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雞卵無」的民代

 圍事,顧名思義:「圍起來處理事情」。酒家、賭場等等「特種行業」場所,總須僱人來圍事,而能幹圍事的,多是黑社會流氓。或仗人多勢眾,或憑拳腳刀槍、江湖名號鎮壓場面,總之目的不外乎:於第一時間搶佔上風、偏袒己方。

 從前搞圍事的,「本錢」、「條件」說白了就是暴力。而後大家反對暴力、「講文明」,黑道的景況也日漸蕭條,但圍事不死,也沒凋零,它只是流行新包裝,並且擴大行銷。

 這年頭圍事已進化成一門「專業」,其企劃製作公司多集中於民意代表服務處。君不見從醫療賠償、酒駕糾紛、命案到緋聞,從台灣頭到台灣尾,舉凡上報上電視喊冤叫罵的新聞,背後都有各級民意代表在運籌帷幄?或者,應該反過來說,因為有各級民意代表在運籌帷幄,那些喊冤抗爭才會變成新聞、上報上電視。

 把一件事搞成新聞、上報上電視,這正是新興的圍事「專業技能」,一種挾持睽睽眾目與所謂「輿論」來「於第一時間搶佔上風、偏袒己方」的現場秀。這年頭誰最有辦法稱霸這一行呢?不用說,是民意代表。

 一來,「民意代表」者,可是一張張選票拱出來的,本來就有「群眾基礎」;二來,只有民代有「立場」為「服務選民」發記者會通告給各報社電台,而各報社電台的記者都不敢不接這種通告。(別家有,我家豈可沒有?想搞「獨漏」啊?)三來,民代身經各種新聞陣仗,非常了解記者先生小姐要什麼,甚至連記者先生小姐的編輯主管要什麼,他們都知道。所以,他們會設計出可以直接拿來做報紙標題、或精摘為電視跑馬燈字幕的口號、關鍵句;也懂得規劃一齣諷刺短劇,或指揮眾人扮裝、下跪、摔蛋、劈瓜、振臂哭吼之類的,還體貼地幫光臨現場的攝影記者都預留了最佳取景位置。

 那為什麼光是搞新聞、上報上電視,就算得上圍事「專業技能」呢?這更簡單,君不見時下當官的多看報紙電視在施政,考評自我「政績」也端看報紙電視的批示?還有,現在「新聞狗仔」當道,把一個人剝到光、鬥到臭、外加連抄祖宗八代,都是「生產真相」(行話其實是「提高閱報率」、「拉抬收視率」)不得不的「陣痛」。因此,一般人都怕死了上報上電視,這時,誰有辦法使喚全台灣攝影機「照過來」,誰就是老大。說起來,這「專業技能」的火力,比起從前圍事兄弟的拳腳刀槍、江湖名號,實在有過之而無不及!

 「那種民代」自己呢?在他們的字典裡,「身價」等於「知名度」;知名度哪裡來?自然必須勤於搞新聞、上報上電視。而自己無中生有搞新聞畢竟費事,最方便划算的,莫過於找大新聞插花。現場一片熱騰騰,他往場中央一站,幾十支麥克風便熱烈圍攏過來,下了場也是手機大作,助理並且一個個接二十四小時熱線接到手軟。一時間,他彷彿成了事件的關鍵、世界的中心。

 然而,經過這樣圍事一場,問題有解決、或說被帶上一個比較公平正義的解決基礎嗎?社會大眾有把問題的本質和箇中道理看得更分明嗎?多半是「並沒有」!反倒經常把問題簡化、膚淺化,而後將對立僵化,使得問題節外生枝、雪上加霜,是所謂「生雞卵無,放雞屎有」。

 更慘的是,不知不覺中,又灌輸了一堂可怕的「公民教育課」:我們也該有一個「我們的民意代表」,萬一有事才有人替我們圍事,誰怕誰!

 關於台灣深層的、基礎的、結構的、艱鉅的、需要長期追蹤監督的問題,如今的民代絲毫不感興趣(還是沒有能力感興趣?);至於那些可以快速炒作成街頭火熱爭辯的小是小非、甚至是個人雞毛蒜皮,他們則擺出「爭千秋就在此一時」的岸然陣仗,亦不惜消耗各類社會資源及全民的時間、心情。

 當官的、靠選票維生的、辦媒體的要怎麼胡搞瞎搞,您我現下真是無能為力,但是,我們可以做到兩件事:

 第一,保持慎思、明辨看待問題,頭腦和心情都不被這種圍事氣氛所擺佈。

 第二,另眼檢查那些不當圍事的民意代表,看清楚他們其實真正要的是什麼?真的腳踏實地「愛台灣」的人會那樣嗎?記下他們的名字,下次選舉務必慎重您的一票。民代是您用血汗稅金供養的,老百姓凡事得花錢僱流氓圍事,終究不是維持民主進步的辦法。

(本文與中時電子報網路主筆室同步刊出。
http://editorland.chinatimes.com/summer)

6 Responses to “「生雞卵無」的民代”


  1. 1 圍場插旗黨郎 2006/3/30 at 2:49 下午

    民粹治國下本來就容易產生暴力集團。外包討債公司誰不與黑白兩道掛勾?
    民代有啥了不起?有~代表民意聚眾圍事而已,如果您的選區選民天天要民代出席紅白帖爭面子,或出事要貴民代幫忙搞定,那誰還能怪產生如此代表?
    民主之濫觴本是劣幣驅良幣(若人民水準不足)或是用一丁點本土感動些充滿幻想之文士飛蛾撲火,其實那些超盤高手正摸著小山羊鬍笑哩。

  2. 2 台灣人 2006/3/31 at 10:12 上午

    台灣被一群低俗又沒良心的民代玩弄
    真的太不值
    這就是我們追求的民主嗎
    好悲哀

    沒有成熟的人民就沒有成熟的民主
    台灣人民要加油

  3. 3 Mike H. 2006/4/1 at 12:46 上午

    Dear Aunt Red

    Say Hi to you

    “The Normal but Strange things" is very good, I like.

    The well that we carry on the back, is"well" no"view"

  4. 4 Zeno 2006/6/2 at 6:07 下午

    客觀的分析有時只是自以為是的主觀
    如果權力的擁有者配合權力執行人的宣導
    來抑制權力擁有者的代理人
    就等於放棄了自己及更弱勢的族群
    民代失去了制衡難道不是政府的責任?
    從廢除了下議院的那天開始就注定的結果
    沒有成熟的政客就沒有成熟的民主
    因為台灣的人民無法決定政策
    至少百分之六十的人無法對抗百分之十八的人

  5. 5 瑞紅 2006/6/3 at 7:57 上午

    Zeno 君
    有點懂又有點不懂您所說的
    若您願意的話
    是否可能再多說一點 說清楚一點
    我願聞其詳

  6. 6 Zeno 2006/6/7 at 5:07 下午

    這麼說吧!
    妳駕著馬車前行,
    妳的馬兒告訴你馬鞭的質料不好,會引起過敏,
    於是妳拋掉了馬鞭。
    接著妳的馬兒又告訴你,韁軛左右不平會讓你頭暈,
    於是你又卸下了車軛,解開了韁繩。
    之後呢?你只能呆立看著妳脫韁的馬兒絕塵而去。

    對抗萬年國代應該是回到憲法原義,回歸無給職、特定議題集會,
    而不是廢除人民自己最基本的參政權力。
    補救立法院機能,應該是利用考試確立立法機關基本能力,
    用人民直接參政的國大代表,來制衡人民在有資格的代議士中遴選出來的立法院。
    權力還在人民手裡,立法機關只能聽人民的意見來管理政府。

    而不是政府說人民的權力貪腐於是人民便砍了自己的左手。
    政府說人民的代議士混亂,於是人民又要砍了自己的右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