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來給中輟生行鞭刑?

 大約最近六、七年來,也就是從上個世紀末開始,「中輟生」一詞才躍為台灣媒體上的「熱門字彙」。

 中輟生從寬定義,指的是半途失學的學生,從小學生到高中、高職都有;從嚴定義則專指未完成國民義務教育的十六歲以下青少年、兒童。

 台灣窮困的年代,所有父母無不拚命存錢供兒女上學,在當年升學主義下,即使有所謂「放牛班」,青少年失學在外流浪也僅只少數特例。然而經過十來年泡沫經濟、台灣錢淹腳目後,中輟生由點成線、成面,從農漁村到城市邊緣,再到台灣各個主要城市,慢慢地蔚為一個族群、一個現象,甚至一個令人痛心疾首的社會問題。

 記得從前朋友聊天談到,在人煙稀少處遇到什麼樣的人最恐怖?答案多是一個或幾個成年男人,近年的答案則無論男女都變成「一群青少年小鬼」。因為「小鬼」們多是中輟生,他們不知法律或仗勢未成年受法律保護,可以只為搶一點小錢、或一個不爽就逞凶鬥狠,一大群瞎鬨起來,往往下手不知輕重。

 「路人甲乙」對中輟生猶避之唯恐不及,遑論一般公司店家怎敢開門僱用他們?中輟生多半來自破碎家庭,不上學又無處可去,只好遊蕩街頭,用各種辦法找錢維持吃喝玩樂,這時若有幫派招手,恰好就成了溫暖的召喚,混跡黑社會恐怕也是不得不然的歸宿。

 為了處理中輟生在校園鬧事的困擾,最近高雄縣長提出鞭刑懲處之議,不料竟獲得縣內絕大多數中小學校長支持。校長們紛紛抱怨假日校園「黑影幢幢」,酒瓶、針筒等垃圾一堆,而且許多設施慘遭惡意毀壞,已嚴重危害校園安全。可以想見校長們的苦惱,但先有中輟生才有中輟生鬧事的問題,以「暴力」壓制中輟生鬧事,恐怕只是反倒促進中輟生依附幫派勢力,更絲毫無助於減少中輟生數量。

 有位長年在東北角漁村輔導中輟生的社工朋友,每次提到中輟生的家庭背景都鼻酸不已,她看到那些孩子的凶惡底下,其實是無邊的恐懼、貧乏與絕望。他們的父母若不是早已離散,便是在遠地討生活或失業中,只剩老殘親戚相依為命,而家裡根本沒長輩的,也不在少數。怪家庭、怪學校,兩方都可能攤手大嘆無奈;怪孩子懶惰、不讀書、品性不好?那我們作大人的,得憑良心想想,我們把大環境弄成如此虛浮焦躁,有多少孩子天賦異稟能不受干擾、主動靜下來求學上進?對許多成年人來說,要在這樣的環境中專心致志、腳踏實地,都得靠非常的信心毅力,更何況是血氣方剛的懵懂少年?

 縣長鞭刑一言引起舉國嘩然後,該縣教育局長馬上跟進補充說,鞭刑是面對現實情況、進入法治社會的「必要手段」,若要實施時,當然會控制在「人體可承受的範圍」,而且「一定要有醫師在旁,觀察受刑者身體可忍受的程度」—-。如果「愛的教育」是理論,那麼這種「懲罰的教育」及其所謂「配套措施」難道不更是理論?如果連教育工作者都紛紛「退而求其次」,我們怎能期望我們的社會、尤其是很快就要接班作社會主人的青少年「堅持理想、永不放棄」?

 中輟生問題表面上只是今日台灣諸多問題中的一個小問題,但它其實根連複雜,對台灣未來的影響也極其深遠。祭出鞭刑反映的不是教育者的決心魄力,卻只是無能無奈。如果從家庭到學校,一道道保護孩子健康成長的防線紛紛失守,那麼,我們必須醒覺到,台灣整體社會安全的警戒線已然鈴聲大作。

 黎巴嫩詩人紀伯倫曾說:「我常聽你們談論犯過之人,彷彿他們不是你們之中的一份子,而是陌生人或不速之客,但我要說,—-正如一片葉子的轉黃,必伴隨整棵樹的黙然許可,歹徒行惡,不可能沒有你們全體的隱密意志,—-當你們之中有人摔倒,他是為後面的人摔倒的,好提醒大家有絆腳石;他也是為前面的人摔跤,因為前面的人步履輕快安穩,卻沒把絆腳石移開。」因此,我不禁要問,如果真有鞭刑,誰來給中輟生執行鞭刑呢?誰能毫不心虛地對一個原本應該正是青春茂盛、如今卻在傷痛枯萎中的生命揚起鞭子呢?

 面對越來越多摔倒的中輟生,願我們放下鞭子,在各自的工作崗位上,盡一切努力來為孩子們搬開前途的絆腳石。

(本文與中時電子報「網路主筆室」同步刊登)

5 Responses to “誰來給中輟生行鞭刑?”


  1. 1 yoki 2006/5/18 at 11:58 上午

    泫然欲泣—-

  2. 2 yenichang 2006/5/19 at 1:40 下午

    那些孩子的凶惡底下,其實是無邊的恐懼、貧乏與絕望。

    正如一片葉子的轉黃,必伴隨整棵樹的黙然許可,歹徒行惡,不可能沒有你們全體的隱密意志,—-當你們之中有人摔倒,他是為後面的人摔倒的,好提醒大家有絆腳石;他也是為前面的人摔跤,因為前面的人步履輕快安穩,卻沒把絆腳石移開。

    忍不住把這篇E給馬英九,中研院,教育部,….諸名嘴………..

  3. 3 豆子 2006/5/19 at 3:31 下午

    縣長提出鞭刑之議,獲得多數中小學校長支持

    每次看到「多數」兩字,總想到高中公民課上老師強調的:有時少數服從多數也是一種暴力。就像每年討論能力分班,能發出聲音的就是那些中高階層的家庭,弱勢家庭連自家事都焦頭爛額,那有餘力表達。結果校方就挾此力量,推脫說多數家長支持分班。
    那些支持的校長都該先上刑台,因為乾領薪水而無法教育孩子。
    我曾認識一個小學六年級的中輟生,平日相依的阿公罹患癌症,別說孩子功課跟不上,連三餐都斷斷續續,結果學校要孩子帶回一張切結書,說是因家中有事必須中止課業,孩子在家長欄上代為牽下歪斜的姓名。我懷疑學校和導師是否有人關心他,如果有人稍稍投以關注,至少會知道孩子急需他人的援手。但我只看到學校為了行政程序,粗暴地讓一個孩子簽下自願中輟書。
    我的孩子要升國中時,我告訴他被編在好班要上第八第九節,他反問我:怎麼不是功課較差的同學要多上兩節課呢?
    我啞然,心痛!

  4. 4 老侯 2006/5/20 at 12:03 上午

    若把我們的國家社會比喻為大樹,中輟生的問題,或是整個義務教育的問題,怕應該是大樹的主幹,甚至是根。

    而如果連主幹都腐敗,連根都爛掉了,別說泛黃的葉子,只怕這大樹也將之死枯了。

    人們常在看到問題的當下,即興式的提出主張,希望借由些新的措施,把問題的表相去除。

    殊不知,問題的根本,往往未必僅是制度結構的問題,而更常是制度中「人」的問題,常是制度中的人是否真正做到了該做的事。暫時撇開社會虛浮焦躁的大問題,針對中輟生的問題,我們是否先該問問有沒有做到下面幾項本該做的事。

    1.學校的老師或輔導單位有無心力去輔導中輟生,有無足夠的編制、預算、訓練、和教務上的重視。
    2.前線的社工有無與學校緊密的互動,有無來自社福機制足夠的支援,有無長官的全力支持。
    3.社福單位有無適當的資源可以整合利用,有無健全的法令配合,有無決策者的重視與推動。
    4.檢警單位有無加強掃蕩吸收青少年的不良幫派,有無與社福單位與學校整合合作。
    5.主管官員有無正視這個問題的嚴重性,媒體有無發揮輿論的力量。

    以上說穿了,其實就是夏主編所說的「每個人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努力」,若真要舉起鞭子,就先從失職的人打起吧,漫不經心的老師校長、膚衍了事的社工、得過且過的檢警、媚俗自輕的媒體、貪污枉法的官員、以及袖手旁觀的你我,通通打過了,中輟生大概也不再是問題了。

    回想幾年前美國也面臨中輟生的問題,白宮發起了所謂「No Child Left Behind」的運動,從法令到政策,從方案到預算,全面地面對它和處理它。臺灣是不能做不會做,還是不知要做或不願做﹖

  5. 5 鳳毛麟角 2006/5/25 at 11:14 上午

    現在怕事光坐著領薪水
    或者即於治標立標竿的老師校長太多了
    有心的老師已是鳳毛麟角

    沒有真心又有學養的老師
    教改也只是空殼子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出報日期

五月 2006
« 四月   六月 »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最新回應

請輸入 e-mail 地址

RSS 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