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天地一句對不起

 最近連連看到從地方長官、醫護人員到老百姓都撕破喉嚨、振臂揚言誓死排斥SARS病人、SARS醫院、SARS隔離區、SARS相關醫療廢棄物—–,我實在非常心痛,也非常心急。

 天啊!這些憤怒的同胞們,可容我輕問一句:「為什麼你這樣理直氣壯呢?為什麼?」

 看起來,你認為這樣「劃清界線」,你就能保平安?不,你不能!

 你明知道我們的島就這麼大,你明知道SARS已飄洋過海四處肆虐,你也明知道不管把你所排斥的搬到台灣任何一處都有差不多的困難,但這些你都不管,你只在乎──走開!現在就離我遠一點!只要別碰到我的界線,要怎麼搞都是「你家的事」。

 其實,「界線」只是你的假想,脆弱且空虛。你和全台灣、全世界、全宇宙,息息相關,你不住在任何界線裡面。你以縣市鄉鎮村里之名為界嗎?或者,以你視線所及為界?以你家族關係為界?以你所住的房屋為界?你如何可能只活在「界內」,永不與「界外」發生關係?我們今天面對的SARS,它沒有界線,完全不分男女老幼、地域種族、貧富貴賤。如果,SARS疫情不斷擴大,很可能危害到整個台灣島的安全,屆時不只是封街封館封院,而是被整個地球整體人類「封島」,你以為你還有堅固的界線可以圈圍守護嗎?

 你說你要做生意,這樣會影響你的客戶和你的「服務品質」?你說你要「照顧」鄉里、對你的選民「負責」?那你有沒有想過,那些SARS病患,和他們的親戚朋友,很可能是你曾經笑瞇瞇、打恭作揖說:「歡迎光臨」、「拜託拜託,請惠賜一票」的對象?需要他們的時候,熱情相迎;如今他們受苦受難,只請你施予一點忍讓、包容,你竟冷眼拒絕,真是情何以堪?還有,如果你「如此寶愛」的客戶和選民,明天不幸變為SARS病患,你今天的脣槍舌劍不都成了尷尬的矛盾?

 看起來,你認為你是「無辜」的「受害者」?不,你不是!

 沒有一個得到SARS的人是故意的,SARS的傳染力也不是那個人賦予的。如果你覺得自己很「冤枉、可憐」,請想想,那些正直接在受SARS折磨的病患及家屬難道不比你更「冤枉、可憐」?

 你說,你不是不關心疫情,只是對什麼政府、民意代表、公權力都不信任,你懷疑他們的決策有問題;就算決策沒問題,你也暗忖種種週邊配套措施,如權益補償之類的,總是「要哭要鬧才要得到糖吃」。那麼,你有沒有想過,這樣的政府、這樣的民意代表、這樣的公權力,根本就是你公開支持、暗地默許所造成的?你可以思辨、你可以評議、你可以行動,你擁有一票,但你放任台灣混亂、殘忍到今天這地步,你怎能說你無辜?再說,你確定台灣的混亂、殘忍裡面沒有你的一份?

 你說,你是很愛台灣的,工作很打拚的,唯其如此,對這種事臨到你頭上,你才更感到委屈不平。然而,二000年颱風土石流,南投五百戶人無家可歸時,你可曾做些什麼?二00一年鎘米污染,虎尾二點三公頃土地上收成的稻米全當垃圾銷毀時,你可曾做些什麼?看到社會崇淫拜金、青少年犯罪日益凶狠時,你可曾做些什麼?再說,你真的敢抬頭挺胸說,你從沒有用你擁有的金錢、職務、權勢、甚或只是你的生活言行,去為台灣的某些惡性循環加一把勁?你真的能問心無愧說,今天台灣所有你抗議你排斥的狀況,根本和你一點關係都沒有?

 再說回來,你能確定嗎?你能確定自己或自己的親人,不會是下一個SARS病例嗎?

 不能,我們都不能。我們一樣面臨生死存亡的關頭,我們同心協力猶恐不及!

 不知道為什麼,最近我很不願但又常不由得想起,一九九七年豬隻口蹄疫蔓延,台灣總共屠殺了一百三十多萬頭豬;同年香港爆發禽流感,一夕之間也有一百三十多萬隻雞被燒被埋。人們沒有給那些豬雞類固醇、免疫球蛋白、血清注射、插管治療,甚至沒給同一飼養場沒病的豬雞一天隔離的機會,只因為他們「不乾淨」、「不能吃」,所以統統該死。

 人類對其他動物能多無情,對自己的同類也就能多無情。看到抗議者厲聲咒罵、抓狂跳腳時,我總不禁頭皮發麻、不寒而慄,因為在那些扭曲變形的幢幢面容間,我怎麼恍然感覺到我們處決那些豬雞時的那種冷酷? 人類是這個地球上最殘酷最自私的殺手,我們輕忽地球上正有一萬一千多種物種瀕臨滅絕,只為自己「想要」開發 、建設;我們開發建設為的是什麼?追根究柢,多半不過是為了更豐盛、更快速方便的吃喝玩樂罷了。

 如果我們喜歡自詡「萬物之靈」,我們就不該在氣候產生溫室效應、中東大量河魚遭到炸彈輻射污染、全球每天平均有兩萬五千人死於飢餓、和各種病毒陸續全面反撲的時候,才以「無辜受害者」的姿態呼天搶地。早在我們的行動逼迫其它生靈流離失所的時候,「萬物之靈」就該看得到那逃命的無邊驚恐;早在我們的作為毒害其它生靈慘死暴斃的時候,「萬物之靈」就該聽得到那絕望的無限痛苦。

 不知道為什麼,最近我也很不願但又常不由得慚愧,慚愧我們欠天地一句對不起!

  (本文寫於2003年5月21日中時電子報浮世繪版編輯室報告專欄,已收錄在>一書中。因在日前Xletter部落格一文中提及,有讀者朋友留言詢問,因此找出來重貼。
 事隔三年重讀舊作,我覺得有點不好意思,當時我太嚴厲了吧?理想可以無盡硬挺,但凡人畢竟是軟弱無奈的,難怪這文章會引人不舒服,當時也收到一堆把我罵慘了的信件。 求全責備就難免傷害,待人處事能在情義公理底線內求個圓滿就當釋懷吧! )

6 Responses to “欠天地一句對不起”


  1. 1 李燕 2006/9/19 at 9:02 下午

    一個特別的日子,天地間,因為有你而光亮了起來!
    這樣講會不會有點噁心?
    還是說。
    天地間的文章,因為有你而光彩華麗了起來?!
    好像越來越怪。

    這是我想寫在"某重要"卡片上的用詞,現在就在此表達囉
    祝福妳!天天快樂!

  2. 2 路人甲 2006/9/19 at 10:12 下午

    深沈的感觸,悲愴的筆調,唱入雲霄的道德意識,只是沒有數據,沒有針對醫療體系把脈,沒有探討環境政策...不過是

    書空咄咄,
    書空咄咄,
    書空咄咄.

    史耐德的"大崩壞"與靜宜大學陳玉峰教授的深入與確實值得參考.

    the pen is mighter than the sword, yet softer than the action.

  3. 3 Silas 2006/9/19 at 11:04 下午

    都是你不好!

    都是你不好,你現在不定期出刊,只好時時勤上中時部落格,好看看你有沒有寫些新的文章,卻無意又看到一堆不想看的。

    ㄜㄜ,還是你不好。

  4. 4 粉絲 2006/9/20 at 5:27 上午

    夏小姐:

    老實說,我對一些社會問題的處理,有點不太一樣的看法。

    如果以下面三個生活目標為考量

    1) 求生存
    2) 謀利益
    3) 悲天憫人

    我的觀察是,大多數人在下意識中的優先順序是 1-2-3 或 2-1-3。以 SARS 為例,『誓死排斥SARS病人、SARS醫院、SARS隔離區、SARS相關醫療廢棄物』的反應,都是可預期而且符合人性的,因為 SARS 觸動到了人性中最根本的兩條神經 — 求生存與謀利益 — 因為怕死或害怕生意受到影響。

    您悲天憫人的情懷令人感動與尊敬 (要不是 3-1-2 就是 1-3-2),但是我的估計是,您算是稀有族類 (因為您的族人可能在兩億年前因為太悲天憫人而被恐龍吃掉了 — 開個玩笑^^),在社會上的比例可能少於 10% (或許我還太樂觀) 。

    我的另一個體驗是,想改變一個人的族群屬性是極其困難的。這也是我不太信任「道德勸說」的原因,因為登高一呼後站起來大聲答右的可能大部份還是那 10% 「悲天憫人」的少數民族。

    美國經濟學家 Milton Friedman 曾經以一支鉛筆的製作為例,說明人類為了利益所做出的不可思議的合作。那是不分種族、不分國家、不分語言、不分信仰,每個人完全自願地付出與合作所完成的一件有用的事。 (哈!這不是大家理想中的完美社會嗎?放眼望去,目前人類吵得最兇的,不就是在那邊分種族、分國家、分語言、分信仰嗎?) 諷刺的是,這背後的驅動力並不是被捧得高高在上的「道德」,而是被嗤之以鼻的「自私」?

    從動機來看,我百分百支持「悲天憫人」與「道德勸說」;但是從解決問題的實際成效來看,我會投「利益交換」一票。

  5. 5 愛主 2006/9/20 at 11:52 下午

    其實最高道德就是最大利益
    只是人自己忘失什麼是真正的利益
    被短暫的小好處給迷惑了

  6. 6 瑞紅 2006/9/24 at 12:26 下午

    呵呵 李燕
    謝謝妳喔
    願妳也是天天快樂

    致 路人甲 君
    好個書空咄咄
    您說的也對啦
    我很慚愧

    感謝您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出報日期

九月 2006
« 八月   十月 »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最新回應

請輸入 e-mail 地址

RSS 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