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託別叫我兒子上街頭

 最近社會上「罷免」與「反罷免」對峙僵持,雙方或公然、或暗地,都發出號召青年學生起來捍衛「正義」的呼聲。此舉真讓我這作媽的頭皮發麻。不知道那些振臂疾呼的人,自己有沒有在學兒女?如果有的話,那他們想鼓動的學生,指的是別人家的兒女?還是他們家的?

 我要說,拜託!別叫我兒子上街頭。平日一起看電視,只要看到那些政治人物又在齜牙咧嘴、胡說八道,我就立刻轉台,因為,我不要我的孩子在還沒建立好對人的信心、對家鄉的敬重愛惜之前,就被灌輸無情地批判、撕裂別人的那種快感;我不要我的孩子盲目地學樣,詛咒養育自己的土地與百姓。因此,叫我如何能忍受兒子跟著那幫人走,而且聽信他們把複雜的真實問題扭曲成簡單的虛幻口號,在他們嚷嚷「你說對不對啊?」、「你說好不好啊?」時,活像被上緊發條玩具般,瘋狂地扯嗓答「對」應「好」。

 我不知道他們憑什麼想帶領人家放下學業、工作和生活去街頭抗爭,而且還以「人數由千成萬、範圍由點成面,終至癱瘓城市運作,需要軍隊鎮壓」為行動方向。他們知道這操作的是極其龐大的社會成本嗎?他們真有能力掌控局勢發展嗎?他們是怎麼計算行動得失的?還是說,反正大家轟轟烈烈、集體創作出一種「台灣人還是非常熱情、肯為理想獻身」的「感覺」,不管結果只是「罷扁」還是「保扁」,都既可以打破時局鬱悶,又可能吸引國際媒體注意,這就值得付出那麼多代價?

 台灣走到今天,不管是政治、經濟、教育各方面,如履薄冰、步步為營猶恐不及,怎麼還有那麼多藍綠狂徒一天到晚沉迷群眾運動搞浪漫?當然,民主社會有選舉就有罷免,人民也有上街頭表達意見的權利,問題是,群眾運動畢竟是「非常手段」,跟副作用很多的強力抗生素一樣,對「民主體質」其實很傷,在使出這種零和切割手術以前,雙方真的都已依民主法治、盡最大努力去醫治弊病了嗎?

 既然各說「罷扁」是依法救國、不是政治鬥爭,「保扁」是忍辱負重、不是權位戀棧,那好啊,敬請各位充滿理想正義的大人物們充分辯論,並實實在在提出自己的解決之策,讓我等百姓正好藉此仔細比較一下,到底誰治國比較高明,同時也是給台灣人民好好上一堂民主大課,雖然很麻煩很討厭,但沒辦法,大家只能摸摸鼻子認了這民主進步的歷程,期望經過「痛的領悟」,台灣的明天會更好。

 但是他們不這樣。一個扯治水轉移焦點、拒絕答辯,一個唱來唱去就只有「反貪污要清廉」一曲高調;一個說「我雖然有A錢,但你A得更多」,一個說「別一再拿黨產騷擾,民調數字顯示人民站在我這邊」。人家有紅白歌唱大賽,我們這是藍綠機智爭霸秀嗎?說什麼我都不相信「這就是愛台灣」。

 有人歌頌學運精神,對大陸六四只因一句「打倒貪官汙吏」、九○年代台灣只因「老賊下台」,就能讓青年學子的血液沸騰,深深懷念。但我卻憂懼那種會讓學運一觸即發的政治壓力與社會背景,我還以為我們辛苦追求民主,為的就是可以避免用任何形式的暴力來解決眾人之事,就是可以栽培每一個人民都能獨立作主,不必再淹没為形同野心政客籌碼的群眾之一。

 那天和朋友聊起學運,朋友嘆口氣說:「時代不同了,學運恐怕是『五年級』才會做的傻事,現在的學生不關心國家前途了,他們認為那是你們大人的事。」我才想,也許主張祭出學運的人當中,有一些可能只是期盼藉此喚醒新生代的熱情,激發「台灣生命力」。但我看這樣不過是「嗑安非他命」,終究不是辦法。無論如何,五年級仍成長於一個有榜樣有典範的時代,而我們讓今天的學生每天看的聽的是什麼?還是拜託這些「最愛台灣」的大人物們努力做個好樣子,讓孩子們學學長大後該怎麼為國家社會負起責任吧!

 如果真要搞學生「運動」,那就鼓勵孩子們走進山林海洋,腳踏實地去看看家鄉的美麗與殘破,也去看看電視畫面以外的今日台灣生活現實。近年校園裡像登山社這樣的社團已越來越招不到新生,熱門社團多變成是理財、美容、兩性、交際舞——,若憂慮台灣生命力的流失,倒真該嚴肅正視這個現象。至於政治的消耗,還盼有個理性的停損點,別再向下污染、唬弄學生了!

(本文與中時電子報網路主筆室同步刊登http://editorland.chinatimes.com/summer/archive/2006/06/15/1746.html)

7 Responses to “拜託別叫我兒子上街頭”


  1. 1 sigmasu 2006/6/15 at 12:49 下午

    此舉真讓我這"作"媽的頭皮發麻
    不知是我識字少,還是眼睛花,我總覺得這個"作"打錯了!
    政黨政治本來就是對立的,但應以"對話"代替"對抗"
    祈求天主賜給台灣人智慧!

  2. 2 瑞紅 2006/6/15 at 4:14 下午

    致 sigmasu 君
    呵 其實這兩個字的區分 有時還真有那麼點"做作"
    我是這樣想這樣用的
    to do叫做(但"做人"一詞已成俗常)
    to be叫作(但"作文"一詞流行已久)

    很歡迎專家給我指點

  3. 3 et 2006/6/15 at 11:21 下午

    拜託別叫我兒子上街頭 —

    是是非非,善善惡惡.這本就是讀書人入門第一天就該學的事,然後才該是筆墨文字吧.

    紅姑此文該不是建議大伙回家閉門讀書自愚,不理世事吧,這和我印象中的"經濟哲學課"落差好大 …

  4. 4 小恩 2006/6/16 at 5:11 上午

    看了這篇「拜託別叫我兒子上街頭」,不由得也想到前陣子美國因非法移民議題而引發的勞工節大遊行。在全美各州的同步遊行裡,有不同的膚色、不同的政黨、有反移民、也有反反移民的團體。但不論是反對或支持的團體,或是政府學校機關,皆不鼓勵學生在上課其間翹課去遊行。一些學校甚至以不同語言的通知來告知家長,要勸導學生當天仍去學校上課。因為一、上課是學生的義務。二、學生也有表達意見的權利,但不是透過犧牲其受教育的權利去完成。三、未成年的學生若擅自翹課去遊行,他們的安全沒有人可以負責。
    我覺得這樣的要求合理合情。學校先勸導學生,之後並警告若有擅自逃課者,將以校規處分。年輕學子熱情洋溢,可以為了理想與信仰奮不顧身,所以我們這些做家長的、做老師的、甚至在位者、領導人都有義務保護、引導他們學習以安全、合法的途徑來表達其言論自由。
    我想,如果在捍衛自由、爭取權益之餘卻枉顧法治與規範,那就算那些非法移民最終取得了合法居留權,也不會是個懂得守法尊重法律的公民。
    我不大清楚台灣的學校或政府機關對學生﹝不管是成年或是未成年﹞參加集會遊行有沒有特別的要求?但我覺得這次在勞工節的全美遊行給了學子一個很好的示範。不曉得在台灣那些鼓勵學生上街頭的人,是不是也有孩子?是不是也會要他們的小孩放下書本,跟著去遊行?

  5. 5 billabong 2006/6/16 at 9:57 上午

    觀賞電影已分級,咖啡因含量將分級;
    學生參加遊行是否也該由教育部訂定分類?

  6. 6 勇敢之台灣人 2006/6/16 at 1:26 下午

    看看紛紛擾擾之台灣政局才明白想當個到哪裡都能對得起良心且人格依然磊落之人有多不容易。
    川端康成認為藝術需數代努力才能慢慢開花結果。個人以為格局心胸也需良好之家庭教育且需數代而能成之。
    非看不起這些人物,而實在覺得台灣人之心胸稍窄,若想當個驕傲之台灣人絕非緊抱那所謂(本土)和一些非常灰色模糊之善惡標準,若如此才會是台灣人之悲哀。

  7. 7 maggie 2006/6/16 at 3:14 下午

    看到錯誤行為不站出來制止表示反對意見,豈不是共犯之一?
    重點在要有人站出來指責及嘗試制止犯行,而不是任狀況繼續惡化.
    請問第四權的媒體力量及社會的最後防線司法是否盡了止惡的職責?
    因為問題的關鍵在包括這兩者全盡了職責讓有權利的人止惡了嗎?
    就是因為沒有,才會有人要上街抗議啊!
    故請作者不要批評簡化扭曲上街抗議的”止惡”及”表達意見”的意義

    事先提醒帶隊遊行領袖盡安全守護之責
    及呼籲警方不要過當處理萬一發生的衝突而致擴大事端即可

    因為貴文似是而非, 模糊了整件事情的焦點
    集會流血衝突有可能是社會成本
    問題是錯誤的政治經濟政策也是付出社會成本
    請不要居怩於社會成本大小的問題之上
    重點是那些方式可以讓違反社會公義的惡減到最低
    如果各行各業都確實各司其職盡其本份
    大家的忙著吃飯玩樂社團等生存活動就不夠了
    誰還要撥時間對臺上的政客搖旗吶喊啊!

    但問題是請問第四權的媒體力量及社會的最後防線司法是否盡了止惡的職責?
    因為問題的關鍵在包括這兩者全盡了職責讓有權利的人止惡了嗎?
    就是因為沒有,才會有人要上街抗議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