴——自古以來真正了解她、肯定她的「伯樂」。太誇張的奶油花難以下嚥;沒有好蛋糕作基礎的奶油花,一兩口就膩;而用劣質奶油做的花團錦簇,光聞就令人想吐。

 奈何,現在流行奶油花,奶油花當道稱霸。
 因為,現在的蛋糕大多商品化,必須搔首弄姿、排排站在櫥窗裡──1、媚惑驚奇的眼睛,2、勾引甜蜜的想像,3、優雅地打劫路人的荷包。完成這三步驟的過程越簡短快速,代表那是一塊越成功、越值得驕傲的蛋糕。奶油花成了「決勝關鍵」,蛋糕到底好不好是「其次問題」。

 媽媽我從兒子很小的時候就教他,偶爾要練習閉上眼睛嚐蛋糕,用心分辨蛋糕的真假好壞。然而,大環境風潮雲湧,要小孩不為奶油花目眩神馳,真是不容易。

 兒子從小就被各種讚美簇擁高捧,媽媽不但不享受這種「榮耀」,還老是討人厭地提醒他要自知自見,別被那些沖昏頭。我對孩子太認真,所有誇讚責備一直以「客觀中肯」為原則,總以為責備可以過度一些,誇讚則保守一點的好。兒子對媽媽這樣非常不滿,甚至誤會媽媽不長眼:「人家都大大讚美我,哪像妳只讚美一點點,還要說『但是』…,妳根本不了解我!」

 兒子重演一次當年的我,說出我沒說出口的台詞

 聽兒子這樣怒吼,我內心惆悵。
 主要倒不因為覺得委屈,而是回想起我的媽咪。

  記得小學時,我第一次拿考試獎狀回家,興高采烈地秀給媽咪看,她只是淡淡地說:「嗯。第一名只是一次第一名,不是永遠第一名。」雖然媽咪說的沒錯,但我生氣了。此後,都是同學的爸媽、或爸爸的同事說:「妳女兒代表學校去參加××比賽拿第一,恭喜、恭喜!」爸媽才知道我得獎的消息。

 當年我不了解媽咪為什麼對我那麼「酷」,也不完全清楚自己到底在氣什麼,如今兒子重演一次當年的我,說出我沒說出口的台詞,把我推到當年媽咪的角色裡去,劇情於是忽然清楚透明起來。

 媽咪按耐住她的欣喜,是因為她相信她的孩子值得一塊真正的好蛋糕,她不要孩子把太多注意力放在奶油花上面。雖然我不願學媽咪這樣,我想超越她,作「更好的媽媽」,但顯然我不知不覺、或多或少,又套用了媽咪的模式。

 但不能怪我啊!相較於我當孩子的時代,現在孩子現實生活裡充斥著「商業廣告」、「娛樂消費」,我怎能不比媽咪更擔心「奶油花」糊塗了孩子的耳目?

 世界真實的面貌和媒體廣告很不一樣

 商人花大錢請明星炒作名牌,一天到晚灌輸小孩,吃這個、用這個,就代表你的身分、品味,送你的朋友那個,就能象徵你們之間的友誼、默契;高興必須瘋狂笑鬧才夠high;慶祝一定要有「轟趴」、酒宴才算數;風行的電視青年歌唱比賽,也得靠眼淚來標示真情指數,還強調台上台下「哭成一團」,大家於是都說,好久好久沒有這麼「感動」的節目了。

 為了申請入學、為了證明自己不凡,時下各式各樣的比賽多如牛毛,參賽者絡繹於途,只要得個什麼獎、小小冒出頭,馬上有人封你什麼「××之光」、「××之神」、「××達人」、「××王子」、「××天后」……,儼然已登峰造極,可以顧盼自雄。

 孩子們知道那些只是「奶油花」嗎?奶油花吃多了,不長血肉也無益筋骨,恐怕只會腦滿腸肥,最後會不會連真正的好蛋糕在哪裡,也看不見、吃不出?

 這個社會上有太多本本份份、扎扎實實的工作者與掌聲無緣,也有太多高深高明的專家,寂寞清貧度過一生。世界真實的面貌和媒體廣告很不一樣,被餵食太多奶油花的孩子,什麼時候才能看清楚?看清楚那時候,是否可能太遲?

 下次兒子再跟我現什麼寶、秀什麼獎時,我想,媽媽該練習表現得戲劇化一點,逗逗孩子開心,無妨嘛!我知道,孩子就是愛看媽媽為他感到驕傲神氣。但是,在確定孩子的筋骨血肉都強壯以前────

 媽媽還是會「很煩地」不時提醒他:小心奶油花!

81 Responses to “小心奶油花”


  1. 1 JC 2007/6/20 at 10:30 下午

    尺度的拿捏很重要吧
    我的成長經驗很少聽到「好話」
    媽媽總認為說好話或讚美我們
    我們小孩子的尾巴會翹起來
    最好是不斷棒喝
    (說真的 聽到皮卡丘被他老爹棒打的樣子 不忍啊 哈 我可是反體罰的支持者)
    否則我們小孩一定會忘了我是誰 唯我獨尊
    結果我們的尾巴真得翹不起來了
    長大後想要翹起來 得花很大的力氣
    要花些力氣才能肯定自己的價值
    我覺得這就是教養困難之處
    過與不及
    尺度拿捏的合宜是個挑戰

  2. 2 dichroicking 2007/6/21 at 8:14 上午

    前幾日到朋友家吃飯,我帶去了一大盒進口櫻桃.女主人高興的洗成一大盤放在客廳桌上.
    另一位也來吃飯的朋友帶來了一對兒女,其中大女兒會讀書(清大三年級)又文靜,一直是人人誇讚喜愛的「不用人操心的好孩子」.
    這位女孩大約是喜愛吃櫻桃,十分「捧場」,一個人一直吃,瞬間吃了三分之二(如果一盒是三磅,她吃了兩磅),她那十分注重且費盡心思教導培育孩子的父母親在一旁喜滋滋地enjoy孩子的滿足快樂.

    如果是皮卡丘小時候這樣,可能又要挨一頓了.(^^)

    報老闆之憂怎地讓我想起此事.

    現在的孩子是「廣告和流行文化(一種重虛尚偽的文化暴力=奶油花)」飼大的.,許多傳統價值在父母補償心理和社會風尚鐘擺效應的圍剿下,就像三皇五帝的遺址般遙遠而飄緲.
    我們這些「極注重孩子教養的父母」其實都只各自勉力地抓住了這些重要傳統價值的一部分中的少少幾項.

    「滅絕師太勞改營」的藝術創作(重技術)理論與我的重感覺理念相反.
    少林寺不見得能讓你習得蓋世神功,但擔水三年絕對可強健体魄和心志.
    至少,在讓孩子知道自己的斤兩方面絕不手軟(^^).

  3. 3 皮卡丘 2007/6/21 at 8:45 上午

    > 雖然媽咪說的沒錯,但我生氣了。
    > 此後,都是同學的爸媽、或爸爸的同事說:
    > 「妳女兒代表學校去參加××比賽拿第一,恭喜、恭喜!」
    > 爸媽才知道我得獎的消息。

    呵呵呵,少爺可真是遺傳到夫人的個性啊!
    ____________________

    前兩天是美國的父親節,來談談當年棒打我的老爹吧..

    我父親是老來得子,生我時已經五十歲了。印象中我父親只有在五歲前牽過我的手,從來沒被他摸摸頭、或是抱抱、或是說過一句「你好乖好棒」之類讚美的話、或是「爸爸愛你」之類甜蜜的話。若說紅姑是古女,那我老爹更像古人(呵呵)。從小我拿獎狀回家,他都是一句「好」,加上抿嘴的一笑,我也從沒聽他在朋友面前誇過我一句。(倒是老來常常當著我的面告誡他朋友「兒子靠不住啊!」,吼~真是不給我面子!)

    我小時候被打是因為他要我們小孩放假在家要背一堆古文,他下班後要驗收,背不出來的話,就得接受一陣毒打。天啊!小學三年級要背古文觀止耶(我還記得當時背的第一篇是李密的陳情表),真悲慘!不過現在全忘光了.. :(

    上了初中繼續被打,因為他要我去參加美加補習班的進階會話班(我小學時,家教已經把國一到高一的英文全教完了),我去了幾次,不喜歡跟一群「社會人士」坐在同一間教室裡互相「談話」,因此密謀翹課。那一陣子,我在夜裡背著書包坐遍台北各線公車,從政大到龍山寺,從外雙溪到中研院,獨自一人好不快活。結果後來不慎「東窗事發」,除了被打到半死,還在祖先牌位面前不知道跪了多久..

    小時了了,真的大未必佳。我現在的英文就「有夠爛」.. :(

    上了大學後(他已七十歲了),他最愛自己一個人在房間密密麻麻寫了一整張紙的人生心得後,把我叫到跟前,開始三四十分鐘的閉門傳授(夫人應該也常幹這種事吧?)。其實,他說的一些原則有其背後的經驗與智慧的,只是當時「我還年輕,心情還不定」,只想快快結束去做我自己喜歡的事情。像是他交代我的擇偶三原則 - 溫柔的個性、善良的心地、寬容的器量 - 我後來就沒聽進去,結果「著相」於聲光色,現在才會有苦頭吃!(嗚嗚..)

    這就是我父親,一個從未讚美或鼓勵我一句好聽的話,而且感覺很有距離感的父親。

    我父親是個朝九晚五,每天還得擠三個小時公車上下班討飯吃的辛苦「公務員」,他晚上固定九點半睡覺,早上四點半起床爬山,每天最大的娛樂就是晚上八點收看三台連續劇,尤其是跟歷史有關的戲。但是我父親多年來看連續劇是不開聲音的.. 只因為要讓家裡小孩唸書..

    有時,父母「無言」的付出,反而會讓小孩長大後記得一輩子的。
    ____________________

    如果一個青春期的孩子能真正理解「自己很平凡」這個道理的話,那恐怕真是轉世活佛或是彌賽亞再世。俗話說:「真金不怕火煉」。我想,對人來說,那「火」就是「時間」。別人我不清楚,我自己是到了三四十歲後才瞭解二十年前的自己有多膚淺。而現在的我,恐怕也要再等二三十年之後才是真正的 Judgement Day。

    所以,夫人您請別太擔心。少爺「不是不知道」,是「時候未到」啦!

  4. 4 瑞紅 2007/6/21 at 11:40 上午

    致 皮卡丘 君
    莫怪喔
    您文筆這麼好!
    有挨揍有背書還是有差的啦

    感謝皮爸爸啊

  5. 5 張韻 2007/6/22 at 6:33 上午

    呵呵 我老媽跟瑞紅姊的媽咪一樣 從小她都沒誇過我

    瑞紅姊的媽咪至少還會說:「嗯。第一名只是一次第一名,不是永遠第一名。」

    要是我老媽這麼說 我一定卯起勁兒還嘴堵得她沒話說

    不管我是作文繪畫還是演講朗讀得獎 老爸總是笑得哈哈哈樂滋滋地叫老媽出來看

    老媽卻瞄了一眼就回房了 連"卯起勁兒還嘴"的機會都不給我

    五年前我在國外做了"家庭重現"的心理還原治療 一場兩個半天 諮詢醫生發現我並不是完全害怕重病的爸爸將離我而去 他發現我更怕的是: “爸爸走後就沒人給我"撐腰"了 老媽一定會更加為難我的…"

    諮詢醫生建議我開門見山問我老媽: “妳為什麼從小不保護我卻為難我?"

    我真的打了越洋電話劈頭直接問老媽…

    老媽在電話那頭幽幽地說: “妳爸已經很寵妳了 我要讓妳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當妳有一天摔倒了 不至於錯愕到自己站不起來…"

    當時我心理還想: “哼~ 不肯承認自己沒做好母親就算了 說得比唱得還好聽…"

    …………………

    那年秋天回台灣渡假 在台北街頭碰到老媽的好朋友韓阿姨 韓阿姨拉著我馬上就想請我吃飯 韓阿姨自顧自地說著: “哎呦~~ 妳老媽最疼妳了~ 跟我們見面的時候 都在說妳 提起妳的事她就能拋下所以煩惱眉開眼笑 妳真是妳媽的寶貝蛋呦~~…"

    當下傻住了 可是一路回家的路上我的眼淚不停地流….

  6. 6 聖伯納 2007/6/22 at 12:40 下午

    >>當下傻住了 可是一路回家的路上我的眼淚不停地流….

    你的眼淚真的和松子知道父親在她離家後
    日記的最後一句話都是"沒有松子訊息"一樣吧

  7. 7 dichroicking 2007/6/22 at 1:34 下午

    █父親….生我時已經五十歲了。
    ———————————

    皮卡丘:
    你連父子歲差都要學我!幾年後可能會像氣球一樣發福….^^

    █他交代我的擇偶三原則 – 溫柔的個性、…….
    ———————————-

    你是在點化,告誡薑湯妹嗎?^^

  8. 8 張韻 2007/6/22 at 6:18 下午

    怎麼這裡的讀友都有差不多的成長背景啊?

    我出生時老爸也52歲了

    我也是聽到京劇就知道爸爸在家...

    難怪我們會在這相遇...^^

    .....................

    聖哥說得是

    小孩年齡不到 經歷不到 體會不到

  9. 9 皮卡丘 2007/6/23 at 7:05 上午

    想起聖犬汪汪設計的問卷調查中的第三題(關於命運)
    我的答案是「操之在己」
    北北的答案是「30%操之在己, 70%在運氣」
    差別應該在於我儘可能避開不碰任何帶有風險或是可能做不到的事情
    (我現在的保守可能遠超過一般人的想像,呵呵~)
    所以老天爺很難左右我的命運(我連這機會都不給他)

    接下來想繼續說的話剛剛發現從前已經說過了..
    請查閱<留言一>與<留言二

    對了,順便透露一下考古學家我背後的「雕蟲小技」..

    我的記憶能力跟紅姑比起來簡直是智能不足相對於愛因斯坦
    我二姐每次說我兒時如何如何
    我的反應都是「有嗎?」
    最近還常常因為活在當下「禪定」太深 ^^
    吃午飯的時候常在想「我早上到底刷牙了沒?」(這是真的!)
    所以我引用的舊連結不是靠記憶去找的
    是 Google 來的
    在關鍵字前加上指定網站的話(範例 - site:redpaper.wordpress.com)
    就可以縮小蒐尋的範圍
    上面所引用的兩個舊連結
    就是這麼來的

    回到正題
    聊這些看來好像離題了
    其實也沒有
    我想說的是
    以我過來人的經驗與理解
    許多看似難解的問題通常答案極其簡單
    問題是一百萬條線索中可能只有一個答案可以真正解決問題
    少數天生非凡的人才有能力找到這個最好的答案
    (如傅利曼確立主導經濟的方向盤 - 貨幣政策;如丁肇中找到 J 粒子)
    對於一般人來說
    do nothing 通常是次好的答案(像紅姑丈對待紅姑,像我目前對待皮卡嫂)
    do everything trying to help/solve/fix the problem 通常會變成「作用力/反作用力」、「諜對諜」等等(像紅姑憂兒子,像我以前對待皮卡嫂)
    我想大家住在同一個屋簷下
    除非神經大條到不行
    否則其他人在想甚麼
    彼此心裡應該都有數

    所以ㄚ,「薑湯女王」張韻
    你娘跟紅姑丈一樣睿智 - do nothing
    每天早上醒來才發現,啊!我女兒張韻還活著!真真歡喜,感謝啊感謝!
    甚麼都不用做
    妳還不是「自己長大」
    現在活得好好的!(哈!)

    巴菲特成功的秘訣與衡量標準之一是 "inactivity"
    (他平日就跟奇美的許文龍先生一樣,閒得很!)
    這裡面可是大有學問哩! :)
    給各位參考!

  10. 10 k 2007/6/23 at 11:50 上午

    呼應皮卡丘想說的"簡單"。

    昨天早上聽廣播98.1財經起床號介紹一本書:簡單的法則-商業思維‧設計創意‧生活美學
    十個法則之中,主持人特別提到的讓我印象深刻,就是"知識使一切變得更簡單"和"有些事物絕不可能簡單"。所以學習判斷是件重要的事。

    以下是從金石堂網路書店的書籍介紹節錄下來的。

    十條法則
    1. 減少(REDUCE) 達到簡單的最簡單方法,就是用心割捨。
    2. 組織(ORGANIZE) 組織能使複雜的系統顯得比較簡單。
    3. 時間(TIME) 節省時間讓人感覺簡單。
    4. 學習(LEARN) 知識使一切變得更簡單。
    5. 差異(DIFFERENCES) 簡單和複雜相輔相成。
    6. 背景(CONTEXT) 簡單的周邊事物絕非無關緊要。
    7. 感情(EMOTION) 感情愈多愈好。
    8. 信任(TRUST) 我們相信簡單。
    9. 失敗(FAILURE) 有些事物絕不可能簡單。
    10. 單一(THE ONE) 簡單是減少明顯的,增加有意義的。

    三個要點
    1. 遠離(AWAY) 只要挪得遠遠的,多就會顯得少。
    2. 開放(OPEN) 開放會簡化複雜。
    3. 能源(POWER)少用會得到更多。

  11. 11 皮卡丘 2007/6/23 at 1:42 下午

    不了」師姐,阿彌陀佛!^^

    讀完「十條法則」與「三個要點」
    我可是頭昏腦脹,這一點不「簡單」哪~ ⊙⊙

    其實我真正要表達的是
    沒有絕對的「把握」不要「出手」
    一直沒有「把握」就一直不要「出手」
    「出手」沒有「效果」的話
    除了可能「內傷」之外
    往後的「出手」更加困難
    所以還不如不「出手」

    如果你堅信對方這麼走下去一定會遇到困難的話
    那就靜觀其變,等待機會
    等到對方「出事」有所「覺悟」後
    甚至乞求你救他一命時
    再順水推舟,棒子與胡蘿蔔齊上(穿插一則笑話 ^^)
    以收教育上事半功倍之效

    因此沒必要的時候也不該「出手」暗助
    因為一「出手」就延緩對方「覺悟」的時機

    如果對方一直不「出事」也不「覺悟」的話
    那可能該「覺悟」的是我們自己
    或許是我們的觀念錯了
    或許是我們太多慮了

    所以結論很「簡單」:不做沒有「效果」的「出手」
    (但是做起來可能一點也不「簡單」!)

    這也是巴菲特投資上兩條金科玉律背後的道理:
    Rule #1: Don't lose money.
    Rule #2: Don't forget Rule #1.

    我是家裡的「戶長」(因為負責「買單」)
    總管我媽、我二姐、兩個姪子、還有皮卡嫂的一切行為
    (前四位人在台灣,必須 remote control)
    如果像紅姑一樣神經纖細的話
    我可能早抓狂了 ^^
    以上只是我自己口袋裡的一些撇步
    到目前為止還蠻管用的啦!(大家都很「」、很「聽話」,嘻嘻)

    不多聊啦!祝大家週末輕鬆又愉快!

  12. 12 張韻 2007/6/23 at 9:50 下午

    多謝"皮不醒"師兄指點迷津 善哉善哉~

    也幸好有"夏不綠"師姊的阿嬤書啦~

    還有眾讀友的睿智

    讓小ㄚ頭省了二十年的光陰 不再在自己的劇本裡瞎轉

    阿彌陀佛 感恩感恩^^

  13. 13 dichroicking 2007/6/24 at 7:09 上午

    █我是家裡的「戶長」(因為負責「買單」) 總管..,..,…的一切行為
    ———————————————————

    最浪漫奔放的靈魂,卻「勇猛的後撤」,自囚自限在顫顫兢兢的謹小慎微籠中.

    只為血濃於水的牽掛,和男子漢的責任.

    了不起!

    「大勇不敢」此之謂矣^^

    (壓抑了10年,20年….之後怎辦?可不要跌宕冶…起來^^)

    ★其實人人都揹著一個叫作「記憶」的巨大牢籠.
    牢籠越厚重「資深」,卸除時「看到自己」就越明白澄徹.年輕人先別忙著「了悟」,再多揹20年吧^^

  14. 14 皮卡丘 2007/6/24 at 3:52 下午

    > 最浪漫奔放的靈魂,卻「勇猛的後撤」,自囚自限在顫顫兢兢的謹小慎微籠中

    別鬧了北北
    鼓動我的靈魂恣意地浪漫奔放
    您想幫我拍<令人討厭的皮卡丘的一生>嗎?^^

    如果統計直報留言板上個人留言總字數的話
    我應該可以排進前三名吧?
    在虛擬世界中我可「奔放」得很呢!(呵呵)

  15. 15 皮卡丘 2007/6/25 at 7:06 上午

    以下這段是回應 Xletter 《最深的愛有最長的等待》一文
    (貼在直報這裡只是因為後續或許會提及一些私人的成長經驗)

    親愛的報老闆ㄚ:

    老實說,小人兒有沒有說過「我以後才不要像妳這樣哩!」這類的話?
    您希望「小人兒幸福歡樂」
    如果自己做不到在任何情況下活得「幸福歡樂」的話
    (不是像現在這般「憂心忡忡」、「牽腸掛肚」)
    小人兒怎麼可能向您學習呢?
    「身教」大於「言教」呀
    您這「媽媽基測」恐怕不及格喔!^^

    這倒也不是說只顧自己玩耍,不管小人兒死活
    也不是建議您以「最深的愛」支撐「最長的苦苦等待」(又在折磨自己了)
    收服「孫悟空」得靠「如來佛」
    「孫悟空」再怎麼翻筋斗
    永遠翻不出「如來佛」的五指山
    一切一切都在「如來佛」的盤算與掌握之中
    「如來佛」只是坐在那裡,面露微笑,如如不動,穩如泰山

    老實說,看過「親子習題」及「媽媽經」
    我覺得您比較像「豬八戒」(不是說長得像喔 ^^)
    有時耳朵還被「孫悟空」揪著跑,唉呀~

    做「如來佛」很難
    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
    別人我不敢講
    但您是「夏瑞紅」耶
    當年「鋼鐵瑞紅」的意志力跑到哪裡去了?
    (還真有家公司叫「瑞紅鋼鐵」⊙⊙,呵呵)
    而且我心中的「如來佛」 - 巴菲特的生日是 8 月 30 日
    巴菲特做得到,您一定也做得到!(只是欠栽培啦 ^^)

    「如來佛」外表看似如如不動
    心中智慧的陀螺轉得可急哩!
    巴菲特說的 inactivity 是指外在的行為
    內在的思考與評量可是十分地 active
    (所以說,您哪有空閒「等待」?您應該忙得很咧!)

    「如來佛」的功力就是要清楚準確地評估所有事件的因果與未來發展
    「料事如神」下「孫悟空」怎能不在跟前拜服?
    甚至崇拜妳,景仰妳,視妳為「智慧的化身」,「真理的代言人」?
    (咦?我被北北附身了嗎?^^)

    您提到小人兒將來會不會變成..
    「脾氣爆烈」
    「雞鳴狗盜之輩」
    「驕傲跋扈、不知天高地厚的膨風井蛙」
    「奢侈虛榮、追逐時尚的繡花枕頭」
    恐怕您目前的「功力」與「如來佛」的「料事如神」還有一段距離 :(

    您自己也提到「綜觀全局
    許多事情看不清楚的原因通常是「您站得太近了」
    將時間(思考的年限範圍)與空間(退後兩步站遠一點)兩個軸拉大一些來看
    許多混沌不明的疑問自然會豁然明朗
    (這點老北北是箇中翹楚,而且還能「三言兩語」就「四兩撥千斤」地點中要害,哪像我只會講些臭臭的「長篇大論」^^)

    如果「孫悟空」的每一步都被您算得好好的
    化「主動」為「被動」
    按兵不動, be patient
    早晚「孫悟空」會求見請示「如來佛」的
    這樣您才會看見「最後的勝利」^^

  16. 16 九印一章 2007/6/26 at 12:40 上午

    沒別的意思
    不過我看到皮卡丘先生這一篇裡頭用了好幾次「掌握」的意象
    不免心生疑惑
    可能我太忙許久沒上來所以漏看了什麼
    可是「做父母親」的這個議題
    什麼時候轉變成了「掌握」的議題?
    或者什麼時候變成可以被「掌握」這個議題所涵攝?
    這樣轉變也許也不錯
    只不過讓我有點不安就是

  17. 17 夏明 2007/6/26 at 1:10 上午

    「掌握」? 哈哈!
    還在紙上談兵階段的如皮卡丘先生,「做父母親」可能是「掌握」的議題!
    我們已經進入「被掌握」的階段! 升級啦! 啦啦啦!
    的功課是努力學習不「被掌握」! 天天叫著"honey" “sweet heart" “cutie pie",心中默念"小心奶油花"! “小心奶油花"!

  18. 18 皮卡丘 2007/6/26 at 5:27 上午

    啊!「不嗔」師兄來了!您好您好!
    我得收起嘻皮笑臉的模樣
    好好說明一下

    先講兩個例子
    第一個例子是皮卡嫂
    皮卡嫂是一個凡事愛「唱反調」的人(背後成因跟家庭有關,暫且跳過)
    換言之,我整天跟一個「青春期」的大孩子相處
    有沒有吵架?當然有!而且還常常!不過那是過去的事了
    後來我覺得跟她「分析事理」這招「預防她跌倒」的工作沒有效果
    (因為她一路「唱反調」,反而最後兩人吵起來)
    所以我後來凡事只簡單點一下未來發展的「結果」
    (當然要有十足的把握才能說,而且不是「妳等著看」那般的風涼話)
    一兩年下來(我想是「好奇心」驅使吧)
    她從「不愛聽我講話」慢慢地轉變成「先跑來問我的意見」

    第二個例子是我大姪子(二姐的)
    我二姐離婚後,我一直當他們是我的小孩
    (當然比不上各位那般骨肉親)
    他不愛讀書,在學校成績是倒數的(不是全班,是全校)
    但是我在越洋電話裡只問我二姐「他有沒有學壞?」
    (他從小一直很乖,所以我特別疼)
    我二姐說「沒有」
    我說「那沒事了」
    我不是不希望他把書讀好
    而是我在等他自己「覺醒」
    因為我相信(也有把握這麼說)沒有幾個人喜歡活在 bottom 之中
    早晚他會自己來跟我開口「舅舅,我受不了了,我過去錯了,從現在起,我要好好唸書。」
    今年他小學畢業,眼看其他要好的同學都去甄選好的私立中學
    我二姐想省錢,不讓他去參加甄選
    所以在外婆的暗示下,他打電話給我
    我告訴他「你現在真想唸書的話,只要你甄選得上,就去選。」
    (私立中學應該不收「全校倒數」的吧?)

    說「算計」也行,說「掌握」也好
    我自己能做的只是清楚地瞭解「感冒」的過程是
    「頭痛發燒,然後會四肢無力,然後會喉嚨痛,然後會咳嗽..」
    看著小孩的反應與表現,知道他現在在哪一階段就可以了
    等到所有的症狀一步步都出現過後,病也就好了

    回過頭來看報老闆的擔心
    我有把握說的是
    「驕傲」之後通常不是「失敗挫折」就是「二十年後回首時的慚愧」
    接下來才會得到「一輩子的謙虛謹慎」
    報老闆「很煩地不時提醒」的心情是不忍見到小人兒跌倒受傷
    我「不必多說也不必擔心」的想法是
    「想摸熱水壺就讓他摸一下
    摸過之後他一輩子會記得那是燙的」

    在經歷過一些「大事」之後
    我傾向於相信..
    「會發生的事情早晚都會發生」
    想「預防」或「制止」的作為,通常沒有效果(除非真是高人)
    而且還可能造成本來的「小事」變成「大事」
    (這些以後有機會再來閒聊吧)

    但是請記得
    我不是說「無作為」地「坐以待斃」
    我只是說「不做沒有把握(效果)的事情」
    而且「一切的過程都在自己的掌握(預測)之中」
    沒什麼好去擔心的

  19. 19 dichroicking 2007/6/26 at 8:52 上午

    皮卡丘:

    你..你..你…..,你不是人!

    你是神^^

    可是為何九印不安,你才把好料端出來?

    等比比長大,我要慫恿他拍<令人討厭的皮卡丘的一生>^^

  20. 20 九印一章 2007/6/26 at 12:50 下午

    謝謝皮卡丘先生的說明
    尤其感謝您提供兩則有意思的生命故事

    我得承認
    我向來對有自信說「掌握」的人都是很畏懼的
    因為我連自己都很難「掌握」
    遑論「掌握」別人
    或者建議別人如何「掌握」這「掌握」那
    我的畏懼來自我不明白這些可以用來「掌握」這「掌握」那的原則
    究竟是基於多大的取樣多少的經驗整理出來的
    其中多少是「相信」而非「真實」
    其中多少是誤將「相信」當「真實」
    甚至偏將「相信」看成「真實」

    以簡御繁是我更畏懼的功力
    您用感冒來做比方讓我想起多年前朋友們之間的一場爭辯
    當時的爭辯若移用感冒這個比方來說的話
    問題的核心是
    我們怎麼知道頭痛發燒就是感冒而不是其他的病呢
    如果不知道又怎樣好整以暇地相信「等到所有的症狀一步步都出現過後,病也就好了」呢
    又如果一個人感冒只有頭痛發燒咳嗽卻沒有流鼻水然後就生龍活虎起來了
    那麼我們是要判斷這人已經病好了
    還是要判斷這人將會有流鼻水的症狀出現呢

    這樣的問題不是不必要的擔心所引發的
    而是我相信世上沒有那麼些簡單的原則可以用以「掌握」這「掌握」那所致
    也是我相信世上有很多事情無論是起始或是終點或是過程都與「掌握」這個議題無關

    這當然是我的相信
    而未必是真實……

  21. 21 皮卡丘 2007/6/26 at 3:01 下午

    北北:

    當年白冰冰女士控訴謝長廷先生的電視廣告該不會是您在幕後操刀吧?語氣很像喔! ^^
    ____________________

    九印兄:

    不客氣!不客氣!

    您「舉一反三」、「化簡為繁」的「功力」很不錯(開個小玩笑)
    我的頭腦「簡單」,所以必須把問題再調整「簡單」一點 ^^

    Q: 是「相信」還是「真實」?
    A: 惟有「實證」(別忘了我是傅利曼芝加哥學派「挑戰失敗後的信徒」^^)

    Q: 以簡御繁?
    A: 或許別人看到的問題是 x 的 100 次方(x 自乘 100 次)
    我看到的問題是微分兩次後的 100
    人生如何微積分是「皮卡丘密碼」^^
    誰找到「聖杯」誰就可以「掌握」全世界(嘻嘻)

    Q: 我們怎麼知道頭痛發燒就是感冒而不是其他的病呢?
    A: 一個人在鳥不生蛋的鄉間小路興致勃勃地開著法拉利
    我確定他喜歡法拉利
    一個人在忠孝東路四段興致勃勃地開著法拉利
    到了鳥不生蛋的鄉間小路就開得十分意興闌珊
    我確定他喜歡的不是法拉利

    麥擱問啦!
    我吃飽太閒,擾動一池春水
    小的知錯了!
    報老闆~救命ㄚ~~

  22. 22 瑞紅 2007/6/26 at 6:13 下午

    皮卡丘說:報老闆~救命ㄚ~~

    哈哈哈
    我知道一個「幸福歡樂」的人喊救命只是開玩笑而已
    越聰明的人越難救
    報老闆束手無策只能幫您祈禱
    祈禱您遇到而且認出您的「金剛上師」
    等「金剛上師」一步步逼您到
    左右沒得轉圜、進退沒得商量的赤裸裸的生死關頭
    那時您就會真的喊救命
    然後也才可能真的得救

    Ps.留心!「金剛上師」化身千萬,可不一定都現「兒女相」喔!(嘻)

  23. 23 皮卡丘 2007/6/26 at 6:29 下午

    喂喂喂,報老闆您很壞心ㄝ~
    祈禱「金剛上師」來「修理」我
    真是氣死我啦~

    其實我不是「天不怕,地不怕」滴
    我心裡有數已經認出我的「金剛上師」是誰
    我第一怕「病」
    因為一「病」就等於「電腦當機」
    我的苦日子就來了
    (我完全不是甚麼「了悟」之輩
    「幸福歡樂」只是不斷靠頭腦去解決一些生活小問題在硬撐罷了)

    我第二怕「死」,真的「怕死了」!
    李元松居士都過不去了
    我很有「自知之明」 :(

    該去瞇瞇了~
    (最近皮卡嫂懷疑我沒事的時候都在幹嘛 ^^
    所以該去賺點錢來孝敬這條「金牛」
    這樣她就不會再多問我的事了,呵呵)

  24. 24 JC 2007/6/26 at 11:55 下午

    呵呵 怎麼我覺得皮卡丘蠻像孫悟空的 是否就改為皮悟空
    尤其孫悟空也保有小孩的性情 跟您的理想自我圖像不相違喔

    又 怕死的不是只有你啦 為數不少
    我也很怕死 怕所愛的人死
    但我發現越去瞭解死亡 接受死亡的必然
    — 遲早都得死 但看怎麼死
    理解人是向死亡的存有
    反而有從谷底回升 向上的作用
    死就不再可怕與忌諱 至少 對我來講

  25. 25 皮卡丘 2007/6/27 at 9:06 上午

    恕我再分享一點「人生是否操之在己」的想法。(因為今天看了一篇好文)

    我以前在大學裡教過兩學期的機率。曾經幾次腦中閃過一個問題 - 機率(或者說不確定性)是否真正的「存在」?

    想像丟一個銅板,如果我們精確測量銅板的重量、銅板離手時的高度、手指施力的大小與方向,再加上地心引力、空氣阻力等所有外在參數,理論上可以計算出銅板接觸地面的撞擊點與翻轉的方向,最後可以計算得知到底是拾圓朝上?還是大頭朝上?如此看來機率是「不存在」的,是不是?

    為什麼會再度想起這個問題呢?前幾天老北北說人生「30%操之在己, 70%在運氣」,昨天九印說「自己都很難『掌握』」。我一直以來也接受「人生無常」的說法,而我的對應之道也一直朝著「接受它,不多想過去,不妄想未來,傾全力專注於當下」的方向努力地活著。但是但是,如果機率是「不存在」的話(換句話說「無常」是不存在的),存在的是「複雜」,而且複雜到我們無法計算而誤以為是「不確定」或「無常」,那麼就有了一個清楚的方向可以減輕「無常」在人生當中的出現頻率與影響,而不再是只能默默承受與彼此相擁膚慰人生的無奈。

    這個答案很重要,而且是極端的重要!如果說「修行」是為了人生離苦得樂,而人生之苦多來自於「無常」捉弄的話,關於「無常」的本質這個答案有可能會決定「修行」是不是一種空虛妄想、浪費時間的行為,或者說是不是能夠帶給人平安喜樂、安渡人生的一條可行之路?如果說「無常」不存在,存在的是「複雜」,那麼減輕「複雜」對人生的影響是做得到的,那就是「減輕複雜」,就是「簡化」。(我非指簡化「問題」,「問題」的因果來由是不能簡化的;我說的是簡化「結構」,以減少「問題」。)

    學過 Computer Science 的人應該都瞭解 scalability 這個設計重點是很重要也很困難的。為什麼?因為當一個系統的 dimension(或者說 capacity)以線性增加時,complexity 通常是以等比的速率快速增加,這也是為什麼 Microsoft Windows 每回更新之後,功能增加一點點,但是新的問題卻增加一大堆。

    回到原來的問題 - 機率(或無常)到底存不存在? Is the universe deterministic or probabilistic?

    這個問題讓我想起物理界的祖師爺愛因斯坦。我知道他是支持 determinism 的,他也說過 "God does not play dice with the universe." 這句名言。我想繼續瞭解愛因斯坦的看法,所以 Google 了一下,意外地看到了史蒂芬霍金對這個問題的來龍去脈與目前發展有一番更詳細的介紹 - "Does God Play Dice?" 從文中我瞭解到,原來將近兩百年前法國科學家拉普拉斯就跟我有同樣的懷疑!我們知道宇宙是由粒子所組成的(包括人),拉普拉斯是這麼說的:「如果我們知道某一時間點每個粒子的位置與移動速度的話,我們可以計算得知它們在任何時間的行為,包含過去與未來。」換句話說,暗示著1930 年代才出現的機率理論是完全無意義的,而且能夠解答「某一時間點每個粒子的位置與移動速度」這個問題的話,我們就可以藉由推算來還原過去與看見未來。

    當然拉普拉斯的想法後來逐步被否定,由於接下來的故事內容比較偏物理一點,所以有興趣的朋友就請直接去看史蒂芬霍金的演講稿,我就不再翻譯了。

    直接跳到結論 - Is the universe deterministic or probabilistic? 答案是.. 還不確定!所以目前還是分成兩大陣營。但是知道愛因斯坦跟我同一國,我還是暗自小小竊喜(嘻嘻)。不過,由於距離真相大白仍遙不可期,而且也沒有一套具體有系統的答案,in the mean time,我可以分享的是一點我自己長期以來的活命之道:

    人生來去匆匆,有得必有失
    生不帶來,死不帶去
    每個選擇都有歡樂,也伴隨著痛苦
    我可以「掌握」(選擇)的是
    在可以承受的痛苦範圍中
    去享受人生最大的歡樂
    (這也是為什麼我說一般人大概難以想像我有多保守)

    不好意思,這段留言又臭又長。今天覺得學到不少東西,寫這些只是自己的咀嚼整理。而我沒有打算寫部落格,只覺得一部份想法或許可以跟直報的朋友分享,所以貼在這裡 -- 一點來自非人文領域沒什麼靈氣的不同觀點。

  26. 26 聖伯納 2007/6/27 at 12:40 下午

    呵呵~~

    何只「金剛上師」化身千萬「眾生相」
    孫悟空亦復東躲西藏「不同相」
    業力亦復如是

    即"真心認出"「金剛上師」
    便該臣服
    何來"留心"
    八成左右想"轉圜"、進退想"商量"

    ^^

  27. 27 老侯 2007/6/27 at 1:28 下午

    呵呵,皮兄的疑問,小弟也琢磨過。

    事實上,我本來是學哲學的,後來改學經濟,原因除了哲學這條路實在不好走之外,主因就是Heisenberg的Uncertainty Principle所傳遞的訊息,也就是三度空間的必然與不必然的規則或模式,加上了「時間」這個元素,有可能通通瓦解。

    簡單地說,Uncertainty Principle認為單一粒子的位置和速度不能同時被確立,所以未來不能被精準的計算,但卻能以機率預測,其中,速度的不確定性就是時間的相對性所導致的,黑洞就是一個極端的例子。

    有意思的是,Heisenberg的老師Bohr,因為提出的Correspondence Principle與愛因斯坦在量子理論的觀念上相異,曾有長達多年著名的Bohr-Einstein Debate,直到愛因斯坦逝世而止,其爭論的核心,就是時間和能量的交互效應,其延伸也就是deterministic vs. probabilistic,經濟學中古典理論均衡法與實證法的二元性比較,也深受該Debate的影響,然而,後期Uncertainty Principle的演進,卻建構于愛因斯坦相對論中對時間的理論基礎,相信是Bohr和愛因斯坦都始料未及的。

    西方科學較重演驛法,東方思想較重歸納法,最明顯的例子或許是西醫與中醫的發展方式,另一個例子則是哲學,尤其在面對「人的存在」這個看似Micro卻又Macro的議題時,東與西的交會,不就是另一層次的deterministic vs. probabilistic?而「How the universe function?」不就是「人的存在」這個問題的反射?

    當初我就是在一連串類似的疑問中,接觸了「相對的時間」對於空間的重整力(或破壞力)之關鍵地位的意涵,淺悟到(或許是謬悟)「大千世界,無始無終」的概念,深覺非得找個介於純理性和純感性的學門來學,走上了經濟學的路(以量化的方法,試看人的行為)。

    多年下來,一連串的疑問只有更多更複雜,或許將來退休後,又會走回哲學的老路吧?

    至於世間是否「無常」?我相信凡事有因有果(或許是另一謬悟),因此「大千世界,無始無終,然有規有常」,只不過以人類目前的智能而言,不能一窺究竟,但千年下來,人多少累積了些許智慧,小窺了不少常規,能依之掌握的,全力以赴,不能者,坦然以對吧。

  28. 28 皮卡丘 2007/6/27 at 2:56 下午

    微臣「皮卡丘」參見「老侯」^^
    想不到把您的「潛水艇」給釣出來了, 呵呵

    每回在這裡讀到您的留言總有「他鄉」遇「故知」的感覺 ^^
    (Mathematics, Time Series, Economics, Physics.. 不過我少了 Philosophy)
    而且都愛看【紅牌直報】
    不同的是您比較安靜, 我比較聒噪
    恕我不延續「專業」部份的討論
    不過送您一個「心照不宣」的會心一笑 ^_____^

    這些研究的答案將可能解開人生是否為「宿命」的疑問
    真是神秘又有趣
    不過我今天有種下意識
    裡面似乎存在著矛盾
    這可能會是一個「永遠解不開的問題」
    現在腦子裡線索很亂, 說不上來, 得休息一下再來整理
    將來證明它「解不開」的話, 不知道可不可以拿諾貝爾獎? ^^
    (雙魚的妄想症又來了)

    將這些微妙的理論與人生來作對比很有意思
    有種「殊途同歸」與「所有線索均指向同一個答案」的隱約感覺 (可能也是我的「謬悟」)
    您相信凡事有因有果
    那跟我與愛因斯坦是同一國的 (Welcome to our group!)
    我前面提到懷疑「不存在」的「無常」是狹義的定義
    指的是 something happened without a cause
    或說 randomness in a true sense
    就是俗話說的「倒楣」、「運氣不好」

    就聊到這裡了.. ^^

  29. 29 老侯 2007/6/27 at 5:00 下午

    哈哈,皮兄好像不睡覺的,難怪皮卡嫂日久生疑!

    要能證明一個「永遠無解的問題」,不容易
    話說正正得正,負負也得正
    但正負得負,負正也得負
    所以要證明老侯上星期沒殺人,比去證明老侯上星期殺了人,要難得多
    就像「無始無終」的概念,總讓人琢磨再三
    將來皮兄菩提樹下悟出證法後,望不吝告之,公佈于【紅牌直報】
    小弟再提報諾貝爾獎委員會

    萬理同宗,我是相信的
    重點是那「宗」的概念,我們還離的太遠

    談到怕「死」,說來慚愧
    曾有一段時間,我都在為死亡做準備
    別誤會我曾有輕生的念頭
    我的意思是為我未來面對死亡的那一刻做準備
    與你不同的是,我相信輪迴
    我相信死亡是每一個識體經歷無數次的過程
    是一個期中考,是用以檢驗能否進階的過程
    更明確地說,我怕的不是死
    而是期中考不及格
    所以我的準備工作,就像台灣填鴨教育的成品
    — 為考試而考試:
    我蒐集瀕死經驗的文獻
    研讀藏傳佛教有關中陰的經綸
    透過靈修看七慾世界(就是模擬考啦)
    為求在臨死的一刻能心定光明

    然我知道我錯了
    期中考不及格不足為懼,大不了重修
    因為小技巧及格升級後的考驗只怕更讓人惶恐
    所以我現在越來越不怕死
    雖離百分之百不怕死還有很長一段距離
    但只要每天比前一天更篤定,就能睡個好覺了

  30. 30 皮卡丘 2007/6/27 at 6:19 下午

    我還真的還沒睡覺咧,呵呵

    因為在打造一個個人化電腦工作平台
    目前一週七天,每天至少 12 個小時掛在電腦前
    累了就會像幽靈一樣飄過來逛逛聊聊(嘻嘻)
    剛剛記帳記到我頭昏腦脹,媽呀~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
    老侯兄點出「證偽理論」的艱難,真是內行人
    我是二十幾年前還是高中小毛頭時無意中聽到李國偉先生(當時中研院數學所副所長)的演講才知道這行學問這麼難!

    我在想如果無法「不怕死」的話
    有沒有辦法「忘了」這回事呢?
    直到死掉前一秒鐘才想起來
    然後嚇了一大跳之後過一秒鐘就死了
    我想這樣也不錯 ^^
    克里希納穆提沒讀過微積分也能知道喜怒哀樂的感覺是「時間差」所造成
    我真是佩服佩服
    不知恐懼是不是也是「時間差」在作祟?(好像是哦)

    這裡夜深了,不胡言亂語了,晚安!^^

  31. 31 聖伯納 2007/6/27 at 9:27 下午

    恐懼的確是「時間差」在作祟
    但重點不是在「時間差」
    重點在"不清楚"
    因為對下一秒的"不清楚"
    而產生恐懼

  32. 32 dichroicking 2007/6/28 at 4:04 上午

    ★【令人討厭的皮卡丘的一餐】

    經過微分精密計算的維他命丸七粒,
    蛋白質營養膠囊三丸,
    高纖海草餅一片,
    700cc礦泉水一瓶.

    ★【令人討厭的聖伯納的一餐】

    「看自己」空氣一團,
    「覺知」空氣一坨,
    「清楚」透明空膠囊7粒
    吹滿氣的透明大氣球一只,

    ★【令人討厭的老北北的一餐】

    入口即化紅燒蹄膀一碟,
    奶油蒜泥清蒸活明蝦三隻,
    香噴噴客家小炒一盤,
    義大利海鮮焗烤千層麵一盅,
    時鮮蔬菜百菇湯一碗,
    四色鮮果(玉井芒果,關廟鳳梨,綠荷苞,西北櫻桃),

    嘿嘿嘿…..^^

  33. 33 皮卡丘 2007/6/28 at 5:23 上午

    哈哈哈哈哈
    【皮卡丘的一餐】形容得真好
    我不是不喜歡 Mercedes S-Class
    那坐起來像豪華遊覽車般的平穩舒適還真是件不凡的藝術品

    但是每次開出去之後..
    心理不平衡的看你不爽故意靠過來彆你
    巷子裡小鱉三看你不爽故意拿鑰匙刮你
    路邊的警察看你不爽故意吹哨子攔你
    連賣菜的小販也看你不爽故意抬價錢坑你
    (例外:拜金女看你很爽想盡辦法巴結你,不過也是衰事)
    你敢一個人開去治安不好的地區嗎?
    你敢一個人開去人煙稀少的郊外嗎?

    唉呀,算了算了,我還是開 Toyota Camry 就好了
    (註:Toyota Camry 在美國是相當平民化的一般家庭用車)

  34. 34 聖伯納 2007/6/28 at 5:32 上午

    呵~
    不錯!不錯!
    好個「證偽理論」的一餐
    不過得「清楚」這些胆固醇挺高的

    謝謝
    你的好心兒
    要不要一起來個斷食七天呢
    「覺知」一下「自己」的大氣球怎運作

    保重身體

    ^^

  35. 35 CHL 2007/6/28 at 11:08 上午

    皮卡丘 says in Response 25:
    “…… 機率(或無常)到底存不存在?
    Is the universe deterministic or probabilistic? …… ."

    老侯 says in Response 27:
    “……「How the universe function?」不就是「人的存在」
    這個問題的反射 ….. ."

    These are indeed among the biggest guiding questions that have
    driven mankind forward. Honestly, I am very surprised to see
    such issues being brought out in this blog.

    A few remarks follow, which are only meant to be cultural, light,
    and nontechnical supplement to Response 25 by 皮卡丘 and
    Response 27 by 老侯. (Some of the years come out from my
    memory without re-check; readers should correct them by
    themselves. Special terminologies are put in `…’.)

    (1) Throughout the development of physics, two themes have been
    served as universal guiding principles:

    . unification of seemingly different quantities/phenomena/
    interactions;

    . seeking a simple principle/rule that governs the dynamics
    of these quantities/phenomena/interactions.

    In particular, Einstein unified the notion of space and of time
    into the `Minkowski space-time’ in his theory special relativity
    in 1905 and a decade later identified the gravitational
    interaction as the curvature of the `Lorentzian geometry’
    underlying a general space-time in 1914. This is precisely
    the content of `Einstein’s equations’ in general relativity
    said in plain words.

    It actually took a while for the physical community to completely
    accept his theory and there were a few competing theories of
    gravities that were constructed in the first half of last century.
    It is through works of several teams, including John Wheeler,
    Roger Penrose, and Stephen Hawking, that finally made
    Einstein’s work a standard theory of gravity.

    (2) Despite such an extraordinary mind that made such a
    revolution to the understanding of space-time, whose shock
    wave can even be felt by a layman, in retrospect, he had
    a blind spot that prevent him from making further progress:
    He did not believe quantum mechanics!

    Of course, he did not believe it with good reasons, (e.g.
    Response 27 by 老侯). Again and again he cook up
    gedanken(=thought) experiments, trying to overthrow
    quantum mechanics. Amazingly, instead of being overthrown,
    the subtleties of quantum mechanics are indeed manifested
    by Einstein and the resolution to Einstein’s challenge turned
    out making quantum mechanics even more solid.

    Now, both general relativity and quantum mechanics are
    mathematically solid. In quantum mechanics, two central
    mathematical objects are

    (a) the Schr\"{o}dinger equation that governs
    the dynamics of `wave-functions’
    (cf. `probability amplitude’ of a particle
    moving in a space) and

    (b) basic representation theory for the notions of
    `state’ (of a particle) and `observable’ (that
    represents a `measurement’, i.e. “trying to make
    an observation on a system").

    It is the interpretation of (essentially purely mathematical
    results of) quantum mechanics that Einstein cannot accept.

    I particularly brought out Ingredient (b) in quantum mechanics
    because it says that the notion of “observing" and “being observed"
    are built-in in the language of quantum mechanics. Later this
    will have an influence to what we mean by
    a `space-time’ we live in, cf. Item (5) below.

    (2) While Einstein continued his path on seeking

    [Einstein’s dream]:
    a `unified field theory’ that is meant to geometrize
    all the interactions in nature

    (in his Princeton years till his passing away in the middle
    of last century without success),
    quantum mechanics underwent several transitions, which
    unfortunately were all completely ignored by Einstein:

    . Attempting to unify quantum mechanics and
    special relativity gave birth to `quantum field theory’,
    whose special case `Yang-Mills theories’ (or called
    `gauge field theory’) gradually became the standard
    language for high energy particle physics(, whose goal
    is to understand particles and their interaction in nature).

    Later Richard Feynman in the mid last century at Princeton
    gave a `path-integral’ interpretation of quantum mechanics
    and quantum field theory, which re-wrote quantum field theory
    and in a sense, “geometrized" quantum field theory. Though,
    not yet accessible by rigorous mathematics, results from
    quantum field theory by a set of perturbative computation rules
    (cf. `regularizations’ and `renormalizations’) did match with
    the scattering experiments in the lab.
    In this way, the basic framework of quantum field theory
    is experimentally justified.

    (3) With such a success to unify special relativity and quantum
    mechanics, a natural next step is to unify general relativity and
    quantum mechanics. Unfortunately, things do not hold together
    this time. Various attempts (including works of Prof. Hawking)
    to construct a theory quantum gravity led only to incomplete
    theories.

    It is this that `superstring theory’ steps in and is the best candidate
    to give a quantum theory of gravities. Among many features/
    statements since its start in 1971, it says in particularly that:

    (a) our space-time is 10-dimensional as a result
    of the vanishing of a quantum anomaly;

    (b) all fields and their interactions (including gravity)
    on the space-time come from string vibrations.

    The reason I bring these two points to the front is that:

    . Statement (a) is a quantum result; in other words,
    even to understand the seemingly classical quantity
    — i.e. the dimension of our space-time —
    requires quantum mechanics;

    . Statement (b) together with a procedure called
    `Kaluza-Klein mechanism’ that compactifies
    the 10-dimensional space-time to our 4-dimensional
    space-time in the large scale realizes the Einstein’s dream
    (cf. Item (2)) via `geometric engineering’.

    (4) There are two kinds of strings:

    `open strings’ (cf. an interval) and
    `closed strings’ (cf. a closed loop).

    The end-points of an open string has to stay on a locus
    in the space-time. This locus is called a `D-brane’.
    They are themselves objects of various dimensions and
    can move around in the space-time.

    Two and a half decades since its start, an important
    revolution in superstring theory occurred by a work of
    Prof. Joe Polchinski (U.C. Santa Barbara) in 1995 that
    identifies the role of D-brane in superstring theory.
    This understanding re-wrote superstring theory completely.
    In particular, superstring theory is not a theory that just
    includes strings; it actually also include other dynamical object
    (i.e. these branes) of various dimensions.

    (5) What does this have to do with our understanding of
    space-time?

    (5.1)
    Recall Item (1), particularly, Item (b) therein.
    There it says that too “see" the space-time, we have to
    send a probe in it and see what information we obtain
    from the probe.
    The nature of a “space-time" revealed to a simple
    point-probe is actually very different its nature
    revealed to a D-brane probe.
    This leads to a guiding question in the frontier:

    Q. Is the notion of a space-time an absolute concept
    or indeed it is a “derived" concept?

    (5.2)
    In 1999, Prof. Lisa Randall (Harvard) and
    Prof. Raman Sundrun (Boston) conceived another use
    of branes in string theory and provided a mechanism that,
    for the first time, gives a reason why gravitational interactions
    is so weak in comparison with other three fundamental
    interactions in nature.

    None of these important results in the frontier are possible
    without quantum mechanics!

    (6) Incidentally, I hope this very incomplete supplement to
    Response 25 and Response 27 gives readers (including advanced
    high school kids with a strong science orientation) a motivation
    to the following books for general readers:

    [Gr1] Brian Greene,
    “The elegant universe", Vintage Books, 1999.

    [Gr2] ——-,
    “The fabrics of the cosmos", Vintage Books, 2005.

    [Ra] Lisa Randall,
    “Warped passages – Unraveling the mysteries of
    the universe’s hidden dimensions",
    Harper, 2006.

    Remark 1.
    These books cannot replace the technical research works
    behind them; however, I do hope they provide a glimpse
    at what are in the mind of people at the frontier about
    our universe.

    Remark 2.
    The foundation of these works are `quantum field theory’
    and `supersymmetries’, which usually take a very diligent
    student two years’ extremely hard work to learn/master.

    ( Cf. Words of Eugen Herrigei, as quoted by 夏瑞紅
    in her self-response in 優人劉若瑀辦表演藝術班
    in blog: Xletter:
    …………………………
    學生勤勉地貫徹老師的想法, 彷彿自己沒有更高的抱負.
    他近乎愚鈍地在責任下低頭努力; 經過若干年 才發現
    他所熟練的技巧已經不再對他產生壓迫反而使他得到解脫
    …………………………. )

    The only book I know of that might be readable for readers
    familiar only with calculus and linear algebra (without
    assuming the quantum field theory or supersymmetry
    background) is the following book from a course for
    undergraduate at MIT:

    [Zw] Barton Zwiebach,
    “A first course in string theory",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4.

    (7) The above are themes from physics, What do they have to
    do with Ms. Hsia’s blog on humanities and self-improvement
    even if 皮卡丘 and 老侯 did not happen to address such a deep
    (and as yet unanswerable) question?

    YES, there are connections:
    Before such a gigantic theme – almost like attempting to read
    God’s mind and His construction -, I cannot help but have
    a strong sense of humbleness. It also reminds me of words from
    a respectable teacher Mr. K.-D.L. of mine,
    “The species in this earth are extremely lonely in
    the whole universe; there are no reason that we should
    break its balance and harmony; nor are there reasons
    we shouldn’t help each other",
    (despite the fact that it is not always easy to put his words
    into practice).

    Aren’t these words what the humanities mean to teach us
    as well?

    —————————————————
    My apology for such unintended tedious supplement.
    Let me resume work.
    Best regards to all. — Sincerely, CHL.

  36. 36 皮卡丘 2007/6/28 at 1:10 下午

    嗨,CHL 先生:(如果沒猜錯的話)

    我細讀了您的補充介紹,謝謝!我的感想是 - 差一點拿到諾貝爾獎的人,應該有不少躺在精神病院裡吧(呵呵)。也是一樣,恕我不在此延續與物理研究相關的討論。雖然「吟詩賦詞」我們比不上他(她)們,但是聊到高階科學.. ㄟ.. 不要太為難人家..(同意的讀友請在電腦螢幕前點點頭 ^^)。所以我也送您一個「心照不宣」的「會心一笑」就好! ^_____^

    雖然「理論物理」我的所知有限,不過我懷疑這些「理論」其中有很大的疑問..

    撇開「理論物理」不談,許多學問喜歡用「模型」來解釋觀察到的種種現象(歸納法)。如果一個「模型」可以解釋目前可觀察到的所有現象的話,大家就「暫且」相信是這麼一回事。如果有新的現象是「既有模型」無法解釋的話,就會有人開始找「OK 繃」來補強「既有模型」。如果新的現象太多或出現的問題太大,「OK 繃」補不起來了,「既有模型」就被完全推翻掉,然後有人就再「發明」一個「新的模型」來取代「既有模型」,而且可以涵蓋解釋新的舊的所有的現象,然後繼續重覆這個「汰換」的過程,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這裡面有很大的問題的!(有沒有覺得這過程跟許多宗教的發展有點類似?^^)

    可能這也是老侯兄想再走回哲學老路的原因吧?(我的建議:考古也不錯 ^^)

    當初聊這些只是想談談為什麼我覺得「人生可以操之在己」,或者更嚴謹一點地說,我覺得「人生『那些部份』可以操之在己」,並粗淺地說明我之所以有這樣的看法其背後的原因與相關故事,如此而已。

    現在,再一次見證了「蝴蝶效應」的現象 - 由「奶油花」到「String Theory」^^。不過,我是「始作俑者」啦,不好意思!

    這樣好了,我來作個整段收尾的結論:

    由討論中,我們看到「有太多高深高明的專家,寂寞清貧度過一生」^^,所以我們要「看清楚世界真實的面貌」,不要「貪食太多的奶油花」。

    謝謝大家!

  37. 37 皮卡丘 2007/6/29 at 4:20 上午

    「皮卡丘呼叫老侯兄,皮卡丘呼叫老侯兄」
    「老侯兄聽到請回答,老侯兄聽到請回答」

    剛剛在蹲馬桶的時候,忽然想起「超人」克里斯多福與珍西摩爾主演的電影「似曾相識」"Somewhere in Time"(雙魚座的我最愛的電影之一),所以想找您聊一下「無始無終」與「輪迴」,相信這應該也是許多朋友有興趣的話題。

    這部電影中有一個沒有交代清楚的矛盾就是「那支錶是怎麼來的?」 - 珍老了時候在克的畢業 party 上把錶送給克,告訴他 come back to me,克後來回到了過去之後,又把錶送給年輕時的珍 - 這整個過程變成一個「迴圈」(loop),讓我想起您說的「無始無終」。但是「錶」可以「無中生有」嗎?

    當然這只是電影裡虛構的故事。說到「迴圈」,讓我想起當年李國偉先生在演講中表演的一個小把戲 - 如何製作一張「只有一面」的紙?他拿起一條細長的紙,左手右手各執一端,紙的一面朝上,一面朝下,然後將右手的一端上下旋轉 180 度,再將紙的兩端黏在一起,(搭拉~),這張有點扭曲的「迴圈」紙就變成「只有一面」的紙。拿支筆在紙上畫條直線,一直畫下去就可以證明。

    這意涵著什麼?我現在臨時還沒想清楚。不過似乎 loop 與 dimension 之間有某種關連?(是不是「輪迴」以後靈魂就到其他「空間」去了呀?哈哈!)

    所以可以這麼說,「迴圈」具有「無始無終」的特質,但是不代表有「無始無終」的現象就會存在「迴圈」。「時間」目前看來是「無始無終」的,但是似乎從「無始無終」這個角度看還無法看出有沒有「輪迴」這個問題。不過,「時間」是個詭異的東西,從我洗手間出來,40 分鐘轉眼又溜走了,顯然腦筋一直動,「我的時間」走得特別快。腦筋再這樣一直動下去,會不會下一片刻我已經躺在「告別式的會場」啊?(怕怕ㄛ~)奇怪,愛因斯坦不是說動得愈快,時間走得愈慢嗎?(以上純屬瞎掰 ^^)

    回到「輪迴」這部份。如果假設「一個蘿蔔一個坑」的話,那麼地球人口愈來愈多,那多出來的「靈魂」可能是怎麼來的呢?如果把沒有腳的、四隻腳的、天上飛的、海裡游的全算進來,再加上花草樹木等「生命」的話,是否能 add up?我還是覺得怪怪的?從冰河時期到二十一世紀,地球生物與生態的改變應該相差很大吧?

    不然就是多餘的「靈魂」在其他的「空間」裡「排隊」^^? 有多少呢?「靈魂」也是「無始無終」的嗎?

    不然就是「一個蘿蔔一個坑」是不正確的假設?可能「一個蘿蔔好幾個坑」或「好幾個蘿蔔一個坑」?(嚇~難道被「附身」會是真的?)

    不然就是「無始無終」真的會「無中生有」(就像那支「錶」)?「無中生有」也是一種「存在」?

    不然就是.. 不然就是..

    又過了 20 分鐘,唉呀~ 「我的時間」跑光光了啦!不想了,我要去吃午飯了!

  38. 38 九印一章 2007/6/29 at 6:23 上午

    真喜歡看到老侯先生的文字
    讀懂的部分很受用
    讀不懂的部分像是撒了一些可以放在心上的種子
    真希望能常常見到您的發言

    在我繼續之前
    我想說明一下
    我在說「連自己都很難『掌握』」的時候
    沒有想到「無常」的問題
    因為我所知道的「無常」的意義和 “something happened without a cause" 完全不相干
    (佛家說「無常」正是要以佛家之道來正解正視萬事萬物皆有因)
    不過皮卡丘先生以獨特的對「無常」的理解將問題帶到另一個方向上去
    也是一個美好的意外旅程

    另外我也想先請夏小姐和諸位朋友見諒
    我以下的問題確實是出自我個人的興趣
    我忍了很久 (其實我知道也不過兩天而已啦~~)
    可是實在忍不住了
    因為見到學有所長的人
    忍住不發問真是憋死我了!!
    我在這裡先給各位鞠個躬
    謝謝您們的包涵

    我在拜讀老侯先生討論時間因素在理論物理中的角色時
    不斷想起政治學領域中的 path dependence
    (當然這並不是政治學的專利 也不是政治學領域的首創)
    讀來很是興味盎然
    請問您能不能也推薦一兩本書呢?
    (CHL君已經推薦了幾本 雖然您說要掌握背後的理論 用功的學生得用全力花上兩年才有可能 唉 在我這一輩子顯然是不可能的了 : ( 但是您推薦的書我還是要買回來試著讀一讀的)

    我還想請教老侯先生和CHL君一個問題
    請問兩位能不能用layman/laywoman 能夠理解的方式來說一說
    (或者就您們所見 哪些科學哲學或者科普書籍值得一看呢?)
    時間與空間的認知在牛頓物理丶相對論以及量子理論中各個不同
    (這是我讀兩位的文字以及過去讀書所得的一點認識)
    那麼與時間空間概念息息相關的因果律
    在三者之中又有什麼不同的認識呢?
    而當因果律如果也發生了認識上的變化時
    相應地
    關於 deterministic vs. probabilistic 的爭論
    是否也發生了變化呢
    這一系列的問題
    坦白說大概是我這個在高中決定離開自然科學領域的人
    最想知道而且不知道會覺得很遺憾的問題之一呢
    (回想當年轉組真是個不容易的決定啊 當時我說自己的心情 還讓與我一起轉組的同學大哭了起來 嘿 大男生欸)
    (我的問題可能外行的很好笑 請兩位笑過以後 指出我的問題錯在哪裡 然後再給我進一步的指教 多謝)


    過去學哲學又好學深思至今的老侯先生
    一定知道近代西歐哲學中
    對於自然知識與人文社會倫理之間是否能夠相互涵攝或借鏡有謹慎區分的態度
    (康德是箇中翹楚但不是唯一的)
    因為我讚服這樣的區分並感到相當受用
    但中國傳統 (東方其他的地方我實在相當無知) 也是我的思想來源
    而中國思想傳統中不分二者的路子讓我也在實踐與求知上很受用
    我自己沒有一個必然如何的答案
    您的看法如何呢?
    觸動我有此一問的原因是
    我讀到您和其他幾位在自然科學與社會科學中篤學而有洞見的朋友
    以物理學或者經濟學來說明人的實踐 (或廣義的「倫理」) 問題時
    讓我回想起年少時在這個問題上探索的美好/困頓日子
    雖然年歲已長
    答案仍無
    我還願意聽聽您的指教
    也許在目前有限的時間裡
    再開一次美好/困頓的日子 ^_^

    其他的朋友如果願意賜教
    我也在此致謝並恭敬聆聽著

  39. 39 皮卡丘 2007/6/29 at 8:05 上午

    哈哈哈哈哈,九印兄也受不了了,就像看到老北北在那邊吃大餐,有沒有像我一樣口水一直流?

    由此看來我的「嗅覺」還是不錯滴(英雄所見略同)!老侯兄到過不同的領域找「答案」,這般跨領域的看法正是我好奇想請教的。

    其實,我猜我先前與您交談時,彼此文字定義上有些「誤差」。

    舉兩個例子來說一下我指的「無常」:

    1) 在路上騎腳踏車被鳥屎滴到頭,其「因」在哪裡?

    2) 坐在正失事往下掉的飛機上,其「因」在哪裡?(我不是指飛機為什麼會失事;而是「我」與「失事的飛機」為什麼會「剛好」湊在一起?)

    這是爭議的地方。問題的根源就是純然的隨機性(randomness)到底存不存在?(賭場或大樂透開獎「製造」出來的只是 psuedo-randomness,非真正的 randomness)

    我也相信「萬事萬物皆有因」,至少以看得見的部份來說。不過,從這裡出發的結論有點令人怕怕的,就是人可能沒有真正的 free will,就算自己覺得自己在主宰人生,其實完全在 follow 一個自己看不見的既定劇本,包含我現在為什麼會打字留言,我當初為什麼會看到【紅牌直報】,這一切都是既定好的。換句話說,就是「一切都是命,因緣天註定」的「宿命論」啦。(如果真是如此,報老闆可能有神通或是已悟道,才會整天嚷嚷「我就老老實實地照單全收」^^)

    最後,該跟您說聲抱歉。先前與您「打哈哈」的原因是,我看得出來您頭腦清楚十分好問(現在看來我猜的沒錯吧 ^^),會對問題本身舉一反三不斷去支解,這樣下去我這邊早晚會踢到鐵板的 - 因為再怎麼說我的一天跟大家一樣也只是 24 小時而已,所以才會皮皮地想「顧左右而言他」,趁機溜掉 ^^,別在意啊!

    老侯兄:如果您想「有求必應」的話,我看這個週末要泡湯囉!^^

  40. 40 聖伯納 2007/6/29 at 8:42 上午

    憤悱啊 憤悱

    老侯我也蠻歡喜聽到這樣的回音

    好似聽到自己也那麼認真走過的路

    先聽聽你的說法囉

    ^^

  41. 41 九印一章 2007/6/29 at 11:31 上午

    唉喲
    皮卡丘兄這麼客氣就嚇到人了
    夏小姐這裡和 Xletter 那裡都是來去自由的好所在
    我自己就常常只發愣不發言
    哪有覺得您簡單的回應是「顧左右而言他」哩

    至於您說的是否有純然隨機性的問題
    我沒有什麼好的想法
    我只記得曾經向我一位尊敬的老師問過類似的問題
    他直斷地說
    也許你該問自己另一個問題:
    就算這人間世和你的人生都是被決定了的
    那麼
    你.要.怎.麼.做
    我後來讀佛教中的大智慧者 (尤其是禪師) 在了悟之前的大困惑大挫敗
    其慘烈 (未必是身體上的) 情狀有如死絕
    又讀到陽明說他致良知是「百死千難中得來」的時候
    就很自然想起當時被我的老師這麼一問時瞠目結舌有如窒息的感覺

    可惜我塵染過重
    根器淺薄
    拖拖拉拉渾渾噩噩
    若老師今天再問我
    我恐怕還是拿不出個像樣的回答吧

  42. 42 CHL 2007/6/29 at 11:40 上午

    For Ms, Hsia:
    Pretty sorry that my intent to clarify/supplement
    a little bit to a physical problem in Responses 25 and 27
    when I came back to your blog yesterday seems to
    lead to an unexpected digression of the issue
    you addressed in your text.

    For all:
    Let me thus make this my last discussion on physics
    in Ms. Hsia’s blog for a while. My great apology.

    ====================================

    九印一章 says in Response 38:
    “………………..
    請問兩位能不能用layman/laywoman 能夠理解的方式來說一說
    (或者就您們所見 哪些科學哲學或者科普書籍值得一看呢?)
    時間與空間的認知在牛頓物理丶相對論以及量子理論中各個不同
    (這是我讀兩位的文字以及過去讀書所得的一點認識)
    那麼與時間空間概念息息相關的因果律
    在三者之中又有什麼不同的認識呢? ……………"

    Dear Mr. 九印一章;

    I just read your message. Due to the necessary intensive
    focus on works and the fact I usually do not come back
    to Ms. Hsia’s blog that often as you and other more
    frequent readers do, I will give you a few light, quick,
    related remarks and leave the more careful explanation
    to Mr. 老侯.
    (No, your question is perfectly legitimate and deep; I take
    your question seriously, though I can only answer you lightly.)
    Again, special terminologies are put in `…’.

    ———————————————–
    (1) Before one talk about causality, one has to address
    how we define a local coordinate chart on a space-time.
    This leads to the notion/object of `Lorentzian manifold’,
    denoted by M for convenience. Built into it is a
    `causal structure’ on M: On M, the relation of two distinct
    points are of three kinds:
    . connectable by a time-like path,
    . connectable by a light-like path (cf. the trajectory of “light"),
    . connectable by a space-like path.

    If you think of a point on M as an `event’ in a space-time,
    then points connected by time-like paths can be thought
    of as reachable to each other either in the future or
    in the past (depending how you orient the time-direction).
    Such pair of events can the potential to influence each other.
    It is for this we say that points related by time-like paths are
    said to be `causally related’.

    A general Lorentzian manifold could have a time-like
    closed loop, leading to a phenomenon of space-time
    traveler coming back to him/herself. Somehow we do
    not like this. For a Lorentzian manifold that serves
    as a cosmological model, usually we require that no
    time-like loops exist.

    There should be general books (that I do not know of).
    You may read, e.g.

    [M-T-W] C.W. Misner, K.S. Thorne, and J.A. Wheeler,
    “Gravitation", Freeman, 1973.
    (easier)

    [H-E] S.W. Hawking and G.F.R. Ellis,
    “The large scale structure of space-tim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73.
    (more technical)

    for more detailed definitions.

    (2) Causality on the quantum mechanics level is actually
    very subtle. Quantum mechanics are more related to
    physics in the (very small) Planck scale. There, the meaning
    of time (cf. Item (1)) is subtle and the issue immediately
    leads one to the subtlety of quantum gravity.

    (3) However, if one just consider a unification of special
    relativity and quantum mechanics, namely quantum field
    theory, then the `causality requirement’ in this content
    means that: Measurement in space-like separated points
    should not affect each other.

    (4) (continuing the quote)
    “而當因果律如果也發生了認識上的變化時, 相應地
    關於 deterministic vs. probabilistic 的爭論
    是否也發生了變化呢. ……."

    Different working people may give different weight to
    this problem. For me, this is not yet an issue we can
    appropriately address. There are more fundamental
    things that we have to understand first.
    (See Response 35: Item (5).)

    (5) Other philosophical questions:
    They are not in my domain.

    —————————————
    Let me take this opportunity to thank you for the many
    responses to Ms. Hsia’s articles here and in Xletter that
    made me ponder upon as well.
    —— Sincerely, my best regards.

  43. 43 九印一章 2007/6/29 at 11:57 上午

    在CHL君回到工作上之前
    我來向您說一聲謝謝
    我會以您的文字當作線索
    慢慢地蒐集累積知識
    希望能逐漸多懂一點

    祝您工作和週末愉快

  44. 44 JC 2007/6/29 at 11:58 上午

    我選擇相信有輪迴這回事
    我的理由很簡單
    可以用這種方式祝福往生者
    祝福一個更好的來世
    同時也可以用來安置自己
    生命無始無終
    只是軀殼不堪使用 需要換屋而已

    也曾有過疑問
    輪迴如何解釋人口增加這個問題
    我的阿Q答案是要把動物算進來
    所以包括了三葉蟲 恐龍演化以來所有的生命
    最理想的是植物也可以納進來
    因為那是現前的自己最理想的來世

    老侯先生提出的「純理性」、「純感性」、「介於兩者之間」學門的看法
    我聽說「遊戲是感性與理性調和的狀態」
    我不知道若以「遊戲的人」來理解
    是否可以破解二元對立的處境

    嘻 我很努力想要理解這一回合的討論
    本來想做個閱讀者就好
    後來決定讓自己理解的方式
    就是發言與提問

  45. 45 老侯 2007/6/29 at 1:15 下午

    慚愧,慚愧
    看到皮兄、九印兄、伯納兄的回應
    讓我覺得我不學無術的程度越演越烈
    更別談「指教」二字,椅子翻了都找不到地方躲
    (就是「無地自容」啦,回台後常試著用與年輕人能溝通的方式說話)
    「跨領域」的副作用,就是不夠專
    比方那康德,我看了他一堆理性批判,卻仍抓不住其核心思維的脈絡
    這裡,借用報老闆的道場
    我只能簡單分享我對幾個議題的淺見

    紙,可視為都只有一面,只不過被對折了
    拿支筆劃一張紙,如果無視邊界,往對折處劃下去,也是可以相連
    這可用「拓樸學」中的Point Set Topology做更理論的解釋
    因此嚴格說來,這不合loop的現象

    我對「無始無終」的理解,不全是loop的循環概念
    時間在被定義時,就註定了無始無終
    0點0分的前一分就一定存在23點59分
    只要被約定俗成的「時間」定義,其三度空間背景不變,就沒有開始
    即便億萬年宇宙大爆炸前,只要空間存在,時間亦然
    60億年地球毀滅後,時間也不會結束
    (但還會不會有人類的存在去感受時間,是另一個問題)

    我相信輪迴,因為許多的實證說服了我
    包括藏傳佛教的轉世經驗
    精神科醫師Brian L. Weiss的記錄(【前世今生】等系列書籍)
    和我自己親人透過催眠療法的體驗
    這些在最嚴謹的科學檢驗下,或許不夠罪證確鑿
    對我而言,確是夠了(我雖是無神論者,但不是惟物的否定靈的存在)
    即便是耶穌基督當時,恐怕不見得否定輪迴
    (也未必認同,好似儒家般:未知生,焉知死)

    但輪迴如何運作?我也只能用猜的了
    我想是有我們所生存以外的世界
    而「識體」(不用靈魂這個詞,區別一下其故有的概念)的流通則又是依據因果
    要說明的是依據因果不表示未來不可改變的宿命論
    相反的,正因為我們的每一當下所面臨的和所反應的
    同時是過去的果也是未來的因
    我們的未來就是依據當下和過去(包括不記得的前世所做所為)所種的因
    所以有的不是劇本,是倫常
    我們的人生是喜劇還是悲劇,隨時在變,依據我們一言一行而變
    (有時會好奇愛因斯坦或希特勒輪迴去那兒了)
    此外,我也認同集體式因果的概念
    今天我有幸在這與各位不字輩的同門聯網言歡
    絕不是隨機的(說來矛盾,我這學期才剛教完計量經濟)
    康德和以Hume為首的哲學家,爭論因果與隨機
    (康德是理性上支持因果的,但我以為不完全等同於業報式的因果)
    爭到現在西方哲學還是沒有定論
    目前,我只能阿Q的相信現在所相信的

    至於識體從那裡來,往那裡去
    這個問題的本身,彷彿已認定識體是無始無終
    因為有來處也有去處,而來處還有來處,去處更有去處
    或著問,識體從何而生,由何而滅
    那就認定了識體是有始有終的(or sort of)
    不管怎麼問,我都沒有答案
    還沒有任何哲學、科學、宗教提供我能信服的解釋
    依人類演進的速度(被人類無謂的衝突和表像的迷思所拖累的速度)
    終我一生,只怕不會有答案
    不過我不擔心,因為還有來生s(字尾的”s”代表複數)
    我目前的目標,是Somehow了解識體以人類形態存在的意義
    那也只有極初淺的想法概念而已
    這樣吧,大夥如果來世s再遇
    誰先有答案,請千萬務必告之

    對九印兄有關時間空間與因果的關係,在不同物理理論的異同的問題
    我畢竟不是學物理的,專業知識上力有未逮
    或許CHL兄能有所剖析
    倒是您提到東方思想在Sciences和Liberal Arts的交互應用的現像
    我以為,東方思想的二元法同時表現在自然與人文中
    易經的陰與陽、儒家的善與惡、道家的有與無
    乃至本草綱目的攻與解、宋理的圓與方、及晉商的進與退
    然二元之間,目的又是要求個中道
    透過不斷的二元衝突妥協,達到可能的平衡
    這與經濟學的均衡法如出一徹
    就是在二次元的座標中,有兩條線去詮釋兩組關係
    就是橫縱座標間同時存在兩個Schedules
    而均衡點就是兩線的交點
    然而在大部分的情形,線是隨時變化的
    因而那中道的保持,是最高明的學問

    而經濟學中的實證法,則跳脫了均衡法的結構
    隨機過程(Stochastic Process)是實證法的基石
    在西方科學,這是兩套截然不同的方法
    在東方,有太多兩者合一的應用例子,中醫就是一個
    人體的陰陽、冷熱、實虛、五行、八脈的推導,配合著實證歸納的經穴藥草
    形成西方科學難以接受的思想
    但我以為,沒有真正的隨機無常
    但在人們還無法洞燭天機前,兩法並用,是1加1大於2的

    這回應太長了,是被「皮氏不眠夜談」所引出的「老侯亂談」
    對好不容易讀完的朋友感恩
    內容中如對任何朋友的信念有褻瀆之處,還請海涵

  46. 46 CHL 2007/6/29 at 1:15 下午

    Dear Mr. 九印一章;

    You are very welcome. My best regards.

    Sincerely, CHL

  47. 47 瑞紅 2007/6/29 at 1:39 下午

    致CHL君
    我向您鞠躬道謝猶恐不及
    何來抱歉呢?
    我常在隨手寫出心中不成文章的文章後
    不禁苦笑問自己:「這毛病要發作到何時?」
    自古以來已有太多真正的好文章讀都讀不完
    我絲毫不覺得世界需要我在這方面「生產報效」
    但仍埋頭孜孜矻矻
    除了一種自我鋤犁心田的「現實需要」外
    也是因為發現小文竟能充當「引玉磚」
    邀到許多前輩先進來為大家「灌頂」
    自己因而莫名地大受「精神鼓舞」啊!

    這幾日各位討論到許多根本問題
    我為這之間來往的真誠十分感動
    關於各位提出的一些專業研究
    我只能意會
    沒有什麼心得可以分享
    因此靜靜在一旁拜讀、受想、享受

    十年前到清大物理研究所採訪梁乃崇教授
    無意間發覺梁先生講十二因緣和四相
    講得特別精彩
    正因為他常巧妙借用物理學上的研究來談
    後來我請他在浮世繪版寫了一季關於物理與人生的專欄
    (退休後,他致力於發揚他的師父「華藏上師」傳承的圓覺宗
    http://www.obf.org.tw)

    能遇到各位學長,真歡喜!

  48. 48 老侯 2007/6/29 at 1:48 下午


    我的中打太慢
    上個回應送出後,才看到CHL君已對九印兄的回應有了分析
    抱括JC君的回應
    下次送出回應前要把畫面Refresh一下

    只不過對JC君所言「植物是現前的自己最理想的來世」有些訝異
    是我理解錯誤還是言外有言?
    佛家說三千世界,釋家談天大地大
    應該都是隱喻
    識體應不致只在這個世間(包括動植礦物)存在吧
    至少,不單以三度空間(光譜範圍內)存在
    有誰知道我們身邊眼力未及的「靈」有多少
    又如何Add up to the total呢
    不過,我相信事實終有大白的一天

  49. 49 聖伯納 2007/6/29 at 3:12 下午

    謝謝老侯的說法
    我邊看全身毛孔都豎起來呢
    想必它們是在跟你的文字能量起共振吧

    我先問幾個小問題

    即然你相信有「識體」
    為何又是無神論者(含佛吧)
    你心中的神/佛定義又為何呢
    你心中的「識體」是單體或合體

    你好像相信”相約”
    這些「識體」如何”相約”的

    你如何看”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這句話的

  50. 50 老侯 2007/6/29 at 4:31 下午

    致伯納兄

    讓我補充說明一下
    恐怕先得對我所謂無神論的「神」與一般「神明」的概念作個區分
    我相信識體的存在,而且不必一定以人的軀體存在
    可以是一般概念的靈魂或鬼魂
    也可以是傳統的神明,好比土地公、媽祖、關公、海神等

    我的無「神」論中的神
    指的是「擬人化」式的造物主,也可以是儒家中「天」的概念
    也就是萬物的生滅轉折,由單一的以人類為投射形象的「神」所主導
    這樣的神,我無法認同

    要另外說明的,那不表示我完全不相信「一神論」宗教的教義
    如果亞伯拉罕的神、耶穌口中的天父、穆罕默德的阿拉
    是廣義的指世間運轉的倫常
    那不就與因果業報論殊途同歸?
    那就是我所認同的

    不論早年古文明的多神論,或是後期一神論宗教
    都把人對世間未來的未知恐懼,投射在擬人的超自然力量
    比方太陽神、老天爺、火神、雷公…等等
    事實上,我相信亞伯拉罕、耶穌、穆罕默德等先知
    對世間運轉的倫常有超過常人的正知正覺
    只不過時空的限制和人的因素
    使其傳遞義理時以擬人一神的方式呈現
    但其根本教義是去惡揚善的(少數人曲解窄化的作法,另當別論)
    不論以何形象呈現,獲得人的信任,都不減其價值

    佛的定義又有所不同
    佛教本就認為眾生平等
    成佛就是識體進化的過程
    因而我以為佛、菩薩、阿羅漢,也都是識體的一種

    至於識體是單還是複合的
    我猜是都有(理由容後有機會再補)
    至於彼此如何相約
    應是由同樣的因果論的驅使吧

    說到這,我把所有信仰通通得罪光了
    重複一下
    內容中如對任何朋友的信念有褻瀆之處,還請海涵
    我有可能大錯特錯,更無意說服任何人接受我的看法
    絕無意在這掀起宗教辯論
    更不敢辜負報老闆的這塊清涼地

  51. 51 皮卡丘 2007/6/29 at 6:27 下午

    感謝老侯兄的「一點不亂談」分享!

    > 內容中如對任何朋友的信念有褻瀆之處,還請海涵

    哈哈哈哈哈..
    先送老侯兄一個「會心一笑」^_____^

    > 0點0分的前一分就一定存在23點59分

    不好意思,雞蛋裡挑骨頭(其實我知道您的意思啦!)
    由於時間是「連續」的,根據微積分..
    0點0分與23點59分都不存在(以絕對來看)
    換句話說,「當下」是不存在的,當下也不存在著喜怒哀樂
    所有的「當下」(時間點)都只是相對上存在
    也就是說,喜怒哀樂是時間差的結果,是受到記憶的影響

    第一次理解與支持這解釋,不是從微積分
    而是從克里希納穆提的教誨..
    ____________________

    其實關於所有的「所見所聞」
    我自己的答案都分為三種狀態 - 確定對、確定不對、不知道
    我自知絕大多數的答案都落在「不知道」
    (所以雖然有時講到我確定的部份口氣比較直,其實我的所知渺小到不知如何形容)
    當然啦,答案的狀態會移來移去地改變
    但是還好隨著年齡增長,「移動的頻率」是愈來愈少

    「輪迴」與「識體」或是「靈的存在」我目前還放在「不知道」這一類
    (這不是相信也不是否定)
    雖然我也體驗過一些尚且無法解釋的現象
    例如我姪子很小的時候,遇到出殯車隊經過時必哭,五分鐘內必吐
    我站在旁邊也無從理解與解釋
    只能先把疑問放在一邊

    不過,我是舉雙手雙腳希望真的有「輪迴」啦!
    我實在「很怕死」!^^
    ____________________

    來談一下機率與量子力學的「問題」
    我自己是這麼認為的..
    我相信一個「東西」有它「本來的面目」
    即使這「本來的面目」會隨著時空改變而「無」法以任何數學或文字來表達
    「無」也是一個確定的(deterministic)答案

    舉個例子來解釋「本來的面目」
    機率理論中說:丟一個平的銅板
    出現拾圓與大頭的「機率」是 1/2
    注意:1/2 是常數(deterministic)並不是隨機變數(probabilistic)
    1/2 是怎麼來的呢?
    是因為銅板是「平的」
    「平的」就是我所謂的「本來的面目」
    「平的銅板」並沒有「隨機性」(randomness)
    只有「丟」這個動作才可能產生「隨機性」
    「問題」來了,連續實驗「丟」出來的結果到底是「一致」的「不同」?(probabilistic)
    還是「不同」的「一致」?(deterministic)
    雖然產生的結果都是「不同」
    但是並不能回答上述的「問題」
    還好這個「問題」目前不重要
    因為我們關心的是「本來的面目」
    所以「直指」銅板,只要拿起來檢查一下
    不用連續實驗都可以確定銅板是「平的」

    但是, in the real world, that's usually not the case.
    絕大部份的時候,銅板是放在黑箱子裡而「看不見」的(小如粒子,大如宇宙)
    每搖一次箱子,外面有個小螢幕顯示結果是拾圓還是大頭
    我們想知道銅板「本來的面目」的話
    只有試試看一直搖箱子不斷地作實驗(瞎子摸象)
    「問題」來了
    我們必須要有「一致」的「不同」(probabilistic)的「丟」法
    也就是說產生「隨機性」的方法必須「不隨實驗先後次序而改變」
    這樣的話,機率理論與統計裡的評估理論(Estimation Theory)才派得上用場
    不過另一個更麻煩的「問題」是
    評估理論只能告訴我們「實驗愈多次誤差愈小,愈接近『本來的面目』」
    但是永遠無法 100% 確定「本來的面目」
    換句話說,永遠無法 100% 確定黑箱子中的銅板是不是「平的」

    我想這就是我儘可能以最大的 layman 白話文來解釋機率與量子力學當中的「問題」
    預測得到的「想像的面目」不見得是「本來的面目」
    而且隨時「想像的面目」可能被推翻掉
    雖然目前來說,「想像的面目」可以符合實驗結果的解釋與「相當」準確地預測未來的結果

    不過,畢竟可能不是 100% 正確的答案
    所以我想這是愛因斯坦一直不認為這算是「答案」吧!
    (雖然也「止痛」,但是可能只是「麻醉藥」而不是真正「除病」的藥)

    其實,Mr. CHL 提到的 String Theory 我直覺也是有同樣的問題。(wiki 上已有人這般質疑)
    ____________________

    > 隨機過程(Stochastic Process)是實證法的基石

    老侯兄,我想跟您分享一點看法
    Stochastic Process 的假設是 stationary(不隨時間改變的)
    Again, in the real world, that's usually not the case.
    我想這或許是為什麼常常 "economists were caught by surprise!" ^^
    把 stationary 的假設一拿掉,問題就很難解
    像 Chaos Theory 一樣,沒甚麼簡潔的答案

    (題外話)
    很多投資顧問公司運用各式統計方法去分析 historical/ongoing market data 來作投資決定
    我也認為這是基本上不正確的
    因為股市本身也是幾百萬 nonstationary 投資人作的 nonstationary 決定
    所以 in the long run 機率與統計理論應該都沒有用
    投資「本來的面目」應該是「徹底瞭解企業的運作」
    而萬變中永遠不變的投資原則只是簡單的「buy a bargain」(巴菲特的教誨)
    ____________________

    九印兄說:
    > 就算這人間世和你的人生都是被決定了的
    > 那麼
    > 你.要.怎.麼.做

    還好,就算有天真的可以確定人生「宿命論」
    我目前的推測是「還是無法清楚看見未來」
    因為一看見「未來」這項「新資訊」
    我們就會試著「改變現在」以「影響未來」
    這就「不宿命」了

    既然「看不見未來」,那「宿不宿命」有差別嗎?
    該如何「種善因」就繼續那麼種吧!我想。
    ____________________

    九印兄還說:
    > 我後來讀佛教中的大智慧者 (尤其是禪師) 在了悟之前的大困惑大挫敗
    > 其慘烈 (未必是身體上的) 情狀有如死絕
    > 又讀到陽明說他致良知是「百死千難中得來」的時候
    > 就很自然想起當時被我的老師這麼一問時瞠目結舌有如窒息的感覺

    這我一點不意外(在此特別要與 Mr. CHL 分享一點看法)
    先前回覆 Mr. CHL 說「差一點拿到諾貝爾獎的人,應該有不少躺在精神病院裡吧」
    不是在嘲笑看懂 Mr. CHL 的回應大概要進精神病院了
    我是真的認為發現宇宙真理(或說修行徹底了悟)之前很可能會先到精神病院去報到
    大家可能沒注意到 Mr. CHL 先前提到他的同事 31 歲死掉(No. 3)
    我猜的沒錯的話,是神童張世明吧?
    張世明就是最後五年歲月精神分裂終致往生的

    我有套「歪理」跟各位分享
    我們每悟出一點「道理」(不管是真是偽)
    都會改變我們「所看見的世界」
    我有種「預感」..
    愈接近「真理」那改變愈大衝擊愈大
    所以我猜想窺見「真理」不見得是好事,如果不屬於自己能力範圍該知道的部份
    (就像中大樂透者,多半最終是以悲劇收場)
    或許張世明不是發瘋
    只是活在他「所看見的世界」裡
    不過,這只是我無根據的假設與猜想

    不過,看看克里希納穆提(Jiddu Krishnamurti)這個例子
    他也是在一顆橡樹下煎熬痛苦了好幾天
    (我去拜訪過那顆樹,不過倒了,呵呵,我看是天意在暗示我不行吧!)
    然後就開始說話那副面無表情的苦瓜臉(我常在皮卡嫂面前表演他的模仿秀 ^^)
    但說出來的可說是句句真理(至少我這麼認為)

    所以說老侯兄啊~
    哪天連續不停頭昏嘔吐的話
    應該要不是差不多要「悟道」了,不然就是.. ^^
    (老實說,我有時在「找真理」只是當興趣而已啦,因為有點怕怕~)
    ____________________

    呵呵呵,破紀錄的「皮氏不眠夜談」以回報老侯與其他朋友
    讀後有紅目或發燒現象,皮某就自罰禁語七日
    明後天有要事,恕我暫時不能在這裡玩耍了..

  52. 52 JC 2007/6/29 at 9:23 下午

    老侯先生
    這個話題我只有小學程度
    不宜再發言下去
    那句話您就別太在意

  53. 53 聖伯納 2007/6/29 at 10:16 下午

    老侯
    歡喜你的說法

    但你還沒回~
    你如何看”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這句話的

    說完我就說我的....

  54. 54 九印一章 2007/6/29 at 10:37 下午

    清早起來看到這麼多精采的文字

    大概今天一整天都可以不用吃飯
    只要好好咀嚼玩味這其中的道理
    便能很充實了

    老侯先生您指教的見解著著俱見功力
    我將不時回來拜讀再三
    我一直認為有一種類型的好老師是能對學生不著邊際的虛問
    給出有路有徑的實答
    我相信您是這樣的好老師

    您說 Hume 等人所談的因果和佛家依業談因果是不一樣的
    我覺得是精采的洞見
    過去我曾讀早逝的錢新祖教授談過這個問題
    文章不長但粲然煥發
    也許您會有興趣一讀?
    〈《肇論》裏的「虛」與「空」〉,《民國以來國史研究的回顧與展望研討會論文集》(下冊),1992.6, 1563-76.
    又過去讀Anderson的 _Imagined Community_ 看他基於他人研究成果來討論線性時間與天主基督教傳統的時間概念不同
    也很受啟發
    這些一點一點地
    都在我認識自己與自己的人生抉擇上發生作用
    最近讀這裡包括您在內對現代物理學中時間概念的變化的說明
    又增加了很多思想資源
    真是感激
    (我若哪天回台灣 真希望能拜訪您 當面向您求教呢)
    (還好我也沒有信仰 一點都沒有被冒犯的感覺 呵呵)

    皮卡丘師兄這回的說明讓我有撥雲見日的感覺

    我這些年來思考那位老師的直斷教誨時
    想的大概也是您說的這個方向
    盡在不言中了

    當然有一些關於科學史和科學哲學的問題還在心中
    希望下回有機會再來受教
    祝各位有個愉快的週末

  55. 55 九印一章 2007/6/29 at 11:33 下午

    再對皮卡丘師兄補充說兩句

    1 您說的在箱子外頭有個螢幕顯示搖箱子的結果的這個比喻
    讓我想起一連串 science studies 中的著名論戰
    真希望來往的朋友中有這一行的專家能發個聲說一說

    2 您說到「投資『本來的面目』應該是『徹底瞭解企業的運作』」
    這我很喜歡
    不過
    我也一樣有疑惑
    為了要瞭解「企業的運作」所用的方法本身
    真的就沒有不可排除的不確定性嗎?
    (嘿 我這是在幹麼 一句話用三個否定式 存心把人搞迷糊嘛 我把它還是留在這裡 然後改寫一下:真的就可以完全排除不確定性嗎?)
    如果方法本身 (當然也就包括以此方法所產生的結果) 還是有不確定性的話
    那麼這樣的「瞭解」和統計方法所產生的「瞭解」最根本的差異在哪裡呢?
    (呵呵 我又在繁化簡了 這是讓我大部分的朋友和家人覺得傷腦筋的毛病啊)

    您先過週末吧
    我自己接下來可也要忙了呢
    這回有機會聽您說很好
    沒有的話就等下回吧

  56. 56 老侯 2007/6/29 at 11:55 下午

    致九印兄

    洞見不敢
    其實寫完上個回應,心裡有些忐忑不安
    畢竟我表現的方式太直接,可能冒犯到部分讀者
    雖然我的想法是多年累積的概念
    但平時我極少與人交換這些思維
    一方面這些概念尚不成熟
    另一方面直接挑戰許多人安身立命的準則

    不論如何,覆水難收
    這兒十方大德臥虎藏龍
    對我的論述諸多缺失之處
    望不吝賜教

    致伯納兄

    漏了句沒答卻逃不過你的法眼啊
    老實說,你的其他問題是我常年思之所繫
    因此稍加整理便胡亂托盤而出
    然‘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這句話
    容我在腦子裡多轉一轉
    再來回覆
    好在皮兄明日有事,我等可靜一靜了

    致皮兄

    Stochastic process 可以是 non-stationary 的
    法國數學家Levy就提出了Randomness之中Jump的概念
    我這兒夜深了
    改日再敘吧
    祝你明日要事順利
    也祝各位有個愉快的週末

  57. 57 皮卡丘 2007/6/30 at 7:21 上午

    老侯兄:

    您搔到我癢處,受不了了啦
    此刻我也顧不得皮卡嫂了(所謂的「要事」就是「皮卡嫂交辦的事」^^)
    也不管其他人看不看得懂我在說甚麼(我一直試著想避開 technical terms)

    我不是學數學的
    後來研究的是 Capacity Planning in Computer Networks
    因為老闆沒錢買軟硬體 :(
    所以我們小朋友只好在數學模型中打轉
    您應該可以 sense 得到我不是數學專業出身的
    加上八、九年沒摸這些東西了
    所以有些用詞並不夠嚴謹
    但是我想交換看法的是 underlying implications
    也是我覺得 what matters

    我沒聽過 Levy 的 Jump(謝謝告知)
    不過光聽名字我想我猜得出來 Levy 想解決甚麼問題
    我去 Google 了一下
    找到了這份 presentation
    現在看數學的推導會要我的命 ^^
    所以我只看第七頁的 Definition
    果然還是嗅到了 Markovian 的味道 (Correct me if I am wrong.)

    除了 stationary 外,另一個我懷疑與現實不符的假設就是 Markovian
    所以又回到了基本的爭議
    大千世界是「有因有果」還是「人生無常」?
    「人生無常」的話,兩個 events 才能有 independence
    也才真正存在 memoryless
    也才能套用 Markovian models
    以 Markovian Process 所主導的 Time Series
    其 Autocorrelation Function (ACF) decays exponentially (Again, correct me if I am wrong.)

    但是目前所觀察到的許多現象
    包含股市, network traffic, some economic phenomenon
    都顯示 ACF 是以 1/x 的速率 decay
    就是所謂的 Long Range Dependence (LRD)
    而此現象也被稱為 heavy-tailed distribution
    就是前一陣子熱門的「長尾效應」(不過這書看來譁眾取寵,沒甚麼新東西)
    無論如何,可以說的是 Markovian models 不適用於這些情況

    「大千世界,有因有果」就是 chain effect
    就有 correlation 就有 memory
    所以 Time Series 中 ACF 的計算分析應該是有用的,我這麼認為
    只是我不確定 ACF 是否為 stationary(我懷疑不是)

    Markovian models 的另一個問題是 scale sensitivity(不知道有沒有人這樣說)
    它只能 capture 某個 scale 範圍的 statistical characteristics
    當 scale 變大變小就失去準頭了
    這也是為什麼 ACF decays exponentially (same thing!)
    In the real world, that's usually not the case.
    通常不同的 time scale 會顯示不同的 statistical characteristics
    That's why self-similar process comes into play.
    不過我不怎麼喜歡 self-similar process
    我支持以 multi-scale 來看大千世界
    但是不確定的是 how similar they are?(這部份似乎還不夠嚴謹)
    _____

    一段題外話..
    self-similar process 當然 exhibits LRD 也就是 heavy-tailed distribution
    self-similar process 有 infinite variance 的特性
    這「剛好」可以解釋 underlying 拉扯報老闆一生的是「阿嬤」與「比比」(呵呵)
    主導人生大起浮的是這種平日看似不起眼
    但是具有 long-lasting 的 low-frequency component ^^(或者說 correlation)
    這也是我 sometimes try to be more independent, less correlation
    以減少人生的 variance ^^(不過,是「歪理」啦!)
    _____

    其實 Markovian models 也不是那麼一無是處
    在 finite scale space(有沒有人這樣說)的時候還是可以逼近 real world circumstances
    像我們 EE 這邊搞的一些 Markov-Modulated Poisson Processes (MMPPs)
    就是企圖 capture multi-scale 的statistical characteristics
    不過,嚴格說,還是有 limit,就是 ACF decays exponentially 的問題啦

    所以大家繞來繞去,問題還是同一個:
    大千世界是「有因有果」還是「人生無常」?

    拉拉雜雜的講這些您老兄一定清楚(好像跟老鄉聊到巷子裡的蚵仔煎 ^^)
    其中摻雜我自己 amateur 的看法給您參考
    Again, correct me if I am wrong.
    抱歉中英文混搭(因為我用哪一種都寫不好)

    九印兄:您的問題我稍後再聊,還是不能拋下皮卡嫂不管啦!^^

  58. 58 老侯 2007/6/30 at 8:01 上午

    皮兄

    人生有太多的Jump
    雖都有因〈underlying mechanics〉,難一一探究
    今兒個我也有些事
    與侯嫂也脫不了關係
    先回你個會心一笑 :)
    稍後有空再聊

    皮卡嫂的事不能不辦
    她可是你人生中的stationary increments
    少了她,再怎麼Jump也事倍功半
    Later

  59. 59 dichroicking 2007/6/30 at 9:45 上午

    「奶油花」這個詞創得真好!
    「小心奶油花」這篇命題點切正中當代育子困頓的核心.

    還沒好好芻思貢獻點淺見,

    就被搞得「腦筋脤中風了」………

    皮卡丘,你玩到西班牙去之後要記得肥來ㄚ^^

  60. 60 皮卡丘 2007/6/30 at 10:38 上午

    北北ㄚ:

    我已經上飛機了,明天下午三點記得來機場接我,不見不散喔!

    報老闆ㄚ:

    北北肚子餓了啦 ^^

  61. 61 皮卡丘 2007/7/1 at 6:55 上午

    九印兄的疑問我「下飛機」前回覆一下:

    > 為了要瞭解「企業的運作」所用的方法本身
    > 真的就沒有不可排除的不確定性嗎?
    > (嘿 我這是在幹麼 一句話用三個否定式 存心把人搞迷糊嘛
    > 我把它還是留在這裡 然後改寫一下:真的就可以完全排除不確定性嗎?)

    嗯,心中常存「否定」的念頭很好
    九印兄的未來不可限量!(我沒在說笑)

    兩個面向回覆您的疑問

    第一:回到問題「本來的面目」- 「不確定性」存在嗎?

    是「不確定」?還是「不知道」?

    再舉個例子說明:
    本期大樂透上看五佰億
    請問您買一張(會中就會中,不會中就不會中)
    還是買很多張(買得愈多,中獎機率愈高?)

    我目前選擇只買一張
    因為我可以「確定」的是「沒買一定不會中」(deterministic)
    我「不知道」是否「買得愈多,中獎機率愈高」
    因為「機率」的「實現」必須在「重覆實驗」中才「有機會」看到
    大樂透開獎滾筒只搖一次
    我「不知道」結果會是甚麼

    第二:可以「完全排除不確定性」嗎?

    不行!
    但是我可以「確定」的是
    由於受到「時空限制」,隨著時間演進,新資訊會不斷出現
    也就是說那句老話
    「不變」的是「一直在變」

    我自己對治「時空限制」的方法是「限制時空」
    (白話一點說,就是目前吃喝拉撒睡才是我比較關心的
    五百年前跟五百年後的事我是拿來當喝茶嗑瓜子時的話題)
    我的表達能力(包含文字本身)是有限的
    所以我以上提到的「確定」,其實也可以替換為「時空限制」下的「選擇相信」
    所以「確不確定」(或說「選不選擇相信」)這個問題
    或許就變成老侯說的「識體」
    或是文字相中的「我」、文字相中的「心」、文字相中的「念」
    或是「皮卡丘密碼」^^

    (題外話:講到「心」,我覺得應該用手指著「頭」,而不是指著「胸口」,所以前一陣子對「腦神經科學」還蠻有興趣的!)

    所以說,矛頭指向了「我」,指向了「心」
    但是,「我」在研究「我」,請問到底有幾個「我」?

    有時覺得「本來無一物,何來惹塵埃」也是個不錯的「選擇相信」的答案
    如果這真是「標準答案」的話
    那就再次驗證了我的想法
    許多看似難解的問題通常答案極其簡單
    難是難在億百千個線索中可能只有一個是答案
    包括「這個問題根本就不存在」這個答案
    ____________________

    北北:我「下飛機」肥來了 ^^
    ____________________

    報老闆說
    > 我常在隨手寫出心中不成文章的文章後
    > 不禁苦笑問自己:「這毛病要發作到何時?」
    > 自古以來已有太多真正的好文章讀都讀不完
    > 我絲毫不覺得世界需要我在這方面「生產報效」

    報老闆您知道嗎?
    我心中最欣賞與肯定的不是巴菲特、傅利曼、或是克里希納穆提這些智者
    而是像 Billy Crystal 或是 Jim Carrey 這般的 Comedian

    因為他們能夠帶給「每一個人」歡樂!

    接下來的我就不說了
    再說下去,您會害羞臉紅的啦!^^

    請自在地去「自我鋤犁心田」吧!

  62. 62 聖伯納 2007/7/1 at 9:06 上午

    >>「本來無一物,何來惹塵埃」也是個不錯的「選擇相信」的答案
    如果這真是「標準答案」的話
    那就再次驗證了我的想法
    許多看似難解的問題通常答案極其簡單
    ———

    我先問一下
    皮兄從豐富的知識(文字相)累積中「選擇相信」–死亡是什麼都沒有–是嗎
    因為「本來無一物」是嗎

    因為你豐富的知識(文字相)產生堅定的力量讓你「選擇相信」死亡是什麼都沒有
    所以,你害怕死亡嗎
    這樣的"害怕死亡"你是把它放在–確定對、確定不對、不知道–那一個之中

    因為你害怕死亡,也了解到無涯宇宙中"生命過客"的短暫(苦短)
    所以,能夠帶給「每一個人」歡樂成為你的核心價值之一
    反而像巴菲特、傅利曼、或是克里希納穆提這些可以指引你"人生方向"的智者
    不是你心中最欣賞與肯定的
    因為能提供(苦短)的是相對"確定對"(也是stationary increments)的嗎

    呵~
    學學克里希納穆提的"質疑"(詢問)
    好像比去"清楚明白"輕鬆些
    (不過這也是一種清楚明白的過程
    但跟不用頭腦 直接進入 本來無一"物"的自性狀態
    又是不可同日而語)

    ^^

  63. 63 聖伯納 2007/7/1 at 9:26 上午

    調整文字–
    因為能提供歡樂(苦短的對治)的是相對”確定對”(也是stationary increments)的,是嗎

  64. 64 皮卡丘 2007/7/1 at 10:03 上午

    「汪汪」兄:

    我已經「下飛機」了 ^^

    不過考量您提出的問題還 OK,所以停下腳步送個「簡訊」給您。
    ____________________

    Q: 皮兄從豐富的知識(文字相)累積中「選擇相信」–死亡是什麼都沒有–是嗎
    A: 不知道

    Q: 因為「本來無一物」是嗎
    A: 不知道

    Q: 因為你豐富的知識(文字相)產生堅定的力量讓你「選擇相信」死亡是什麼都沒有
    所以,你害怕死亡嗎
    A: 不知道(因為這一題隨第一題而來)

    Q: 這樣的”害怕死亡”你是把它放在–確定對、確定不對、不知道–那一個之中
    A: 不知道(因為這一題隨上一題而來)

    Q: 因為你害怕死亡,也了解到無涯宇宙中”生命過客”的短暫(苦短)
    所以,能夠帶給「每一個人」歡樂成為你的核心價值之一
    反而像巴菲特、傅利曼、或是克里希納穆提這些可以指引你”人生方向”的智者
    不是你心中最欣賞與肯定的
    因為能提供歡樂(苦短的對治)的是相對”確定對”(也是stationary increments)的,是嗎
    A: 確定不對
    因為我那句話的重點是「每一個人」,不是「歡樂」(原文有以引號註明)

  65. 65 聖伯納 2007/7/1 at 12:48 下午

    再問老侯
    你說的「識體」的物理性為何
    它結束與人體的關係後(一般指死亡)是如何存在的
    它又如何(物理性)再度進入人體的或其他生物體(如:輪迴)

    >>識體是單還是複合的
    我猜是都有(理由容後有機會再補)

    嗯~靜候中~
    如何用上述的物理性來描述
    識體是單體 還是複合的 還是都有

    謝謝你,皮兄,九印兄…及其他

  66. 66 聖伯納 2007/7/1 at 12:54 下午

    皮兄,謝謝你的回覆

    但你為何害怕死亡呢

  67. 67 九印一章 2007/7/1 at 12:57 下午

    多謝皮卡丘兄的回應啊
    相信您這一趟是快樂而返

    您說:
    「所以我以上提到的『確定』,其實也可以替換為『時空限制』下的『選擇相信』」
    就字面說 (而且這回我打算就字面上來看其意義 不再多想了)
    這也是我的態度
    我拉拉雜雜問一大堆問題
    偏要化簡為繁
    說的也是這麼個意思

    我還記得我的老師問過我那個直斷的問題之後多日
    我反過來問了自己一個問題:
    如果人間世和你的人生都是無從確定的
    那麼
    你.要.怎.麼.做
    然後我就在這兩個問題之間琢磨

    我後來的心得是兩個問題的答案是一樣
    怎麼做
    都是一個決定
    要緊的是
    知道這個決定是在一定條件下的相信
    這個「一定條件」就是使確定與不確定同時存在的原因
    以及可以使我能有決斷力與行動力的原因
    當然啦
    也是我問個沒完沒了的原因

    至於您以兩個面向來回覆我的疑問
    我很感謝
    不過我原先問問題的時候過於倉卒
    因而其中有著一些未言明的假設
    我想了想
    決定這回還是先擱下來好了
    再次謝謝囉

    最後
    中國傳統的「心」這個字
    想來您一定知道在英文翻譯裡頭得以 mind/heart 才算完整
    又 您說「前一陣子對『腦神經科學』還蠻有興趣的」
    呵呵
    我對這也很有興趣
    也許我們該想一想問個什麼好問題出來
    那麼來往的朋友裡頭
    說不定就會有人願意給我們一點學習的機會呢

  68. 68 皮卡丘 2007/7/1 at 2:25 下午

    北北:容我再發兩個「簡訊」(嘻嘻)
    ____________________

    「汪汪」兄的問題:
    > 你為何害怕死亡呢

    這題我有確定的答案
    小至螞蟻、蜜蜂,大至老虎、大象
    這世界上有「腦」的動物好像沒有「不怕死」的

    為什麼?
    因為「不怕死」的就沒有「松子的生命力」(就算人間是地獄也要活著)
    這種「稀有動物」的宿命就是「絕種」
    ____________________

    九印兄:

    不客氣!
    其實我是假想「自己是老師」這樣的「角色」在回覆您的問題
    聽我這麼說有沒有嚇到?呵呵

    有個撇步不知您知不知道(我嘗試過,還蠻好用的)
    就是如果您想深入一門艱澀的學問的話
    想個辦法去開這門課就是了
    當年「教學相長」的作用遠遠超過我的想像
    (我猜這也是報老闆「樂於分享」的原因 - 藉由公開的文章,以更嚴謹的態度審視或重新認識一些既有的想法)
    因此,我樂於分享與討論的原因也是在於說的愈多收獲愈多
    錯了有高人會指正,沒錯的自己又再整理消化(入骨)一次
    怎麼看都划算啦!
    不過,肯定的是,我是沒有「自己是老師」這樣的「心態」的
    只是北北看我樂到西班牙去了(呵呵),好心提醒我一下
    其實要不是老侯兄來了,我平常講話也不太離題的(是吧?^^)

    相信這裡有許多朋友是 TIME Magazine 的忠實讀者
    我整理了最近一些與 consciousness/mind 相關的專題給您、老侯兄與所有有興趣的朋友參考:

    (2007-01-29) The Brain – A User's Guide
    (2006-11-13) God vs. Science
    (2006-10-09) How We Became Human
    (2005-01-17) The Science of Happiness

    就這樣了,謝謝大家!

  69. 69 Surrender 2007/7/1 at 11:42 下午

    Dear all,

    For anyone who is interested in the study of consciousness from various perspectives such as cognitive science, neuroscience, computational or philosophical approaches, the site below provides some good stuff.

    http://consc.net/online3.html

    Also, there is one book I would recommend if you are really into this interesting topic:

    P. D. Zelazo, M. Moscovitch, & E. Thompson (Eds.) (2007), Cambridge Handbook of Consciousness. New York, USA: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http://www.cambridge.org/us/catalogue/catalogue.asp?isbn=9780521674126&ss=exc
    The above is Ch 1 (Introduction) which gives a summary account of the development of consciousness study.

    Note: I am waiting for the book as I happened to place the order the other day because one of the chapters (Ch. 11: metacognition and consciousness) is highly related to my area of research. Having said that, I am no expert in consciousness but I am really interested in pondering on this topic further with fellow posters here. I am currently investigating the role of metacognition (‘thinking about one’s own thinking’ or ‘cognitions about cognitions’) in the context of language learning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cognitive psychology) but I find myself inevitably and constantly being drawn into the ‘mystery of consciousness’ (as S. Pinker called it), also being addressed from other disciplines such as philosophy, neuroscience, and perhaps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for my research needs (actually is more for my own curiosity).

    with metta

  70. 70 Surrender 2007/7/2 at 12:08 上午

    忘記說因為我中文打字速度很慢又加上在趕報告, 所以就用英文來表達. 一直以來看報老闆的兩個部落格是我的精神食糧來源之一, 尤其是最近幾天看各位版大所提出的精采見解 (though I only understand them partly) 讓人禁不住’振奮’起來 (not to mention the discussion now boils down to consciousness).

    每次上這部落格就好似沐浴在一波又一波的幸福感中. 謝謝報老闆及大家. ^^

  71. 71 皮卡丘 2007/7/2 at 3:56 上午

    Mr./Ms. Surrender: 3Q!!

  72. 72 九印一章 2007/7/2 at 4:01 上午

    真沒想到才不過十一個多小時
    就有 Surrender 君來給我們指點門路了
    滿心感激

    這本 Cambridge Handbook 看起來真是一本可以用來按圖索驥的好書
    只是好貴啊
    就連二手書的價格也是很硬的
    想來是剛出版的關係吧
    順便介紹一個我多年來用以比書價的網站
    在北美洲的朋友可以參考參考
    http://www.bookfinder.com/
    (其中的大小書店有的也寄北美洲以外的地區 不過郵價加上去就貴了)

    希望還能常常看到 Surrender 君的發言

  73. 73 Surrender 2007/7/2 at 7:45 上午

    附上Cambridge Handbook of Consciousness 的其中兩篇

    Ch 11: Consciousness and Metacognition
    http://iipdm.haifa.ac.il/personal_homepages/Papers/Metacognition%20and%20Consciousness-IIPDM%20203.pdf

    Ch 19: Meditation and the Neuroscience of Consciousness: An Introduction
    http://brainimaging.waisman.wisc.edu/~lutz/Meditation_Neuroscience_2005_AL_JDD_RJD_2.pdf

    To 皮卡丘兄: My pleasure! (ps: 我是女生啦! ^^)

    To 九印一章兄: 1. 書是真的很貴所以我是’猛吸一大口氣’之後才下手買的, 呵呵.
    2. 其實最近看了一堆有關consciousness & metacognition 的papers, ‘心’裡有一堆問題想問沒得問(指導教授放暑假去), 正好這裡聊到consciousness, 所以準備等我這星期presentation 結束後再上來這兒向諸位博學的大德請益,好嗎? ^^

    ps: 這樣發展下去不就很嚴重的離題了?

  74. 74 Surrender 2007/7/2 at 8:25 上午

    (題外話:講到「心」,我覺得應該用手指著「頭」,而不是指著「胸口」,所以前一陣子對「腦神經科學」還蠻有興趣的!)
    ———————————————————————————————————-
    To 皮卡丘先生:

    I thought you may be interested in reading this rather contradictory view regarding the location of mind.

    The mind outside the brain (part 1)
    http://www.intentblog.com/archives/2007/06/the_mind_outsid_1.html

    The mind outside the brain (part2)
    http://www.intentblog.com/archives/2007/06/the_mind_outsid.html

    The mind outside the brain (part3)
    http://www.intentblog.com/archives/2007/06/the_mind_outsid_2.html

    The mind outside the brain (part 4)
    http://www.intentblog.com/archives/2007/06/the_mind_outsid_3.html

    The mind outside the brain (part 5)
    http://www.intentblog.com/archives/2007/06/the_mind_outsid_4.html

    The mind outside the brain (part 6)
    http://www.intentblog.com/archives/2007/06/the_mind_outsid_5.html

    I have read those a long time ago but haven’t had any chance to discuss it with anyone for validation. I would be very interested to know what you and others think of it.

    小女子這次真的要告退了! ^^

  75. 75 老侯 2007/7/2 at 11:18 上午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一句看似積極又有些宿命的話
    本身就是二元思維的均衡點
    而在什麼樣的時空,由誰來說這句話
    會具不同的出發點,有截然不同的影響
    從最表顯的角度來看
    既然我以為未來沒有劇本
    就沒有所謂「安排」
    好與壞,決定在我們每緒思維、每個動作、每個言行

    至於識體的物理性為何?
    我沒有答案,也不敢亂猜
    就靜待靈學與科學的發展來解釋吧
    Miss Surrender所提之studies of consciousness就是發展的重要方向之一
    盼望人們能早有答案
    究天人之竟,謀天下之利

    皮兄提到教學相長
    當了老師,才知道老師能從學生身上學的,不比學生能從老師身上學的少
    九印兄說我可能是個好老師
    說來慚愧
    我離我心目中的好老師差了何止十萬八千里
    回想一生
    身為人子,始終是親恩難報
    娶了妻子,婚姻這條路,常常渾濁不明
    成為老師,總怕擔不了這個擔子
    佩服報老闆的阿嬤書
    能從心理深處看親情,面對它、處理它、放下它
    倫常,不就是這麼回事嗎?
    珍惜這塊園地,以及各位善知識
    能共同看清自己、面對自己、成長自己,實為殊勝的緣份啊

  76. 76 九印一章 2007/7/2 at 12:54 下午

    Surrender 小姐指出的幾篇文章稍後得仔細讀一讀
    能在自己手邊的事情之外
    看一些讓自己長進的書或文章
    都是可以使人覺得很幸福的事情

    倒是您說希望有人能夠討論心得
    我想到一個台灣的網站
    http://sts.nthu.edu.tw/
    就我所知參加的人之中具有醫學背景的學者專家研究生非常多
    建議您上去看一看
    如果感到興趣
    不妨直接寫個 email 給主持人傅大為教授
    簡單自我介紹以後應該就可以開始發言討論了
    也許於您目前以及未來都會有用
    供您做個參考
    (這當然不是打算阻止您在這裡說話 相信您不會誤會的)

    老侯兄和皮卡丘兄說的教學相長我也有一點體驗
    因此我完全贊同您們說的

    真希望有一天在台灣的老師們更願意承認這一點
    學生看待師生關係的時候也明白這一點
    也許
    不必要的假裝和失望可以減少一些
    而為了知識為了修為而相互提攜共進的續航力會更充分
    (當然囉 我也見過少數莫名其妙擺架的美國老師 所以這並不完全是東西差異的問題)

    我這裡夜深了
    明天開始要忙一個星期左右
    祝各位新的一星期都神采奕奕

  77. 77 perspectives 2007/7/2 at 2:56 下午

    to 皮卡丘;

    等了很久,居然等不到有人來解惑,只好頂著鋼盔,向前衝。

    —–在response 39:

    舉兩個例子來說一下我指的「無常」:

    1) 在路上騎腳踏車被鳥屎滴到頭,其「因」在哪裡?

    2) 坐在正失事往下掉的飛機上,其「因」在哪裡?(我不是指飛機為什麼會失事;而是「我」與「失事的飛機」為什麼會「剛好」湊在一起?)

    這是爭議的地方。問題的根源就是純然的隨機性(randomness)到底存不存在?(賭場或大樂透開獎「製造」出來的只是 psuedo-randomness,非真正的 randomness)

    —–
    response 57:

    所以大家繞來繞去,問題還是同一個:
    大千世界是「有因有果」還是「人生無常」?
    —–

    我以為你的因果論與無常定義值得商榷。

    無常指的是世間所有法時時刻刻都在變化,凡人因為種種原因,而愛戀、希望自己喜愛的世間法能夠常,永恆不變,於是有種種苦。

    世間法為何無常?因為世間法其實是眾多因緣(條件)在特定時空下的瞬間展現而己,而我們將該一瞬間的展現賦予某一名稱(世間法),如鳥屎滴到頭,飛機意外,其實那不過是緣起法或緣生法而已,西洋人翻譯為conditioned,因緣條件隨時變化,所以世間法無常。請注意文中的"眾多",你在所舉的兩個例子中所謂的"因"我以為指的是因果律(即西洋人的cause and effect)的因,這種因果律認為直線的單一原因會造成結果,我以為這就是你問的:"「我」與「失事的飛機」為什麼會「剛好」湊在一起?"這種說法不是佛法認可的,佛法主張眾多的,非直線式的關係,簡單的說,也就是沒有單一的原因。也因為是眾多的非直線式的,所以每一個因緣既不是randomness,也不是deterministic,必須所有的因緣都具足了,世間法才會發生。

    在某個程度上,我以為用因緣兩字來翻譯是會造成困惑的,因為這會讓人以為有某個"因",在某個"緣"之下,成就某個"果報"。我喜歡緣起。

    ***
    關於克里斯那提 etc.,

    幾年前,有位學中文、任職國文老師的朋友花了幾年的功夫把北傳的雜阿含經翻成白話文,附上適當的註解,完成前夕問我意見(因為我作過類似的事),我告訴他兩點意見:

    1.贊同他將雜阿含白話文化,畢竟雜阿含是經典級的資料

    2.一定要出版,讓有心想認識雜阿含經,卻苦於中文能力的人有親近的機會;讓有志於佛法解釋、弘揚的人士知道,傳揚佛法有不同的方法,多元是我一向的主張。

    坦白說,我最在意的是第一點所提的經典,我這麼對他說:"...如果華人知識份子讀了一大堆的宋明理學,卻不讀孔孟的論語、中庸、孟子,你會認為他/她真正認識中國的義理哲學嗎?同理,如果想認識佛法的人,也只讀了後代法師大德的著作,不讀第一手的經典(北傳的阿含經或南傳的Nikaya)(到此為止,被認為是最原始的資料),你會認為他/她真的認識了佛法嗎?所以,我贊同你把雜阿含經白話化。"

    93年10月我在阿姆斯特丹著名的廣場上看見一群男女身著棕黃色的宗教服裝,又是唱頌,又是打鼓,積極向圍觀的群眾傳法,我趨前請教是哪個團體,一位女信徒答以:"克里斯那提"。

    我自己也曾經對interdisciplinary research on Buddhism著墨過一陣子,但後來還是回歸第一手資料。

    北傳阿含經系列(佛光版)的翻譯文字用語優雅無庸置疑,但前後文內容與邏輯的錯置也頗受微詞,原因無它,只因翻譯的年代在東漢附近,當時中華文化初次接觸佛法,兩個文化系統差距那麼大,文化的shock想必非常鉅大,想在短時間內吸收佛法,並用精準的文字表達出來,殆不可能,西洋人兩三百年來不斷有人重翻 Nikaya,其中的艱鉅不難想見。

    介紹一本給諸位;

    “The Middle Length Discourses of Buddha"(巴利文: The Majjhima Nikaya,中文:中部),WPS(Wisdom Publication Society)出版

    各位也可瀏覽中部導讀。

  78. 78 聖伯納 2007/7/3 at 12:08 上午

    老侯兄

    識體的物理性為何?
    你沒有答案,也不敢亂猜
    (我真希望你亂猜一下 不同想法再討論啊)
    但為何你會相信有死後識體存在

    中陰身我也接觸一些
    但我想聽聽有無較科學語言的描述…

    為何會有神通,神蹟的現象存在
    這二者與識體的關係為何

    >>識體是單還是複合的
    我猜是都有(理由容後有機會再補)

    嗯~靜候中~

  79. 79 皮卡丘 2007/7/3 at 8:30 上午

    Mr. perspectives:

    謝謝指正並分享以佛教思想為出發的看法

    老實說我書讀得不多(倒不是不讀書)
    我是那種一本書讀一百遍而不是讀一百本書的人
    所以文字表達上會不精確(例如「無常」兩字在佛教中的意義,這一點九印兄先前有提到
    昨天看到 wiki 上講的 Randomness
    才明白我用「無法預知」(unpredictable)來敘述會更精準一點
    換句話說,我最起初的疑問是
    「無法預知」是因為「有因有果 - 但是成因過於複雜而無法分析瞭解」?
    還是因為「無因有果 - 成因根本不存在」?(也就是純然的隨機性)

    還是您指正的「兩者皆是/非」?(蠻合理的,我覺得)
    ____________________

    關於您提到的「克里斯那提」應該不是我提到的「克里希那穆提」(Jiddu Krishnamurti
    不然就是打著「克里希那穆提」名號的邪教
    稱邪教是因為..
    克里希那穆提的核心理念之一就是「反對所有的權威」

    克里希那穆提的教誨多為批判與否定
    (以「教誨」兩字形容只是個人感受 - He is not talking; he is teaching.)
    從裡面您不會找到「人生該怎麼走」的答案
    他只在 35 歲時留下了一句話 "Truth is a pathless land."

    克里希那穆提說話時從沒聽過他引經據典(as far as I know)
    而且從三十幾歲到八十幾歲
    數十年來思想一致(所以與他相關的書讀一本就夠了)
    這些正是令我好奇想探索的地方
    ____________________

    老侯兄:

    我昨天有個想法..
    在思考「相對的為什麼」(例如說)與「絕對的什麼」

    這是兩個不同面向的問題(橘子與蘋果)
    如果混在一起談,腦筋會打結
    ____________________

    各位關愛直報的朋友:

    這兩天我腦筋想的不只是各位精闢的分享
    更重要的是如何還原直報的面目
    這次的「火車出軌」可說是我惹的禍
    所以我想把火車再放回軌道上去
    讓關心「奶油花」的留言不會消失在「茫茫大海」中

    「技術上」應該有「兩全其美」的方法
    不過,報老闆好像「失蹤」了..
    等我找到報老闆之後
    再來跟各位報告需不需要調整直報的版面
    (還是「本來無一物,何來惹塵埃」?)

    請關愛直報的朋友再忍耐一下下.. Sorry!

  80. 80 CHL 2007/7/4 at 9:21 上午

    (1) For Ms. Hsia:
    Thanks a lot for your kind words I just read.

    (2) For all:
    The following two books might be of interest to
    some of you:

    [Pe] R. Penrose,
    “The emperor’s new mind: Concerning computers,
    minds, and the law of physics",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89.

    [B-T] J.D. Barrow and F.J. Tipler,
    “The anthropic cosmological principle",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86.

    — Sincerely, best regards to all, CHL.

  81. 81 mika 2007/7/21 at 3:59 下午

    我在我老公身上得到這個感受,清清楚楚
    是外子跟他娘之間的距離
    不曉得是當時的文化還是媽媽的個性
    『支持、肯定』,是外子極想在媽媽的身上找的情感
    即使蛋糕在扎實再有內容,仍無法得到最在乎的人一聲好吃
    那種得不到的愛,居然深深.深深的影響了他後來的所有情感聯繫(夫妻、親子)
    直到現在30好幾,靠著自己的自癒力量,才慢慢的彌補心理的遺憾
    其實我也有過這樣的經驗
    但同樣事件,感受卻是大不同
    在我身為母親的時候,有了外子的傷痛經驗,所以特別注意孩子這區塊
    唉呀~還真難為呀
    要如何兩全其美呢
    或許就像你說的:在確定孩子的筋骨血肉都強壯以前,提醒奶油花的誘惑
    同時,也允許孩子得到一個肯定的大大擁抱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出報日期

六月 2007
« 五月   七月 »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最新回應

請輸入 e-mail 地址

RSS 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