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的勝利

 前日去東北海岸晃蕩了一天,在橋下睡了一個小午覺。

 潮聲一陣一陣中,不知怎地,又想起電影<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裡,松子苦勸情人脫離黑道不成,轉而決定甘心相隨混入黑暗社會,連情人叫她去賣身與交易毒品,她都「義無反顧」。

 她說,與那情人生活是地獄,孤獨一人也是地獄,與其如此,她寧願跳入前者那個地獄。

 當然松子只是戲中人,但從許多社會新聞裡,我知道現實中確有這樣的人。
 日前在<愛到爆>一文中,我自認絕不會選擇松子那樣墮落痴愛迷惘,還相信「自己一人也能好好過日子」。那日在海邊,我想,也許松子會對我說:「那是因為,妳從來沒有過這樣的孤獨寂寞;妳不懂我其實無可選擇。」

 我豈能真的明白,一個被當家族羞恥、無家可歸,又因殺人坐過牢的人,在這個社會上會是何等孤獨寂寞?

 然而,我也想起,有一次我問一位牙醫朋友,牙醫眼中所謂牙齒好壞的定義。他給了一個很有意思的說法:「大部分牙齒的修復力都還在,情況就不算壞。真正的壞是,牙齒的疾病缺損沒能及時補救,以致齒槽骨因長期自動補償作用的累積而變形了。」

 松子的愛,是不是就因為長期累積對家庭渴愛的「自動補償作用」,而變得「畸型」了?

 松子最後的情人、當年的學生龍洋一,之所以對隻身流浪異地的松子產生致命吸引力,會不會只因為那人是「家鄉」的信物?

 離家多年的松子,一吃到小時候爸爸帶她去百貨公司吃的那種蜂蜜奶油鬆餅,便忍不住淚水潸潸;到最後自我放逐於破落公寓時,滿屋子仍懸掛著當年妹妹病床上垂吊的摺紙。導演在說,離家三十年的松子,其實從未曾真正「出家」──出離來自家庭的情愛糾纏。

 傷痕累累的松子看起來像個徹底的情愛輸家,但導演其實把最後的勝利給了她。她純然無悔的愛讓龍洋一獲得救贖,並讓她一生相遇的所有黑暗的心靈,都綻放光明,齊聲歡唱。這只是戲嗎?或者,人間許多頑固冷酷,就是需要靠那麼傻的愛來「死心愛到底」才能開始融解,任何理智皆無置喙餘地?

 松子這個角色之所以令人同情,有個很重要的關鍵是,她清純善良,對一切生之恥辱幾乎都不攻擊。雖然松子的一生倒楣又常惹人嫌,但觀眾幾乎都愛上松子了(註),導演又讓「清純善良、不攻擊」戰勝一切人為做作機巧。

 走出電影,在真實的人生大戲裡,「死心愛到底」和「清純善良、不攻擊」,是否依然能得到生命最後的勝利呢?

 也許這問題根本已接近信神、不信神了!

(註)當然例外是一定有的,我兒子就說松子這個人太執著,令人難受,也可以說有點討厭,他最喜歡的角色是松子的獄友AV女優,因為她識時務、有勇氣、決心要成功、還有助人之心,很酷!
青春的另外一個名字叫殘酷,我總這麼想。

37 Responses to “最後的勝利”


  1. 1 JC 2007/6/13 at 4:40 下午

    我到亞藝影音租到這部片子看了
    縈繞著我心頭的是「家」這個議題
    到底什麼是家?
    原來的原生家庭以父親當家
    父親不在了 由弟弟當家
    弟弟不認姊姊 不讓她回家(形體與心靈的)
    雖然妹妹希望姊姊回家
    但是姊姊因父親的言行對妹妹帶著心結
    雖後來解開 妹妹卻也不在了
    那一個女人是要離開原生家庭去創造自己的家的
    一個人算不算構成一個「家」
    「家」除了房子外 需不需要有家人?
    顯然松子是更渴望有家人的

    另一個冒出來的念頭是佛絡姆談的「愛的藝術」
    他說一般人談愛總想到愛的對象 很少談到愛的能力
    是不是可以這樣說 松子是具有愛的能力的
    對於誰是「值得愛」的對象 她並沒有想太多
    本來還會有所「期許」 後來全然接受 是其所是的接受

    回歸到自身 我是否能做到呢
    前陣子我提到「家裡正在出事」
    是妹妹自戕……….
    我多少也在松子這裡看到妹妹的影子
    還是說在妹妹這裡看到松子的影子
    我也在學習對家人的「全然接受」
    「你做什麼都可以 你覺得值得做的 你想做的就去做 不要讓規約 讓框架壓制你」
    是不是只有人感覺到自己是被重要他人無條件接受
    他/她的內在生命力才會再活絡起來
    然後他/她就會做出較佳抉擇 才能找到自己

    那對於子女呢?是否也能如此 是其所是地接受
    或 我也是這一條路上的修行者
    still walking and keep walking

  2. 2 JC 2007/6/13 at 5:26 下午

    因為版主拋出的這顆球太迷人了
    悠悠繞樑讓人沈吟不已
    讓我想要來講一個最近聽到的故事

    在醫療系統裡知識邏輯是這樣走的
    生病→住院→痊癒→出院

    花蓮住著許多老榮民
    早年在還沒有「非本籍新娘進口」時 在婚姻市場上
    他們匹配到的婚姻對象多是原住民或是智障 有精神疾病的女子
    「相親時 她就是一直笑一直笑 就把她娶回家了」
    原來 是個智障加患有精神疾病的女子
    然後 他們就生小孩 生了四個 四個也都有智障與精神問題
    老大老二比較嚴重 所以進入花蓮玉里精神療養院治療

    老榮民寫信給療養院說「我一個人照顧三個人 剛剛好」
    醫院說老大老二病好了 必須辦出院回家
    沒多久 新聞上就出現老榮民帶著妻小全家自殺的消息

    另一個患有精神疾病的妹妹住院了
    哥哥嫂嫂常常打電話到療養院給妹妹加油打氣
    「你好好養病喔 好了以後 我們就接你回家」
    妹妹也很努力讓自己好起來
    於是有一天她回家了
    由於不具「工作能力」 就讓她在家裡照顧姪子姪女
    這樣哥哥嫂嫂也可以省下安親班的費用

    有一天姪子姪女帶同學回家 玩得興高采烈
    姑姑覺得他們很吵 但不知道怎麼讓他們靜下來
    她講的話他們又不聽
    於是到廚房拿了把菜刀 高舉在空中說「你們安靜」
    小孩真的安靜了 隔天她又進入療養院了

    這一次電話不再打來了 她也不想好起來了
    然後呢……… 沒錯……是自殺
    這是療養院裡經常上演的情節
    可不可以打破這種循環呢
    這樣的「知識體系」的建構到底為的是什麼?

  3. 3 CHL 2007/6/13 at 6:37 下午

    JC says in Response no. 1:
    “…… 前陣子我提到「家裡正在出事」是妹妹自戕 ……….".

    Dear JC;

    Hope you (and your sister, if she is still alive,) can gradually
    get out of the shadow. My best wishes to you (and your family).

    Sincerely, CHL.

  4. 4 瑞紅 2007/6/13 at 10:35 下午

    親愛的JC

    我想,您說得正是:
    「只有人感覺到自己是被重要他人無條件接受
    他/她的內在生命力才會再活絡起來
    然後他/她就會做出較佳抉擇 才能找到自己」

    每個人心底最深處的渴望都是
    無條件地、全然地被愛被接納
    我們不能確定
    這一生是否已有或將有那樣的人來愛我們接納我們
    但我們一定能為別人不斷練習做這樣的人
    就從為我們的家人開始

    日前讀到一句話:「Be kind, for everyone you meet is fighting a hard battle.」(Philo of Alexandria)
    好好待人,因為你遇到的每個人都在人生的苦戰之中。
    就是這樣啊!

    我要深深祝福您
    以您的寧靜守護您一家人度過難關

  5. 5 dichroicking 2007/6/14 at 4:56 上午

    █「義無反顧」。

    █松子的愛,是不是就因為長期累積對家庭渴愛的「自動補償作用」,而變得「畸型」了?

    █人間許多頑固冷酷,就是需要靠那麼傻的愛來「死心愛到底」才能開始融解,任何理智皆無置喙餘地?

    █離家三十年的松子,其實從未曾真正「出家」──出離來自家庭的情愛糾纏。

    █在真實的人生大戲裡,「死心愛到底」和「清純善良、不攻擊」,是否依然能得到生命最後的勝利呢?

    █青春的另外一個名字叫殘酷,我總這麼想。

    ————————————————–

    何時才會有個義無反顧的命題老師,能讓這些入骨入髓的生命反思,入基測考題?

    那將會是怎樣一個圓潤完熟的文明社會?

  6. 6 張韻 2007/6/14 at 7:19 上午

    哈囉~ JC姊與瑞紅姊

    對於妳們倆的對話 我想表達一點自己的看法

    JC姊:「那一個女人是要離開原生家庭去創造自己的家的
    一個人算不算構成一個「家」
    「家」除了房子外 需不需要有家人?
    顯然松子是更渴望有家人的」

    以及:「是不是只有人感覺到自己是被重要他人無條件接受
    他/她的內在生命力才會再活絡起來
    然後他/她就會做出較佳抉擇 才能找到自己」

    瑞紅姊則肯定:「只有人感覺到自己是被重要他人無條件接受
    他/她的內在生命力才會再活絡起來
    然後他/她就會做出較佳抉擇 才能找到自己」

    而我想說的是:

    人如果把關於自己的"內在生命力"與"能不能做出較佳抉擇"與"找到自己" 種種自己該面對的事取決於"是否感覺到自己是被重要他人無條件接受" 換句話說"交到別人手上"… 讓我聽起來有一點害怕~

    在一個女人離開原生家庭去創造"有家人"的家之前 是不是先該以"自己一個人" 也就是"單獨一個沒有家人"為家 自己先"全然接受"自己 以自己為家 「我做什麼都可以 我覺得值得做的 我想做的就去做 不要讓規約 讓框架壓制我」再進一步與"另一個陌生人"一起組一個家 才不至於老在他人身上找"自己想要的安慰或安穩"及"自己想要的家"?

    松子真的是其所是接受了嗎? 還是松子以為 只要她"是其所是的接受" 她就能擁有"安慰安頓與家的感覺" 藉由"兩個人或兩個人以上的社會組織" 逃避面對自己的難題與寂寞及改寫自己劇本的使命呢?

    經過一些成長挫折 我真的不願相信誰能給我一個"我要的安慰安穩及我想像中的家" 除了我自己之外… 也真的不再願意把這麼神聖的希望交到某一個人的手上 因為這樣得來的安慰安穩與家的感覺實在虛幻的恐怖…

    瑞紅姊又: 「我們不能確定
    這一生是否已有或將有那樣的人來愛我們接納我們
    但我們一定能為別人不斷練習做這樣的人
    就從為我們的家人開始」

    會不會在我們篤定這一生根本沒有那樣的人來愛我們接納我們之後 自己得學習接受"自始自終人都是一個人"的寂寞並視此為理所當然再也不過之後 我們反而不需要刻意學習就能無條件接納他人 包括伴侶 子女或朋友?

  7. 7 CHL 2007/6/14 at 8:11 上午

    JC says in Response no. 1:
    “… 是不是只有人感覺到自己是被重要他人無條件接受
    他/她的內在生命力才會再活絡起來
    然後他/她就會做出較佳抉擇 才能找到自己 …."

    Ms. Hsia says in Response no. 3 to JC in Response no. 1:
    “ … 我想,您說得正是:「…………..」
    每個人心底最深處的渴望都是無條件地、全然地被愛被接納 …. "

    (1) How true!

    These words remind me of Prof. John Nash at Princeton
    University, whose story was written into a book and
    made into a movie: “A beautiful mind".
    They also remind me of a few people, whose tremendous
    love to me helped making my life sustainable.

    However, it is dangerous to put seeking such a love as
    a goal or a priority of life. The foundation of one’s life
    is the development (e.g. good character, skills of life, view,
    …, etc.) he/she makes to him/herself. It is one’s quality
    through such development or self-improvement that
    attracts people and not the other way round.

    (2) Be it a great love/romance, a great piece of work, a big
    fame, …, etc., most of them will finally be washed out
    by time. This leads one to wonder whether any such thing
    has an eternal meaning at all. Such a thought gave me
    occasionally a “sense of detachment" to my surroundings:
    be it joy or pain, be it honor or shame, perhaps they are
    just passages leading to something I have not yet known;
    I do not have to be bound by them.

    Though I do not intend to encourage such “sense of
    detachment" (after all, we are all in a community and
    no one can truly be detached), such a thought did help me
    to “detach from myself" and “re-find myself" in critical
    moments of life, making choices that follow more closely
    my inner-voice/heart without being distracted/misguided
    by irrelevant issues.

    (3) Back to the character 松子 described by Ms. Hsia’s article,
    rationality tells me that she does not have to put herself
    in such a mess if she could detach herself from her past
    and focus more on the current moment and developing
    herself. But, of course, we all know that
    life is not just a sequence of rational moves; actually,
    though the irrational part can cause disasters in life,
    it is also the same part that makes life occasionally
    unpredictably wonderful. (How sad this does not apply
    to 松子.)

    (4) For Response no. 2 by JC.

    Our society values more the “successful people" and there
    are numerous biographies about them. Actually I have
    been more interested in how people in the other extreme/
    end cope with their life, their sorrow, their regrets, …, etc..
    Though I confess that I constantly felt helpless for them
    when reading such stories, there is something in them
    that deserves my respect as well, even if they chose to end
    their life. I wonder if their stories should also be written
    down as a collective biography. They use their life to give
    us some lessons, to remind us that we indeed still have
    a long way to go.

    PS. For Ms. Hsia:
    The short break between two stages of a project gave me
    a rare leisure these days to come back to, wonder around,
    and re-read your articles. They filled my hours with
    laughters and tears. The article dated January 22, 2007
    does not seem to be listed in any group of your classification,
    though on the title it says that it belongs to “People’s Story".
    Could you please check to make sure? (Thanks also to you,
    JC, and 皮卡丘 for the kind/generous words to me there.)

    ——————————————————————————–
    With these light thoughts and enough indulgence in Ms. Hsia’s
    articles, let me now resume the necessary intensive focus on works.
    With best wishes/regards to Ms. Hsia and her readers (and their family).
    —– Sincerely , CHL

  8. 8 皮卡丘 2007/6/14 at 9:34 上午

    看完了,老實說,有點生氣!就像皮卡嫂有時笨得讓我很生氣!

    從小時候松子渴望父親的關愛,到後來渴望一個接一個的男人「許她一個未來」,終於被自己偏離現實而得不到的「渴望」給弄瘋了。如果松子是我親人或朋友的話,看到她這樣的一生只會「令人悲傷」與「令人生氣」。

    皮卡嫂是個讀書很用功的女生,反應也還算敏捷,偏偏當年兩次聯考都慘遭滑鐵盧,高中去唸了私立學校,大學選擇重考一年,雖然上榜了但是也不盡理想。我很佩服她向上的意志力,我對人的態度也從不把學歷列入考慮,但是如果為了一些「得不到的東西」就不斷在自己心頭打結,我在旁邊看了,還真是挺生氣的。氣什麼?氣世人為了一些無聊的事情在折磨自己!皮卡嫂也會說:「你讀過好的學校,你有好的學歷,你不懂我們這些人的心情啦!」唉,我真要計較世人的肯定的話,我就去社會上「興風作浪」了,幹嘛蹲在自己做的辦公室裡過著簡單自足、自得其樂的生活?

    人幹嘛要靠別人的肯定,心中才能有成就感?
    人幹嘛要靠別人的扶持,心中才能有安全感?
    人幹嘛要靠別人的瞭解,心中才能有撫慰感?

    真是想不開!氣啊~

    講到「孤獨寂寞」也是令人生氣。有伴當然好,沒伴也死不了。我這麼說倒不是因為現在有伴而故作瀟灑。如果真有緣遇上知己,請忘掉一切現實,儘情享受那「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但是當音樂停止曲終人散之後(或者是音樂從來沒響起過的話),如果「孤獨寂寞」會影響生活與心情,就必須將這虛幻的夢境給戳破 - 人生來的時候沒伴,走的時候也沒伴,人生本來就是千山我獨行,幹嘛牽腸掛肚把自己弄得不成人樣,讓真正關心自己的人看了情何以堪!(松子愛她父親的話,就該把自己給照顧好!我不是沒有「孤獨寂寞」過,目前的記錄是十天沒機會開口說一句話也沒主動與任何人 e-mail 或電話聯絡,依舊照我自己的安排一個人吃飯睡覺過日子。)

    導演把「最後的勝利」給了她,我也有話要說。這又是與現實脫節的假設,到了電影最後的呈現還緊抓著人生錯誤不放,以虛幻的手法去滿足一生得不到的「渴望」。你看劇情到了最後還在不斷的「回憶」「回憶」..,殊不知「回憶」正是摧毀松子一生的元凶!為什麼說這又是與現實脫節?因為時間從不會倒流的,如果一個人運氣好到「回憶」都是幸福甜蜜的話,請把握分分秒秒沉浸享受在「回憶」之中。問題是絕大多數的人都沒那麼好運啊!不好好去把握現在與計畫未來,將時間花在「回憶」不可能改變的過去,怎麼可能扭轉人生的逆境呢?「回憶」是兩面刀,如果「回憶」帶來的是痛苦而不是甜蜜的話,必須尋求各種方法去制止大腦這樣不自主的運作。

    在真實的人生大戲裡,「死心愛到底」和「清純善良、不攻擊」可以得到生命最後的勝利,不過要等待老天爺的恩賜!要想靠自己得到生命最後的勝利的話,恐怕得先理解「生命本就沒有甚麼勝利可言」,就像劇中不斷追問的「人生意義」也是個「自找麻煩」的問題。

    我一點不討厭松子(而且依雙魚的本性,恐怕愛死這樣的人),不過看到這樣的人生,真的蠻令我生氣的(所以才會批評這樣的劇情安排)。因為一個清純善良的好人一生不該走得如此跌跌撞撞,令人不勝欷噓。「好人沒好報」(通常是因為太傻)是件總會讓我十分生氣的事情。

  9. 9 JC 2007/6/14 at 10:51 上午

    1. 如果AV女優是生在松子的位置,我想故事可能大不相同了。影響人一生的, 除了環境,個性不可否認也佔了很重要的成份。此外,就是他/她有沒有機緣了悟或成就到張韻或皮卡丘所謂的,我把它稱為「人之自性原本俱足」這個層次。這個層次的抵達,有些人可以靠一己之力 ,有些人需要他人牽成。

    松子應該快要有機會了,就在她在醫院遇到AV女優拿到名片那時候起。當晚她「想像」見到妹妹,幫她理個了漂亮的頭髮,發現自己仍有能力,於是返回尋找名片,只是好死不死遇到一群國中生。中學生看來從頭到尾都是她的剋星!(也許真的有輪迴)但我選擇相信她最終是快樂的「回家」的。聽聞人之將死,前塵往事會不斷在眼前 RUN 過一次(這已經是一種信念 不一定是fact 了 但什麼是fact?)那麼松子是滿足地走了,圓滿而非不甘心,我相信是件好事。若有輪迴,她將能起始一個比較「好」的下一輩,所以她在最後一夜算是有頓悟了。

    2. 謝謝先前九印一章、瑞紅與CHL的祝福(還有沒有被「說」出來的 quiet blessing),我感覺到這是一種「加持」。My sister is still alive, and is trying very hard to thrive (not just survive), and I wish I could be part of the supporting strength. 有時候我想,一個人不用「一直」都要那麼堅強好不好,有時候衰弱或chicken 一下可以不可以?這是不是也是照顧自己的一種方式?

    3. 下次再來說玉里醫院的後續發展。

  10. 10 張韻 2007/6/14 at 10:51 上午

    瑞紅姊丟出來的這顆球真的很迷人

    原本已關機睡覺了

    可是腦裏反覆想著"人能獨立自活的能力"跟"人畢竟不能完全脫離社會不能脫離社會的認同"之間的拿捏

    於是又爬起來開電腦 跟讀友們說早安啦~

    ………………………………

    想起一則童話故事

    一對尋找青鳥的小兄妹

    一直相信 青鳥就在遠方

    他們遠離家鄉 跋山涉水 顛沛流離

    最後終在自家的後院 找到那傳說中的青鳥…

    ……………………………….

    更是席幕容的詩節錄:

    一直以為幸福在遠方,在可以追逐的未來
    我的雙眼保持著眺望,我的雙耳仔細聆聽,唯恐疏忽錯過
    後來才發現,那些握過的手,唱過的歌,流過的淚,
    愛過的人 所謂的曾經,就是幸福.

  11. 11 張韻 2007/6/14 at 11:06 上午

    早安! JC姊

    我正寫著回文十 妳已投出了回文九 呵呵

    “此外,就是他/她有沒有機緣了悟或成就到張韻或皮卡丘所謂的,我把它稱為「人之自性原本俱足」這個層次。這個層次的抵達,有些人可以靠一己之力 ,有些人需要他人牽成。"

    我也沒辦法靠一己之力做到「人之自性原本俱足」這個層次啦~

    只是我知道除了"這樣"之外 實在沒有其它比"這"通向更安穩的狀態 尤其是女人…..(老北北此刻又開始摩拳擦掌 準備激將…)

  12. 12 JC 2007/6/14 at 11:10 上午

    你在地球那一端 我在地球這一端
    你在那一端的螢幕前 我在這一段的鍵盤上
    我們同時按下submit 這個鍵
    這世界多麼神奇!

    西方電影「時時刻刻」(The Hours)剛好有段話可以呼應東方席慕容的詩:
    「我記得有一天早晨,天一亮就起床,全世界充滿了各種可能。你知道那種感覺嗎?我記得我在想:喔!原來這就是幸福的開始。這就是幸福的源頭,往後一定會更幸福。 我從來沒想過那不是開始,那就是幸福,就在那一刻,在那當下,當下已是幸福。」

  13. 13 九印一章 2007/6/14 at 11:46 上午

    還沒看過這部片子
    不說什麼
    不過讀到 JC 抄錄 The Hours 的這段話
    忍不住要將原文轉貼在這兒

    I remember one morning, getting up at dawn. There was such a sense of possibility. And I remember thinking to myself, “This is the beginning of happiness. This is where it starts. And of course, there’ll always be more". It never occurred to me. It wasn’t the beginning. It was happiness. It was the moment. Right then.

    這是讓我在看這部片子的時候
    潸然淚下的一段話

  14. 14 皮卡丘 2007/6/14 at 12:11 下午

    JC:

    看到您提到妹妹的輕生之念,坐在地球第三端的我也只能在電腦螢幕前長嘆一聲。聽起來似乎您妹妹是因為人生遭逢一些不順遂。願您能從這事件的影響中迅速走出來,將自己照顧好,也將妹妹照顧好。

    隨著人口不斷地成長、競爭不斷地加劇,要問我這個世紀最嚴重的健康問題是甚麼,我會投精神疾病一票。這是個很麻煩的問題。除了界定上的爭議外,病人自己的認知、社會的污名與排斥、發生的成因、治療的環境與方法,看到的在在都是問題。

    我不是一帆風順的人,自己也體驗過兩次「快要過不去」的感覺。某位得過憂鬱症的知名人士曾形容得很貼切,就是喘不過氣來,驚恐到趴在地板上,深怕自己一站起來就會受不了一躍而下。我當時還好緊急撥電話給一位好友化解了危機,不過那恐怖的經驗我一直記得。自殺的人不見得是萬念俱灰,甚至絕大部份的人稍微回過神來的話根本不想死。但是大腦在受嚴重刺激或是思考過度等其他因素影響之下,運作上會出了問題,讓一個人處在「很難受」的情形(譬如說:思考停不下來),他才會「想解脫」。只要病人願意接受大腦生病的事實,是有藥物或其他方法可以慢慢擺脫這種「很痛苦」的感覺的。

    我過去也是因為生活上連續面臨急遽的變化,大概因為超過可承受的範圍才會引發這樣的 brain malfunction。所以我現在比較瞭解自己對壓力承受的界限大概在哪裡。不過,為了避免再度陷入那樣的危機,我平時相當謹慎於所讀的書與所做的事,感覺不對就要停手。套用一句報老闆的話:「一吃到毒藥就該立即吐掉。」有些書拉著大腦圍繞一些複雜的問題一直轉,其實是很危險的。另外,生活簡單化,避免去思考解決不了的問題,也是我幫自己的大腦所準備的「安全網」之一。

  15. 15 k 2007/6/14 at 5:51 下午

    很巧,昨天才與朋友討論這問題耶!
    所以要鍛鍊"挫折忍受力"與"壓力承受力"。
    要有強健的身心才好。
    平常多蓄積能量。
    能夠放棄"我執"才能較快樂吧~

  16. 16 聖伯納 2007/6/15 at 2:44 上午

    剛一路回來的車上
    突然想到這個討論松子主題的blog
    有一條清晰的主軸展開來
    像是松子的一生展現在眼前一樣

    彷彿看見我們這群"靈性指數"頗高(較徧重精神面)的朋友
    好像都是站在蝴蝶效應主軸的分支上
    套句瑞紅說與月下蕭何的DNA相似的說法–
    我們這群人的幹細胞是雷同的
    –都對這世上有"熱情"的懷抱
    那麼是什麼讓我們這群人會有不一樣的變異呢

    (過了四小時後)

    我只拿比比,皮皮,狗狗,北北這四人的對照組來談–
    這個變異叫做對佛神(上蒼/因果輪迴)的態度
    如果沒有這層變異我們的基本上價值觀會是一致的
    衡量這個變異的量表如下:
    1.佛神(上蒼/因果輪迴)存在嗎
    2.人定勝天(上蒼/因果輪迴)嗎
    3.運命操之在己或在天(佛神/上蒼/因果輪迴)
    4.求助天(佛神/上蒼)的頻率或時機如何
    5.無助時依恃"泛科學"遠大於依恃"泛玄學"
    這5指標,我發現大概比比,皮皮,北北是同一群組的–
    (雖然比比也拜孔老爺和土地公,但那沒有打從骨子裡相信)
    (他們三人只是不同年齡層的典型代表)
    (有趣的事如果沒有一些蝴蝶效應事件)
    大概我會是和他們同一國–
    看見比比的BLOG彷彿看見年少的自己
    (只是他比同年齡時的我有才氣多了)

    為什麼我要提這些呢
    因為我看見上面大家所談的主題
    都在談用"什麼"來安頓人的"極無助"狀態
    是JC的家,皮皮的藥物,Y頭的「人之自性原本俱足」,九印一章的Right then
    大家似乎都在談
    可多做些什麼少做些什麼
    松子就可以走出不一樣的一生
    不同價值體系的人(如上5指標)提供不同的解方
    這其中的變異剛好是瑞紅所提的打從骨子裡接近「"信神"OR不"信神"」
    所展開的對照
    清楚不同人的座標就知會有不同角度的看見

    未了
    想說的事
    不管松子或他人如何過他/她的一生
    終究是別人身上領受的覺知
    其間給我們照見的不正是–自己對諸相的自己的反應而己嗎
    如果忘我的入戲去演松子的起伏
    而忘記自己時時刻刻的領受覺知
    松子的一生終究是你頭腦思維所編織的一生

    當然在這樣頭腦思維所編織的一生之中
    其實也正滿足或不滿足我們形形色色的一生

    只是那樣的一生

    有多少是"看見自己"呢

  17. 17 皮卡丘 2007/6/15 at 7:04 上午

    聖犬「汪汪」:

    如果皮卡嫂知道外面有個男人叫我「皮皮」的話
    她可能會懷疑我心裡是不是也有一座斷背山? ^^

    稱呼您「狗狗」一直讓我想到「太白粉」 ^^
    所以我想叫「汪汪」也有「異曲同工」之妙 ^^

    您所謂「"靈性指數" 頗高 (較偏重精神面) 的朋友」沒把我算在內吧?
    如果有的話,那我得自首了
    我是較偏重現實面的人(理智上) - 如何以實際的方法去解決問題?
    精神面的東西對我來說比較是生活平靜下來之後所享受的風花雪月與悱惻纏綿
    雙魚不能放縱自己的精神面
    不然下場會比松子慘上十倍 ^^
    __________

    「靈魂」這東西是文學家、藝術家、音樂家、表演家創作靈感之泉源
    少了這東西我看大概就準備要「辦退休」了

    有回看到一位記者訪問美國一位知名畫家 Andrew Wyeth
    這老先生有個怪癖
    就是關於他畫作的某些深層的問題他是不回答的
    他說了一句蠻有意思的話(我當時立刻記在電腦裡):
    "If you display yourself completely, all your inner soul disappears."
    我心想..
    換個角度看
    當人生追求與得到真相的同時
    是不是也代表著夢想與憧憬幻滅的開始?
    (這是目前我對「老」的定義)
    松子如果看到了李宗盛的歌詞
    可能會頓時失去了人生方向與生活依靠
    但是不致於會為了愛情跌跌撞撞過得那麼不快樂吧?
    __________

    k 媽:

    我不確定去「對抗/忍受」挫折與壓力是不是個好方法(看人吧?)
    聽起來有點殘忍地折磨自己

    有些心理上的困擾是因為「想到」才「存在」的
    所以一直「想」去解決的話
    會不會雪上加霜而轉不出來咧?

  18. 18 dichroicking 2007/6/15 at 7:18 上午

    如果松子的一生是一串項鍊,那無疑將是最美,而不朽的一件藝術經典.

    任何「改善」都是對極緻之美的褻瀆和糟蹋.

    營養過度對健康有害,構思過度是藝術創作之癌.
    智慧或理性的規劃,對生命可能是導向災難的摧殘.

    在「美」的巨佛—松子面前,理智只是張牙舞爪的可憐小螞蟻.

    如果你畏懼生命,生命也將畏懼你,那就去靈修吧!把生命之樹的所有幼芽嫩葉都摘掉,把植物動物都密密塗上石灰假裝那是石頭.

    以審美境界來欣賞,松子的一生其實是一首絕美的生命史詩.

    是哪個膽小鬼開始在「大師的生命畫作」之前挑起枝節瑣細的「理性技術分析」!? (「不敢小尼」學會吹皺一池春水而成了「大膽小尼」?^^)

    聖伯納,你總是能讓入定老僧忍不住跳起來疵牙裂嘴^^
    去找個小姑娘,唱情歌寫情詩逗她眉開眼笑,讓她蕩氣迴腸,害她柔腸寸斷…..
    那就是你唯一該做的修行,唯一該有的覺知.不培養最基本的感覺能力如何能夠「看見自己」!

  19. 19 皮卡丘 2007/6/15 at 7:34 上午

    > 在「美」的巨佛—松子面前..

    哇哈哈哈哈.. 被笑彈炸到.. 笑死我了..

    感恩「不修」方丈清晨開示之「每日一笑」^^

  20. 20 聖伯納 2007/6/15 at 8:06 上午

    那好吧

    比比,皮皮,北北(姑丈,九印兄或其他人要回也可以哦!)
    你要不要回應如下量表:

    1.你相信佛神(上蒼/因果輪迴)存在嗎
    2.你相信人定勝天(上蒼/因果輪迴)嗎
    3.你相信運命操之在己或在天(佛神/上蒼/因果輪迴)的比例比較大
    4.你求助天(佛神/上蒼)的頻率或時機如何
    5.你無助時依恃”泛科學”遠大於依恃”泛玄學”嗎

    皮皮要叫汪汪也行…
    (最前面我也這樣稱呼過自己)

    “靈性指數"(精神面)和"理性指數"(現實面)
    是不一定相背的…
    當然,相較之下你們三人會是較徧"理性指數"(現實面)
    你不都已是表現過了嗎(邪教說,自由競爭學派..)
    所以不用自首

    >>聖伯納,..去找個小姑娘,唱情歌寫情詩逗她眉開眼笑,讓她蕩氣迴腸,害她柔腸寸斷…..

    你怎知我不正在(為她也為自己)做呢 ^_^

    >>那就是你唯一該做的修行,唯一該有的覺知.
    那就不一定是唯一的了
    如果不能「看見自己」如何培養全方位(身心靈合一)的感覺能力呢

  21. 21 瑞紅 2007/6/15 at 10:30 上午

    JC 君說松子"只是好死不死遇到一群國中生。中學生看來從頭到尾都是她的剋星"
    呵呵
    我的看法卻是
    導演刻意這樣安排讓她"死得其所"

    松子是一個真心愛學生的國中老師
    她的工作是教學生唱美好的歌
    她年輕時指揮合唱團的樣子多麼莊嚴尊貴
    然而落魄江湖一生
    讓那莊嚴尊貴全都被人間塵垢埋葬了
    直到生命最後一剎那毅然提起正念振作起來
    她才會渾然忘卻自己一身狼狽
    在那星空下正氣凜凜地高聲斥責午夜在外游蕩的國中生
    那個昏睡三十年的莊嚴尊貴的音樂老師終於甦醒了

    只可惜青春是殘酷而盲目的
    當年的龍洋一和如今河畔的夜遊少年都一樣
    不管是龍洋一看到的當年松子的美好
    還是夜遊少年看到的如今松子的醜陋
    都只是表面的松子
    因此
    他們都錯過了松子

    正是一再的錯過
    使人一再地孤單寂寞

    如何能解脫孤單寂寞的輪迴呢?

    對"這一生有那樣的人來愛我們接納我們"不期待跟不抱希望
    其實很不一樣
    回憶只可能壓抑埋藏不可能消除
    對"想不開"的人來說
    別人越生氣她往往越是想不開
    我們其實很少能真正處理自己或別人生命的問題
    我們以為我們一直在處理的
    只是我們對問題的想像
    因為
    我們大多看不見問題的本身

    想像極其複雜
    是因為真正的問題太單純
    單純到聰明又莊嚴尊貴的人
    往往折騰一生才肯低頭相信或者還不甘願相信

    難怪人一動腦筋
    上帝就要發笑

    話說回來
    不過就是一部電影而已
    看我們聊成這"對簿天堂"的局面!
    雖然始作俑者我是很不應該
    但諸位前輩大德
    您們自己也"有份"啦
    哈哈
    我先說可別辯論累了回頭罵我啊

  22. 22 JC 2007/6/15 at 12:17 下午

    嘻嘻,但我還是要來把玉里醫院的故事講完:

    醫院的工作成員除醫生之外,還有社工、護士與職能治療師,後三者我們姑且稱之「婆婆媽媽」。她們說跟自己的家人相處不過是晚上回家幾個小時時間,跟病人卻是「朝朝暮暮」,要稱為「家人」也不為過,但看著這些「家人」後來的下場,「情何以堪」?不舒服啊!

    她們不是什麼懷抱著崇高理想的人,她們只想讓自己的生活好過一點,於是她們想那就不要讓病人回家,在院內闢個宿舍讓病人們「居留」,再跟鄰近社區的店家說是不是可以提供什麼簡單的工作機會讓這些病人來工作,社區居民都很熟,一句話「沒問題」!但做決策的醫師說「No No,不可以,萬一病人跑掉怎麼辦?誰來負責任?」於是婆婆媽媽們以退為進跟醫生說,「為了有助病情改善,每週一三五下午出去散步兩小時,有益身心,附近就有廢棄的田地」,醫生聽了也覺得很有道理。

    於是在三個警衛陪伴下,病人去散步。後來警衛說很無聊,而且病人也沒有逃跑,不然一個警衛去就好,後來連最後的警衛人力都省下來……。花了十年時間婆婆媽媽向醫生證明「這些病人是不會逃跑的」,於是醫生同意讓病人到鄰近社區去工作,有的鋪床,有的除草,有的撥花生,有的做玉里羊羹(各位大德下次到花蓮時,是不是買一點啊,哈哈)。但這可也不是簡單的事,有的人割草割到一半就會停格於某一個動作(因為一些腦神經化學之類的因素),有的人因為老闆提供冰棒當點心,吃了冰棒就一直找人聊天以致生產力下降,於是婆婆媽媽們就「磨合」:你這位愛吃冰棒聊天的人每一個小時就到田裡檢查那一位割草的是不是有在動,沒有的話就把他「叫」起來。

    就這樣,病人不回家了,但是回家過年,家人、病人都開心,說「端午節再接你回家住一個禮拜」。家庭恢復功能了,病人有希望了,婆婆媽媽的日子也好過一些了。當然,故事還是不斷地走著,各種未預期的、不確定的不斷在發生……。

    我們都是看著別人的故事,想著自己的故事。這群婆婆媽媽把自己的工作「做活」了,工作不再是謀生、養家活口、把事情做完的意義而已。更重要的是,這並不是什麼崇高偉大的理想,她們只是希望自己的生活好過一點而已!

  23. 23 九印一章 2007/6/15 at 12:35 下午

    先向聖伯納先生說聲抱歉
    我向來害怕做任何有問卷型態的題目
    請容我將筆放在一邊承認我答不來您出的題目

    —————————————————————————————-

    我只能說我相信的
    我相信夏小姐這兒和Xletter那兒都是道場
    我相信在這兒相遇的都是有大疑惑因此有大智慧的修行人
    我相信修行不是一生一世的事情
    因此我相信所有的靈光與神明
    都是累世以來困知勉行在此生此世的結果與在此時此刻的煥發

    我願意相信自己若有一些破除迷障的能力並不全然是自己的成就
    而是向來與我因緣相遇的眾生
    以其慈悲以其怨怒以其上智以其頑愚與我同修共進而來
    我對自己的一點能力
    有著相當的自負
    因為這是眾心眾力所成
    倘若妄自菲薄便是辜負向來同修眾生
    但是我的自負並不是貢高我慢
    因為貢高我慢便無視向來所受者眾且重
    誤以為單憑一己之力便足以拔超

    在這樣的自負中我明白了何以於人於己皆應謙卑
    也是在這樣的自負中我看到了何以於人於己皆有責任

    以上只是我的相信
    不是我的信仰
    因此說完的一刻便是說完的一刻

    呈在各位座前
    請各位過目
    之後便靜心受教了

  24. 24 k 2007/6/15 at 1:48 下午

    一般來說,當媽媽的私心是希望孩子一生順利平安,不要遇到什麼挫折失敗難解問題等等。(對自己也一樣的祈禱~哪會閒閒沒事,自找麻煩去把挫折"想"出來。)
    如果碰上了,就當作是苦其心志的機會啊!"想辦法"解決困境,跳脫不順的境地。
    每個人的際遇環境不同,所想的辦法也可能少相異。求人求己求神拜佛都可以,在這裡尋找一些靈感也很好。
    就是好好過日子嘛~回憶美好的過去,盼望光明的未來,也認真快樂的活在當下,一切OK的呀!

  25. 25 皮卡丘 2007/6/15 at 7:18 下午

    來填一下聖犬「汪汪」所設計的直報讀者信仰調查表 (呵呵)

    1. 你相信佛神(上蒼/因果輪迴)存在嗎
    答: 佛神/上蒼 --> 不知道存不存在
    因果 --> 確定存在
    輪迴 --> 不知道存不存在
    註: 這些對我來說不是相不相信的問題

    2. 你相信人定勝天(上蒼/因果輪迴)嗎
    答: 這題有點看不懂
    真要用力討論起來的話長篇大論大概會被噓下台
    這樣簡單說吧
    我相信的是「路是人走出來的」

    3. 你相信運命操之在己或在天(佛神/上蒼/因果輪迴)的比例比較大
    答: 絕大部份可以操之在己
    除非您的興趣是高空跳傘或是甚麼方程式賽車的..

    4. 你求助天(佛神/上蒼)的頻率或時機如何
    答: 常常
    在停車場繞來繞去找停車位時
    我會邊開車邊唸各式各樣學來的咒語
    看看哪個比較有效 (哈!)

    5. 你無助時依恃”泛科學”遠大於依恃”泛玄學”嗎
    答: 嗯~ 無助? 好像很少發生
    除非哪天我生了大病腦筋轉不動的時候才可能吧!
    有疑問的時候我一定先從科學知識裡翻答案是無庸置疑的

    好了 填完了
    我的思想算是紅五類還是黑五類呢? (呵呵)

    我要去瞇瞇了
    其他的話明天再來聊

  26. 26 張韻 2007/6/15 at 10:20 下午

    瑞紅姊說的對

    “對”這一生有那樣的人來愛我們接納我們”不期待跟不抱希望
    其實很不一樣"

    老北北也對

    “如果你畏懼生命,生命也將畏懼你,那就去靈修吧!把生命之樹的所有幼芽嫩葉都摘掉,把植物動物都密密塗上石灰假裝那是石頭."

    而我自己則喜歡這樣看事:

    經歷– 整理分析放大問題–然後忘掉理性的過程"傻傻地過"

    看到問題分析問題其實也並不表示自己不再做同樣的事或再犯同樣的錯

    也倒不是"畏懼"什麼 只是我相信通過"整理分析放大問題"之後 其他都會自然正向且理所當然的發生

    反正就是"知道" 然後"忘記知道" 然後"傻傻地享受當下"

  27. 27 dichroicking 2007/6/16 at 12:24 上午

    1.你相信佛神(上蒼/因果輪迴)存在嗎

    ★A.:不信.

    2.你相信人定勝天(上蒼/因果輪迴)嗎

    ★A.:不信.

    3.你相信運命操之在己或在天(佛神/上蒼/因果輪迴)的比例比較大

    ★A.:都不大.30%操之在己,70%在運氣(機率,不關上蒼神佛).

    4.你求助天(佛神/上蒼)的頻率或時機如何

    ★A.:很少.我把無助和痛若自己一口口吞下去.

    5.你無助時依恃”泛科學”遠大於依恃”泛玄學”嗎

    ★A.:依恃自己苦中作樂^^,不知這算「科派」還是「玄派」?

  28. 28 皮卡丘 2007/6/16 at 6:28 上午

    紅姑說..
    > 對"想不開"的人來說
    > 別人越生氣她往往越是想不開

    所以像我這種愛多管閒事的人就常常被氣死啊!(呵呵呵)
    不過.. 話說回來..
    會讓我生氣的人該高興才是 ("我" 可換成 "紅姑"; "人" 可換成 "老爺與公子")
    沒有那層 "你不一樣" 的關係怎麼會生氣?
    __________

    另外兩段讓我生氣的劇情是..

    1) 八女川徹對人生最後的結論 -「活著,真對不起!」
    (松子精神失常後還不斷在牆上書寫著這句話..)

    誰說活著就一定得如何如何才叫「對得起」?
    99% 的博士論文對人類文明與啟智都沒有多少貢獻
    否則的話我們早生活在天堂裡
    甚麼叫做「對得起」的人生呢?

    人類的確因為夢想而偉大
    但是當夢想反過頭來制約甚至傷害自己時
    是不是該想想這是為什麼?這是我要的一生嗎?

    人生本來就是悲苦的
    人性也大多是醜惡的
    明白這樣的現實
    生命中每一件微不足道的幸福片刻都值得我們去知足歡喜與感恩珍惜

    如果明天慧星要撞地球
    每個人只剩下 24 小時的人生
    What do you do?
    花 23 小時去思考怎麼樣才叫「對得起」嗎?
    慧星真的會撞地球
    只是每個人的時間表不一樣
    但是 60 年、40 年、20 年跟 24 小時有甚麼不一樣嗎?

    2) 松子不斷沉淪而且 spin out of control 的人生

    不管對別人或對自己
    我可以很寬容地^^ 原諒「初次」無心之過
    但是反覆同樣的錯誤就會令我很難接受
    老外常說 "Fool me once, shame on you; fool me twice, shame on me."
    當人生過程不順利時
    停下腳步找到問題的根源後再做下一步的打算是必要的處理
    像松子一樣沒有停下腳步找到病因
    讓人生如滾雪球般將問題與不快樂的回憶愈積愈多
    路愈走愈窄變成了一個心中的地獄
    到了末期甚至受不了而喪失了原本「愛」與「信任」的能力
    這樣的發展又讓我很生氣

    如果松子很「享受」這樣的人生
    那也就罷了
    我反而要祝福她 - 太棒了!恭喜妳!
    但是我實在看不出來她哪裡在「享受」了
    緊抓著「渴望」不放 弄到最後狼狽醜陋不快樂就讓我十分生氣
    (咦?我不會愛上松子了吧?呵呵)

    記得曾看過一則鴛鴦大盜的新聞
    年輕小倆口騎著小綿羊
    男的在前座 腰間插著開山刀
    女的坐後面 一手抱著男生 一手揮著西瓜刀
    我心想..
    小倆口「有志一同」的在「享受」搶奪之樂
    應該很幸福 祝福你們!
    .. .. .. .. ..
    .. .. .. .. ..

    我想這對小倆口應該還在吃牢飯吧!

  29. 29 皮卡丘 2007/6/16 at 7:17 上午

    忽然想瞭解這故事的由來(是否為真人實事改編?)
    所以查了一下
    原來故事是源自山田宗樹的小說(有中文版
    這就難怪了.. 我心想

    暢銷小說或電影往往反映著大時代的迷惘
    如周迅主演的電影「如果‧愛」

    想起前兩個禮拜才讀過 BusinessWeek 的一篇文章
    "Japan's Lost Generation"(附表在這裡

    難怪山田宗樹從頭到尾一直呼喊著

    「活著,真對不起!」

    一句應該可以引起日本當下不少年輕人共鳴的話
    也是一句我不怎麼喜歡的結論

  30. 30 聖伯納 2007/6/16 at 11:50 下午

    剛看完<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
    心情良久良久…..
    瑞紅寫的那些話都浮了出來

    皮皮等你有機會看完
    再來說話評論一定會不一樣的

    現在讓我多點時間陪陪我那樣的情緒吧
    有機會
    再來和大家分享吧

    謝謝瑞紅的字

    謝謝

  31. 31 聖伯納 2007/6/17 at 11:40 上午

    剛給二姊看了松子
    她似乎一開始
    就不認同她
    (應是我處理不當 老想給她自以為是的"好心"建議
    說什麼只要她願意包容吸納這種生命
    畫畫深度一定更上層樓)
    呵~~她也在對我的精神性入侵反動吧

    她看到松子進入土耳其浴就走人了
    說她看不下去
    留下討她歡心幫她開冷氣的我
    空空盪盪的客廳中咀嚼五味

  32. 32 聖伯納 2007/6/18 at 8:06 上午

    會想給二姊看松子
    原因有點
    她之於我有點像劇中松子的妹妹及弟弟的合體
    松子和弟妹最終的釋懷
    正是我內心渴望和二姊找到的解放

    皮說
    ——————-
    山田宗樹從頭到尾一直呼喊著

    「活著,真對不起!」

    一句應該可以引起日本當下不少年輕人共鳴的話
    也是一句我不怎麼喜歡的結論

    但是
    我看到的 並沒有停在這極灰色的字句上
    我看到的 是他前後呼應的去說這句話
    是觀照到
    這個物質文明進步的水泥叢林—
    經濟安逸 時間一多
    但諸多心靈極欲尋找填充的意義下
    去同理心這些心靈的苦悶
    經由松子苦難的戲謔一生
    幫我們找到時代迷失下的救贖
    尤其是她姪子將她的房間清得比自己原來的還乾淨
    就是象徵他已經由這場生命的洗禮之歌
    為自己原本離開樂團女友分手 生命找不到出口–只想用性填補或幻想自殺
    他已經為我們找到這個當下迷惘時代的救贖

    這也應是瑞紅或諸多看此劇會久久感動的地方之一吧

  33. 33 瑞紅 2007/6/21 at 11:12 上午

    關於松子,我最想不透的是,
    談戀愛就談戀愛,她幹嘛把美髮工作辭掉呢?
    我也想,她那麼愛唱歌又會唱歌且有教學經驗,真該抓住日本七○年代風起雲湧的卡拉OK熱,去當卡拉OK敎唱老師,說不定早就賺翻了呢!

    哈哈哈
    姑丈聽我扯到這裡,瞪我說:
    妳還真以為有松子?松子是妳阿姑啊?

    不過據說山田宗樹是根據社會新聞真人真事
    才改寫成這部小說的

    松子的姪子阿笙,因為整理松子遺物認識了松子的一生,才對他離去的女友明日香留下的一句話有所領悟,那句話是:
    生命的意義不在獲得什麼
    而在給予別人什麼

    據說松子的導演在籌拍續作明日香的故事

    我想這部電影真正要表現的,是生命的提昇,而不是生命的沉淪.

    不過,煩惱即菩提.可不是?

  34. 34 皮卡丘 2007/6/21 at 12:51 下午

    紅姑問:
    > 關於松子,我最想不透的是,
    > 談戀愛就談戀愛,她幹嘛把美髮工作辭掉呢?

    因為松子肯定是雙魚座的啊 (哈哈哈)
    就是老北北口中「不愛江山愛美人」的雙魚啊!

    她辭掉工作是因為龍洋一不斷反覆地回答她:「我要和松子永遠在一起」
    所以有了幸福幹嘛要工作?

    別懷疑, 這就是雙魚這群蠢蛋會幹的蠢事. ^^
    ____________________

    日本經濟自 1990 年起蕭條了 15 年
    造成目前 25~35 歲的年輕人成為迷失的一代
    找不到工作, 成為有一頓沒一頓的打工族與飛特族
    不知道人生的目標與意義是甚麼
    也充滿著對現實的無奈及對未來的疑惑與迷惘
    這種現象跟目前台灣的大學與研究所畢業生很像
    但是日本應該更嚴重許多 (因為經濟蕭條太久了)
    所以我有點懷疑山田宗樹所用的「活著,真對不起!」這句話
    是不是為了迎合「市場的口味」?

    不過, 我是忽略了阿笙的轉變
    現在回頭看, 的確劇情的安排是有啟發向上的意涵
    好一句「煩惱即菩提」! (呵呵)
    ____________________

    聖犬汪汪:

    我從頭到尾可沒說這部電影不好看喔~
    (就像我幾乎不跟皮卡嫂說「我愛妳」一樣 ^^)
    反而我覺得這部電影中摻雜了許許多多值得探討的人生題目
    是個少見的「蠻有內容」的電影
    兩個小時下來我是看得很 enjoy 的
    只是覺得松子太傻了
    想當面甩她兩巴掌..

    「妳給我醒過來!!!」

  35. 35 瑞紅 2007/6/21 at 2:21 下午

    皮卡丘
    松子的生日好像在十月還是十一月
    我記得電影裡面有一幕照到松子的什麼文件
    裡面有松子的出生年月日

    哈哈不能再說了
    再說姑丈要把我遣送松子瘋人院了

    日前看了中島哲也的另一部電影"下妻物語"
    也滿好看的
    看來他喜歡艾蜜莉的異想世界加追殺比爾那種新潮流電影語言
    對社會邊緣人和家庭孤寂者別有一番同情

  36. 36 皮卡丘 2007/6/21 at 3:32 下午

    媽呀! 真是見鬼了!!
    世界上怎麼有您這種人?
    看個電影連文件上出現過出生年月日都還有印象?? (傻眼 ⊙⊙)
    真是太.. 太.. 太恐怖了!!!

    您該不會回答得出來下面這題吧?
    "請問松子離家出走之後, 第一次回到家裡時, 手上提的包包是甚麼顏色的?" ^^

    真的答得出來的話
    老爺應該像電影「雨人」一樣
    把您帶到拉斯維加斯大撈一票就可以提前退休啦! (呵呵)

  37. 37 JC 2007/6/21 at 4:52 下午

    我也看了下妻物語
    不得不承認有點被洗腦……
    是……覺得kuso很好笑
    中導哲也營造的螢幕氛圍很特別
    且總是給邊緣人物向上提升的希望

    據聞飾演松子的中谷美紀覺得中島哲也很龜毛
    曾表示以後再也不與他合作了
    如果扮演松子入骨的她再平白挨兩巴掌的話
    她可真的要對中導哲也恨之入骨了
    不過挨兩巴掌可能也很有kuso 的效果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出報日期

六月 2007
« 五月   七月 »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最新回應

請輸入 e-mail 地址

RSS 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