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文課老是少一堂

 根據台北市小學生國語文程度抽檢成績,可見目前小學生普遍錯別字太多,語彙、標點符號單一貧乏且過度口語化,露出學生思考力趨弱、品質也日益浮淺的警訊。台北市教育局因此決定,下學期起將增加一節國小低中年級的國文課,並持續推動閱讀活動。專家學者們也多主張,提升老師教學能力是關鍵辦法,並建議推動認證。

 很高興這問題被認真看待,也在盡力謀求改善中。在這裡我想補充一點,提供大家再做斟酌。

 那就是,切勿把國語文教育只等同一種「使用語文工具」的訓練。

 站在「使用語文工具」的立場、「實用主義」的精神,難怪不少人煩惱國文課時數若擠壓到英文課,長久將影響學生的「國際競爭力」;也難怪某市長以把簡體字教學列入「課外輔導或社團活動」,當作教育理念積極、新穎且「與世界接軌」的象徵。照這種邏輯推演,則完全可以理解,為什麼會有一股聲浪把「捍衛文言文、珍重繁體字」譏諷為「枉顧現實、泥古不化」;同時也不難想像,說不定哪天老是「自亂陣腳」、政策又愛朝令夕改的台灣政府,乾脆「順應民意」把國語課本全改成簡體字,甚至全面主修英語,換「繁體字教學」變成「課外輔導或社團活動」了。

 深刻的語文教育從來不只是一種「語文工具」的訓練,對我們從小每天生活賴以思考推理、溝通協調的「母語」來說,更是如此。如果只用與英語教學差不多的概念,把國語文教學的目標訂在加強聽說讀寫能力,那恐怕是有偏失的。

 國語辭彙的貧瘠與運用上的窒礙,可能影響一個人在思考與表達上的貧脊與窒礙。如果我們的孩子只會、也只習慣用「爽」、「不爽」來看待、表述自己,那麼對爽到不爽之間豐富且複雜的情感層次,他的感受將越來越粗鈍。甚至,有位資深的中學數學老師曾告訴我,他發覺很多孩子數學不好並不是不會演算,而是題目每個字都懂,但看不懂語句間的邏輯,所以根本不知道問題在問什麼。

 國語文教育其實同時為其它學科打基礎,嚴肅一點來說,更是九年基本國民教育中的「生活、倫理、文化」教育課程,國語文老師其實是在傳承一把「文化鑰匙」,激勵學生自己願意不斷去開啟華文文化寶藏,也培養學生可以準確地表達、端莊地書寫,並有能力敏銳地聽。一個上過國語文課的孩子,說話理應更文雅、更有條理,我們怎麼都不曾從這個角度來檢討國語文教學成績?

 目前台灣的國語文教學應注意是否過度於作文技巧賞析,考試也要考這句的修辭法是「頂真法」還是「聯綿法」?是「譬喻法」還是「擬人法」?還有些試題,或許是為了表現「生活化」,竟引用尖酸的新聞摘句和青少年俚語,也令人疑慮。文學作品可啟發優美的心靈,那是因為作者提供了不同的生活觀照與深刻的生命體會,老師們更重要的任務或許是帶領學生去賞識文字背後的寶貝吧?學生若根本沒感受、不會欣賞,寫出來的文章怎能有深度、有趣味呢?

 最近讀到一套重新印行的、上個世紀為低年級小學生編的老課本:商務國語教科書(1917初版)、開明國語課本(1932初版,葉聖陶編、豐子愷繪圖)、世界書局國語讀本(三○年代初版、強調閱讀趣味的白話文課本)。那些課文大都宜朗誦,內容多與兒童生活有關,再擴及歷史、自然、待人處事之道,也選編一些有意思的小笑話。葉聖陶說:「—–教材必須符合語文訓練的規律和程序,但是這樣還不夠。小學生既是兒童,他們的語文課本必是兒童文學,才能引起他們的興趣,使他們樂於閱讀,從而發展他們多方面的智慧。」現在回頭讀這樣的老課本,深有「返璞歸真」之感,雖然其外表與現今五彩繽紛的課本不能相比,但就內容質量來看,卻毫不遜色。

 近年看學校的聯絡簿、通知單,常見錯別字及彆扭的文句;也常在學校門口讀到「××同學勇奪××比賽第一名 校長×× 狂賀」的紅榜。學習是否要那麼看重競爭勝負,這都有待商榷了,更何況堂堂校長竟為一個小贏面「狂」賀至此,這又是怎樣的語文示範和生命教育呢?並不是說學校該一絲不苟、超正經,只是,學校還是應有一定的「紀律」、「尊嚴」,更嚴格一點說是「氣質」。目前大環境充斥粗暴言行,人們為追求理想教育而設的學校,「過正」以「矯枉」猶恐不及,師長對自己的語言文字怎好再疏於謹慎示範?

 總之,若把國語文課與「生活、倫理、文化」教育脫鉤,卻期望學生有涵養、會作文,那麼,我們將覺得國文課怎麼加都老是少一堂吧!

(本文在中時電子報主筆室同步發表http://editorland.chinatimes.com/summer/archive/2006/04/27/1243.html)

2 Responses to “國文課老是少一堂”


  1. 1 豆子 2006/4/29 at 3:26 下午

    有沒有人注意到
    許多國字發音被教育部改得一蹋糊塗,
    像「擲骰子」,可知怎樣發音嗎?

  2. 2 小恩 2006/6/2 at 2:55 上午

    我離開台灣的時間很久,對台灣教改政策沒有資格做太多批評。只是看到新聞,知得知國文課時數被刪得可以用「可憐」來形容,不由得想起幾年前在南加一所中文學校教書的一個經歷:

    開學的第一週,一位印尼籍學生的媽媽跑來找我。她操著口音很重的國語、還夾帶英語、閔語的告訴我:「老師拜託,一定要讓我的小孩學好注音符號,而且我希望他是學繁體字,不要學簡體字!﹝其實她多慮了,我們學校只教正體字﹞」我當時以為這媽媽是不是因為「反共」,所以要她小孩別學簡體字,可接著她又很認真的、慎重的說:「還有,以後可不可以教他唐詩三百首?」我心裡覺得有點好笑,這孩子不過才剛入學,先把ㄅㄆㄇ搞懂就不錯了啦!可是這位媽媽接下來的話讓我對她肅然起敬:「老師,我年輕時沒有機會學好中文,我希望我的孩子在美國能有機會學好中文、讀中文的書、中文是很美的字啦!」

    我了解這媽媽的背後的故事,在印尼長大的她,要學中文是多麼的不易;可是她知道中文是「很美的」,所以要她的兒子能夠擁有這份美麗。

    我不曉得這算不算禮失而求諸野;我只是替台灣的學生感到可惜,他們被剝奪了更多認識「美麗的中文」的時間。我也替我這位印尼學生感到慶幸,他有一個執著的媽媽,即使在異鄉,在說「洋文」的環境裡,仍努力為他預備一個認識美麗的機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出報日期

四月 2006
« 三月   五月 »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最新回應

請輸入 e-mail 地址

RSS 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