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我愛你

 昨天和兒子一起去華納威秀看<巴黎我愛你>。我們兩個都好喜歡這部電影。

 走出電影院後,信義區精采的假日街頭秀才上場,往捷運站的一路上,我們欣賞了五個造型人偶戲,和一場古箏秀。母子倆手牽手坐上車的時候,我想,我們內心都被一種「美好生活的感覺」餵得飽飽的。

 兒子一臉陶醉:「上個月我買了<巴黎我愛你>的電影配樂CD,真是買對了!這電影做得好精緻,每一節都棒!倒是魔戒哈比人跟吸血鬼那段,明顯比較弱—-不過也可能是我看了預告片,對它期望過高。」

 <巴黎我愛你>像一本發生在巴黎的極短篇故事書,也像巴黎愛的散文小品集,整部電影由十八個獨立單元組合而成。

 「嗯,對啊,還有杜可風拍的那一段,我也覺得稍微造作了點。你最喜歡哪一段呢?」媽媽我說。

 「很難說耶,其實都很棒,各有特色。」

 「對呀,但如果一定選一個最喜歡的,你選哪個?」

 「不知道耶,很難—–」

 「不行,一定要選—–」

 「那就紅衣女郎那一段好了,不過默劇小丑也很棒,盲生和演員那一段也不錯,胖郵差遊學巴黎也很感人—–」

 「啊!對、對、對,紅衣女郎那一段真的很讚,怪不得被拿來作海報,不過除了紅衣女郎背影外,也好像沒有其它更合適擷取來作封面的場景了。」

 「說得也是。」兒子若有所思沉默半晌,又說:

 「媽媽,妳相信『靈魂伴侶』這種說法嗎?」電影裡有一段在講這個。

 「嗯,我『願意』相信。」

 「我也是。不過我還沒遇到。」呵呵,傻小孩,你才幾歲呀?「那媽媽妳有遇過嗎?」

 喔,這倒真是個問題:「也許你爸爸就是吧!」

 「也許吧!妳覺得靈魂伴侶的定義是什麼?」

 「哈哈,能作伴一起生活、互相提升彼此『靈性指數』的人吧!那個人可能跟你很像,不過也可能跟你完全不像—–」

 「那妳怎麼知道爸爸是?」

 「呵,因為爸爸媽媽是靈魂伴侶,所以才會生下你這個『靈性指數』很高的小孩呀!」媽媽隨手畫起大餅,但兒子顯然很滿意,在此地結束了這個話題。

 才安靜不久,他轉頭看到我掛在座位邊柱子上的雨傘,又指著說:

 「妳看!有一天晚上,一個女人在捷運上掉了一把傘,然後被一個男人撿到,這可能就是一個好故事的開頭。」

 「喔,是啊!」

 「台灣其實也可以找不同的導演來拍一部<台北我愛你>,順便宣傳一下台北的觀光景點。這幾年台灣的國片給人的感覺就是『有點便宜』,<詭絲>不錯看,但還有很多地方真的可以再精緻一點—–」兒子自言自語了起來。

 下捷運過馬路,在等綠燈的時候,兒子又抓著我的手臂,遙指掉落在馬路上的一顆被淋濕的紅綵球,興奮地說:「妳看!那又可以是另一個故事!」

 回到家,他就迫不及待地寫了幾個「台北我愛你」式的小故事。對他那種從未曾在課業上展現過的積極與熱情,媽媽只有「敬畏」的份,同時也暗暗高興,從小活在好萊塢電影世界裡的他,今天似乎突然真正聽到了另一種生活隨筆式的電影語言,並且有了一份只有他自己知道的莫名感動。

7 Responses to “台北我愛你”


  1. 1 皮卡丘 2006/12/10 at 1:44 下午

    報告報老闆,小心您成為全天下媽媽的公敵喔!呵呵~因為許多小孩讀完本文之後異口同聲地問 — 為什麼 Bibi 的媽媽對他這麼溫柔?而我們的媽媽最常說「你這個死囝仔~」

    電影好像不錯看:
    http://www.serenity-group.com/paris/

    關於「靈魂伴侶」這碼子事,報告報老闆,自從我小學五年級第一次開始暗戀班上一位會彈鋼琴的女生之後(Bibi 的「啟蒙」大概早過了,而且可能已經有心儀對象了哦?),也曾「陸陸續續」在尋尋覓覓我那天涯海角獨一無二的「靈魂伴侶」。但是,兩個禮拜前讀到 11/27 出版的時代雜誌其中一篇知名經濟學家兼演員 Ben Stein 所寫他與 Milton Friedman 之間的小故事之後,心頭涼了半截(加會心一笑):

    When I was a Columbia undergrad in the early ’60s, Friedman taught there for a year and was a good friend to me. He even used applied statistics to save me from romantic desperation when I was worried about replacing a girlfriend. If there were only one right woman for every right man, he advised, they would never find each other.

  2. 2 小恩 2006/12/11 at 12:03 下午

    好幸福的母子對話呀!很好奇版主和兒子是什麼時候開始能有這種溫馨對話的呢?有是如何能保持下去的哩?

    好奇的兩歲兒子的媽媽

  3. 3 瑞紅 2006/12/12 at 11:30 上午

    致 小恩

    “有這種溫馨對話"?
    這樣有溫馨喔?
    溫馨不都是要有一點"謝謝馬麻,我愛馬麻"才算嗎?

    我一直很喜歡聽小孩說話
    母子倆有一搭沒一搭地胡說八道是平常事
    我有認真想了一下妳的問題
    但不知怎麼回答

    等妳兒子大一點
    妳自然而然就會跟他有很多有意思的對話
    我相信妳根本不必學啦

    附帶一提
    皮卡丘說我溫柔,而妳說我們溫馨
    讓我真是不好意思
    我跟兒子其實更常鬥嘴
    我凶起來也是粉嚇人的說—–

    有空再寫些我們母子纏鬥的故事
    以便"平衡報導"一下——-

    PS.
    妳上次問網頁的一個問題
    7-11說要再來作答
    但也不知在磨菇什麼—-

  4. 4 聖伯納 2006/12/13 at 3:52 上午

    >>「也許吧!妳覺得靈魂伴侶的定義是什麼?」
    >> 「哈哈,能作伴一起生活、互相提升彼此『靈性指數』的人吧!那個人可能跟你很像,不過也可能跟你完全不像—–」

    同此
    咱一堆網路fans也可說是靈魂伴侶唄!!

  5. 5 聖伯納 2006/12/13 at 3:56 上午

    >>才會生下你這個『靈性指數』很高的小孩呀!」

    的確
    當[文字]遇上[攝影]就誔生了[電影]這個『靈性指數』很高的小孩!!

  6. 6 yenichang 2006/12/13 at 12:54 下午

    有些奇怪的聯想.

    「豈止風流一角頭」的Y染色體都沒有留下一點點DNA刻痕嗎?
    高『靈性指數」的家學淵源令人生羨,我又忽然想到張大春成天跟他那幼齡女兒說文解字,日後會長成一個搖頭晃腦的說書美女嗎?除了歷史由搖筆桿的定奪,下一代的靈魂形塑似乎也由搖筆桿的操盤呢.

    靈氣秀美的兒子是女人奪回社會形態發展主導權的下意識成果?
    或只是充斥太多化學物質的現代生存環境,導至男性睪固胴日趨低迷的必然結局?

    慘了!兒子跟我談我聊很多哲史,科技,戰爭,競賽…,可是從不及文學藝術,靈魂指數甚低,日後必成笨牛一隻啊….^^

    ———————————————–
    To 聖伯納 —少年小帥哥悟道奇才大高僧:

    「伴」,「侶」二字有其非常神聖,獨一無二的適用限制.

    (就說年太少卻特異老成,一定會發生無常凸捶嘛^^)

  7. 7 聖伯納 2006/12/13 at 1:43 下午

    曠世幽默睿智張北北:

    同意你的說法
    「伴」,「侶」二字可以有其非常神聖,獨一無二的適用限制
    但也可以有其通用的普遍性

    你的觀點看重『身體指數』的互動與彼此接觸
    我的觀點徧重『靈性指數』的互動與彼此提升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