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步道怎麼走?

 在一片什麼自不自肥、黑不黑金的渾濁中,黃武雄等幾位先生發起的「環島千里步道」運動,讓人感覺有如一股清流,真舒服!

 然而,若只是清流一股,舒服一下,恐不足以行進千里。

 去年五月九日,黃武雄先生寫了一篇題為<開闢千里步道,回歸內在價值>的文章,闡述在台灣規劃出一條環島步道的夢想。此文在網路上紛紛轉寄,有人還在信上特別加註:「響應黃老師一向鼓勵台灣人敢做大夢的精神」。

 文中黃先生描繪千里步道的美麗遠景,認為這個夢想實現的條件有三個:民間有無力量?地主肯不肯?政府願不願做?只要能過這三個難關,千里步道便會實現。

 當時,我想的卻是另外三個問題:就算三關全過,但台灣目前需要那樣一條標準的千里步道嗎?若是為了鼓勵台灣人愛走路,這樣實際有用嗎?若是為了向世界證明台灣自然與人文的發展水平,那麼,台灣真有足夠的走路人口和社會資源來永續養護這樣一條步道嗎?

 過了一年,黃先生在最近結合了社區大學、華視、荒野保護協會三方資源,以「大地運動」的革命精神,正式號召民間開始接力規劃環島千里步道。此事經媒體熱烈報導後,民眾踴躍以大小捐款共襄盛舉,行政院也隨即表示要將千里步道專案列入重點政策,然後學者專家們各自從不同角度讚揚千里步道的深遠意義,還有人據此看出蘇內閣「頗具理想性」——-。

 在苦悶的年代,我們蓋世界第一高樓,以作為國際化的符號;設文化中心、博物館,來為文化水平貼升級標籤;我們也不斷捐錢、或把一堆書籍送進部落小村,相信那代表「平衡貧富、城鄉差距」的意義。在苦悶的年代,有時還真得靠大夢才能激動麻木的人心,但大夢不是敢不敢做的問題,怕只怕激動過後,只餘標籤、符號、意義,而仍掛在天邊的大夢卻讓人對不堪的現實更加無奈。

 台灣行人面臨的現實是怎樣呢?我們的馬路多是為車子服務的,不是為人。為了「讓路」給車子,人常得鑽地下道、或爬高架橋;城市馬路兩邊都劃作停車位,有行人專用道的地方,還得看機車高興怎麼停,不時也可見汽車駕駛炫技將汽車翹半邊斜停在人行道上;商家騎樓則是攤販、雜貨、廣告立板的地盤,想要輕鬆走上一段實在不容易;更別提還必須隨時隨地對狗屎、廢氣、冷氣滴水—–提高警覺。

 行政院將重點政策再加一條千里步道、「從善如流」以前,起碼該先認真檢討一下,我們到底有沒有辦法管制汽機車數量的成長?又到底該怎麼避免各地大小馬路老是不停地翻來挖去?

 台灣到處都有很不錯的山水步道,喜歡走路的人不愁「無路可走」。如果他們想環島,就算沒一條現成的千里步道,他們一樣能按各自需要,規劃出自己的徒步環島之旅。但對多數難得走路的人、尤其是青少年兒童來說,不愛或不習慣走路,多是因為四周環境其實並不鼓勵人走路,很難有機會把走路融為生活的一部份。

 不管是從提昇國家形象、國民健康、土地情感、還是文化風貌的角度來看,也不管是著力於人民自覺、社區共識、還是公部門活化,我認為此時與其登高描繪環島千里步道,倒不如蹲下來,從為全台中小學生爭取一段安全的小小上學路做起,鼓勵中小學生儘量好好走路上下學。

 環島千里步道涉及許多公路單位、私人地主、周邊住戶,也涉及複雜的地形、環境條件,相對地,上學路簡單許多。若能連結校長、老師、家長、社區商家居民們,一起來克服困難,每個中小學都能規劃且美化幾條上學路,那麼,千里步道的理想,將更有實踐的基礎;而尋常百姓從各地上學路出發,走出一條優雅的社區生活之路,再來追求台灣環島步道,「千里」就也不至遙遠縹緲了。

(本文與中時電子報主筆室同步刊登http://editorland.chinatimes.com/summer/archive/2006/05/04/1375.html)

12 Responses to “千里步道怎麼走?”


  1. 1 九印一章 2006/5/7 at 1:17 上午

    很喜歡夏小姐這一篇
    文理密察
    且文質彬彬
    令人玩味再三
    深思再三

  2. 2 瑞紅 2006/5/7 at 11:21 上午

    致 九印一章 君

    感謝您的美言
    我很受鼓勵呢!

  3. 3 聖伯納 2006/5/7 at 11:40 下午

    這篇文章讓我想起三件事

    一個是多年前在上資管顧問的課
    有一個老師引用日本顧問教授的系統思考案例:
    如果,地下室教室的冷氣不冷或壞了,如何節省且快速解決大家的悶熱呢?
    大伙七嘴八舌….答案像你這篇文字一樣熱鬧..*_^
    後來,老師說:該顧問提出一個"有趣的"觀點–

    為什麼大家不要來個心靜自然涼呢??

    第二個故事是東北老師描述六祖惠能
    年輕時上山撿木柴
    由於山路崎嶇不平
    為了避免跌倒
    造就了絕佳的"帶著覺察"走路環境

    第三個是有關自己對"走路"習慣的改變
    以往自己或出於懶或美其名是為了"效率"(有時反花時間找停車位)
    到一個目的地總想把車停離目的地近一點
    而現在學會了"帶著覺察"走路的況味
    往往會把車停在遠一點好停的地方
    再用"走路"過去…

    瑞紅提到走路環境的塑造
    千里先從"近"的學校做起(行遠必自邇)
    故然言之成理
    但想起上述三個故事
    不禁要問
    如果在我們汲汲於外在環境的改善之前
    也先從自己當下的心入手
    讓學生願意"靜心"內觀自己…
    “帶著覺察"走路去…
    會不會比去"外求"那些硬體建設
    更值得千里步道先"這麼"走呢?

  4. 4 張韻 2006/5/8 at 4:07 上午

    “遠"跟"近"的區分算不算"妄念"啊?

    只要腳下的路就"帶著覺察"走下去, 就好好走, 不管身在何方, 不是嗎?

  5. 5 聖伯納 2006/5/8 at 1:04 下午

    >>"遠"跟"近"的區分算不算"妄念"啊?

    張YY真好,的確,嚴格來說,任何區分都算妄念…
    都是世間的遊戲,即是遊戲就有規則…
    所以前半段,是呼應瑞紅的"行遠必自邇規則"之必要

    貼一段東北老師關於"區別"的說法,給您參考~~

    ….

    修行要學習不分別,如何落實於生活?請以買水果為例說明?

      你若買東西時喜歡大的,就挑大的,喜歡小的,就挑小的,是可以分別的。世間法中,你要不分別,這屋子也可能成為廁所。因此世間法不分別是行不通的,活著必須適應這相對的世界。所謂不分別是在觀察自己當中,對心裡展現的快樂、痛苦不要分別,不加以評斷這一念是清明、還是無明,是貪或是嗔,這些叫不分別。

      冤親平等根本不在於外相,而是內心裡產生喜歡和不喜歡的想法,例如:去分別這個是至高的、那個是低下的,這是不可以的。分別是對應相對世界的,不分別是對你自性所展現的一切,不要下評論判斷。分別是為了活在這個世界上。而人類活著的目的,是為了清楚自性。但是在清楚自性的時候,千萬不要分別,那時候就會如如不動坐在那裡,完全的不區別。

    ….

    >>只要腳下的路就"帶著覺察"走下去, 就好好走, 不管身在何方, 不是嗎?

    是啊!!說的真好,你有這般做了嗎~~???? *_^

  6. 6 brotherten 2006/5/8 at 2:38 下午

    紅姑此文
    從大中見細微
    又從大中見更大
    善哉善哉

    苦悶的時代需要既樸實又超越的思維

  7. 7 張韻 2006/5/8 at 5:29 下午

    人不是神 當然我們有時也是小壞小惡也有小妄念..等等

    做了區分也沒關係 只要我們看出察覺出這樣的區分… 再好好走路就對了

    瑞紅姊的"棒子"會指引我們的^^

  8. 8 聖伯納 2006/5/8 at 7:10 下午

    你瑞紅姊的走路…好像沒習慣"察覺"耶!!

    ^^

    她一向很客氣的….

  9. 9 張韻 2006/5/8 at 10:55 下午

    “讓學生願意"靜心"內觀自己…
    “帶著覺察"走路去…"

    你的想法大概能和瑞紅姊的想法相映相補了

  10. 10 yenichang 2006/5/8 at 11:50 下午

    今天丟垃圾,決心試試"帶著覺察走路".

    我左顧右盼,三步一回首,左步箭,右步弓…..就像小偷揹著贓獲那樣扛著垃圾袋,還不時左右手互易,見樹幹則迅雷般閃入,遇电桿即滚地貼身擋…….

    結果像007,又像暗夜毛賊般的"帶著覺察走"了100公尺,

    終於,

    踩著一坨狗糞……^^

  11. 11 聖伯納 2006/5/9 at 9:19 上午

    哈~~~

    “帶著覺察走路"…是讓你看自己每一步接觸大地脚下的覺受…慢慢的到身體上的覺受及動作…是看自己…不是看外面…不是讓你東張西望….不是"左顧右盼,三步一回首,左步箭,右步弓"…..

    難怪你踩著一坨狗糞…..這樣走小心出車禍…

    @-*

  12. 12 apple 2007/11/10 at 5:01 下午

    左岸文化新書:【走路 - 給我一條千里步道】
    誠品書店十一月選書
    紀政/徐璐/李偉文誠摯推薦

    走路,敲開生命的十三道門,這本書是關於十三個人在走路中發現的祕密。

    其實修士或高僧,最初也是一個人在山林裡坐著、坐著,直到清澈地看見生命萬象的源頭,在滾滾紅塵中,你也可以走著,走著,走過住家附近的花園,走進市郊的森林小徑,你越走越遠,自己素樸的面容越清晰,而生活中的煩憂也如雲般散去。

    清華大學的李丁讚教授,經常行走於大學校園,凝視一朵小花,赫然發現花其實會回應,奇妙的靈魂之水流動在相視的兩個生命體間,蔚為一條生命的河流,於是他開始溫柔地凝視校園的流浪狗,溫柔地凝視人,奇妙的生命現象一個個的發生,你多久沒有與家人圍在一起,溫柔地看彼此的臉?溫馨家庭的起點,或許就藏在他揭露的祕密裡。

    吳明益教授,走出中央山脈下如詩的東華大學校園,沿著東台灣的海邊,漫無目的的流浪,夜來了,他躲在睡袋裡睡在別人的屋簷下,或是躺在沙灘上,聽著滿天的星星對他說話,滿足地睡去,直到曙光輕輕揭開他的眼簾,然後他沿著蘇花間的曠世美景而走,遇見一隻迷途的松鼠,展開一場大小生物間的浪漫邂逅。

    梵體劇場總監吳文翠走一條自我實現的表演之路,十四年來,她每年都從美麗的白沙屯走到北港的文化小鎮,在四百公里路的漫行中,她一步步聽見了從大地從腳底傳到靈魂的聲響,於是她在孤獨的表演之路上,越走越堅定,只為聽見同樣的生命樂曲。

    作家阿寶,一個女孩離開台灣流浪,從四川走過西藏、印度到尼泊爾,在旅途中她究竟頓悟了什麼,讓她走回台灣後,決定在梨山上租一塊桃花源,告別都市文明的電燈,夜晚點油燈照明,反璞歸真地過生活呢?

    你所喜愛的作家小野,從住家前一棵被砍的台灣赤楊樹,開始與你分享一段精彩絕倫故事;嘉義縣文化局局長鍾永豐將為你吟詠一首螢火蟲在路旁點燈,水牛緩緩陪你而行,充滿親情淚水的走路之歌; 本書編輯吳寧馨有一段在復興鄉巴陵,一個盛產水蜜桃小村落的悠閒山居歲月。

    東吳大學石計生教授從走路,慢慢地走,走到心靈與身體合一的體驗,他的同事裴元領也是一個喜歡慢走的教授,從走路中間漸漸領略慢慢接近萬物時的慢活奧妙,還有即興走路帶來的人生驚奇,東華大學的蔡建福教授則從現代台灣人親密關係的危急談起,談到了快速節奏帶來的人際疏離,而慢行則是最後的救贖。

    銘傳大學路仁教授將帶你去聆聽歐洲的航海家發現台灣時,他最初最單純的感動聲音,帶你回到當初的船上,再一次為美麗島嶼的願景築夢;這個夢已經化成黃武雄教授筆下的一條,蜿蜒繞過台灣的山水與文化古蹟的千里步道;千里步道執行長周聖心則在走步道中,走回了一段年少輕狂的記憶,一位小女孩為了濟弱扶傾的夢想過的青春歲月,如今她更為編織千里步道這個台灣大夢而走。

    等你,在這本書的夢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出報日期

五月 2006
« 四月   六月 »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最新回應

請輸入 e-mail 地址

RSS 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