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並無完全正義

 我常在叫人家不要浪費不要抱怨的時候說:「在發生世界大戰或什麼大災難時,這樣已經是天堂級的享受了!」然後人家就會哈哈笑得我無言以對:「拜託,說得好像妳經歷過什麼世界大戰或什麼大災難似的!」

 是啊,比起前輩們,我們這一代人算很幸運的吧,雖然一路以來沒有年輕一代的生活那麼優渥,但生平歲月大體上都還安順。那麼我為什麼常用最壞的情況來警惕自己切莫享受太過呢?(但很慚愧,其實我還是很享受啦!)我想除了因為從小常聽老人家訴說艱苦時日之外,也因為我一直喜歡讀一些走過「人間極境」的人的現身說法。

 不到極境,人恐怕很難真的明白人可能多脆弱,又可能多堅強;而生活享受其實是一件很可怕的東西,它最大的可怕在一個「漸」字,讓人漸漸依賴、漸漸習慣、漸漸放棄、漸漸毀壞。享受越多,纏縛越重。

 最近讀諾貝爾和平獎得主(1986)Elie Wiesel許多年前寫的第一本書,新譯中文版名為《夜》,講的是他少年時期被關進猶太人集中營的故事。作者說他永生難忘集中營的悲慘,也因為那悲慘,他這輩子再也無法為生存感到歡慶。我想,如果我在那裡會怎樣?走過那裡又會怎樣?就像我常在看到一些殘酷的新聞事件後,尋思當事人走到這田地,該怎麼活下去?這些試著設身處地的想像,總讓我猛然懷疑自以為是的那些知見品德,會不會只是輕浮花絮而已?

 有關納粹大屠殺的書籍電影很多,這本書描述的歷程自然已是一般都知道了,但仍有一點讓我印象極深,那就是作者寫到有一年在阿拉伯半島南端亞丁灣搭渡輪,看到有位巴黎貴婦頻頻丟零錢下水,當地窮苦孩子便拚命潛入水中搶撈。此舉讓他一時心痛如絞,因為他想起戰後從集中營撤離時所搭的火車車廂。

 那時鐵軌邊的德國工人把麵包屑丟進車廂,車廂裡饑餓的猶太同胞便如野獸瘋狂爭食,連作兒子的也為一口麵包毆打垂死的老父。於是,他忍不住上前對那仕女說:「拜託,我求您別再丟錢了!」

 「為什麼不呢?」那位貴婦說:「我樂於施捨—-」。

 那位貴婦的行為令讀者齒冷,然而,我們有沒有想過,現實社會中有多少「正義」,是用這樣滿足人心虛偽正義感的自欺欺人的方式在進行?再說所謂的正義往往也不是完全的正義,它不過是偏袒多數人、甚至是少數強權者利益的鐵腕而已。就算是「對全人類都有利」的事,也不堪完全正義之名,因為人類的知見多被時空限制,現在看似完全有利的事,有時只是因為禍害尚未顯明;此外,不管就數量或重要性來說,人類不過是這宇宙中微不足道的一小部份,我們又憑什麼以「完全正義」自居?

 有些人自稱是虔誠的宗教信徒或和平主義者,但對自己的作為常引起激烈對立殺伐,卻能滿不在乎又有點得意地說:「很好啊!我既然要表達我的意見就不怕人家罵,就當提供大家一個發洩的管道好了!」我只能說我可能欠缺這樣的自信,因為我總覺得也許明天我的意見就會被自己推翻了。而且,以任何形式干擾任何人內在的平靜,對我來說都是一件頗有壓力的負擔。

 有時候我覺得自己這樣實在有點沒用,但是,一個不明白「完全正義」的人,實在無法做「完全評斷」。

 《夜》是一本讓人不舒服的書,但對於所有能讓人對「人的真相」張眼一瞥的書,即使讀起來再不舒服,我們都應心懷感激吧!

6 Responses to “人間並無完全正義”


  1. 1 皮卡丘 2006/10/19 at 5:22 下午

    「這輩子再也無法為生存感到歡慶」恐怕是最大的悲哀與損失。不過,人能夠承受的打擊畢竟有限,我只能說跟Elie Wiesel 比起來,我們算非常幸運的吧!

    跟您唱反調一下,我一直認為比起目前六、七十歲這批前輩,我們這一代人算倒楣的了。不過,你們家小朋友那一代恐怕會更倒楣。從氣候與能源來看,過去幾十年算「好日子」了;從文化與宗教的衝突來看,這世界「和平」太久了;從科技與核武來看,不斷增強的「威力」也走上了不歸路。此外,當年前輩們出身貧困是件好事,爬山不從山腳爬,不就失去了登山的趣味?

    回到主題。的確,像「正義感」或「愛國心」等等,有時是個危險的「口號」與「藉口」。 :(

    對了,我可能怒罵過您「那位朋友」哦?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我不是故意的啦~~

  2. 2 月下蕭何 2006/10/19 at 10:08 下午

    夏小姐:
    很贊妳的看法,不過妳說這些,恐怕會引來很多「正義之士」的指責…
     生平對兩個詞特別敏感,排名第二的叫做「愛」(這個上次說過了),第一的就是「正義」。
     
    費滋傑羅「大亨小傳」的開頭是這樣的:
    「我年紀還輕,世故不深的時候,我父親曾經教訓過我一句話,直到如今我還是放在心上反覆思考。也對我說:『你每次想開口批評人的時候,只要記住,世界上的人不是個個都像你這樣,從小就佔了這麼多便宜。』他沒有往下說──我們父子之間的話雖不多,但一向有許多事情彼此特別會意,所以我當時懂得他的話大有弦外之音。由於父親的這個教訓,我一生待人接物寧可採取保留的態度,而不亂下斷語…」

    唸書時讀到這段話印象就很深刻,但後來才慢慢懂得它的弦外之音,當然,一定程度的正義是社會運作之所須,但當有人把「正義」掛在嘴上,我心裡都會想:「這些人不是佔了太多便宜,就是吃了太多虧,再不然就是每天想著吃虧佔便宜的事…」
     有句話說:「如果你是鐵鎚,就會看到鐵釘。」同理,如果你是義人,眼睛就會看到惡人。台灣這些年來這麼多惡人,有一個原因就是義人太多。
     難怪莊子要說:「聖人不死,大盜不止」了。

     我的看法,台灣需要的不是愛(我說的是那種激情的愛)和正義,而是「包容」和「堅持」,對「人」要多點包容,對「事」要多點堅持。
     像現在對人處處苛求,對事放縱隨便,難怪問題重重。

  3. 3 皮卡丘 2006/10/20 at 3:17 下午

    紅姑姑說:「因為人類的知見多被時空限制,現在看似完全有利的事,有時只是因為禍害尚未顯明。」

    這兩天有空都在逛一些舊文章(呵呵我存貨還不少哩),回頭忽然看到這句話,感到很有趣!雖然您和我的知識背景不同,對於一些看法倒是有「殊途同歸」之奇妙!

    先請您看一些美麗的圖片:

    http://images.google.com/images?q=fractals

    是的,這種現象叫做 fractals,在不同的尺度 (scale) 下呈現一種類似的圖形 (self-similarity)。這不是人工藝術,這是一種來自大自然的現象,隨處可見。而 self-similarity 所衍生出來的新理論在近代科學 (經濟學、電腦網路等) 中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因為它推翻了許多傳統數學模型所推出來的結論。

    理論的部份太複雜,在此略過。我只是有意指出,科學家也像您一樣觀察到許多的現象並不是傳統知識可以正確解釋的。這的確是一個「天外有天」的世界,人不過是站在其中的一環罷了。:)

  4. 4 中時之友 2006/10/20 at 10:47 下午

    中時有位極虔誠的宗教信徒,除了寫政治性極強的文字外,也在某大入口網站非常著名的女性社群寫愛情評論文字,儼然愛情顧問,該社群的某些文字極端露骨,如果我是中時高層,我會非常非常慎重地請她迴避.

  5. 5 Silas 2006/10/23 at 12:57 下午

    能不能先給「正義」下一個清楚的定義!?
    有了定義後,我們再來討論「絕對」存不存在。

    你看過「花田一路」,那應該也有看過「風之谷」動畫吧?
    如果喜歡「風之谷」,那一定要找漫畫版的「風之谷—娜烏西卡」來看,那是宮崎駿畫了八年的巨著。許多人認為這是最能彰顯宮崎駿理念的作品:重視環保與女性主義、反對戰爭。
    書中最末女主角娜烏西卡與「神」的對話,多少可以提供你問題的答案(或思索的方向)吧……我想。

  6. 6 說中文的人 2007/3/8 at 9:49 下午

    是的!人間沒有絕對的公平正義!

    我對這看法是舉雙手贊成。即便在如法國這樣的先進國家,律法制度總以保護人權,公平正義為基礎,卻仍會有落入權貴操弄的情況。做人ㄋㄚ,但求無愧於心便是。再說公平正義,其實若將時間、空間拉長放寬,不就是我們耳熟能詳的好有好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與其汲汲營營世間公平正義,緊抓不捨,咄咄逼人的爭它個你錯我對,不如換個角度,站到對方的立場想想,有位大師說的好:「那不過是立場的問題!」我們需要的是真正的傾聽,理解,寬容,智慧與慈悲啊!至於人世間具體制化的正義,當然要信任那些公權力的代表人!他們真的做的還不夠好,但請給他們機會。那麼同時,我們給機會的就是自己!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