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種人給我的考試

 今天要寫的是一些我「討厭」的人。早幾年,我一定不會寫這樣的文章。

 因為我願意相信、而且真的相信「神愛世人」,並且奉「愛人如己」為至上真理。雖然有些人明明討厭,但我一直覺得我必須克制並「淨化」討厭,這是為了「神」,也為了「真理」。(其實是為了「愛自己」?)

 如今我的信念依舊,但我也想做一個老實自然的人。 我必須承認,對那些讓一般人都討厭的人,例如,勢利眼的人、自私自利的人、欺善怕惡的人、虛偽驕傲的人、對父母不孝的人—–,我其實一樣沒多大「免疫力」;除此之外,我還對一些別人可能不以為意的人「神經過敏」,例如,講話粗魯大聲的人,動不動就急躁的人,對孩童很凶的人,髒亂成性、老把環境搞得噁心八拉的人—–。

瞬間讓我脆弱殘破的「修行基地」倉皇敗露。

 不過,以上這些人都不至令我「抓狂」,因為,一面對那些人,我當下就警覺「嫌惡」的毛病可能發作,懂得敲自己腦袋:「喂!妳以為妳誰啊?難道妳自己沒半點問題?或許只是人家標準跟妳不一樣,也或許人家有一百個好,就這一個讓妳看不順眼而已。」換句話說,那種討厭從不至讓我錯亂到直接把人家推進「壞人堆」,頂多不過冷眼相待、敬而遠之。

 況且,有些原來討厭的人,有機會深入認識後,發現人家其實非常可愛,這種經驗多了,便自然把許多討厭都慢慢鬆動。

 然而,日常生活中,有兩種人卻仍容易攻破我理智防線,然後抓起炸彈向我的情緒堡壘長驅直入,轟一聲就「火燒功德林」,瞬間讓我脆弱殘破的「修行基地」倉皇敗露。

 他們會讓我一時看不見自己在幹嘛,便順著當下衝動,衝!衝!衝!事後赫然清醒,才發現自己過份了。他們是來給我考試的兩種人。

 那兩種人,一是耍胡賴、死命當「悲情受害者」的人;一是奢侈揮霍、胡亂浪費的人。

沒有人有裝「絕對無辜」的權利,更不能把自己的境遇全推給別人負責。

 對那種「受害者」的悲情,我可能有點缺乏「同情心」,以至一遇到就會有「反射性的排斥反應」。我總想,既然已「被害」得那麼慘了,為什麼還繼續把自己搞得更狼狽?那如果不是愚癡,就是一種狡猾,只想藉此乞憐或報復,根本不敢、或者懶得下決心挺胸向「加害者」挑戰。

 我懷疑這種人將自己的不快與不幸都當別人的錯,他們不斷哀怨哭鬧、淒厲控訴,好像非得等別人怎樣,才甘願走下悲情受害者的舞台。

 雖然在這人際牽動十分緊密的現代社會裡,獨善其身並不能保障幸福,很多災難確實「表面上」看也是來自別人,但我以為這個世界裡發生的每一件事,生存在這個世界裡的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責任,沒有人有裝「絕對無辜」的權利,更不能把自己的境遇全推給別人負責。

 從小我就很熟悉「悲情受害者」的叨叨絮絮。先是傾聽那些三姑六婆長輩的哀嘆,而後是不知為什麼,身邊朋友老愛對我談心訴苦。明知人家需要的多半只是一點溫暖安慰,但我認真起來就變成「徹底且無情的質詢」,硬要把人家的頭扭回去自我檢查。要是碰到那種還是一直「番」、一直「盧」的,我就會忍不住劈哩啪啦開訓。像我這般「酷友」,至今沒被所有朋友拋棄光光,我只能說我朋友們的心胸度量實在寬大。

簡直已把任意「暴殄天物」視為「罪」。

 而另一種「奢侈揮霍、胡亂浪費的人」時常鼓動我血液裡的「雞婆」因子,讓我本能地就想跳出來多管閒事。

 舉個「代表性」實例來說,三年前我被拖去參加一個禪三活動,同修的都是所謂「社會菁英」,也就是,要不有錢有勢,就是有頭有臉。

 有天清早起床在女眾浴室漱洗時,我看到一位高貴的小姐,一靠近洗手檯就把水龍頭全開,然後漱口杯往水下一放,就好整以暇地梳梳頭、摸摸臉、又弄弄牙膏。眼看著那水杯不斷滿溢如山洪倒灌,我急得快不能呼吸,誰知那小姐好不容易終於拿起漱口杯開始要刷牙了,居然還任水龍頭繼續嘩啦嘩啦傾瀉。

 是可忍、孰不可忍!我立刻把牙刷塞進嘴巴一咬,一手拿著杯子、一手就伸過身邊正低頭洗臉的一位女士面前,用力把那水龍頭給關了。那高貴小姐被她旁邊又旁邊的這位「菩薩」突然的舉動嚇了一跳,吃驚地從面前的鏡子盯著我望。我呢?在全面禁語的道場裡,沒了語言文字可供遮掩裝飾,野蠻本性就直接「露餡」了──滿嘴泡沫的我,從鏡子回瞪她一眼,而且惡狠狠地。

 事後我自覺失態,但也沒做什麼彌補,因為我簡直已把任意「暴殄天物」視為「罪」。也許人家才偶爾漫不經心「奢侈」一下下,就已被我「鄙視」為「沒良心」、「不道德」的傢伙了。當然,我不能忍受的浪費不只水而已,舉凡一切有形無形的粗心蹧蹋,即使跟我沒半點關係,也都會讓我心急如焚。

 為什麼這兩種人會讓我這麼招架不住呢?啊,不知道!知道了就不會抓狂了。我想,也許哪天我填實了內心某個未知的空洞,趕走了某種恐懼,才有拜法真正通過這兩種人給我的考試吧!
 
 
【後記】讀者Megume君說我寫周小姐(https://redpaper.wordpress.com/2006/11/28/98/)背後有一種傲慢。Megume是敏感的人,我要感謝他(她)。今天會寫這篇文章,多少是因為Megume的撞擊,有點像「東窗事發」後不得不的低頭坦白。

因為周小姐的表現正好就像那「令我抓狂的兩種人」,我一時激動便提筆抒發了我的厭煩與惋惜,那除了表現自我意識外,對周小姐的貢獻有限。如果周小姐是我姐妹、好友,我想我下筆應該會溫暖一些。在這種差別心的空隙中,很多不必要的懷疑猜忌就會孳生,例如,人家會以為作者恨周小姐,或者替政黨當打手之類的。

我說「赫然照見自己行文技術精細處猶有失焦失準,心意幽微處猶有不善不淨」,這一篇要懺悔的,就是我的「不善不淨」。

21 Responses to “兩種人給我的考試”


  1. 1 k 2006/12/6 at 12:57 下午

    如此看來(我的觀點) 瑞紅應該會對"陳家"的人 蠻抓狂的?

  2. 2 小pig-bone-bee 2006/12/6 at 2:04 下午

    >>…我說的「抓狂」指的是,會讓我一時看不見自己在幹嘛,便順著當下衝動,衝!衝!衝!事後赫然清醒,才發現自己過份了,討厭!…<< You're not alone;p Hope that you feel much better now, after you put it in writing! -Don't Worry! Be Happy!

  3. 3 阿彌陀佛 2006/12/6 at 2:32 下午

    哇哈哈哈
    哇哈哈哈
    難怪你會寫什麼奢侈住在殘忍隔壁 隨便就是危險

    阿彌陀佛

  4. 4 哈佛人士 2006/12/6 at 3:29 下午

    世界之所以很難改變
    正因為絕大多數人都不相信自己
    卻一直等待天邊那一個
    「乾淨俐落,一槍斃命,永除後患」的辦法

  5. 5 皮卡丘 2006/12/6 at 4:14 下午

    歷史上這麼多先聖先賢,哪一位的努力真正改變了世界,創造出長治久安的桃花源? :)

    而企圖改變世界卻造成人禍的例子倒不少,如共產主義。

    我的觀點是許多問題看似簡單,其實成因複雜,環環相扣,因此許多「企圖改變世界」的良善動機,到頭來不是徒勞無功,就是反而製造出更多的問題。

    我只是覺得世界的進步是全體人類在不斷的錯誤中覺醒與累積智慧,慢慢地「演進」而來,而不是某個智者努力去「改變」而來的。而「演進」是需要時間的。就算世上真有智者,師父也只能引領弟子入門,而不能改變弟子,讓他成仙成佛啊!

  6. 6 JC 2006/12/6 at 10:29 下午

    我覺得要轉化世界必須裏應外合,有個人從自身做起,然後由點而線而面,點可影響些人成線,線再透過社會運動的連結成為面。如果有幸轉化成功,人仍然必需保持時時的批判意識與自我覺察,否則最後還是會反過來成為惡流。

    為什麼要這樣做呢?因為「希望」,沒有希望的存在,沒有意義。當然希望有時是夢想,甚至是烏托邦,但是那是人存在的基本需求。

  7. 7 若望 2006/12/7 at 1:09 上午

    瑞紅:
    我也有一些討厭的人。
    以前在台灣討厭亂砍樹的人以及欺負(不善待)小狗的人。
    在羅馬不見亂砍樹的人,倒遇過兩位跟狗「吵架」的神父。
    有段時間住處後院有人寄養了兩隻「可愛又友善」(在我看來)的狗,有天午飯後,不知為什麼這狗吠個不停,大概吵到了樓下的一位神父,我竟聽見他開窗跟狗對吠。又有一天這小狗又不長眼睛,對著一位神父猛吠,我竟看見他索性拿著水管向小狗展開噴水攻勢。天啊!我有沒有看錯呢?這實在太過份了,怎麼跟狗這樣計較呢?為此那天晚餐我在餐廳看見這位神父時,竟然不願意跟他打招呼。那天晚餐後另一位神父邀請我一起朝拜聖體,我便為此事為這位神父祈禱了一小時。第二天遇到我的神師,告訴他這件事,我的神師聽了,笑著對我說:「你要感謝天主,如果沒有天主的恩寵,你可能做出比他糟糕許多的事來!」
    最近我發現還有一件令我討厭的事,那就是某些歐洲人不小心流露出的優越感。
    比如我的餐桌有三位義大利神父,一位比利時神父,一位印度神父和我。他們給這位印度神父取名「巧克力」神父,我只見過這位修養極好的印度神父一次忍不住回了一句:「我喜歡我的膚色!」今天午餐時他們談起一位人名,我和印度神父都表示沒聽過,這幾位神父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我忍不住說:「知道這人名有什麼重要?」我是真的覺得知道這人名一點都不重要,可是一種不高興的情緒竟很明顯地浮了上來,那就是又感受到他們不小心流露的驕傲。我說不小心是因為我相信他們並無心傷害人。不過我也清楚知道,如果不是我骨裡的驕傲,別人的言行,是不會在我心裡起任何作用的。真是牛牽到羅馬還是牛啊!明天我要將這事請教我的神師,聽聽他怎麼說?
    約莫兩星期前,我看了一部電影。片子是由一場雪開始的,落葉隨著風雪漫天紛飛。一座在阿爾卑斯山的千年隱院,就這樣隱沒在這場深雪裡。一位年輕的隱修士在他的斗室祈禱,讀書,吃飯,面容有著超乎他年紀的平靜,一段鏡頭拍他靜靜地抄寫書籍,字寫得秀雅極了。窗外透進來的陽光,穿過桌上的那杯清水,還有一些些的灰塵,在光線裡飛。隆冬鎖住深山裡的隱院,春天卻也沒為隱院帶來騷動,隱修士趴跪在小堂裡祈禱,彷彿他已從塵世超拔,畫面拍這他側臉的特寫,那面容如此清澈,在這樣的安靜裡,電影持續了兩小時四十分。導演十九年前就想為這隱院拍一紀錄片,院長回答他的請求:「或許十三年後吧!」這導演等了十六年。為了拍這紀錄片,他住進隱院生活六個月,「大靜默」是電影片名。一場「心光寂照」的電影。原來這些在我們心裡引起不舒服的人事物,不就是電影裡那幕漫天風雪中紛飛的落葉。難道你要喝走被風吹落的樹葉?(約13,25)
    告訴你這些事,是因為看了你寫:
    因為我願意相信、而且真的相信「神愛世人」,並且奉「愛人如己」為至上真理。雖然有些人明明討厭,但我一直覺得我必須克制並「淨化」討厭,這是為了「神」,也為了「真理」。(其實是為了「愛自己」?)
    祝 心光寂照
    若望

  8. 8 皮卡丘 2006/12/7 at 6:48 上午

    一直覺得人生像是開車走過一段又長又不好走的碎石子路。想要舒適安穩的走過,有兩種方法。一種方法是努力去把整段路鋪上柏油,這樣平坦又舒適;另一種方法則是想辦法去換一部避震器好一點、重一點的車子。

    我選擇後者。所以我比較重視內修,而對於一些外在的紛擾爭執,則儘量試著以隨遇而安(或是用最近的流行話「嘟嘟阿好」)的心情去面對。

    至於「轉化世界」這樣的話題,讓我想起一段印象深刻的話:

    「塵世萬事萬物皆有破漏,但不管多細微的破漏,老天都自有修補之道。只是,那修補的手法,因太淺顯而深邃莫測、太直接而曲折無比,以致世人難以一眼看透。」

    (呵呵~眼尖的人應該知道這是哪一位仙姑在何時何處說的吧!)

  9. 9 員員 2006/12/7 at 8:25 上午

    不知道回應欄的字體可不可以放大一點,看起來好吃力啊。
    看完讀友「若望」的文章,眼睛都花啦。

    或者底色再調整一下,讓對比強一點,字體更清楚浮現出來?

  10. 10 皮卡丘 2006/12/7 at 8:57 上午

    To 員員 & 報老闆:

    字體大小的問題以前討論過,我當時因為肚子痛所以拖了幾天才寫了一點建議:

    http://www.7-11.com.tw/citycafe/relax/blog.asp?authorID=5&pdate=20061021

    這個調整我私下測試過,應該 OK,不管用什麼瀏覽器應該都沒問題。

    可能當時報老闆正在日本玩,回來後沒注意到。

  11. 11 瑞紅 2006/12/7 at 9:47 上午

    若望修士你好啊

    謝謝你的分享
    很美!

    你提到看到神父打狗很討厭
    我忍不住笑了
    想起嗯妹
    想起這就是你

    順帶一提
    夏天時你帶來的茶
    Bibi愛極了
    謝謝

    另外
    皮卡丘 哈佛人士 和 JC
    讀了各位的討論
    我貼了禮物一文
    也謝謝您們

  12. 12 JC 2006/12/7 at 9:58 上午

    選擇當什麼樣的人、什麼樣的姿態寓居於世,都好,那是一種抉擇。

    不過,就是仙姑曾說過的,世界上有不同的人,不同的人服不同的務;影響力大者,當更要小心行徑。而我相信這些影響力大者都是一個個的個人,大部分也都是從「小」逐漸開展到「大」!

    我更相信遇到不公不義應該尋求一種方式表態或發聲,當然人可能會說,那不公不義是真的嗎,還是只是你心的反應?如果這樣論辯,那世間不就沒有所謂較佳真理或是倫理了嗎?

    您提供改善字體大小與「理財」的建議,不就是在發揮一種善的影響力嗎?

  13. 13 皮卡丘 2006/12/7 at 12:00 下午

    Hi JC,

    「改變」與「影響」對我而言,在定義上有很大的不同。我來解釋一下。

    每個人都可以「影響」他人,也會受他人「影響」,一切是出於自願與獨立思考的。但是不能企圖去「改變」他人或「改變」世界(透過不合理的法律或某些偏頗扭曲的道德規範),因為那帶有強制性。而人會「改變」,是自己選擇「改變」。什麼時候「改變」、要怎麼「改變」,與智慧、經驗、利益等有關。我想沒有多少人會樂於被他人強制「改變」。更何況世界是大家的世界,不是某些人的世界。

    舉例來說,民主制度在西方世界被認為是比較好的制度,在中東回教世界並不存在。美國布希政府可以用衛星電視,發傳單等方式向阿拉伯世界宣揚民主制度的好處,去「影響」他們。但是,不可以出兵去「改變」他們的政府與制度,還口口聲聲說「我這麼做是為你好」。結果呢?這幾年來,死了多少美軍、死了多少無辜的伊拉克人民?為什麼失敗?因為阿拉伯世界以宗教立國,人家不覺得民主制度比較好,你布希政府怎麼能違背民意,強制灌輸「西方民主的意識形態」呢?等到有一天阿拉伯民族覺得民主制度下每個人有更多的尊重與自由時,民主制度自然會水到渠成、開花結果。

    這也是為什麼我覺得:「許多『企圖改變世界』的良善動機,到頭來不是徒勞無功,就是反而製造出更多的問題。」– 問題不是出在良善的動機(這一點我內心十分敬佩),而是在於低估了問題的複雜度,與一廂情願地揠苗助長的無知舉措。大禹治水,若不懂水性,單靠不斷築堤圍堵,行嗎?

    另一個問題是,某些「企圖改變世界」的人,是抱著高度理想性去塑造一個烏托邦,換句話說,目標一開始就訂在 “perfect"。而這群「積極入世」的人,通常也與宗教信仰互為依附。我個人相信世界是可以不斷 “better-off",但是我不相信世界可以達到這群人眼中的 “perfect",因為天地萬物本是多元,違背自然演進,而去強制「改變」世界變成某一群人心中理想的樣子,只是顯現出那深藏內心的不懂欣賞與無法包容的粗暴。而忽視現實狀況的結果,只是帶來了更多令人無奈的衝突,無論是宗教與宗教之間,或是宗教與非宗教之間。

    人對於內在的一己之心可以努力要求 “perfect",對於外在的大千世界是不能這樣要求 “perfect" 的。

    這是我不支持「企圖改變世界」的原因。我支持的是 — “Let people sort out all the problems by THEMSELVES."

  14. 14 瑞紅 2006/12/7 at 4:27 下午

    (本報訊)自從昨日報老闆偷偷發表抱怨朋友訴苦的不當言論後,二十四小時之內,已接到三位朋友的嚴正抗議。

    一位向報老闆表白,說他上次才吐一點點苦水而已,便慘遭報老闆極其直接的批判,害他花了十日夜才「恢復正常」。他說:「妳做人未免也太嚴格了吧?」

    一位質問報老闆:「老實說,妳就是在說我對不對?」她說報老闆居然討厭她的訴苦,這讓她粉生氣,因此:「不管!這個星期六一定要跟妳訴訴這個苦!」

    一位教訓報老闆:「妳還好意思抱怨?」她說像報老闆這種「不食人間煙火」的孤僻小姐,若不是靠各路朋友訴苦,哪有機會了解民生疾苦?「我們沒跟妳收費就算便宜妳了!」她把這句用紅色標示。

    為免圍剿情勢如火燎原,報老闆決定公開向所有「悲情受害者」朋友認錯,她說她承認,光是有她這麼狠心的朋友,您們就「不愧為受害者」了,而今而後,她也再不敢懷疑您們的「悲情」了。

    謹此 祝您們訴苦快樂

  15. 15 皮卡丘 2006/12/7 at 4:49 下午

    對吼~沒注意到報老闆又捅到蜂窩了~

    哇哈哈哈哈~報老闆的野蠻朋友真好笑~

  16. 16 JC 2006/12/8 at 12:05 上午

    致皮卡丘先生,

    您寫了這麼長篇說明您的原由初衷,令我受寵若驚。

    謝謝。我會再好好想一想。

  17. 17 皮卡丘 2006/12/8 at 5:07 上午

    JC,

    我只是吃太飽,來這裡運動(大腦)一下啦!這些都是「個人」的看法,謹供參考。

  18. 18 Mandy 2006/12/8 at 8:09 上午

    >> 眼看著那水杯不斷滿溢如山洪倒灌,我急得快不能呼吸
    哈哈哈 沒錯沒錯
    就是一種不能呼吸 呼吸會痛的感受
    十幾二十年前
    我住學生宿舍也遇見過有這樣習慣的人
    我的感受也和妳一模一樣

    >> 也許人家才偶爾漫不經心「奢侈」一下下
    不不不 不會的
    她們要不就是習性使然 在自家在外頭都是這樣的
    要不就是因為多用也不必多付費 所以就盡情使用
    很少是偶爾漫不經心浪費水資源的啦

    在幾次不能呼吸的經驗之後
    我為了照顧自己的性命
    終於鼓起勇氣提醒這位學妹 — 洗臉盆的水已經滿了喔(還好沒有禁語)
    後來我也聽見過另一個學妹提醒她關水
    (瑞紅 妳不孤獨 這世上至少有兩個女子跟妳做過同樣的事)
    幾次的提醒之後 很快的就沒再見到這種嘩啦嘩啦水自流的情況了

    有時候啊 人們一直重覆不恰當的事
    單純只是他沒看見這有什麼不恰當
    或是他並不了解有更好的做法在
    如果旁邊的人願意更開放自己
    告訴他與他分享另外的做法或想法
    今後他就多了個選擇

  19. 19 瑞紅 2006/12/8 at 12:18 下午

    “如果旁邊的人願意更開放自己
    告訴他與他分享另外的做法或想法
    今後他就多了個選擇"

    Mandy說得真好
    謝謝妳跟大家分享遇到覺得不恰當的人事時
    一種十分恰當的態度
    如此平和自然而且開放

    不會先擺平自己卻光急著改變別人
    往往只會扭曲事情又節外生枝
    萬一又不知認自己的錯
    一味怪人家辜負了自己的好意
    那就打結了

    真是豈可不慎

  20. 20 小pig-bone-bee 2006/12/9 at 12:14 下午

    FYI,
    Ms. 忽忽 談到 她的 母親…

    blog title: 《忽忽亂彈》人山餐廳
    blogger: 忽忽
    URL: http://blog.chinatimes.com/Taipeijk/archive/2006/12/09/135020.html

  21. 21 瑞紅 2006/12/9 at 8:25 下午

    致little-pig-bone-bee君
    人生本來就是不可思議的吧
    一兩年前我也不能想像會在這裡與您這樣相遇

    人生太匆匆
    要不是走到Catch-22的境地
    我們還真無法停下片刻呢
    您說是嗎?

    Catch-22促使我們去發現問題
    並且提起勇氣去做改變
    可能也不盡然是壞事
    很多成功的故事可不都是用一個個Catch-22來分章節的?

    成功不一定是名利雙收
    每個人的因緣不同
    不斷珍惜善用自己目前所擁有的一切
    並盡力去發揮
    那就可以是成功了

    其實悔憾都是難免的
    人生就這樣
    我們只能練習攤開雙手就將悔憾還諸天地吧

    照顧健康喔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