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見豈如想念

 上星期五凌晨一點,烏漆摸黑中,一通午夜手機電話把我震醒。

 「Hello,夏瑞紅!我是馮寄台!」啊?馮先生,外交部禮賓司司長,浮世繪版不定期專欄「無關出洋相」作者。我楞了一下,第一句回話竟是:「您現在在哪裡?」這時,換對方楞了一下,才答:「在台北家裡啊!」原來,馮先生剛結束與新聞圈朋友的一場宴會返家,席間大家談到他叫好又叫座的專欄,問到我怎沒去參加聚會,他最近因即將陪扁嫂訪歐,忙得不可開交,於是趕緊打電話跟我談談專欄的事,以及七月末左右、在他赴任多明尼加大使新職前,希望能作東請浮世繪同事們吃午餐。

 掛上電話後,我忍不住笑自己「三更半夜問人家在哪,妳豬頭啊?」但實在是,朋友都知道我是那種早睡早起的鄉巴佬,所以很少人會在晚上十點以後打電話給我,我想我已經睡一回合了,忽然接到馮先生來電,偏偏他打招呼的聲音聽起來好像大清早穿著沙灘鞋在椰子樹下碰到面似的,我還以為時常到處飛的他,是在某個與台灣時差十二小時以上的異鄉打電話。

 馮先生直說抱歉,但他也很訝異:「報社的人不是都四五點才睡覺的嗎?」講完電話後一時睡不著的我,更訝異馮先生從四五年前就開始給浮世繪寫稿了,我這作主編的怎麼能到現在還沒去參見人家一面?再想下去,一拖拉庫浮世繪長期約稿的作者、畫者,我跟他們都沒見過面。

龜毛小姐能在新聞圈子混這麼久,該感謝「老天爺賞飯吃」

 過去,林海音女士、高信疆先生等編輯前輩的家,幾乎等於是文化界的不夜沙龍;即便是現在,許多當主編的朋友們也多活躍於各色酒會、座談會、聯誼會,天天在咖啡館、小酒吧、健身房、KTV跟藝文界人士泡到三更半夜才收攤者,亦比比皆是。每次想到這點,除了讚嘆人家怎有那麼好的精力、耐力、熱力之外,不禁自忖,像我如此這般視與人哈拉應酬為畏途的龜毛小姐也能在新聞圈子混這麼久,真該感謝「老天爺賞飯吃」哪!

 我好寫信,這在報社同事間老早是出了名的,而所有跟浮世繪合作過的朋友也幾乎沒有沒收過我的信或卡片的,後來發明e-mail,我這「癖好」更是如虎添翼。我總是習慣:能寫的就不要用說的,可以用說的就打個電話,不必麻煩見面。

 我在報社上班的時間,有一大半是在講電話,四面八方來電把時間切割得七零八落。怪不得以前兒子幼稚園小班同學的媽曾問我:「妳在中國時報當總機嗎?」我一聽心想我的聲音有那麼甜美嗎?不然人家為何有此一問?原來,從小每逢颱風天停課就只得跟媽媽去上班的兒子告訴她我在中國時報上班,她問:「媽媽在中國時報做什麼?」兒子說:「媽媽在中國時報接電話」。

 因為自己有點不勝電話之擾,所以除非緊急、必要,我也儘量避免突然打電話吵人,用寫的更清晰有條裡,而且什麼時候拆看、處理,由對方自行決定,這樣豈不是比較實在也比較從容嗎?

 至於見面,雖說「見面三分情」,但其實只要以真誠置身處地、用心規劃設計為前提,彼此合作漂亮成功,更會有「打從心底七分情」,而且長長久久。我的經驗,一般聚會時,通常針對主題的時間絕不超過十分之一,其它都是閒聊瞎掰,除非那日很閒,而那人也真的是可以談得來的,否則真是叫人難受。

假笑,頭會痛;言不由衷,肚子會漲。

 有一次,某大老闆正式邀宴藝文圈雅聚,一頓飯滿是生牛生蠔的已夠噁心,又從晚上七點吃到凌晨一點,對我這習慣晚上八九點後就不再進食的怪胎來說,簡直快掛了。席間大伙兒說說笑笑,一有冷場,主人及主人的手下,立刻推出新的笑料來搧風點火。

 那時「削凱子」事件正熱,大家就從這個那個名女人的三圍講到這個那個名男人的八卦,雖然跳躍古今、穿梭中西,言語機趣不同凡響,但本質一樣都是──鬼扯。特別是,當中有位以優雅美文著稱、行文好似無一字不清馨空靈的某名家,講長道短起來,竟也生猛火辣,還真讓相識多年的我暗吃一驚。倒不至於什麼破壞形象,只是看了覺得應酬做人還真辛苦。

 就這樣好不容易熬到餐會結束,主人好像頗滿意大家「有打成一片」,只問:「咦,怎麼妳的話最少喔?」我笑說我光聽都來不及,其實是,本人有個毛病越老越嚴重:不能假笑,一假笑,頭就會痛;不能言不由衷,一言不由衷,肚子就會漲。還有,他難道看不出來嗎?偶的上下眼皮已經需要找幾根牙籤做鷹架來支撐了!

 我開溜後,他們又轉去KTV續攤,第二天有人告訴我,他們玩到天濛濛亮的時候才散會。哇!除了佩服之外,我還是佩服!

在我的「想念」中,彷彿可以嗅到每個人不同的氣味。

 所以,除非必要、想要見面,否則我很少與工作上往來的人士見面。也許你會說:「我知道啦,妳一定長得給他很愛國兼很遵守交通規則,所以才不喜歡跟人家見面的啦!」好啦,隨便你怎麼想,總之,至少到目前為止,我一點也不覺得不見面會礙到工作溝通、情感交流;相反的,長年透過書信、電話,我結交了許多彼此信任頗深的好朋友,在我的「想念」之中,每一位工作上往來的朋友才華性情的面貌與特質都栩栩如生,而且即使閉上眼睛,個別間的差異也是那麼清晰細膩地呈現眼前,我彷彿可以嗅到每個人散放出來的不同的氣味。

 不知是「物以類聚」,還是共事久了「交叉感染」,我發現浮世繪的幾位同事們多少也都有我這種「病態」,不過我對他們可是信心十足,凡跟我們合作過的各界人士,很少沒跟我們變成朋友,而且我的同事個個超酷超有趣的,據我「側面觀察」,凡是跟浮世繪工作小組見面開過會的人,也很少不「愛上」我們這個team的!

【本文寫於2003/07/02, 略加刪修後 , 特別為提議"網聚"的讀者朋友"張韻"重貼 .】

34 Responses to “相見豈如想念”


  1. 1 聖伯納 2006/2/22 at 6:15 下午

    >>一有冷場,主人及主人的手下,立刻推出新的笑料來搧風點火。
    在大學當康樂股長,一有冷場自己仿坐針氈坐立難安…後來,參加了禪學團體,冷場時,一群人竟樂得面面相覷–看自己~~

    >>據我「側面觀察」,凡是跟浮世繪工作小組見面開過會的人,也很少不「愛上」我們這個team的!

    意思是
    面會過浮世繪頭頭的豈不更會愛上嗎???
    所以啦~
    結論那不就是
    “想念豈如相見"!!

    ps.我偷偷告訴各位看倌
    我們瑞紅姊姊除了"恰別別”那部份留給她二個男人之外
    她長得絕不是給他很愛國兼很遵守交通規則(虧她想得出這妙詞)
    而是人如其文 玲瓏剔透 靈巧生動 風姿綽約…
    張韻更想見她了嗎

  2. 2 張韻 2006/2/22 at 8:13 下午

    別鬧了 跟瑞紅姊長得如何沒有關係

    聽過"布雷蕭"的"家庭會傷人"嗎? 這種經驗我在透過瑞紅姊文章裡體會了"原痛" 讓我驚訝驚豔而已

    至於網聚只是出於搞笑 如張新大哥所說 “專門在佛門清靜大殿上高歌RAP" 很反動 我喜歡反動 那是一種極高顛覆
    幻滅的可能性 當然能懂

    我是很極端的人 可以很八股也可很滋事 瑞紅姊的文章讓我"回家"
    用虹影的說法大概就是"乘母語的船歸航"吧(原話我沒記住) 連接了那兩個極端

    謝謝瑞紅姊為我重貼此文

    其他的 就不多解釋了 也沒這麼複雜

  3. 3 聖伯納 2006/2/22 at 11:56 下午

    別鬧了 ???

    是說妳?還是說我啊?

  4. 4 張韻 2006/2/23 at 1:53 上午

    我不過跟瑞紅姊鬧鬧網聚 沒想到惹事了
    說我吧

  5. 5 聖伯納 2006/2/23 at 10:04 上午

    怎生說這是惹事呢

    不是說好
    大伙是在瑞紅生出的荷葉蓮池裡
    一起跟"孤寂"過的童年取暖嘻戲嗎

    說得一副弱小的心靈受傷似的
    來~~跟"原痛"再歌一曲吧

    我先唱周華健的"朋友"

    這些年 一個人 風也過 雨也走
    有過淚 有過錯 還記得堅持什麼
    真愛過 才會懂 會寂寞 會回首
    終有夢 終有你 在心中

    朋友一生一起走 那些日子不再有
    一句話 一輩子 一生情 一杯酒
    朋友不曾孤單過 一聲朋友你會懂
    還有傷 還有痛 還要走 還有我

    朋友一生一起走 那些日子不再有
    一句話 一輩子 一生情 一杯酒
    朋友不曾孤單過 一聲朋友你會懂
    還有傷 還有痛 還要走 還有我

    一句話 一輩子 一生情 一杯酒

    http://www.tienma.com/html2/00142.htm

    PS:第24首~~!^^

  6. 6 原痛張韻 2006/2/24 at 12:56 上午

    是您問我在國外幹嘛 麻煩的寫不出來 簡單的寫就是這樣 我就是孤寂想家 這就是我在國外幹嘛的簡單真實的答案

    瑞紅姊的蓮池和佛門清淨處 每一個讀者都能進來 每個讀者都能跟瑞紅姊做不同的對應 也能和別的網友討論不同的觀點 池旁樹綠蔭濃 池中總有大大小小的蓮漪 入池的樓台倒影 隨風舞的水晶簾 一院香的滿架薔薇…

    本來心靈就受傷 所以愛桃花源 所以我愛讀瑞紅姊的文章 因為她口氣很"婆婆媽媽" 讓我倍感溫馨 像在她文中"回家"一樣 由其她寫她山東養父 她養父的作風和語氣就是我爸的翻版 她和她母親的情節和近年的體驗我感同深受 因此我喜歡看喜歡聽 她的文章說出每個人的原痛處 “如果你不愛聽那是因為歌中沒有你的渴望"

    網聚的理由是 網路的文字很危險 大家趕打字文筆儘量簡略 常常忽略用詞遣字和語氣和緩與否 文章也趕著發出 怕電腦系統晾久了不接受 而回文一發出 怎麼都救不回了 這是該網聚的理由 見面有三分情 知道大家都珍惜瑞紅姊 眼底交換一組密碼 一起為她護航 網聚避免文字造成的網頁煙硝

    還有一種理由跟瑞紅姊鬧開網聚 像e世代的小孩 見了偶像搶著請她簽名 那種心境是一樣的 呵呵

    本來大家就是一起在這蓮池裡嬉戲取暖 不然要個溫暖的部落格幹嘛?

    同心同理的一掛 不同心不同理的另一掛 我們都是瑞紅姊蓮池中的一景

    也不一定就要像張新所說的那樣嚴肅拘謹 佛門清境之地大家就都該修行試著看破什麼 不為看破什麼而修 寫作也不一定為寫而寫 “橫看成嶺側成峰" 沙瀰修行和蝴蝶青蛙呀隨之起舞是自然景觀 “本來無一物 何處惹塵埃"的境界相信大家都有 他的提醒大概有他的必然

    您不是說"人生相逢一場 不就靠點真誠相濡以沬"嗎? 我覺得我是呀 少年離家 親情 面對死亡 鄉愁 都是我目前的心境 也是"阿嬤書"的經緯呀 這兩天在看布雷蕭 悲傷的心情電腦沒能幫我過濾 文字有時很無能 網路文字更是 這也是網聚的理由 看書悲傷 跟瑞紅姊和讀者分享一種"原痛"不必急著替我下定義 大家來自四面八方 “遠近高低當然各不同" 重點是眾人都在此山呀此水山水水山有山阿就有水有水嘛也有山山水水水山山看你是山還是水

    記得還珠格格紫薇認父那一段嗎?總是讓我無聊時看得淅瀝嘩啦:
    眾人惶恐跪了一地 小燕子要被拖下去斬了 皇后還在那煽風點火 五阿哥 爾泰 爾康想救駕 紫薇一臉哭相 抖著碩大的眼淚問她親爹皇上 她淚水成河呀不停地從臉頰流下:"您那麼高高在上 竟不習慣人間最平凡的親情了嗎?" 呵呵

    我這兒晝短夜長 上網一上就幾小時 好像一夜沉就是傷心午夜似的 尤其冬天下午三點過後夜色就給他隨風起 今起個大早 回文不置於弱小受傷吧? 張新說堅 強什麼什麼的人 都有很好笑的罩門 說的很對 容我補充 “得堅強凶悍什麼什麼的人都有很好笑的罩門"
    原痛 鄉愁 面對死亡 少年離家 親情 都是我好笑的罩門 很好對付 簡直不堪一擊 擊倒後也不見得人就真能因此受傷世界因此毀了

    這佛門蓮花池各自用各自的方式修行 虛實真假 各得所需就成了 就是功德一件 其他的 就算鬧網聚不成理吧 佛門淨地還鬧網聚 我還真無厘頭有厘頭有厘頭無厘頭神到盡頭天涯海角這是誰的頭….

    節錄朱西寧先生借用"神曲"的例子評虹影的一段話給大家: “就那麼老是錯身, 以至穿身而過, 休怨緣慳一面, 倒是遺憾相逢相觸相渾而不相識, 尤難相知."

    歌一曲呀?好呀!
    本想回點個蕭邦的"雨滴"給您耶 沒有文字語言只有音符 可是國外版權問題太多 不適合下載 那回您一曲 ”哥哥爸爸真偉大”好了 沒有網址 但相信您一定會唱

    只是禮貌回個文 沒想到我洋洋灑灑一大篇 還引經用點 連RAP都給我唱出來了 叫我寫文章時我是一個字也吐不出來 成語詩詞箴言呀 一個也想不出來@#&%^… 不好意思佔用版面 獻醜獻醜

    不管您是老沙瀰小沙瀰大魚小魚小蝴蝶大蝴蝶還是老魚小烏龜大烏龜青蛙呀蛤蟆蛤蟆呀是青蛙 一起在蓮花池裡護航 阿是護你嘛護我有一招沒一招不必有三招沒兩招有兩招沒三招三招四招五招六招七招八招 咦? 人哩?

    雨過 出彩虹時記得搖醒貪睡的我 呵呵 偶沉潛玩耍去啦

  7. 7 聖伯納 2006/2/24 at 12:36 下午

    看你字字言之有理

    這樣好了
    我們先成立一個"紅紅後援會"(這算出彩虹了嗎)
    妳先當會長
    張新當榮譽會長

    我先當敲鑼打鼓的

    我們先聚
    等木已成舟
    (呵 給它來個"除非必要"
    何況我們非為"工作")
    再殺到大理街去找紅姑教主 如何?
    (或約她出來)

    下面我就先留我的email

    對了
    你人還在國外嗎
    (是在加拿大嗎)

  8. 8 hgs 2006/2/24 at 4:46 下午

    看來聖伯納並不認識瑞紅
    不然你就不敢這麼大膽了
    我們認識她二十幾年的老朋友才不敢咧
    她從沒對我們凶過
    但不知道為什麼
    我們可怕她怕得要死—-
    (這這–句句句–不–不–要要被被她她她看看見—-我嚇到結巴了)

    你沒看過她寫那篇"被寄予最初之夢的人"嗎
    她一定會問你
    聖伯納你在搞什麼?你以為我是林志玲嗎?我有說我要競選里長嗎?

    好心勸你最好就此打住
    阿-彌-陀-佛 善哉善哉

  9. 9 北方佬 2006/2/24 at 5:26 下午

    就是說嘛! 人家年輕娃喜歡瑞紅的文章 崇拜瑞紅 你留啥Email地址呀? 出啥洋相?

  10. 10 聖伯納 2006/2/24 at 9:50 下午

    北方佬,你還好嗎?

    我還以為在blog的天地,留email及blog是開放的,隨人自由的…
    呵呵~~

    如果,我們網聚的革命成功,你想不想參一腳啊
    你留email,我通知你 :)

    hgs,等會兒回你的看法~~
    在看精彩的一文
    http://www.wretch.cc/blog/badqoo123&article_id=3196760

  11. 11 清晰有條裡 2006/2/25 at 1:55 上午

  12. 12 瑞紅 2006/2/25 at 11:20 上午

    我是一册憂愁的稿本
    沒有忿怒
    不知嫉妒的活下去
    這就是我的命運
    黑的夜
    藍的天
    都與我無關
    在我的夢魂中
    我覺得
    我是很嬌好的

    ~~錄周夢蝶詩句 為 張韻

    另外
    聖伯納君您真是別鬧了!夠了!
    而老山友hgs,您真好啊,
    “給我記住!"

  13. 13 聖伯納 2006/2/25 at 5:29 下午

    呵呵~~

    願意為瑞紅種120萬顆樹的hgs
    終於出現了
    (你不會登上山後
    指整個中央山脈說
    來瑞紅~這是我為妳種的吧!)

    我只有跟她有一面之緣
    都是給她很美好那部份啦
    你們認識她二十幾年了
    借我們稍微近距離的認識她一下
    可不可以?

    你們可怕她怕得要死????
    我以為她"恰別別"那部份只留給她的二個男人
    看你發抖成那樣
    你小心
    她己經說叫你”給她記住”
    叫阿-彌-陀-佛多保護你一點
    ^-^

    那篇”被寄予最初之夢的人"
    我左看右看
    看不出不可以網聚啊
    說的那句是她跟她媽媽撒嬌說的

    瑞紅寫的這篇”相見豈如想念”
    也沒說不行啊
    反而多了想認識或慰勞一下
    他們個個超酷超有趣的同事

    其實,在張韻之前
    我就想找機會見見瑞紅
    談談及請教一些族繁不及備載的”心得”
    張韻一提 我就給她積極支持

    見見面是真的啦
    但要不要來一個紅牌社群
    就看大伙的時間及意願
    瑞紅說叫我別鬧
    那如果我不是鬧著玩
    而是真心誠意的呢

    ^^

  14. 14 sun 2006/2/25 at 5:49 下午

    很贊成張韻及聖伯納的意見。
    瑞紅:
    何時辦個紅牌社群餐會呢?(當然費用是自行處理了,只要你登高一呼,再大的場地也勢必會爆滿的。)^_^

  15. 15 豁然開朗張韻 2006/2/25 at 7:53 下午

    親愛的瑞紅姊
    我現在只想謝謝您 這裡比較單純 沒有太多回文 那我就放心寫啦

    其實瑞紅姊的新文章 有某一部分是為我寫的 瑞紅姊希望"救我" 是因為有一天我很可能成為別人的媽媽 她希望我的悲傷就止於我 不能傳給下一代 同時很嚴厲地要我不能妄自菲薄 更鼓勵我要正面陽光思考 不能對自己沒有信心不能傳播這樣的憂鬱陰暗 至少我是這麼讀的(瑞紅姊好..好…好嚴厲~~呀)

    知道您用心良苦 但也如您所說 知道"劇本的存在"跟"擺脫劇本"不是一朝一夕之事 也是沒有到一定的年齡經歷或勇氣 改寫不了 更是其實不是家庭不溫暖爸媽不夠好 只是自己太"入戲"了 呵呵

    您要告訴我的就是: “平反被遺棄的淒涼" “認定與信念都是活的,世界永遠有機會開始重新修補" 這是對我的當頭棒喝

    好! 瑞紅姊! 我答應您要為自己重寫"劇本" 有朝一日我會以您為鏡當個好媽媽 我也會努力在這之前讓悲傷止於自己

    我先道歉 留了些悲傷不大成熟的字眼 這不是瑞紅姊寫"阿嬤書"的原意 她的原意是:她花了二十年擺脫了她"粗瓦片"的劇本 她已經替我們寫出來了 要我們不要再花這麼多時間像她從前一樣 沉迷在自卑的假劇本裡 她要"救"我們的時間 我現在懂了懂了懂了 呵呵

    您節錄周夢蝶的詩句 我好喜歡喔 您的意思是: 可以偶爾回想 但記得正向回歸 對不對? 對不對?

    但是瑞紅姊要原諒我有時的"反骨"喔 比如說"佛門大殿前唱唱RAP" 搞搞無厘頭的笑話輕鬆輕鬆喔….呵呵呵呵

    我會在池裡跟著繼續航行 也會開始為自己為大家靜靜護航….

    祝瑞紅姊和大家平安喜樂

    (仔細看了某讀者的回文 才知 瑞紅姊原來還很年輕喔? 我怎麼也以為她快五十了呀?不好意思喔瑞紅姊)

  16. 16 聖伯納 2006/2/26 at 11:38 上午

    煩請瑞紅幫忙刪除我留的email!!

    我鳴金收兵了!

    ^^

  17. 17 聖伯納 2006/2/26 at 11:39 上午

    對了 忘了說謝謝~~

    ^-^

  18. 18 yenichang 2006/3/1 at 5:38 上午

    Happy ending^^

  19. 19 yenichang 2006/3/1 at 9:24 下午

    眾人都在此山呀此水山水水山有山阿就有水有水嘛也有山山水水水山山看你是山還是水

    還真無厘頭有厘頭有厘頭無厘頭神到盡頭天涯海角這是誰的頭….

    不管您是老沙瀰小沙瀰大魚小魚小蝴蝶大蝴蝶還是老魚小烏龜大烏龜青蛙呀蛤蟆蛤蟆呀是青蛙 一起在蓮花池裡護航 阿是護你嘛護我有一招沒一招不必有三招沒兩招有兩招沒三招三招四招五招六招七招八招 咦? 人哩?

    此文体妙!

    妙絕!

    妙至絕境呀!

    讀紅姑文一月而能創此体,後生可畏^^

  20. 20 張韻 2006/3/2 at 4:26 上午

    無為嘛有為有為是無為人畏無所不為有所為有所不為

    也是您的啟發啦 呵呵

  21. 21 yenichang 2006/3/3 at 3:32 上午

    字中有韻,韻中有歌.吟唸間讓老北北頭暈腦脹…可也年輕了10歲^^

    我似乎看到了櫻桃小丸子…,
    猤,
    是 Chicken Little 在 shaking….

    何不有空時好好寫一篇:「無厘頭快樂經」供人吟頌,造福人群.

  22. 22 聖伯納 2006/3/5 at 10:44 上午

    張韻,

    >>開始為自己為大家靜靜護航….

    不是說要"護航"嗎?難不成你的"護航"是"靜靜"的~~

    張新在彼岸開炮了呢?
    你怎不去說說您在國外的"美學"觀點~~
    –注重外表流行,美國"德育"??ABC膚淺文化蹂躪??

  23. 23 張韻 2006/3/6 at 11:00 下午

    好啦 聖伯納大哥 不要催我出場嘛 待我想想怎麼回應 最近太忙

  24. 24 張韻 2006/3/11 at 3:12 上午

    聖伯那大哥呀~~
    沒這麼老都給你說老了@#$&….
    女生的年齡是秘密 你不要亂猜啦~~
    哼~~~一點都不細心…..

  25. 25 聖伯納 2006/3/11 at 10:36 下午

    瑞紅好姊姊,

    寄去的信又被你家的系統退回
    是不是又出現上次那種現象啊

    我信中有提到:
    那可不可以再應讀者要求...
    再貼出”人生諸癮勒戒所”

    可以嗎?
    聽說很精彩耶~

  26. 26 聖伯納 2006/3/11 at 10:41 下午

    張韻妹妹呀~~

    當然您沒這麼老啊
    (沒注意我是故意"解構"錯嗎 ^^)

    是的~~
    我知女生的年齡是秘密
    我己知道你的年齡了
    呵呵~可以不用亂猜了哦~~

    嘻~~~~我是很給她細心的啦…..

  27. 27 張韻 2006/3/12 at 1:14 上午

    你還是猜錯~~啦~啦啦啦~~~

  28. 28 聖伯納 2006/3/12 at 1:35 上午

    >>你還是猜錯~~啦~啦啦啦~~~

    呵~~你那知我猜錯啊~~啦~啦啦啦~~~

    去十日內觀要有心理準備10不能說話
    (只能問法師一些問題或起居長生活的事)

    記得好好跟自己在一起~~
    在狀態沒有年齡大小之分啊

  29. 29 張韻 2006/3/12 at 11:30 下午

    喝~~那你哪知道我知不知道你猜錯?~~啦~啦啦啦~~~

    “記得好好跟自己在一起~~
    在狀態沒有年齡大小之分啊"

    在下小ㄚ頭我~ 謝謝狗狗大俠指點(做江湖揖)!

  30. 30 聖伯納 2006/3/13 at 9:02 上午

    嘿~~
    我不能跑你裡面 當然無法知道您知不知道我猜錯?
    同理可証
    您也不能跑咱裡面 當然無法知道我知不知道我猜錯?
    是故
    我就是我 您就是您 我就是知道我猜對了啦~~啦~啦啦啦~~~

    >>在下小ㄚ頭我~ 謝謝狗狗大俠指點(做江湖揖)!

    good~
    孺ㄚ頭可教 ^^

  31. 31 聖伯納 2006/3/14 at 11:54 下午

    韻ㄚ頭,

    看過"人生諸癮勒戒所”沒?
    現在還敢不敢去
    看看你"原痛"的癮呢?

  32. 32 張韻 2006/3/15 at 12:36 上午

    當然要呀! 我怎麼會放棄顛覆自己的機會呢?只是時空的問題啦!

    呵呵~~看瑞紅姊犯癮好過癮喔!偶爾也要嘲笑一下瑞紅姊~~啦~啦啦啦~~~

  33. 33 yetta 2006/3/27 at 12:14 上午

    哇!
    久沒來這裡,
    您們在這裡高來高去多久啦?(我已為只在編輯部落格哩!)

    韻姑娘:

    我是張媽媽
    童年的悲傷真的很入骨
    出生就離異的雙親至今各自都八十歲了還像仇人
    爹不疼娘不愛
    我到五十歲了都還很痛
    逃離原生家庭而走入婚姻
    娘家把女兒不當人夫家視媳婦為外人
    在懵懵懂懂的二十初頭年紀就做了媽媽
    自認很認真本分的陪伴孩子
    終究是在期待與期望的壓縮中歷史重演
    孩子也被我的悲傷感染
    四十歲失婚之後(喪偶)我曾和兒子說過:
    如果時光倒流
    我不會讓他帶著悲傷成長

    我並不後悔
    沒有做過媽媽的我
    至少
    很認真盡力
    雖然方式不妥
    那畢竟也是我成長的軌跡

    ~~因為有一天我很可能成為別人的媽媽 她希望我的悲傷就止於我

    知道您用心良苦 但也如您所說 知道"劇本的存在"跟"擺脫劇本"不是一朝一夕之事 也是沒有到一定的年齡經歷或勇氣 改寫不了 更是其實不是家庭不溫暖爸媽不夠好 只是自己太"入戲"了~~

    每個人的時空所成的風景皆不同
    照劇本宣科和編寫劇本是截然不同的
    我深信有那麼一天
    當您想要編寫"母親"時
    童年的悲傷已不再
    因為
    您已和自己約定好的
    老話一句
    加油呵!

  34. 34 張韻 2006/8/22 at 6:25 上午

    張媽媽yetta
    失禮的很! 我今天才看到您這篇三月27日給我的回文 那一星期有幾天我在考試沒上網 可能後來留言多了 把您的排行擠下 我再上網時也就沒再看舊文了

    原來您在默默為我加油 真是感激!
    您放心 總有一天我會開始編寫"母親"
    也祝您"往事悲傷不再"
    我也在遠方為您加油
    合十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