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桑椹

 昨天早上到媽咪家後方的河堤散步,途經柚子園,看到園邊溝畔兩棵桑椹樹結實纍纍,順手摘了一捧,回家加蜂蜜打了三杯桑椹汁,煞是美味。今天早上,我於是捎個竹編小盤去散步,又摘了一盤回來。

 不知那是野生的,還是園主種的,總之,我幹了這檔可能「涉嫌偷竊」的事。但心裡的「罪惡感」,居然相當稀薄。

 我只是覺得一定要採,不採實在好可惜,會「對不起」桑椹樹似的。採的時候,我想,如果園主來了,說那是他的,我就把整盤都給他,如果他不要,那我就收下,就這樣簡單。

 但事情真能就這樣嗎?我怎能就這樣呢?
 我會這樣實在不是因為我的關係,哈,完全是那兩棵桑椹樹的「行為」讓我「不得已」!

 桑椹樹種在柚子園裡,但是因為果實太多太重嗎?他們已呈半傾倒狀,跨過圳溝,垂墜在小路上。整棵樹上綠葉茂盛蓬勃,綠的、紅的、深紫的果實密密遍佈。可能因為沒人採摘,或採摘不及,那樹下、溝裡,已掉滿熟透的深紫色桑椹。還留在樹上的深紫色桑椹飽滿欲滴,枝葉輕搖,旋即脫落,有的還招來小蝸牛食客寄宿了。

 那桑椹樹按他自己的「天道」,沒有保留地盡全力生存、成長、結果,結了一樹佳果任人採摘,誰來採摘對他其實都無所謂,有沒有人讚賞他的甜美也不要緊,要是沒人理睬,時間一到,也得任果實隨風與地心引力落土成泥,終有一日,全部果實都不再屬於他。然而,無論如何,他一樣日夜依隨「天道」前行,迎接春夏秋冬,該怎樣就怎樣,萬一有天枯死了,或被園主鏟除了,那就是他的舞台落幕之時,他也靜默自在如常,不會像人一樣繾綣眷戀或擾攘抗爭。

 大自然就是這樣豐富,這樣瀟灑,光一棵佝僂的桑椹樹都能讓人發現自己的肚腹淺小,而他的「供養」實在遠遠超過自己的需要,更何況任人類揮霍、宰制的,是這整個世界的山川大地、蟲魚鳥獸?然而,人可曾真正滿足?人的世界是充滿得失、斤斤計較的世界,「不自然」的世界。

 「生而不有,為而不恃,長而不宰,是謂玄德。」老子的道德經,桑椹樹已經實踐了,而我這個痴人還沒讀通。

15 Responses to “採桑椹”


  1. 1 k 2007/4/1 at 7:11 下午

    看著這篇文 想著桑椹汁…
    去年買了兩瓶桑椹汁 加6倍冰水 非常好喝~
    (瑞紅總能由小事物 引出大道理)

  2. 2 JC 2007/4/1 at 8:56 下午

    哇 我口水都流出來了

  3. 3 張韻 2007/4/1 at 11:13 下午

    瑞紅姊 妳已經很好了 至少妳做到了 “花開堪折直需折 莫待無花空折枝"呀~

    “Carpe diem"!

    不管啦~不管啦~我也要喝桑椹汁啦~

  4. 5 老讀者 2007/4/2 at 12:43 下午

    瑞紅姐

    謝謝妳的文章
    我想妳是懂的這道理的
    但自然就是自然
    它不遮不掩也不疾不徐

  5. 6 sigmasu 2007/4/2 at 1:23 下午

    真巧,看到這篇文章時正吃著同事請的桑椹加優酪乳,味道還蠻搭的。紅姑娘家後面的柚子園是我未搬家前常騎單車閒逛的地方,逢柚子樹開花時真是香味撲鼻,令人心曠神怡。

  6. 7 皮卡丘 2007/4/2 at 4:30 下午

    面對只此一回的人生,能夠對進退得失不起心動念,大不易啊!報老闆您的耳提面命,我是需要時時念茲在茲的。

    雖然不是佛教徒,卻一直很喜歡已故的印順長老在「平凡的一生」中提到的恬淡心境:

    「自己如水面的一片落葉,向前流去,流去。忽而停滯,又忽而團團轉。有時激起了浪花,為浪花所掩蓋,而又平靜了,還是那樣的流去。為什麼會這樣?不但落葉不明白,落葉那樣的自己也不太明白。」

    那份雲淡風輕的自在,真是教人嚮往啊!

  7. 8 小恩 2007/4/3 at 4:38 上午

    花兒不為誰美麗,樹木也不為誰青翠;它們只是默默的盡著身為大自然一份子的責任。
    嗯…想到二十四孝裡的一個孝子:採桑葚時特意把酸的紅果與甜的黑果分開來,紅的自己吃,黑的留給媽媽──瑞紅姐你那天採的桑葚是什麼顏色的啊?^_^

  8. 9 瑞紅 2007/4/3 at 7:40 上午

    小恩
    我當然全採黑紫色的
    給媽媽和自己吃

    那個孝子身處的是荒年
    吃紅果是不得已
    紅果未成熟
    不像紫黑果輕輕一觸就脫落
    可見桑椹樹也不愛人家拔紅果

    另外
    小恩您快別說一天不易到黃昏
    好好享受您的"阿米兒"的"折磨"吧
    因為小孩十歲以前都是天使
    十歲以後呢
    呵呵天機不可洩露

    關於十歲前是天使
    這也不是我一人瞎說的
    人家余光中先生多年前有篇寫女兒的散文
    早就這麼"開宗明義"了

    sigmasu
    是喔 您知道這片河堤的林子?
    真好!

    我也很喜歡柚子白花的氣味
    還有檳榔花
    也總令我癡醉

    為什麼沒人想到賣 made in Taiwan 檳榔花香水呢

  9. 10 說中文的人 2007/4/3 at 8:47 上午

    歐洲友人家中有棵櫻桃樹,每到端午前便結實累累。這時,她總是勤奮地爬上爬下摘櫻桃。剛開始登高時便發現左鄰右舍家家都有櫻桃樹,每棵都和她家的一樣掛滿了黑黑紅紅的果子。只是,別人才懶得採。擺在餐桌上的多半是市場買回來的。那多方便!哪兒像她呀,年紀也不小了,這麼高來低去的,還不時用整個身子巴著搖搖欲墜的樹幹拚命想搆著老是離指尖三公分的櫻桃‧‧‧

    採果的趣味好像只和頑童的形象才搭的起來。玩哪!摘一個吃一個,同伴轉陣了,大夥兒也就一窩蜂地置果子於不顧。但若想到主角是個成年人,那感受便不同﹝尤其是女人時﹞。那人心中想的大約是這熟了的果子不摘多可惜啊!就是為了不讓“可惜”的事發生﹝這和果樹有無主兒沒關,凡遇此之人大約都能視之為己任﹞,有人採了吃了順應天道自然而已,有的貪欲大發於是沒個了結,有的太過道貌岸然,不採不碰但心裡卻從此嘀咕個沒完‧‧‧

    我的朋友是屬於那種自然派的,別看她採起櫻桃時拼命三郎的樣兒,其實她說自己是有原則的:樹上一部份的果子絕對得留給鳥兒,不得全取!但不知是因為真的如此?還是採不到咧?﹝跟她太熟了,開個小玩笑相信她不介意的!﹞當然啦!那些放著樹上成熟的果子不採,只到市場買的其實也是大善人。總讓那些靠體力做些小生意的人有個生計出路。

    採什麼,怎麼採,大約只是存乎一心吧!有那一念,實為可貴啦!

    說到白柚子花的香氣,真是太美了!就在前幾天,我生平第一回的接觸,到現在還回味無窮!

  10. 11 JC 2007/4/8 at 12:36 上午

    趁著清明假期 回老家去看爹娘
    四月五日下午從台北到嘉義 車速可以維持100 只開三小時 真是幸福
    更幸福的是 桑葚樹看到了 桑葚也採了 也吃了

    據鄉民報導(雖然老北北貼的網站已經說的很清楚)
    這桑葚樹不用施肥 不灑農藥 在產期一個月間可以生產到100斤
    聘人採收一斤10 元 不夠本 沒人要採 多是任其落地腐爛

    於是我們就很心安地站在路邊採將起來 心底也有個腹案:「如果園主來了,說那是他的,我就把整盤都給他,如果他不要,那我就收下」

    就這樣 從都市來的老的小的享受一上午的幸福

  11. 12 JC 2007/4/8 at 12:59 上午

    呵 桑椹的椹 為什麼變成葚了 請自動校正^^

  12. 13 也是 2007/4/12 at 3:18 下午

    居然有這麼些吃桑椹採桑椹的人在這裡作文章
    真是令人感到親切
    因為我一直以為桑椹是罕見的樹 桑果是令現代人懶得摘難得吃到的水果

    提起桑椹 我會特別懷舊
    因為童年時光 外婆鄉下的家園 幾乎收納了我所有短假長假的回憶
    在那罕有零嘴的環境裡 採桑椹摘芭樂辨識可食的小野果
    便是自在逍遙的點心時間
    小小的人兒 也曾驚嘆桑椹的精巧可愛 源源不絕
    以及和阿姨拿著杯子穿梭樹下的詩意

  13. 14 雪花 2007/4/22 at 9:07 上午

    小時候也特別注意哪裡有桑樹
    不為桑椹
    而是桑葉—自然課要養蠶
    很多找不到桑葉的同學 只好去買
    記得好像一包要五塊十塊吧
    不知道現在的小朋友們還做不做這個作業?

  14. 15 瑞紅 2007/4/22 at 8:42 下午

    致 雪花 君

    有一天颳颱風下大雨
    我家老爺穿著雨衣冒險到附近的小山採桑葉
    在樹下遇到另一個"孝子"爸爸
    倆人不相識卻相對會心苦笑良久

    那是我兒小學四年級時的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