捲款潛逃

 今年開年,台灣就為「成語問題」炒得「鬧熱滾滾」。說到成語,今年第一季台灣最紅的成語就是「捲款潛逃」。就算它本來不算成語,也不得不躋身成語之列了,這樣才方便用以簡稱那幫壞蛋中飽私囊、遠走高飛、六親不認、枉顧他人死活的行徑。

 大家都說那些捲款潛逃的富商名流,不管是集團老闆、旅行社負責人、科技公司或建設公司董事長……,肯定是「有神通」──有辦法打通內神外鬼,而且現在正「逍遙在外」。聽起來,好像他們好歹總是「聰明的狠角色」。是這樣嗎?

 這年頭確實聰明當道,不擇手段、先搶先贏的人,講話就是敢大聲;而輸的、被騙、被害的,則低頭自恨「無能」猶恐不及。小時候曾聽做生意的長輩說:「台灣的騙子碰到被他騙的人,會不好意思、快閃;但在香港卻相反,被騙的人碰到騙子會不好意思、快閃。」(跟香港的讀者朋友說聲失禮了。)我看現在台灣的社會風氣,恐怕也慢慢靠近長輩眼中當年的香港了。

 為什麼會這樣呢?我管這叫「自我意識作祟」,真是作「祟」!我不相信那幫自私自利捲款潛逃的壞蛋,在外真的能「逍遙」,就算一己「逍遙」得了一時,也不過是短暫的泡沫,被其罪惡株連的家人親友,此後也無法真正平靜度日。

 好吧,捲的款可能是可以抓在手上的,但要「潛逃」到哪裡去呢?如果有個囚犯偷了監獄東邊的錢,逃到監獄西邊去,我們要不笑他神經病,也會可憐他是個傻瓜!我們難道看不出來,那些捲款潛逃的聰明人所做的事,本質上就跟監獄裡那個神經病傻瓜沒兩樣?

 沒錯,您看出來了,我有點掃興、有點不敬地,把人生比作放逐流徙坐監獄。雖然這說法讓人不舒服,我也儘量不要這樣胡思亂想,但有時,我覺得站在這樣的「假設」上,可以幫助人把世事看得比較開,並稍稍放鬆緊抓的雙手。監獄的本意是慈悲良善的,要教人懺悔改過、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但有的囚犯只把監獄當黑暗煉獄,天天生不如死,有的剛好相反,他們在監獄裡為自己建造各式城堡,「樂不思蜀」了,最可悲的是,有人在監獄裡繼續為非作歹,沒頭沒腦地拚命讓自己罪加一等、刑罰更重。

 感嘆世風日下者,請不必太悲涼,且睜大眼睛留心觀看那些捲款潛逃的警世戲劇吧!一直以來,我們給予富人的審慎太少而崇敬太多,以致富人可以運用特權掏空銀行、強佔豪奪,也可以在不經意間、狠狠就給大家對人性的信心一記悶棍。關於「審慎太少」,那是制度、公權力要檢討的事,關於「崇敬太多」則是我們可以拿來自參自修的。

 這世上豈止有捲款潛逃的人?君不見更多的是「捲名潛逃」、「捲技潛逃」、「捲情潛逃」……的大盗小偷?為了好好「出獄」得自由,我看我最好還是相信:是我的「刑責」我都要負,是我的擔子我也都要擔;不管人間再怎麼殘酷,我都要老老實實做個有情有義的人。

 因為,人生真正的「判官」,並不是監獄裡的「同是天涯淪落人」。

(寫到這個題目,想起二○○六年秋末讀到的一本自傳,日本伊藤忠商事株式會社社長丹羽宇一郎所寫的《工作才能成就人》,商周出版,滿好看的書,也許我哪天可以來寫一點讀後感,在此先預告一下,那麼,我們就能來開個「小小讀書會」了。)

9 Responses to “捲款潛逃”


  1. 1 若望 2007/2/14 at 10:38 下午

    我看見在太陽下,有一件慘痛的事:
    財主積蓄財富,反而害了自己……
    他赤身出離母胎,也照樣赤身歸去;
    他怎樣來,也怎樣去;
    他操勞追風,究有什麼益處;
    況且他一生在黑暗中生活,遭受許多煩惱、疾病和悲憤的事。
    我所認為幸福美滿的事,
    是人在天主所賞的少數歲月內,有吃有喝,
    且享受他在太陽下一切勞碌所得的福樂,這原是他應得的一分。……
    的確,能享受勞碌所得的快樂,實在是天主的恩賜。
    那麼,人就不甚顧慮人生歲月的短促,
    因為天主以喜樂充滿了他的心。
    ——聖經「訓道篇」第五章

    ps. 我看台灣的「政客」們,
    也差不多同「財主」的情形一樣!

  2. 2 若望 2007/2/14 at 10:40 下午

    上文的標題是:

    太陽之下,決無新事

  3. 3 若望 2007/2/14 at 10:47 下午

    你若在某省看見欺壓窮人,違犯公道和正義之事,不必對此驚奇,因為高者之上,還有更高者在上鑒察,而他們之上,還有更高者。
    ——訓道篇第五章

    所以親愛的瑞紅啊,您說得正是:
    不管人間再怎麼殘酷,我都要老老實實做個有情有義的人。
    因為,人生真正的「判官」,並不是監獄裡的「同是天涯淪落人」。

  4. 4 皮卡丘 2007/2/15 at 12:50 下午

    報告報老闆:

    「捲款潛逃」有兩種人,一種是很笨的人,一種是很狡猾很兇猛的人(那不叫聰明啦)。

    第一種人很有雄心壯志,成就一番大事業,對待客戶及員工也很熱誠,可惜的是高估了自己的能力,禁不起商場瞬息萬變的考驗,卻又一再暗自苦撐,終究雪球愈滾愈大,過了臨界點後就一夕崩潰了。這一類人在事發之後不見得真有捲甚麼款潛逃(只是錢週轉不過來),或許因為壓力超過個人可承受的範圍,又不知道該如何善後,所以自衛本能性地躲了起來,並自責無顏見江東父老與同儕好友。這一類人應該沒有特別犯意,只是笨了一點。(註:我的字典中對聰明的定義是「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重」。)

    第二種人的情況可能比較常見。我想換一個角度來看這些「人」。我眼中的社會就像野生動物園 — 裡面有兇猛的獅子老虎,也有可愛的無尾熊;有狡猾的狐狸,也有溫馴的黃金獵犬。獅子老虎在獵殺其他小動物的時候會「不好意思」或是「受到良心譴責」嗎?Of course NOT. 獅子老虎吃飽了之後真的能「逍遙」嗎?Unfortunately, it’s possibly YES. 許多的問題背後可能與基因有關(從這個角度看一個創意天才、過動兒與殺人狂魔,其實都可能只是基因組合所開的玩笑),我只是想指出這些背後可能的真正原因,如此才能找到自己面對這些問題的態度,甚至找到可能解決的方法。

    在我的字典中對人的定義是「人 = 一種會說謊的動物」。為什麼呢?因為大多數人的算術都有問題,不知道「一百句實話建立起的信用可以被一句謊話給徹底摧毀」,加上「用嘴巴說」謊太容易了,所以大家樂此不疲。巴菲特投資標的最重視的第一條就是經營者的誠信,我想一般人都低估了「信用」兩字實質上的價值。

    我很少輕易相信人。這可能是我很少上當的原因,更別說被人家「捲款」了。

    至於王老闆運用特權掏空銀行、強佔豪奪這件事,與「富人」階級並無直接的關係,這部份稍後再聊。

  5. 5 dichroicking 2007/2/16 at 7:07 上午

    「捲才潛逃」獨善其身,更不可原諒啦!

    我每天工作都開著收音機,現在聽了讓人不致抓狂撞牆的節目太稀有了.

    報老闆快開闢直報FM語音版,跟張大春說一聲吧.

    每週只要照稿唸一下又不會怎樣Y……

  6. 6 皮卡丘 2007/2/16 at 9:34 上午

    今天又有旅行社老闆捲款潛逃,我看有神通的應該是報老闆吧,呵呵~
    __________

    關於王老闆運用特權掏空銀行、強佔豪奪這件事,恐怕不是「公權力」不彰,而是「公權力」根本就是共犯。

    》官商勾結

    報上登載王老闆運用了各式各樣的手法,超貸又掏空了多少億。就手法而言,並沒有甚麼「創新」。掏空的部份是王老闆核心集團加上願意「配合」的會計師聯手合作應該就可搞定;超貸的部份就大有文章啦。這些銀行團難道不清楚甚麼叫做「人頭公司」,以及「開曼群島」、「維京群島」是在幹嘛的嗎?不知道才怪哩!那麼風險高為什麼要放款呢?呵呵,順著錢的流向及人脈關係查,應該不難將大圖給畫出來。

    不管王老闆這事掏空了幾佰億還是幾仟億,王老闆自己應該是沒用到這麼多錢,而很大的一部份可能在過去一二十年間就已經貢獻到「海外一堆不知名的貴人帳戶內」,也因此讓他可以在台灣,在有「貴人們」的撐腰下繼續瞞天過海、吃香喝辣。現在王老闆已年過八十,氣球也吹得夠大了,所以在「貴人們」的指點下,是該「雲遊四海」去了。由於王老闆的消失,造成人心惶惶,此時「貴人們」為了展示自己不是光吃飯不做事的豬(順便拜年一下,祝各位豬年行大運),趕緊出面以「安定金融秩序」為由,大開國庫讓王老闆銀行事件的受害者由少數存款人轉嫁到全體國民身上。如此一來,王老闆的私債巧妙地變成國債,也因此舉國共憤,所以理所當然地變成了支持通過立法擴權的最佳案例,「貴人們」此刻更是笑得合不攏嘴了。而等到哪一天王老闆客死他鄉之後,整個事件就神不知鬼不覺地消失在歷史中了。(再寫下去我看我再也別想回台灣過年了…)

    》法律漏洞

    鑽法律漏洞的情形無論在台灣或是美國都一樣。我指的是合法的鑽漏洞,而不是明知故犯的違法。去查一查台灣各大富豪與金控財團實質上繳的稅金換算成的實質稅率就知道情況有多糟。美國也一樣,去年巴菲特光靠著計算機與紙筆,就簡單地指出,不用靠複雜的避稅手法,他的稅率比他辦公室雇用的員工還低,所以他的結論是,在貧富階級的戰爭中,顯然目前是富人佔了上風。

    為什麼弱勢者愈不滿,要求政府公權力介入 do something 時,反而每況愈下呢?公權力在本質上到底會傾向幫強勢者還是會傾向幫弱勢者呢?我想答案並不難吧!

    》草船借箭

    傅利曼說,他很欽佩這些主張社會公義人士的 soft heart(就是指心地善良單「純」),不幸的是,通常這些人也是 soft head(就是比較好聽的「蠢」)。許多出發點簡單良善的想法,一拿到社會上推動時,經常變成利益團體(或個人)「草船借箭」下的犧牲代打。

    上述的「要求賦稅公平的聲浪」是一個例子,「提高基本薪資給付」也是另一個經濟上的例子。而政治上的好例子就是藍綠之爭。有人希望獨立,有人希望統一,有人希望保持現狀;但是,請留意一下,有人希望的其實是「亂」(想一想,小偷偷東西是「天下太平」還是「兵荒馬亂」時比較容易得手?)。這種人藍綠都有,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私下觀察篩選一下名單。這批人玩的一樣是「草船借箭」的手法,借這些「有強烈意識型態者」的箭,再射向社會不知情的大眾。

    》經濟需要的是正確的教育,不是政府的監理

    經濟上的掏空弊案,少有政府監理機關主動查獲的。所以搞甚麼金融監理單位,根本是浪費公帑,而且增加一個勒索商人,進而官商勾結的可能管道。(金融監理機關的主管一再出現弊端不是偶發事件。)

    就經濟這個領域而言,有法律才有漏洞;如果沒有法律呢?同樣地,政府介入才有官商勾結,如果政府無權介入呢(國安基金更是超級弊端與笑話)?商人沒有了官商勾結這條搞鬼的管道,只剩下兩條路可走 — 短視近利騙了錢就跑;或是以長遠的眼光,努力把服務顧客的工作做得更好。

    那麼消費者或投資人怎麼保護?

    人往往低估了(或是懶得去使用)自己的力量。經濟上的自由交易 (transaction) 只有在彼此兩造都認為對自己有利益的情況下才會發生。所以要不要選擇交易,每一方都擁有一半的權力。如果社會上騙人的商人很多,必然會出現一個現象,就是消費者或投資人的警覺性增加,而自律愈嚴信譽愈好的企業也必然會生意愈好獲利愈多,最後形成「取信於顧客」是企業長久經營必行的策略(一個企業自律的正循環)。短視近利的惡性商人永遠會存在,不過隨著消費者或投資人的提昇,想要詐欺騙財只會愈來愈難,得不償失。

    要達到這個理想,正確的教育宣導很重要。而教育宣導應該傳達的觀念不是「禮義廉恥的教條規範」,而是「防人之心不可無」

  7. 7 JC 2007/2/16 at 10:49 上午

    我向來都很佩服可以把意念滔滔不絕、清楚陳述之士。
    ——————————-
    康德說:人皆有理性,未運用理性,自負其咎(大約此意)。

    指望政府太一廂情願,我聽過一個最有反省力的公務員說過最有自覺性的話:我懷疑公務員有沒有治國的能力?

    但是單純地罵政府不作其他事卻也執行許多功能:一發洩,二找到代罪羔羊;換句話說,就是可以不用負起自己的責任。這樣,若有什麼後果當然也要自負其咎。

    現在說要用考公民與道德的方法來提升「未來國家棟梁」的道德感,看趙附馬照樣也考一百分喔!

  8. 8 Sharemsg 2007/8/12 at 1:17 上午

    現在的台灣人,現在怎麼會這樣。到處都是詐騙集團,利用人的弱點騙錢。那樣就算了,我們應該想想,為什麼他們會有那麼多我們的電話及銀行及信用卡資料? 是不是一般金融機構及公民營機構內部人員在為了錢,將私人的資料外洩? 又常聽到有人捲款潛逃。 現在居然有 人在利用人類的同情心在動物身上動腦筋騙錢

  9. 9 皮卡丘 2008/3/28 at 1:41 下午

    哈哈~

    王老闆的貴人名單上報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出報日期

二月 2007
« 一月   三月 »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  

最新回應

請輸入 e-mail 地址

RSS 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