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睡覺救台灣

 自古都說人生不過「吃喝拉撒睡」,好像這五事是再輕鬆容易不過的生存本能,但人類「進步」到今天,吃、喝、拉、撒、睡可謂樣樣出麻煩,其中又以睡的問題最為棘手,睡不著、睡不好,連帶吃喝拉撒都跟著錯亂,再併發什麼憂鬱、暴躁、失魂落魄,叫人傷透腦筋。

台灣中學生偏向睡眠不足,每周活動量連小學生的標準都不到。

 醫界推估台灣有六百萬睡眠障礙病患,其中失眠者至少二百萬,據健保統計,台灣每年吞掉的安眠藥多達六千萬顆。難怪最近台灣醫界積極搶進「睡眠市場」,睡眠相關醫療生意冒發如雨後春筍。繼長庚、台安、新光、北醫後,台大醫院也在六月成立整合胸腔、神經、精神醫學、耳鼻喉與口腔醫學的「睡眠障礙中心」,據說目前預約看診已排到十二月底。睡眠障礙患者的睡眠評估服務是包括在健保給付之中的,此外各醫院還紛紛推出更高級的自費「睡覺健檢」,上醫院「睡給醫生看」的價格從五、六千到上萬元都有。什麼「陽壓呼吸治療器」、「光照機」、「褪黑激素」、「沉睡芬多精」、「負離子床」、「螢火枕」—–之類五花八門的治療睡眠障礙周邊產品,越來越熱鬧。

 可別以為工作壓力大的成人才有失眠困擾,據三總精神部做過的一項「北市高中生睡眠狀況調查」,台北明星高中學生有六成午夜十二點後才能上床,超過半數每天睡不到六小時,高一、高二、高三生睡不好比率分別為4.9%、5.7%、5.8%,更有2%的高中女生與0.8%高中男生,已開始服用安眠藥。陽明大學也做過一份國、高中學生「身體活動量」調查,發現台灣中學生平日睡眠時間7.2小時,偏向睡眠不足,每周活動量合計只45分鐘,連小學生的標準都不到。

 再看日本貝樂思(Benesse)教育研究中心最近針對東京、台北、上海、北京、首爾五大都市的兒童生活作息所做的調查,結果顯示,東京的兒童早睡早起,平均睡眠時間為十小時又六分鐘,是五大都市中唯一超過十小時的,台北的兒童則最晚睡。

 這些年「發揮台灣生命力」、「提升台灣競爭力」的聲音響徹雲霄,但如果因為失眠、睡不夠,導致台灣新生代普遍身心趨弱,講那些豈不空洞?

這種「不睡覺」的台灣,真是抓狂的台灣。

 前陣子台北市警察局舉辦例行的常年訓練三千公尺跑步測驗,結果有兩名警察出事,一暴斃、一住院。老警察們感慨良深,現在的警察飲食睡眠多不正常,有一半以上過胖,平均體能大不如前。想想看,今天的孩子正是未來社會的中堅,如果其體魄連承擔基本份內工作都感覺吃緊,我們還能談什麼國際競爭力?這些年因種種壓力走上自殺絕路的人數激增,大家光忙著為窮人紓困、為學子減壓,但其實回頭從好好照顧一個人自己的吃喝拉撒睡做起,更是積極增強抗壓力的切實之道。

 台灣目前雖然也有三餐不繼的貧戶,但吃飽穿暖(兼有現代化廁所可供拉撒)普遍來說都不成問題,倒是關於「睡」的種種畸形現象,很值得我們認真注意。台灣流行二十四小時全年不打烊商店,並以擁有多樣夜生活為觀光賣點,藝人也常以只睡一兩小時,來吹噓自己精力棒、行情俏,立法院諸公更以熬夜通宵審查法案標榜「勞苦」、「敬業」,還有那各路新聞紅人,深夜十一二點了,或在自家門口、或在醫院、機場,竟還被一群記者架著開記者會,然後種種疲憊、慌亂、淒厲、神智不清,馬上透過現場直播,全台大放送。

 這種「不睡覺」的台灣,真是抓狂的台灣!近年每次看到青少年兇殺案新聞,我都特別注意其案發時間,常發覺怎麼兩個十幾歲孩子半夜一點會在田邊談判?怎麼都凌晨兩三點了,一群學生還會在KTV玩樂?這樣不把好好睡覺當一回事的氾濫的夜生活,難道不會是社會治安的隱憂?希望哪位有心人能針對這問題做個徹底的調查研究。

午睡是富涵先進企管精神及現代養生觀念的優美生活習慣。

 當然,這種「睡不著」現象並非台灣獨有,上個月全世界的睡眠專家才聚到美國開了一周「睡眠研討會」。現代人似乎普遍喪失睡覺的本能了,在全球化的競爭下,想到分分秒秒都有對手在地球彼端醒著,很多人於是不敢累、不敢休息,最後就變成不想睡、不會睡了。

 但人們已警覺到,這樣下去只會得不償失。據統計,21.4%人口有睡眠障礙的日本,每年因上班族失眠製造的相關社會問題,損失高達三兆五千億日圓。為此日本近年正掀起一場「睡眠革命」,許多銀行家和政府官員提倡午休時間宜小睡片刻,九州福岡市的明善高中,也會在學生們用完午餐後,將教室電燈關掉,再播放輕柔的音樂,老師學生一起趴在桌上午睡。這是極度重視努力勤奮、以不眠不休為「王道」的日本,第一個推廣午睡的學校,據說因成效不錯,已帶動其它學校跟進。日本大城市還出現「午睡沙龍」,例如東京的「納皮亞沙龍」(Napia,源自「小睡」nap),約有一千五百名會員,提供坐臥兩用的長椅讓人小睡一下,每次收費約台幣一百五。有些公司員工甚至爭取到上「午睡沙龍」費用的健保給付。

 美國自從一九七七年成立第一家睡眠障礙中心,至今已衍生相關機構近一千五百家。許多企業為提升工作效率,近年流行在辦公室佈置「nap nook」(小憩一角),鼓勵員工午睡。最近還有家「科特斯醫藥品公司」(Cortex Pharmaceuticals)研發一種藥劑「CX717」,說是可讓人只睡兩小時,效果卻像睡足八小時一樣。啊!看現代人多瘋狂,想睡又不捨得「浪費時間」,所以乾脆又從「助眠」藥轉而研發「代眠」藥了?

 大陸畫家黃永玉曾畫一幅有趣的諷刺漫畫,說午睡是「每天二十億小時的最東方風格的浪費」。但現在看來,午睡卻是富涵先進企管精神及現代養生觀念的優美生活習慣。願我這篇小文能提醒更多人把「好好睡覺」當回事來看待,也鼓勵台灣的學校、企業、團體開始更認真支持午睡時間。

(本文在中時電子報網路主筆室同步刊登)   

3 Responses to “好好睡覺救台灣”


  1. 1 奮起湖 2006/7/9 at 3:44 下午

    類禽獸垂死前的哀嚎吼叫 思印

    中國時報系的中天新聞以動畫方式,在總統夫人身上放骷髏,並強詞奪理地表示:這是擔心總統夫人健康,希望透過重製畫面讓觀眾更關心總統夫人。經觀眾嚴詞譴責,中天才坦承失當,表達歉意。

     國內媒體高達九成是具大中華意識的藍媒,有些則是中資支持的。這些藍媒或紅媒,平時滿嘴禮義廉恥、仁義道德,以五千年專制文化自鳴得意。今日看來,牠們正追逐更上層樓,把五千年來專制無人性的類禽獸文化發揮得淋漓盡致。不管是呱呱落地的嬰兒或如風中殘燭的孱弱病人,一概不放過,一路追殺,極力凌遲,公開侮辱,人格謀殺,十足映證中華文化的一句成語:衣冠禽獸。

     這些外來新住民(華人),1949年初來台時,用高壓暴力的統治手段,鳩佔鵲巢,濫殺台灣人,並以大中華意識,睥睨台灣在地文化,粗暴地破壞和洗腦台灣人的共同歷史記憶,其目的就是要台灣人永遠忘了自己身世和歷史,以利外來殖民者統治,把台灣人永遠踩在腳下,像豬狗般地對待。

     如果不是這樣的話,為什麼同樣是政治人物,坐擁千億不義黨產和弊案纏身的外來新住民馬英九,可以逍遙法外,罪不及妻孥,並獲得多數媒體的塗脂抹粉,塑造成高人氣王。而陳總總尚未有任何貪污證據,就迫不及待地被公開誅族,老少婦孺,無一倖免。

     這其中,難道沒有殖民幽靈的作崇嗎?台灣人與外來新住民的血統和地位,真的一樣平等嗎?如果一樣平等,為什麼「刺馬」和「刺扁」的政治效應和媒體反應,會有如此十萬八千里的不同遭遇?

     多數台灣人即使不願意承認自己不是華人血統,也不得不面對一個事實,即那些以清廉自居的華人救世主,其所言所行,是如此地苛薄寡恩、骯髒無恥、泯滅人性、禽獸不如!中國文化大革命期間(1966-1976),不正常死亡者(包括自殺身亡、失蹤、被紅衛兵毒打致死及在武鬥中死亡),高達兩千萬人,受迫害者一億到兩億人。如此慘烈的同類殘殺,在人類史上,也僅見於中國。

     台灣人被外來新住民統治以後,歷經白色恐怖時期,較年長者仍心有餘悸,年少者則無法想像外來新住民是如何地殘害台灣人,還天真地為虎作倀,認賊作父。近來,外來新住民的國民黨復辟集團,企圖以莫須有的罪名進行柔性政變,藍色政媒名嘴三合一集團配合炒作,同步進行詆毀、抹黑、顛覆扁政府,其手段無所不用其極,挑撥、分化族群,製造仇恨,使台灣人民隨之起舞,互相詛咒、仇視,宛如中國文革之紅衛兵,喪心病狂地迫害同類。

     上個月,宋楚瑜說為了推翻扁政府,他願意為台灣流第一滴血。馬英九說「子彈已上膛,只等扣扳機」、「陳總統會死得很難看」、「陳總統,你的日子不多了」等。血與槍,仇恨與造反,這不正中國文革的精髓嗎?退一步來說,就算陳總統有貪污行為,一個民主政府,一個三權分立的政府,一個藍綠共治的政府,有必要到發動民粹街頭運動、動用人民公審、私刑、開槍、流血嗎?這不是政變,不然是什麼!

     看到這一幕幕的造反,一齣齣的文革,類禽獸者率獸食人,台灣人已到了選擇當禽獸或當人的關鍵時刻。選擇當類禽獸者的爪牙,就是自甘出賣靈魂,昧著自己的良知,與魔共舞,把人間變成煉獄,對幼兒婦女進行仇恨迫害,如紅衛兵之濫殺無辜,欺凌、吞噬弱小者;對異議者進行鬥爭、殘害、誅族,直至人間不再有公平正義、自由和平、慈悲寬容,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焦土、集體互相殘殺、血流成河、群魔亂舞的魔界。

     台灣人已到了不能不抉擇的時候,對於邪惡的寬容,就是對良善的犯罪。不能拒絕仇恨,終將為仇恨所吞噬。不能制止暴力,最終將為暴力所肆虐。藍教陣營兩次失去政權,其焦慮度提升到前所未有的臨界點,產生明顯的瘋狂偏執心態,其行為已毫無理性可言,如同禽獸垂死前的哀嚎吼叫,只要是非我族類者、異議者,一概仇恨、全數毀滅。這不但弄巧成拙,讓台灣人有機會反思,要學作畜生或學作人,要仇恨或要理性,要下地獄或要生天堂。〈南方快報http://www.southnews.com.tw/〉

  2. 2 路人甲 2006/7/10 at 1:41 下午

    人家文章在談睡覺的事,不曉得奮起湖留這篇回應文是什麼意思。
    大放厥詞也要看場合好不好。
    紅姑說得對,台灣人須要更多睡眠,免得有人頭昏眼花,睡眼惺忪,搞不清楚自己在說什麼!

  3. 3 Zeno 2006/7/13 at 7:44 上午

    或許這也是一種少眠後遺症,睡眠時全身肌肉放鬆,只有腦部的運作持續,所以創意和思考其實是繼續進行的,清醒後對事務的理解比較有條理也比較理性,說出來的話和寫出來的文字也比較合邏輯,至少不會像是夢囈一般。
    安伯扥艾可常在許多真實的歷史中,加入自己偽造的文本,使閱讀者誤讀誤信,然後進入如預先埋伏的假文本主題。魔術師總是讓觀眾隨著自己的節奏進行動作,進入一個半真實氛圍,這時候觀眾就會被制約的只看到魔術師想讓觀眾看的。
    但是小說畢竟是小說,魔術畢竟是魔術,夢境畢竟是夢境,政治畢竟是政治……

    這樣說吧!銀河系約有一千億個恆星,其中之一是太陽,太陽的體積是地球的1.6X106倍,而地球的表面積(約五億平方公里)中,台灣只佔三萬六千平方公里,事實上目前已知銀河系的數量已經超過二千億個。另一方面宇宙的年紀初估約一百到一百五十億年(光是誤差就是五十億年)而地球的年齡依照目前找到最早的礦石推算是四十六億年,兩百萬年前出現南方猿人,一直到約五千年前開始有現代人,而一個人壽命能有多久?

    歷史上的政體有幾個可以超過一兩百年?
    唐朝的名將哥舒翰來自突騎施,就是現在的土耳其,而高仙芝則是朝鮮人。蒙古人靠武力,歐洲人靠航海,阿拉伯人靠經商,文化和血統傳遍全世界,所謂民族的分界又是如何確定?
    回教在猶太教的暗助下茁壯,今天兩教卻成為死敵,佛教來自印度,但現今印度卻找不到佛教。耶誕節其實是太陽神的生日……

    這些變化都在這一兩千年內發生的。

    人實在是太渺小了,如果這樣想,什麼榮辱,什麼悲喜恩仇,什麼忠奸,什麼國界、種族、血統、藍綠……這些事情其實對這個世界實在是無關痛癢的微不足道的小事,還身陷其中的睡夢者,是不是該醒醒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