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哥窟的天梯

 去柬埔寨吳哥窟旅行,我記憶最深的經驗是爬樓梯。

 吳哥窟的「廟」遠看像座金字塔,低則一樓高,高則高過七八層樓。它的樓梯則在那接近垂直的塔面,而且階面相當狹窄,有的踩上去還半個腳掌懸空哩!

 那些「廟」多蓋在森林裡,四周空地極廣,換句話說,那些樓梯大有條件蓋成綿延數里、平緩寬闊,何苦建造那種「根本不是人走」的「天梯」呢?

 咦,會不會那根本不是給人走的,不過是建築立面的「裝飾」,是遊客自己頑皮亂爬?同行不少朋友抬頭看到那樓梯,腿就軟了,完全不想上去,也有的爬到一半,慘叫一聲:「天啊!」便趕緊「回頭是岸」,但我卻逢梯必爬,總要爬到最高處一探究竟才能甘心。

 結果,不是旅遊指南,而是樓頂風光結結實實告訴了我,那樓梯就是造來叫人攀爬的。高樓上有可以極目四望的平台、祭祀祈禱的密室、精雕細琢的迴廊……,「天梯」若不為領人直上,樓頂又何必這樣費心為人做準備呢?

 在那常得屏氣凝神、步步為營,頗有點辛苦緊張的攀爬過程中,忽然,我隱約明白了,吳哥窟的「天梯」不只通往樓頂,它更通往人心深處一份幽微的專注警覺。

 「天梯」有時位在建築兩面,有時是四面,除此之外,別無其它上樓途徑。當年不管是君是臣還是布衣百姓,都得一樣這般小心攀爬吧?在那攀爬途中,往上看總讓人心生怯懦,對自己是否能爬到最高處充滿懷疑;往下看又讓人立刻深陷畏懼,滿腦子都是一失足便成粉身碎骨的危險想像,唯有完全不看上也不看下,全神貫注於當下手腳的感受,登一階是一階,一個人才能安穩前進,最後到達樓頂,享受那種妙不可言的放鬆與開闊。

 未來柬埔寨如果富了,為進一步拓展觀光,搞不好會架設電梯、纜車,把觀光客直接送上樓頂攬勝?但我相信一步步攀爬到的樓頂,和被人送上去的樓頂,肯定是全然不同的風光。

 另一方面,我也想過,說不定那樓梯是經過八百多年歲月侵蝕才變那麼窄的,其原貌也有可能在法國考古學家的修復過程中有所流失,但那又何妨?我由衷讚歎吳哥窟天梯今天的樣子,因為它的每一階都在提醒越來越急躁且漫不經心的現代人───唯有持續不斷、專注警覺地投入現在這一步,忘了平地、也忘了樓頂,你才能擺脫過去和未來的無邊煩惱怖畏,也才有真正的平安。

19 Responses to “吳哥窟的天梯”


  1. 1 皮卡丘 2007/2/11 at 6:19 上午

    我沒去過吳哥窟(沒去過的地方可多了)。不過,翻翻 Flickr 的七千六百多張照片,大概對天梯有點基本概念。

    我沒有懼高症,不過要我去爬天梯,我抵抗的意志應該不輸給王x曾先生在新加坡機場的表演。我的媽呀~報老闆您「逢梯必爬」,要不是藝高人膽大,不然就是保險買得太多了吧?(joke)

    如果以「吳哥窟的天梯」來看「走鋼絲、拚剃刀邊緣」這件事,我倒是覺得適合爬的人可以去選擇辛苦緊張與放鬆開闊的享受,像我這種不適合爬的人也別去跟著湊熱鬧,以免搞得自己進退兩難,甚至摔得鼻青臉腫。
    __________

    在網路上瀏覽吳哥窟時,看到有人說整個遺址的設計與 Draco(是大熊星座嗎?)的分佈位置一樣,我覺得是件挺有趣的事。不知是真的還是想像力太豐富了?

  2. 2 皮卡丘 2007/2/11 at 6:58 上午

    找到了,Draco 是天龍座,Ursa Major 才是大熊座

    這網站整理得不錯!

  3. 3 瑞紅 2007/2/11 at 9:59 下午

    嗨皮卡丘
    您說得沒錯
    那天梯實在有危險性
    一恍神重心不穩
    摔下去就是硬石板
    準會骨折吧
    爬上去若有十萬分緊張
    爬下來則更有十二萬分恐怖
    我猜柬埔寨當局遲早應會加添安全措施
    例如安全索之類的

    至於我為什麼那樣呢
    呵呵沒買什麼好保險也非藝高膽大
    不過是抑扼不住內心好奇的慫恿罷了
    畏怯也一樣有的
    但想到只因畏怯就放棄一段旅程
    就覺得很"浪費"很不甘心
    所以就上路了
    一上路就只能前進
    因為腳下就是後來者的頭
    一個接著一個
    要倒退也難
    萬一滑下去還會同時刷落後面一串正辛苦攀爬的遊客
    真是恐怖啊

    想想那可不是某種日子的模型?

  4. 4 老讀者 2007/2/12 at 6:41 上午

    瑞紅姐

    謝謝妳的文字和觀念布施
    一直以來她溫暖和感動了許多人
    當然也包括了我

    不知道可不可以請教妳一個問題
    雖然這問題有點無俚頭
    但還是很想知道妳的想法

    如果沒有旅途上同行者的前呼後擁
    妳還會不會有獨自攀登天梯的勇氣?

    我想之所以會被妳的文字感動
    是因為裡頭涵蘊著對人的關懷

    通往每個人心底的那一道天梯各不相同
    但卻一樣的險峻陡峭一不小心就要粉身碎骨

    也許此身已經粉碎了千百次
    但也要再來再來
    期盼同行的人
    一路同行到天頂

  5. 5 瑞紅 2007/2/12 at 7:59 上午

    致 老讀者 君

    您問
    “如果沒有旅途上同行者的前呼後擁
    妳還會不會有獨自攀登天梯的勇氣?"
    我的答案是
    當然會呀

    因為這主要純粹是我想一探究竟的事和同行者沒有關係
    甚至您說的那情況更會激發我另一番動力
    那就是想上去看個清楚
    然後下來跟人家報告風景
    並證明其實沒那麼恐怖不妨一試啦

    就那天梯而言
    其實對我來說所謂同行者反而是負擔
    因為有大半很愛哇哇叫
    搞得氣氛更緊張恐怖
    您還得忍不住分心設想
    糟糕 萬一他摔下來一定撞到我
    那我該怎麼辦……

    在那天梯路上
    沒人能幫別人爬
    但給予精神安定鼓舞是可能的
    只是這種同行者太稀有難得
    所以不好期待

  6. 6 老讀者 2007/2/12 at 9:05 上午

    謝謝

  7. 7 JC 2007/2/12 at 6:13 下午

    這天梯有了天空
    背景有雲喔

  8. 8 皮卡丘 2007/2/12 at 7:32 下午

    這樣有沒有躺在大草皮上仰望著天空看報紙的感覺?^^

  9. 9 JC 2007/2/12 at 10:17 下午

    ㄟ,這次對中間了,看起來開始作些裝潢了。

    但是我怎麼升起一種青天白日頭頂紅的感覺,很黃花崗!

  10. 10 直報工頭皮卡丘 2007/2/13 at 9:35 上午

    各位鄉親父老兄弟姊妹:

    直報大樓自開張以來,一直存在些小問題。而這些問題大都是使用 Internet Explorer 6 (IE6) 才有的現象 —

    1) 右邊目錄的螺絲釘鬆動,在某些文章時會被「擠」到網頁的右下角落
    2) yenichang 老北北小辛苦了半天弄的胸章不見了

    這兩天有點時間來修理一下這些小問題,其實沒有想像中簡單。因為廣大讀者群至少有三種瀏覽器(IE6, IE7 及 Firefox 火狐狸),而這些不同版本的瀏覽器都各有脾氣,所以每次稍作調整,經常是「順了姑意,就逆了嫂意」。還好,最後還是找到 OK 繃補救方法。如果還有其他問題,請各位隨時提出來。

    既然已經上了手術台,我想就乾脆順便整型美容一下。所以加了點線條,也貼了張背景圖片。但是想不到整體呈現會讓不知情的讀者誤以為到了某政黨的官方網站(哈,感謝 JC 的創意聯想)。為了避免報老闆被捲入藍綠惡鬥紛爭中,有損直報向來堅持的中立立場,所以我想暫時先還原成素色背景,等報老闆哪天靈光乍現時再來更動好了。

  11. 11 JC 2007/2/13 at 10:19 上午

    我可是「思無邪」的,可能是小時候受教育「中毒」,喔不,「陶冶」太深所致!看來「懷舊」的尺度也是要把關的。嘻,快過年了,自我娛樂一下。

    皮卡丘您「去國多年」,祝您新年快樂諸事如意ㄚ。還有紅姑、紅姑丈、老北北,以及這裡的廣大讀者,給您們拜個早年,新年快樂!

    歲末感觸怎麼特別豐富,感謝這裡提供我這精神流浪街友一喝茶停憩之處ㄚ!

  12. 12 皮卡丘 2007/2/13 at 6:04 下午

    謝謝 JC 您的祝福ㄚ!也祝您新年快樂!

    算算從我當兵起,已經連續十七年沒回家過年了…(嗚嗚嗚~我怎麼這麼「歹命」呢?)

    住過美國的人都知道,這裡是完全沒啥過年氣氛的,想放個沖天炮可能還會被抓去關哩~所以說,各位在台灣的同胞們,有年可過是很幸福的,出門去點個水鴛鴦吧!

  13. 13 dichroicking 2007/2/14 at 6:12 上午

    因為它的每一階都在提醒越來越急躁且漫不經心的現代人───唯有持續不斷、專注警覺地投入現在這一步,忘了平地、也忘了樓頂,你才能擺脫過去和未來的無邊煩惱怖畏,也才有真正的平安。
    ————————————————————
    它的每一階真的有這樣的主觀意志嗎?還是報老闆給它們想像出一個意義,然後就可以像祭司一般,對衆生(大部分時候就是家裡那兩口啦^^)訓戒一番…..(蔣公看到溪中小魚在游….)?

    █我兒子從小就「一定要」同時做兩三件事,老先生我實在看不順眼,post這篇去感化他.

    他給我的回答是:

    「全神貫注於當下,登一階是一階的人一根細繩就絆倒了,視規矩無物的人才能成豪成吧?」

    那些「廟」應是印度教祭壇,「天梯」確不是為領人直上,而是只有祭司或君王可以上去和諸如梵天,或毗濕奴、濕婆等神「密會」之所
    (祭司在樓頂幫君主編故事).
    從來只是數萬民奴,費時數十年為君主造一個凌虐百姓的證物.

    當年只有君可以攀爬,衆臣和布衣百姓,只分享到「必須小心」.

    自古最玄虛的宗教總是帶來最殘暴的毀滅和殺戮(至今不變),印度教的億萬子民過的日子比台灣的街頭貓狗猶有不如.
    我們最窮不過是家徒四壁,印度教子民卻有六億連一壁也沒有.
    美麗的「恆河晨浴」不過是終年的數十萬信徒以排洩物和浮屍在糟踏大自然.
    其景象的慘烈驚人,足讓任何一個台灣人見一次惡夢三年.
    再也不敢計較包子的味道了.

    ★皮大大
    我超喜歡你這樣很皮的在玩「家不徒四壁」^^

  14. 14 皮卡丘 2007/2/14 at 7:44 上午

    呆客國王老北北:

    您兒子說的全神貫注應該指的是 concentration 而非 attention。attention 是眼觀四面耳聽八方的整體性專注(如同一開車高手,時時留意著其前後左右有那些車,距離有多遠),而 concentration 是帶有排他性的專注,可能還伴隨著精神上的緊繃,一遇到狀況反而會反應不過來。
    __________

    我以前想到萬里長城、金字塔等,總會跟著驚訝人類古文明的壯觀偉大。自從信奉「自由教」之後,再看到這些偉大古蹟,反而覺得可悲 — 這些不過是被剝奪自由的千萬奴隸所留下的歷史血淚證據罷了。唉~

  15. 15 瑞紅 2007/2/14 at 2:19 下午

    致 dichroicking 君

    >它的每一階真的有這樣的主觀意志嗎?
    石階應該是沒有,設計石階的人就說不定了。

    >還是報老闆給它們想像出一個意義,然後就可以像祭司一般,對衆生訓戒一番…..
    亂講!報老闆不敢。
    再說,報老闆的每一篇真的有那樣的主觀意志嗎?還是…….(呵呵,失禮了。)

    >全神貫注於當下,登一階是一階的人,一根細繩就絆倒了
    喔是嗎?我的體驗正好相反。

    >視規矩無物的人才能成豪成聖(?)吧?
    ”視規矩無物”這話有幾個可能:
    一、蔑視規矩不守規矩
    二、不知有規矩不懂規矩
    三、超越規矩之外不需要規矩
    如果您指的是三,那麼我以為「全心全意的專注」正是到達三的道路。
    而且許多規矩的目標,都是為了幫助人「全心全意的專注」。

    >那些「廟」應是印度教祭壇,…..只有祭司或君王可以上去和諸如梵天,或毗濕奴、濕婆等神「密會」之所,從來只是數萬民奴,費時數十年為君主造一個凌虐百姓的證物. 當年只有君可以攀爬,衆臣和布衣百姓,只分享到「必須小心」………..

    嗯,這"反調"唱得不錯。
    據我當時所讀到的古蹟研究資料,確實有這意思。謝謝您寫下來為這篇章再開一扇窗。
    所以呢?
    您要說的是,面對那古老的祭壇,我們只宜複習階級鬥爭的惆悵、甚至仇恨?

    早上去我最愛去的地方之一──內湖花市,才發現今天是「情人節」。
    於是我特別多為好朋友們買了幾盆花。我捧著花要去開車的路上,滿滿都是從內湖科學園區大樓溢出來、正要吃午餐的上班族人潮,談業務談人事的嘈雜聲,瞬間將我包圍。我跟人潮一起前進、一起等紅燈,但卻感覺其實與他們並不在同一條路上。
    我,是一個遊手好閒、格格不入的nobody,呵。

    難怪老祖宗又說,你就是世界,世界就是你。(該說的其實早被老祖宗說光了,哈)

    我所寫的只是"我的吳哥窟",謹供參考而已,讀者朋友們,您完全不必相信。

  16. 16 皮卡丘 2007/2/14 at 3:49 下午

    報老闆,您午飯時間跟著吃午餐的上班族過馬路叫「格格不入」,那我一個大男生在禮拜三上午十點鐘跟著婆婆媽媽們在超市裡面選橘子豈不叫「莫名其妙」?哈哈~

    我以前待過員工超過二十萬人的電話公司,也待過矽谷一百多人資本額一億兩仟萬美金的高科技小公司(startup)。公司裡面我的桌面一向是最「乾淨清爽」的(也因而經常被老闆取笑我到底有沒有在工作?),而奇怪的是,我歷經過四次大小裁員,卻沒有一次被裁到(其中一次我還想自願被裁,因為福利實在太好了^^)。我只是想說,待過一些公司之後,我自己感覺其中真正對公司有「關鍵性貢獻」的員工,其實並不多,而且不少人不過是對職場的遊戲規則玩得比較熟悉老練罷了。有些看起來很忙碌的人,其實不過是「遊手好閒」必要的外在偽裝。

    要不要考慮為自己的理想來中年創業呢?哈!開玩笑的啦~可別當真哪!

  17. 17 JC 2007/2/16 at 2:19 上午

    越來越有藝術美感哩
    以藍色做color coding
    hmm……good try!

  18. 18 Catch-22 2007/3/4 at 12:48 下午

    Hi 紅姑,

    當時, 有想 甩掉 那 三寸 高跟鞋…, “赤足" 登 「天梯」 的 衝動嗎?

    皮也士:
    1). 我想 自己一定會 馬上把鞋襪脫掉…;p

    2). 今天 聽到 二位 學佛 的 道友 的 對話:
    甲道友: 「師兄, 我死後 想上 極樂世界. 」
    乙道友: 「師兄, 我死後 還想 回到 人間 當 “人". 」

    自己的答案: ?

    3). 我想 每個人 都在努力的爬那 自己造的 「天梯」…
    幸運的, 有些人, 已登上 頂峰…
    有些人, 還在努力 “想" 往上爬…

    -Don’t Worry, Be Happy!

  19. 19 little-pig-bone-bee 2007/3/4 at 2:59 下午

    FYI,
    title: “遊客多破壞大 吳哥窟快被玩垮了" by 梁東屏

    URL: http://news.chinatimes.com/2007Cti/2007Cti-News/2007Cti-News-Content/0,4521,110504+112007030400057,00.html

    皮也士:
    也是 四十多年前的事了…,
    電影 “黃色廂車"(The Yellow Rolls-Royce)裡, 有一段 亞南德倫(Alain Delon) 帶 傻大姐 Sirley MacLaine 去看 比薩斜塔…
    我當時 就想, 那麼多遊客, 遲早 “比薩斜塔" 會坍塌下來;(

    但是 四十多年後, “比薩斜塔" 還是 “比薩斜塔" (拜 科技 之賜?)
    Nonetheless, “吳哥窟" is a totally different story, period.

    為"吳哥窟"祈禱…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