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交光光會怎樣?

 最近我國外交又受挫。因為中共「刻意打壓」、友邦「見利忘義」,所以非洲查德決定與中華民國斷交,改與中共復交。

 對這種新聞,老實說台灣人民早已沒感覺,每隔一陣就來一攤,故事、劇情、結局和台詞都一模一樣,看得人無奈打哈欠,唯有官場袞袞諸公好像還頗入戲,台上的慷慨悲憤,台下的冷嘲熱諷,彼此鼓譟一場後又不了了之。

 看到這種新聞總讓小老百姓我心酸不已。跟大部分台灣人一樣,我不大清楚我們每個邦交國位在地球哪一點,不懂彼此間到底有什麼「深厚情誼」,關於該友邦對台灣的重要性也沒啥概念。所以,我心酸並不因為可惜那邦交,而是,我討厭看政府不斷自編自演這種外交悲情歌仔戲。或者說,我看不出來政府到底在打算什麼?

繼續和中共拚財勢搶表面朋友只是死路一條

 截至目前為止,台灣有二十四個邦交國,分在東亞太平洋群島六個、中南美十二個、非洲五個、歐洲一個梵諦岡教廷。即使台灣使出渾身解數湊到一百個邦交國,台灣在國際社會的尊嚴地位就能拉抬一呎嗎?(北韓的邦交國數目有一五八個)台灣加入聯合國的距離就能縮短一吋嗎?(安全事務理事會是聯合國最高決策機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有美國、英國、俄羅斯、法國、中國五個。常任理事國最大的權利是「否決權」,任何提交安理會討論的議題,只要常任理事國中任何一票否決,就算其他國家都同意也不算數。這五個國家都不承認台灣是一個國家。)而就算發生奇蹟、擠進聯合國,台灣就能因此富強繁榮嗎?(聯合國會員國一九一個,半數是窮光蛋國家。)台灣就能得到國際社會庇護、安全有保障嗎?(別忘了,被美國打得慘歪歪的伊拉克是聯合國一員。)有人又說了,沒加入聯合國在國際上「知名度」就很遜、且沒有身分地位。但請想想,梵諦岡的知名度夠高了吧?她不是聯合國會員(只是「觀察員」);素有「歐洲天堂」之譽、邦交國達一百九十一個的瑞士早就夠有身分地位了吧?她到二○○二年才加入聯合國。

 既然如此,那麼我們為什麼還要不斷搜刮民膏民脂去「鞏固」邦交?邦交國與我斷交後積欠未還的貸款總額達已高達一億七千三百萬美元,約新台幣五十六億元!更令人髮指的是,我們常交一些問題朋友,我們拿錢去孝敬其貪污殘暴的腐敗政府,加劇或延長當地百姓痛苦,也放任他們玩弄台北、北京三角關係,食髓知味、得寸進尺。

 以查德來說,雖然她在台灣所有邦交國中面積最大(超過德、法)又有豐富油藏,但其人權紀錄極差,總統德比眾叛親離,只靠美國勉強撐腰,政府因發不出軍餉,默許軍人跨界搶劫,造成喀麥隆北部三省動亂不休,德比本人近年也屢屢介入中非共和國的政爭,與鄰國關係日益惡化。

 不管再怎麼悲憤,目前台灣的財力勢力就是不敵崛起的新中國,這是逃避不了的現實,我們最好早早認了:繼續這樣和中共拚財勢搶表面朋友只是──死路一條!

台灣的外交問題只是兩岸問題的倒影

 中國企業對外投資每年增長百分之廿以上,其中百分之八十集中在亞洲地區;

 中國去年的亞洲地區進口商品總額達四千四百億美元,預計未來將超過二兆美元。中共舉行太平洋島國經濟發展合作論壇,廣邀諸國參加盛會,我們在太平洋上的邦交國基於「國家利益」難道不會考慮見風轉舵?其中諾魯這國家就一度和我們斷交又復合,把兩岸都當「提款機」。此外,梵諦岡最近說她其實並未與中國斷交,大使至今仍叫「駐中國大使」,只不過使館遷出中國,如果一些條件前提談妥,也許可能重返中國。來日若梵諦岡「跳槽」,我們在中南美那些篤信天主教的「朋友」,又將聽到什麼樣的「召喚」?

 台灣的外交本來就是十分複雜艱難的工作,需要極高的洞察智慧與處理藝術,斷交只能說「形勢比人強」,怪誰都是多餘。但台灣這些年千辛萬苦、含冤忍辱的「收買小國」式外交,實在看不出意義與前途;至於每次只能拿放大鏡檢查歡迎儀式以確認邦誼,還靠接機、過境禮遇來評估外交成就,這就更冤更辱了!若說務實外交,好好與幾個在世界舉足輕重的國家有實質來往(例如經貿、文化、技術上的交流),或積極參與國際人道救援、公益事業,從中建立我們的尊嚴、開創我們的利益,這才管用。說穿了,台灣所有外交精力其實都花在與中國暗中較勁、間接纏鬥,換句話,台灣的外交問題只是兩岸問題的倒影,真要徹底解決問題,得面對問題本身還是倒影?答案已經很明顯。

 我們不妨想一想,如果哪天斷交光光,台灣會就此消失嗎?會陷入什麼特別的困境嗎?其實並不會。即使沒人承認台灣「國家的名份」,也沒人能否認台灣完整擁有「領土、主權、人民、政府」等「國家的實質」。台灣護照幾乎通行世界,所有外國人來台也都必須有台灣的簽證。當務之急畢竟是,台灣人自己得有在地球村立足的真本事,也得值得人家來和我們交朋友。就算國家名份從天而降,我們若無獨立的實力,最後也會淪為看人臉色、受人擺佈的附庸國,又有什麼意義呢?關於這一點,黃信介先生生前說得再透徹不過了:「有些事說得做不得,有些事做得說不得。」

政黨輪替後的外交工作只換了手腳並未換腦袋

 政黨輪替後,我們切盼台灣可以比較容易拋棄某些包袱,好好來做我們「做得的事」,但很遺憾,我們的外交工作只換了手腳,其實並未換腦袋;更叫人倒胃口的是,政府一天到晚砸大錢辦環球出巡,給人民「拚外交有成績」的虛華假象,陳總統還曾拍胸脯說只要他巡過的國家,邦交都很穩,結果呢?吹破牛皮事小(陳總統就出訪過查德),自欺欺人、灌輸錯誤的時勢概念、陷溺膚淺的外交手法、挑釁反對政黨,才是「代誌大條」。每次外交一走火,「藍綠內戰」就起,彷彿只要忙於攻防,便可埋頭混過彼此皆然的尷尬無力,而在下次斷交殺出前,台灣已沒任何外交問題可供努力。

 每次看到藍綠雙方為騙選票各自胡說八道,就不禁感慨歷史的弔詭。和共產黨打過仗、敗退小島的國民黨,如今親赴對岸哈腰握手;而原本與共產黨沒直接瓜葛的民進黨,卻接收了老國民黨誓死「敵對排斥」共產黨的鐵律,甚至妄圖「去中國化」;民進黨、國民黨一天到晚吵誰真正愛台灣、會愛台灣,不惜唱衰賭濫、坐視國家空轉,好像只以打敗政敵為最高目標,賠上全台灣也無所謂,這下子變成共產黨卻是「最愛台灣」了,為了反台獨、確保台灣是他的一部份,他說他可以不計後果祭出台海血戰。太荒謬!

 達賴喇嘛說,其實我們居住的星球並沒有劃分國界;大江健三郎也質疑,強烈的國家主義並不健康。隨著科技生活的進展,人類既有的社會架構與思維模式都受到劇烈衝擊,台灣也該試著揚棄舊的定位壓力,靈活調整、發揮屬於自己獨特的角色。目前世界上像我們台灣這樣聯合國所不承認的「國家」或及民族組織至少有八十八個,他們也有一個自己的「小聯合國」(Unrepresented Nations and Peoples Organization,一九九一年成立,總部在荷蘭海牙),台灣、西藏、新疆都是會員。哈哈,說不定哪天小聯合國成了主流,大聯合國反而「退流行」了呢!

(本文與中時電子報網路主筆室同步刊登http://editorland.chinatimes.com/summer/archive/2006/08/10/2228.html)

9 Responses to “斷交光光會怎樣?”


  1. 1 小恩 2006/8/10 at 9:47 上午

    說得好!台灣就算一個邦交國也沒有,這個有政府、有領土、有主權、有人民的實質團體還是存在地球村裡。別國的人要來台灣,也是要簽證、要遵守「我們」的法規。台灣人要有骨氣,斷交就斷交,自己有出息,在經濟、在文化、在教育、在人道援助、環境保護上求進步尋發展,把Made in Taiwan的商標變成有口皆碑的金字招牌,不怕人家不來跟我們攀關係、講交情!

  2. 2 民主之子 2006/8/14 at 7:35 下午

    >>原本與共產黨沒直接瓜葛的民進黨卻接收了老國民黨「漢賊不兩立」的教條,甚至妄圖「去中國化」….

    這和我理解的不同,民進黨好像没要和中共「漢賊不兩立」,相反的是希望一中一台,可以「中台兩立」,倒是馬主席還堅持「漢賊不兩立」,他說:同意只有一個中國,而這一中叫中華民國,不是PRC…

    至於,「去中國化」是一個大部份親中人士製造出來的名詞,造成一種錯覺印象,好像民進黨要「去古中國文化」,造成習慣華文教育的台灣一些穿透力不足的人質疑起,民進黨的教育政策….其實,我的理解是,民進黨對「古中國文化」並没有要"去掉"或反對,只是要導正原本過於向中國"土地及歷史"傾斜認知的意識,可以拉回來正視台灣本土人文的美,母語的美,地理的美,而調整教育比例而已

    聰明理性的瑞紅如斯,怎要跟著人云亦云,在精彩的論述中,夾帶似是而非的推論呢?

  3. 3 瑞紅 2006/8/15 at 10:44 上午

    致 民主之子 君
    感謝您的留言
    關於「漢賊不兩立」
    我覺得您說的有道理
    用「漢賊不兩立」確實不對勁
    所以我把它改成「敵對排斥的鐵律」
    您覺得這樣有沒有好一點
    還是您有更準確的改法
    歡迎賜教

    至於去中國化部份
    我覺得當政者有些觀念作法根本已超出您所說的"導正原本過於向中國"土地及歷史"傾斜認知的意識,可以拉回來正視台灣本土人文的美,母語的美,地理的美,而調整教育比例而已"
    當然不光國文教材一樁爭議而已
    所以我覺得在這裡講「去中國化」並不冤枉

    所以我不打算改
    這跟什麼親中不親中沒關係

    再次謝謝您

  4. 4 小花 2006/8/16 at 3:05 上午

    瑞紅姊姊這篇力作寫得讚,可與張桂越女士在中時部落格裡幾篇與台灣外交的精采文章相對照。

    這幾年走過非洲中部幾個與台灣沒邦交的非洲國家,以及本來有邦交的查德後,看到中國在非洲目前展開的龐大勢力,真是深深覺得台灣的確不需枉費大量金錢與資源,用「硬外交」的方式拼命想擠進聯合國,這種昧於台灣身處的國際情勢,還一直以早期「中華民國」的慣性思維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競爭的外交戰,實在已不切台灣目前面臨的實際狀況,就像張女士說的,我們跟中國這巨人拼力氣是不可能拼得過的,應該像少年大衛那樣智取,找到我們自己的方式,提供台灣真正可以給予世界的有效幫助,發展或許不具名份但卻有實質影響力的特殊外交關係。

    張女士夢想的是目前台灣駐外外交官員最好通通人間蒸發,然後由一群台灣的專業經理人組成團隊,替台灣從客觀上去評估建立實質關係的可能性,這個點子真是不錯,不過因為這樣類似的聲音在台灣還很微弱,尤其台灣自與查德斷交後,據報載有百分之七十九的民眾支持以台灣之名加入聯合國── 問題是聯合國裡正有中國這隻處處圍堵台灣的巨獸掌有安理會的大權,甫出版的「江澤民文選」也對台灣想發展外交的企圖「指示」得明明白白,絕不能讓台灣有任何外交空間,必得趕盡殺絕才成。現在台灣盲目地硬碰硬根本就是死路一條的,過去還有經濟優勢的時期就已處於外交弱勢了,今天中國經改所帶動的力量與所需的石油礦產等資源需求更大,影響所及,中國更不可能對台灣鬆手,我們的政府難道真認不清這個局勢,還一味地想加入聯合國嗎?

    身為一個台灣人,看到非洲這些獨裁國家豐饒的土地上住著最窮困的人民,真會深深感謝台灣社會保有民主,這些非洲國家一個個雖都擁有聯合國裡的一席地位,但又如何呢?中國在聯合國裡的確有實力,但當中國的漁民在非洲海岸國家非法炸魚,非洲的老百姓雖然憤怒,但因中國漁會公司賄賂當地政府,人民又奈其何?當非洲無數的中國工地上都有來自中國監獄的工人,非洲國家的公共工程幾乎少有國家能與中國競標、且幾乎每個非洲國家都有中國妓女的身影,他們這些聯合國的會員國,又有什麼值得台灣羨慕的呢?

    重點在於,台灣,我們有什麼可以給予或與其他國家分享的長處與經驗?外交政治是現實的,甚至也沒什麼道理公義可說的,但我們總該想出一套把金錢或人才花在更實際有效的刀口上的策略吧?

    真的覺得,台灣人實在不該再自憐了,沒有進入聯合國這幾十年來我們也長得不錯,這是台灣老百姓從經濟到政治上拼出來的成績,值得每個認真生活、工作的台灣公民安慰與驕傲,我們不僅不需像擁有石油礦產等豐厚收入卻還向聯合國伸手的非洲獨裁國家一樣,甚至在其他國家有災難時台灣還能提供援助,這類非正式部門的外交還有更發揚光大的發展空間,值得在位者思考。

    真正利用台灣目前的主客觀優勢,打造一套適合台灣的另類外交政策,恐怕才是當務之急,而不是哄著自己同胞,把中國當作對手地蒙著頭想擠進聯合國。中國的打壓是不可能停止的,但台灣卻必須審時度勢,聰明靈活地發展出屬於我們自己的策略,否則大量投入「硬外交」的金錢與心力都是白費的,而且未來將會一次又一次地聽到某國在中國逼迫下又與我們斷交的消息── 希望我們不要到了真的「斷光光」的時候,國人還無外交處境的覺悟才好啊!

  5. 5 民主之子 2006/8/17 at 1:23 下午

    致 瑞紅小姐
    也感謝您的回應
    就像關於「漢賊不兩立」改成「敵對排斥的鐵律」,一樣有語言是否真能完全表達的限制.

    我猜想你真想表達的是,民進黨不要和中共處處採取對立的心態,何妨採取温和的態度及手法?

    問題是,你要了解中共用的是什麼手段?

    中共會說:很好,終於想通,是不是?想要不「敵對排斥」了,是不是?來吧!首先先承認一個中國,等你上談判桌了(同時,他會另一手佈局,對外宣稱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外國最好離遠一點,不要干涉內政,…慢慢的台灣就像水煮的青蛙一樣,慢慢的享受中共丟出的"善意",等你想要有自己的民主方式時,就開始有矛盾律產生了…那時候,這隻餵飽的青蛙想要抗爭,一場新版的228將無可避免)

    我認為台灣和中國最大的矛盾,不是在要不要統一或一中一台,而是民主制度及方式的選擇!!(我是同意統一的民主中國)

    如果,有這樣背景結構的認識,再回來說你的「敵對排斥的鐵律」,我也不認為民進黨有對中國採取「敵對排斥的鐵律」,否則怎會有大陸人士可以訪台,我台商照樣投資大陸,…我倒認為用「慎防侵吞的意識」會不會較接近泛綠人士(含台聯)的心態?

    用「漢賊不兩立」或「敵對排斥的鐵律」,會不會誤導,讓人覺得民進黨是鐵板一塊,好戰好鬥,不知變通呢?

    您覺得這樣有沒有好一點
    也歡迎賜教

    至於去中國化部份
    我也先承認一樣有語言是否真能完全表達的限制.

    就先說"這跟什麼親中不親中沒關係",起初也是想說"泛藍人士",後來想有些是中間的不藍不綠人士也會用或認同"去中國化"這個字眼及這樣來看執政黨(ps你就其一),後來改為"大部份親中人士",為什麼我用"親中"呢?因為習慣華文教育的台灣,的確在意識上是難以把中國,中共和「古中國文化」,中國人四者的認同差異分清楚的,這些現象在我的理解都是一種造成"親"的本質或本錢.

    >>我覺得當政者有些觀念作法根本已超出您所說的"導正原本過於向中國"土地及歷史"傾斜認知的意識,可以拉回來正視台灣本土人文的美,母語的美,地理的美,而調整教育比例而已"
    當然不光國文教材一樁爭議而已

    你認為有那些呢?可以具體說出來嗎?

    我先舉個例子,以印象最深的反轉台灣地圖而言,我只把它當做一個有趣的創意及發想,但大怒的一些泛藍立委,可把他想成離經判道,脫離母體中國的舉動,又是一件"去中國化"的鐵證..究其理由,不是觸犯他們心中台灣是中國一部份的主體嗎?(這不是一種比較上的"親"嗎?)

    你會說:這跟什麼親中不親中沒關係?

    我猜想,是你檢視自己並没有親中的現象…但我認為你有的,你的生活習慣(上海印象,上海微瀾),你的制度認同,你的成長土地,族群認同記憶(阿嬤書)等,這些的確是没"親中"的,但有一種構面,你是親中的–文化及文學!這親的程度,也讓你容易混淆,看到有一些比例少了或調整了,就認為是"去"了…

    如果,"去"是算一種"少",我是同意有"去中國化"的現象,但把它當作執政者的教育徧失或錯誤來攻擊,或没有清楚而同意這種看法,就是一種不公平.

    若以認同台灣主體的立場而言,我認為公平的說法是台灣主體教育的"正常化",這裡面没有去不去中國,只有正不正常而已.

    (除非,有些人以認同中國主體的立場而言,的確民進黨有"去中國化";問題是我不認為您是認同中國主體的人,但你為何會有"去中國化"的感受呢?就是"去"這個字的定義人人不同吧!而你用了這個詞,就被歸於同一類的)

    也謝謝您

  6. 6 瑞紅 2006/8/18 at 11:07 上午

    致 民主之子 君
    呵,您考慮得挺仔細,受教了。
    關於語言文字的表達,可能是片段而且有限的,況且又牽涉到表達能力的問題;另外,對語言文字的認識與感受,人人不能盡同。您說的是。

    至於「去」之一字指的是1%、10%—–還是100%?我想那並不是斷交小文的重點。您也可以說,1%、10%—–到100%都是「去」。
    印象中「去中國化」一詞在媒體上是跟「本土化」一詞同時出現的。要談有沒有「去中國化」,恐怕得先思索從李登輝以來的政經文化主流「本土化」的內涵與目標是什麼?
    「本土化」與「國際化」是大勢所趨,一體之兩面,本身並沒有問題,但在台灣,這卻糾纏著複雜的政治認同與情感問題,很難對話討論。早在今日「悔不當初」的李登輝當年高喊「本土化」、「外來政權」的時候,吳大猷就呼籲政府應先界定「本土化」的意義與目的何在,否則只是「關起門來當皇帝」。
    台灣選擇的「本土化」,會不會是一條從排外(特別是企圖切斷與中國之的臍帶)、孤立、鎖國到附庸的不歸路?我用「去中國化」一詞主要想說的只是,我覺得種種刻意與中國、或來自中國的人事物劃分壁壘的作法,實在挺無聊的;台灣也不能老是停留在「反抗中國以獨立、排除中國以本土」的階段,並拿被中國打壓的悲憤來當柴薪,哪天中國要是完全不理台灣時,到底台灣還有什麼可以生火?這才是「本土化」的當務之急吧?

    您提到「過於向中國"土地及歷史"傾斜認知的意識」,應該也同意,「矯枉」往往難免有賴階段性「過正」,台灣最初的本土化本來主要精神就在與中國脫鉤,企圖在各方面都「一邊一國」。最明顯的,主政者甚至以「講台語」來暗示「純正的台灣血統」,講國語(北京話)隱約成了「外人」。您提到的地圖,那創意很棒,我也很贊成學生該多認識台灣史地,站在台灣放眼世界,但那不代表我們必須處處設法「跳過中國與世界接軌」才能定位台灣的主體性。
    站在歷史的立場,無論主政者喜歡或不喜歡,漢學傳統、大陸移民、兩蔣時代—–都是台灣文化的一部分,大陸與台灣血脈相連更是,根本不是任何更名、拆除、否認動作所能抹煞的。

    從歷史發展的軌跡來看,有哪個社會的「主體性」只是藉由孤立策略而彰顯的?以英倫三島移民為主體的美利堅合眾國,獨立前後,都不否認他們與英國的血緣關係。這些,都並不妨礙它成為一個獨立國家。如果當初他們執意切斷與英國的臍帶,中斷一切文化養分,是否仍有今日美國?新加坡李光耀曾說:「我們成功的一個理由在於一分有彈性的軟體文化。」李光耀認為那個「文化」就是中國的儒家思想。李光耀在新加坡提倡說華語,推展儒教,讓小小新加坡變成一個備受尊敬的國家。(而現在台灣高中還可以不必讀中國文化基本教材了呀!)

    至於您認為引用「去中國化」一詞失之輕率,可能落入政治窠臼,謝謝您讓我知道有讀者有這樣的想法。

  7. 7 民主之子 2006/8/20 at 6:03 下午

    致瑞紅小姐
    謝謝,您仔細的回應。

    >>印象中「去中國化」一詞在媒體上是跟「本土化」一詞同時出現的。要談有沒有「去中國化」,恐怕得先思索從李登輝以來的政經文化主流「本土化」的內涵與目標是什麼?

    嗯,從上述文字就可知道,要引用「去中國化」一詞,得和「本土化」一詞對應,來個”平衡報導”。否則單用「去中國化」一詞再加上一些貶抑字眼,如:你用”妄圖”二字(你不是用詞都會再三斟酌嗎?),就成了一種誤導--當作執政者的教育徧失或錯誤來攻擊,或没有清楚而同意這種看法,就是一種不公平。

    >>吳大猷就呼籲政府應先界定「本土化」的意義與目的何在,否則只是「關起門來當皇帝」。

    同意這句話,問題目前台灣有「關起門來當皇帝」嗎?恐怕兩蔣時代才有吧!

    >>台灣選擇的「本土化」,會不會是一條從排外(特別是企圖切斷與中國之的臍帶)、孤立、鎖國到附庸的不歸路?

    這點就容易是似而非,目前台商在大陸有二百萬人,你有見過執政黨禁止台商去大陸嗎?慎防的部份,也只在會不會敏感科技外移、掏空產業、台灣安全、國際空間等,何來會走上排外(特別是企圖切斷與中國之的臍帶)、孤立、鎖國到附庸的不歸路呢?我真不知這一連串的字眼,是什麼邏輯推演出來的?是你引用的或你認為會這樣呢?

    >>我用「去中國化」一詞主要想說的只是,我覺得種種刻意與中國、或來自中國的人事物劃分壁壘的作法,實在挺無聊的....

    没錯,簡單想時,我也覺得挺無聊的,問題是中共一直用外交、用”反分裂法”、用飛彈、用孤立執政黨來把台灣硬圈成它的一部份時,請問:你不SAY NO嗎?請問:你不去劃分壁壘嗎?

    >>台灣也不能老是停留在「反抗中國以獨立、排除中國以本土」的階段,並拿被中國打壓的悲憤來當柴薪,哪天中國要是完全不理台灣時,到底台灣還有什麼可以生火?這才是「本土化」的當務之急吧?

    第一,我不了解你說的中國要是完全不理台灣是指什麼?是他們不打壓外交空間嗎?不打壓進聯合國嗎?不打壓改國號,憲法,公投嗎?
    嘿~如果真如此,民進黨到時一定拿不了(也不會拿)中國打壓的悲憤來當柴薪生火..
    第二,這可能嗎?(PS.有種可能是,等中共質變了~)

    >>..但那不代表我們必須處處設法「跳過中國與世界接軌」才能定位台灣的主體性。

    我的理解是我們並没有處處設法「跳過中國與世界接軌」,反而中國通過其中的二百萬台商,來與世界接軌;另外,也有許多外商通過台灣本土來與中國接軌...所謂「跳過中國與世界接軌」是不是指官方的冷凍期,如果是,我認為那是表面政治,就像你本文說”斷交光光會怎樣?”,實質是勝於表面的..

    待續

  8. 8 民主之子 2006/8/20 at 6:57 下午

    >>站在歷史的立場,無論主政者喜歡或不喜歡,漢學傳統、大陸移民、兩蔣時代—–都是台灣文化的一部分,大陸與台灣血脈相連更是,根本不是任何更名、拆除、否認動作所能抹煞的。

    這點前半我同意,但似乎也無法否認台灣也包含一部份日本殖民的文化認同,巨觀一點來看,台灣是大陸文化走向海洋文化,造就出來的沖積三角洲,有其沃土,也有其泛濫的不穩定性。而更名、拆除、否認主要是因應中共政治的打壓及侵吞之舉所必然的反作用力,語言也只是一種認同效應,甚至產生一種國族意識的區隔。
    我不認為更名、拆除、否認及語言,是想用來孤立策略或切斷與中華文化的臍帶,或中斷一切中華文化的養分,但有部份一定有,也應該要有,那就是能切斷與中共或中國認同的臍帶,否則集權的中共要侵吞你時,你用什麼說“不”呢?你到時只能像一部份人醉心或無法切割內心大中國教育出來的夢想(中國一定強之類的),而在中共或軟或硬的手段,一握二握三握,握到承認一中精神,握到一國兩制也没關係,握到水煮青蛙你想選自己要的制度也不行了...

    >>從歷史發展的軌跡來看,有哪個社會的「主體性」只是藉由孤立策略而彰顯的?

    我不解,難道台灣現在的地理歷史國文都不教漢文及中華史地了嗎?何來孤立策略呢?海基海協二會無法上談判桌,兩岸不能直航,不接受貓熊為國內贈與等等就是孤立策略嗎?如果不是,這個“孤立策略”是怎麼被放大誤導的?

    >>以英倫三島移民為主體的美利堅合眾國,獨立前後,都不否認他們與英國的血緣關係。這些,都並不妨礙它成為一個獨立國家。如果當初他們執意切斷與英國的臍帶,中斷一切文化養分,是否仍有今日美國?

    没錯!今日美國的世界熔爐特色不僅没切斷與英國的臍帶,而且没切斷與西文、華文的臍帶文化。同樣的,台灣現在有不用漢字傳統字、不用閩南語客語、不過春節中秋端午節了嗎?為何你會拿這個例子來類比呢?
    從另一角度來看,美國不也在二百年前,先賢們為了追求不同的生活方式及制度,執意的切斷與英國政治的臍帶嗎?

    >>新加坡李光耀曾說:「我們成功的一個理由在於一分有彈性的軟體文化。」李光耀認為那個「文化」就是中國的儒家思想。李光耀在新加坡提倡說華語,推展儒教,讓小小新加坡變成一個備受尊敬的國家。

    但是,你難道不知道新加坡人一定對外說:他們是新加坡人,否認他們是馬來西亞人(即使祖祖先是馬來人),更不會提倡說華語,推展儒教,就說他們是中國人云云,或就同意新加坡是中國的一部份,是不是?而且,不要忘了他們現在主流或官方語言還是英文,現在會提倡說華語,一來是中國的興起,想佔中國市場(現在全世界不是有中文熱嗎?)二來是因為以前華語教育徧低(而我們是徧多耶)。再者,他們推展儒教,是喜歡起現在的中國文化嗎?(不要忘了,中國現在的主流還是馬克斯及其修正主義的天下)我的理解是新加坡推展儒教有利於威權社會的穩定結構。

    >>(而現在台灣高中還可以不必讀中國文化基本教材了呀!)
    請問,新加坡及中國的高中讀不讀或可以“選讀”中國文化基本教材啊!如果没有,怎麼推論是因為推展儒教,就讓小小新加坡變成一個備受尊敬的國家呢?況且,新加坡是以儒教著稱嗎?還是“法家”呢?(它可以嚴法有名的哦!)

    待續

  9. 9 民主之子 2006/8/21 at 10:47 上午

    >>至於您認為引用「去中國化」一詞失之輕率,可能落入政治窠臼,謝謝您讓我知道有讀者有這樣的想法。

    其實,縱觀你的回應及xletter中談到國學對你的影響,著實可以理解妳及一些受中國文化基本教材熏陶成長的人,很容易被「去中國化」這字眼所聯合陣線去。(就是你說的“落入政治窠臼”,並擴大這似是而非的集體意識)

    末了,整理一下為什麼有些人會把“更名、拆除、否認及語言”理解成是想用來孤立策略或切斷與中華文化的臍帶呢?
    1. 語言真的有它的認同的區隔效應,及其延伸的無明恐懼效應。我阿嬤在聽不懂我們講的國語時,總會不悅的說,我們是不是在罵她。相對的,不太懂台語的族群也會有這種心態吧!
    2. 執政黨或台聯的確有在做的一些教育動作及更名、拆除、否認等行為,這讓泛藍感受到無法掌控的行政權正一點一滴流失、切斷他們以前熟悉建立大中國夢的根基。
    3. 基於前述的恐懼效應及大中國夢的流失,他們本能的或無意或有意的去集結(我認為你是無意的,只是没看清而已),對台灣習於中華文化教育的中產階級,成為一種統一戰線,一種力量或錯覺來質疑執政黨是要切斷與中華文化的臍帶。我認為只有要切斷與中國認同的臍帶,而沒有要切斷與中華文化的臍帶。不要忘了切斷與中華文化的臍帶較徹底的是中共的唯物主義。
    4. 孤立策略也是統一戰線的延伸物。這個策略是中共佈局出來的,而非民進黨製造的,是中共利用堀起的經濟以商圍政,以藍圍綠,以外交圍主權所佈局出來的。奇怪的事,怎麼不去質疑中共蠻橫的孤立、侵吞意識?倒指責起民進黨的堅守主權、慎防侵吞及住民自決原則是種孤立策略、「敵對排斥」呢?

    說了這麼多,無外乎想和會“三千省吾心及天地立心”的您,一起省思一下我們的立論公平了嗎?

    補充前述:
    從另一角度來看,美國不也在二百年前,先賢們為了追求不同的生活方式及制度,執意的切斷與英國政治的臍帶嗎?
    如果當初他們先賢們只顧自己只想過著與事無爭的和平生活,不去執意切斷與英國的政治臍帶,中斷一切政治養分,是否仍有今日的美國?(請參考決戰時刻 The Patriot)

    班傑明馬汀(梅爾吉勃遜飾)是一位十分出色的戰爭英雄。當他結了婚,有了七個小孩之後,他決定為了家人而退休,不再加入任何戰事。於是,他在自己的農莊裡過著與事無爭的和平生活。
    事與願違,美洲大陸為著主權問題,無可避免的英美發生了衝突,班傑明的長子蓋勃瑞本著愛國情操,不顧父親的反對,加入了美國獨立戰爭。
    班傑明本著息事寧人的心,一直不願加入戰事,但當英軍大舉入侵,威脅到他的家園,還殺死了他的二兒子時,他怒氣直上,與長子蓋勃瑞一同對抗來勢洶洶的敵人。百般不願的他,發現唯一能保護家園和家人的方式,就是全力捍衛自由……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出報日期

八月 2006
« 七月   九月 »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最新回應

請輸入 e-mail 地址

RSS 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