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世間「靈魂伴侶」為何物?

 每次細讀投稿中國時報浮世繪版「戀人絮語」的文章,總讓我在「掩版長嘆」之餘,不禁想問問,所謂「靈魂伴侶」到底是什麼樣子?

 但這實在是個「大哉問」,真不知從何問起,所以一再「混」過去,直到上週日刊出陸丙安女士所寫的「行雲流水自去也──我多捨不得亡夫熊秉明先生」,才決定鼓起勇氣好好問一問:這世間「靈魂伴侶」為何物?

他們相遇於不再有繁華撩亂的人生秋季,
在寂靜的天地裡,能把彼此的心跳聽得更分明—–

 熊秉明六十歲時認識四十六歲的陸丙安,倆人相戀十七年後才結婚。他們都受高等教育薰陶,深能分享文化藝術的美好與感動;他們各自歷盡風浪,能以無言的疼惜懷抱對方的滄桑;他們相遇於不再有繁華撩亂的人生秋季,在日漸寂靜的天地裡,能把彼此的心跳聽得更分明。

 這樣算不算是「靈魂伴侶」?

 陸女士在文中說:「秉明是我的一切!他不但是我的師長、情人、丈夫、知音,更是我的引路人,有了他,我的生命才有價值。」幾度在台北–巴黎的越洋電話中和陸女士討論文稿,我仍可感覺到她「失去」所愛的哀愁。正如她寫道:「我的心永遠停留在那個可怕的寒冬,停留在你呼吸停止的那一刻。」

 這樣算不算是「靈魂伴侶」?

 記得曾在書上讀過這麼一段:「孿生(靈性)伴侶的相吸是世界首要及最佳的希望—–這一切都在上帝的第一口呼吸中設好運行的規律,在宇宙無限的面向中,每個單元和其他都已設定好暗碼,等待時機一到就將收到訊號;此時海洋將分離、山河將移動——好使兩隻盡力伸展的雙手在屬於他們的時機裡連接。」

 哇!你看看多玄妙、多偉大!是不是所有「愛到最高點」」的人,就是認定對方為自己的「靈魂伴侶」、孿生的「另一半」,若缺失了,生命就「無法完整」?

 我看那些「戀人絮語」,光是愛人的一句話、一滴淚、一個笑或一次口角,就可以洋洋灑灑、斐然成章,說實在的,我常自嘆弗如,我真的「少一根筋」寫不出來呀!

 現在看什麼迴腸盪氣的愛情電影,要我掉一滴眼淚還真不容易,但只要有那種小孩在挨餓、逃難、找爸爸媽媽、生離死別的畫面,即便只是給幼稚園小朋友看的卡通,也八成能令我涕泗縱橫。

 還好不是全世界的歐巴桑都跟我一樣,我看我們戀人絮語的投稿者雖以青少年居多,但也不乏中高年級的大朋友,他們深刻書寫他們的戀、他們的戀人,和他們的戀人帶來的靈魂的悸動。於我,則好像是一次又一次地輕聲扣問:「靈魂伴侶」為何物?

「花前」今猶在,「月下」也一如當年,
你也不是沒了「衷曲」可供「細訴」——

 然而,文章幾稀?電影幾何?現實生活中,最多見的恐怕還是諸冤家怨偶吧!你說,你的「夢中人」應該和你完全「心靈相印」、「琴瑟合鳴」?例如你想「尋梅」的時候,伊人就欣然「踏雪」去?是喔!那真是「夢」中人喔!「醒」來以後很可能變這樣:

 伊人天天梳妝光潔去見同事、客戶,但對你呢?日夜蓬頭垢面就算了,竟連上大號都不覺得需要為你掩門;你最討厭休假時還要東趕西趕,偏偏平日散漫的伊人,好像把畢生對追求「效率」的熱情全發揮在週末玩樂,早上湊賞櫻熱、下午呼群引伴去泡湯、回程還要順道去基隆買螃蟹——–才能感覺「充實」;你經年細心栽培一陽台花花草草,連摘幾朵薄荷葉沖茶都要小心翼翼地頷首道謝,結果你出差幾天回來,駭然發現怎麼一盆一盆都被剪得光禿禿楞頭楞腦,此時伊人咧著嘴得意洋洋地討賞來了:「看!我花一整天幫你修剪整理得多好!」

 唉!「花前」今猶在,「月下」也一如當年,你也不是沒了「衷曲」可供「細訴」,只是,哪裡真有那種「靈魂伴侶」可以時時跟你一起完美搭唱、天天好戲連台呢?也恐怕笑場、忘詞、甚至拆台的,卻是我們自己呢!

 但,且慢!你不是最想找「靈魂伴侶」嗎?

 順你心如你意者,在你生命裡很可能雲淡風輕了無痕,或頂多留下點點雪泥鴻爪,其餘的不過是你自己根據那一絲泥爪所做的無邊想像與無限加工。

 茫茫人海,誰已然穿過你個性、脾氣、生活習慣的重重森林,可以不驚不怪地半閉著眼、對忽然跳上火山口的你吹個哈欠?

 誰因為你最不設防地開放疆域、領土,所以最容易侵犯你的界線、考驗你的七情六慾?

 咦!會不會所謂的「靈魂伴侶」,其實是每個人的靈魂為自己的成長所做的、遠超乎理智與情感的抉擇?

 午夜夢迴之際,仔細去端詳端詳,有沒有可能,你的「靈魂伴侶」正是身邊那個最能「礙」得你靈魂「皮皮挫」的人呢?

(本文作於2003/03/19,今日應讀者聖伯納之邀,略刪裁後貼出,聊以博君一粲,消磨光陰。)

23 Responses to “問世間「靈魂伴侶」為何物?”


  1. 1 yenichang 2006/2/15 at 6:31 上午

    唉!

    被小女生(而且是少根筋的處女座)點撥参悟了…….

    出家去囉………

  2. 2 聖伯納 2006/2/15 at 11:17 上午

    略刪裁後貼出???
    嗯~~有點電影被剪片
    想要看完整版的感覺
    看來得自己到書局去找那本
    人間浮世繪

    先這樣回~~
    留點時間給公司
    稍後在來談感想

  3. 3 聖伯納 2006/2/15 at 11:21 上午

    對了~當然也要感謝瑞紅慷慨快速分享
    多根筋的金牛座在此遙謝~

  4. 4 sigmasu 2006/2/15 at 11:39 上午

    看來得自己到書局去找那本
    人間浮世繪
    正確書名:在浮世繪相遇,P=069

  5. 5 聖伯納 2006/2/20 at 3:17 下午

    to瑞紅

    倒有個問題想先問:
    你說:
    所謂的「靈魂伴侶」,其實是每個人的靈魂為自己的成長所做的、遠超乎理智與情感的抉擇?....有沒有可能,你的「靈魂伴侶」正是身邊那個最能「礙」得你靈魂「皮皮挫」的人呢?

    如果,「靈魂伴侶」正是身邊那個最能「礙」得你靈魂「皮皮挫」的人,那尚在尋尋覓覓的人,是不是再也不用去找”能把彼此的心跳聽得更分明”的伴侶,隨便找一個可以「礙」來「礙」去的人呢?

    還是,那是給上了「礙」之船的人,不得不XQ的自我麻醉或調整一下認知呢?

    這下是不是又丟了一地圖釘?

    :) ^-^

  6. 6 瑞紅 2006/2/20 at 5:25 下午

    致聖伯納君

    在"閱讀自殺新聞的方法"一文下面
    您不是留言叫人家要"無念"的嗎
    怎麼換了位置就換了腦袋
    找個伴侶卻給它如此這般地"有為"呢

    有個故事是這樣掰的
    從前從前很遠很遠的深山裡
    有個紅衣妖怪
    相傳他擁有破解人生的魔法
    於是許多人不斷去請他指點迷津

    他給人的開示其實從頭到尾就那麼兩句話
    第一點:要知道世界只是一場空
    第二點:要活得好像你並不知道第一點

    至於紅衣妖怪自己有沒有真的破解人生呢
    或者只擁有兩句口頭禪呢

    這只有紅衣妖怪自己知道
    世人其實沒有一個在乎

  7. 7 聖伯納 2006/2/20 at 6:11 下午

    瑞紅:

    你很"皮"哦!

    不撿圖釘也就罷了!?
    還偷偷放二顆在我的鞋子裡~~

    ^-^

  8. 8 聖伯納 2006/2/21 at 12:56 上午

    瑞紅:

    三更半夜到了
    起床~~起床~~
    撿釘子去~

    ^-^

    話說
    我哪時是留言叫人家要"無念"的?

    我只分享"看自己"的經驗談
    我可沒要"人家""無念"的
    “要無念"是壓抑自己是放空是頑空~~
    “於諸妄念亦不息滅"
    只是不斷拉回來看自己
    過程當中當然會有諸妄念昇起
    重點是在"看自己"
    不是在"無念"
    這個"無念"不是完全沒有"念"
    而是不去再是造作"念"

    這如何跳到你說的
    “找個伴侶卻給它如此這般地"有為"呢"?

    你是要告訴我不要"有為"找「靈魂伴侶」嗎?
    (你不撿偶自己撿啦:)

    (其實關於「靈魂伴侶」我是有另一看法,只是先問您一問而己)

    另外關於
    你那樣掰的故事
    我這兒也有個真實故事
    年前年前不遠不遠的休士頓
    有個東北老師
    他自稱有個當老師的秘技
    許多人不斷去請他指點迷津

    他給人的開示其實從頭到尾就那麼三個字
    第一:看著它
    第二:看著它
    第三:看著它

    他一直告訴我們
    我們真的一直在做夢
    只是聽的人大都不這麼認為罷了

  9. 9 Family Police 2006/2/27 at 2:33 下午

    Somebody broke a jug of vinegar in here Wake up,Pie in the sky Aunt Red,Show your marriage ring to them Don,t be too polite, too flexible

  10. 10 yenichang 2006/3/1 at 5:36 上午

    “Show marriage ring" sometimes doesn’t work.

    A great writer should be too busy to answer most of the reaction of readers.It’s OK just to pretermit them .

  11. 11 聖伯納 2006/3/1 at 11:25 上午

    Do’nt too worry, Men.
    She have pretermitted already.

    But only she KNOW about AWARENESS what I told.
    Ths your kind!

  12. 12 perspectives 2006/3/1 at 12:03 下午

    There is a fog in LA,
    and our friends have lost their way;
    We’ll be over soon they said,
    so, don’t be worry instead.
    —Beatles

  13. 13 F.P. 2006/3/1 at 2:41 下午

    to Dear Somebody,
    I am no worry,for me only a stranger.a wayforer,
    Not for Aunt Red,She is smart enough
    But please think another guy,s feeling. He just wordless doing hard work to water cherries that is her favor blossoms,
    I like your all reaction, is full intelligent and talented, but….
    Sorry and thanks

  14. 14 F.P. 2006/3/1 at 2:48 下午

    correct: Not for Aunt Red either

  15. 15 聖伯納 2006/3/1 at 6:08 下午

    覺察(奧修) 後記——生死一線間

      在印度有一則古老的故事——

      一位偉大的聖人將他的首席弟子送去賈那克Janak國王的座下修習,他要這個年輕人向國王學習一件他身上所欠缺的東西。

      年輕人說:「如果你不能教我,那這個叫賈那克的人能教我什麼?你是了不起的聖者,而他只是一個國王,哪里知道什麼是靜心和覺知呢?」

      偉大的聖人說:「你只管照著我的話去做,去到那裏的時候,對他行禮如儀,不要自以為是,認為你是一名修道者,而他只是一國之主,不要心存他是塵世中人的想法而自視清高,把那些都忘掉。我要送你到他那裏學習某件事,所以他算是你現在的師父。我知道,我已經在這裏試過了,但是你需要一個不一樣的環境來幫助你瞭解這件事,國王的宮廷將會為你提供一個正確的環境,你去就對了。記得要向他頂禮,這一陣子他將代表我的角色。」

      年輕人有些不情願地去了,心裏一面想,他堂堂出身最高階級的婆羅門(Brahmin),這個賈那克是誰?他很富有沒錯,他擁有整個王國,但他能教一個婆羅門什麼?向來都是婆羅門認為他們可以教別人什麼的。賈那克不是出身婆羅門,他來自印度的武士階級,這個階級被視為在婆羅門之下,婆羅門是最高的階級。要向這個人頂禮?這種事從來沒有人做過!要一個婆羅門向一個武士致敬,這十分挑釁這個印度人的思維。

      可是師父已經交代下來了,他不得不遵照師父的話。他心不甘情不願地去到那裏,也心不甘情不願地向賈那克行禮。當他行禮的時候,心中真的很氣他師父,因為這件事在他眼中是很醜陋的。這時有一位婀娜多姿的女人在大廳當中跳著舞,大家都在飲酒談笑,賈那客坐在人群的中間,這個年輕人儘管心中再多批判,他還是行了禮。

      賈那克笑著說:「你不必帶著你的批判向我行禮,還有,在你認識我以前,請先別對我有偏見。你師父對我的為人十分清楚,所以他才送你來我這裏,不過你這不是學習該有的態度。」

      年輕人說:「我不在乎,他已經送我來,我也已經來了。但是明天一早我就會回去,因為我看不出在這裏可以學到什麼。事實上,我要是從你這裏學到任何事情的話,那我這一生就枉費了!我可不是來這裏看美女和飲酒作樂的」

      賈那克依然保持微笑,他說:「你可以明天一早就打道回府。不過!既然你已經來了,你一定累了……至少先在宮裏休息一晚,到早上你要走就可以走。誰曉得?說不定晚上就變成讓你學習的環境,這是你師父送你來我這裏的目的。」

      這就玄了,夜晚怎麼能教他任何事情?好吧,反正他必須在這裏過夜,所以也不必太大驚小怪。於是他留了下來,國王安排他住進皇宮裏最豪華的房間。還親自陪他去到房裏,悉心招呼了他的食物、睡覺的事,當年輕人上床時,賈那克也離開了。

      可是,年輕人整夜都睡不著,因為當他躺在床上,眼睛往上一看的時候,他看見一把沒有上鞘的劍,僅僅用一條線系在他頭頂的上方。這種時候他隨時會有危險,因為劍隨時會掉下來要他的命,於是他整晚都清醒著在當心那把劍,要是它真掉下來了,他才能躲得掉這場災難。

      到了早上,國王問他:「床睡起來舒不舒服?房間住起來還可以吧?」

      年輕人說:「舒服極了一切都很舒服。不過那把劍的事你要怎麼交代?為什麼耍這種詭計?你這個人實在太殘酷了!我一大早從師父森林裏的道場出發,趕了一天的路後,到晚上我已經累垮了,而你卻跟我開這種殘酷的玩笑,用一根細得不能再細的線吊著一把沒有上鞘的劍,這算什麼?我很擔心要是一陣微風吹過來,我的命就沒了,我並不是來這裏尋死的。」

      國王說:「我只想知道一件事,既然你那麼累,你應該很容易就睡著了,但是你沒有,為什麼會這樣?因為那是個攸關生死的險境,所以你很覺知、警覺,這就是我的教導。你可以走了,或者,你想要的話,可以再多留幾天觀察我。」

      「雖然我坐處在歌舞昇華的的官殿之中,但我十分警覺到我頭上那把發亮的劍,你看不到它,它的名字叫死亡。事實上我並沒有在看美女,正如你無法享受富麗堂皇的房間,我並沒有在飲酒作樂,而是覺察著隨時會來臨的死亡。雖然住在皇宮裏,但我是一名不折不扣的隱士,因為我始終對死亡保持警覺。你師父與我不僅相交甚篤,也相知甚深,他知道我所知道的,所以才把你送來這裏。如果你要在這裏待上幾天的話,你可以自己再做觀察。」

      你想知道如何更有覺知馮?只要更加意識到生活中的不確定;死亡隨時會發生,或許下一刻它就找上你的門。假設你以為自己會長生不老,你可以繼續無意識下去,否則,當死亡的腳步靠近,你怎能依然無意識地過活?不可能的!如果生命是一閃即逝的,如果生命就象泡沫一樣,只要一根針一紮,它就永遠消失了……你怎麼能保持無意識?

    (瑞紅,若你看到這裡…知道為什麼,廣欽老和尚會半夜把人家花一整天才撿好的鐵釘又拿出去亂倒一地了嗎?…)  

    在每個行動當中保持覺察。

      你的內在有著兩種面向:頭腦的面向,以及無念的面向。或者讓我這麼說:當你活在本質的表層時,這是一個面向;當你活在本質的核心裏時,這是另一個面向。

      每一個圓都有一個中心點,或許你知道、或許不知道,或許你從來都沒有懷疑過這件事,無論你有沒有想過,每個圓一定都有中心。你是一個圓,你有一個中心,沒有中心你就不能存在,在你的本質中有一個核心。

      當你活在核心中,你已然是一位回到家的佛;當你活在表層時,你置身塵世當中,活在頭腦、夢幻、欲望、焦慮與其他一千零一件事情裏,所以說其實你活在兩個世界中。

      一定會在某些片刻裏,你看見自己有一小段時間就像是個佛,你有著與佛一致的優雅、覺知與寧靜,你活在與佛同一個至喜、至幸、至福的世界中。一定會在某些片刻裏,你瞥見到自己的中心,這些片刻不會是恒久的,你將一次又一次地被丟回表層,於是你覺得自己很蠢,很傷心、挫折,覺得人生沒有意義–因為你活在兩個面向裏:表層與核心。

      漸漸地,你將能夠在表層與核心之間來去自如,就好象進出自己的家一樣。你不會特意去區分:「我現在在外面,要如何才能進到房子裏?」你也不會說:「我在房子裏面,要怎樣才能出去外面?」例如,當外頭陽光普照,氣候溫暖宜人時,你坐在花園裏;後來天氣愈來愈熱,你開始出汗,這時你不再覺得舒服自在,你會直接起身走進屋內,因為現在換成屋裏比較舒服,你只是這樣進進出出。

      同樣的,一個有覺知與瞭解的人,可以從表層到核心,再從核心到表層,從來不會固守任一邊。從市集到修道院,從外向到內向,他不斷地移動,因為這兩者是他的一雙翅膀,一定是這樣的,假如翅膀都長在同一邊,小鳥就不能恣意地在天空裏展翅翱翔,它們必定是相互平衡的。雖然位於彼此對面,但仍舊屬於同一只馬,也服伺同一只鳥。你的外在與內在正是你的一雙翅膀。

      這件事你務必牢牢地記住,因為頭腦有固著在某一邊的傾向……有人固若在商得富中而無法自拔,人們群是既沒有時輔修行,又銳假如有時隔也不知道要如何靜心,而且也不相信自己能夠靜心;他們自稱是紅塵中人,怎麼能夠靜心?他們是物質主義者,怎麼懂得修行?他們說:「很遺憾,我們是外在取向的人,怎麼有辦法往內走?」他們只抉擇一邊的翅膀,當然,如果他們因此而感到挫折也是自然的事,只有一邊的翅膀遲早會遇到挫折。

      也有受夠了這個世界的棄世者,他們跑去喜馬拉雅山的修道院裏,開始當一名門徒或出家僧,強迫自己過著一個人的封閉生活。他們閉上眼睛,關上所有的門窗,然後他們又曾覺得索然無味。

      他們對市集厭倦到極點,覺得既疲倦又挫敗,那裏快要變成一間瘋人院,讓他們沒有喘息的餘地;太多的人際關係,太少的假期,又沒有做自己的空間。他們深陷在事情裏頭,失去了自己,愈來愈講求物質,而日漸忽視心靈。

      他們正在失去人生的方向,失去了本來所擁有的意識,於是他們出走。在受夠了那一切之後,他們帶著挫敗的心情逃開,現在他們試著過自己的日子,過著完全封閉的生活,遲旱地們會覺得無聊,又會再選擇另一邊的翅膀,可是,這次也只有一邊。這是一面倒的生活方式,他們一再掉進另一個極端的謬誤裏去。

      我既不支持這邊也不支持那邊,我要你成為能力非常好的人,好到使你能夠待在市集裏,同時又能夠靜心!我要你能夠與人們互動。去愛人,去進入許許多多的關係當中,那將會豐富你的生命;但你同時又有能力關上你的門,有時從所有的關係中挪出一個空間……好讓你能與自己連結。

      與他人連結,但也與你自己連結!愛別人,但也愛你自己。出去外面走動!它將使你的生命更多采多姿。不要錯失機會,每當這世界來敲你的門呼喚你時,你就無所畏懼地出去。你沒有什麼可以失去,可是每件事卻都可以成為你的收穫。只是,不要迷失了,不要一直陷進去、沉迷其中,要記得回家。

      有時你得將世界忘卻,這是靜心的時刻。在每一天裏!如果你要生活過得平衡,就該去平衡內在與外在的世界,這兩者應該占同樣的比重,你才不至於傾斜一邊。

      這即是禪宗的師父們說的「踩在河流當中,但不讓河水沾濕你的腳。」活在世界裏,但不屬於世界,活在世界裏,但世界不在你裏面。當你回到家的時候,你就是到家了,這時你要把世界當作已經不存在。

    (看到這裡又知道為什麼..紅衣妖怪指點迷津…會開示那麼兩句話)

    看全文請至:
    http://www.eshana.com.tw/wherebuy/book40_05.htm

  16. 16 聖伯納 給靈魂伴侶 2006/5/24 at 2:56 下午

    我還是要這樣喚妳

    親愛的

    我還是要這樣喚妳
    喚你在五月天
    陽光正灑遍梔子花園子裡
    芳香撲滿鼻
    輕輕地襲捲雪白的胴體

    親愛的

    我還是要這樣喚妳
    喚醒妳身上的每片大地
    那裡有個溫柔鄉
    我們可以在那裡
    私奔相纏嬉戲覺醒

    親愛的

    我還是要這樣喚妳
    卿卿將妳摟在懷裡
    看著星辰看著大地
    我們就這樣的甦醒

    哦~~親愛的

    我還是要這樣喚妳
    喚你在每個清晨裡
    第一道光 看著妳
    守著妳的容顏
    問親親可好 你在那裡

    親愛的

    我還是要這樣喚妳
    不管你的意料之外 期待含蓄
    如真似幻的夢境
    我還是要這樣輕輕柔柔的喚妳
    喚醒百千劫的記憶
    終將記起 妳要我這般
    一遍一遍喚妳

    親愛的
    我在這裡
    你在那裡

    親愛的

    一切的起伏迴轉
    終歸緩緩止息
    在我們牽手踱向的彼岸底

  17. 17 張韻 2006/5/24 at 7:29 下午

    “喚醒百千劫的記憶
    終將記起 妳要我這般
    一遍一遍喚妳"

    聖哥

    這兩句很棒

    其它句太明白了啦~ 讀者沒有想像空間了啦~~ *_^

  18. 18 Y. R. 2006/5/24 at 8:17 下午

    修行如果不能自省,只靠耍嘴皮子、貼些別人的奧祕修行,那是要

    給人一眼就看穿看透的。別人的話亂貼,自己的話亂說。

    沒想到隔了一陣來,該長進的人仍然仍然沒有長進。別怪讀者說話

    特別直刺,這敲鑼打鼓兼賣狗皮膏藥的,怎麼能當正經﹖

  19. 19 過路人 2006/5/24 at 8:30 下午

    小女孩,妳怎麼還是那麼酸啊?

  20. 20 Y. R. 費 猜 2006/5/24 at 10:54 下午

    ﹖﹖﹖

    被點名的倒楣『小女孩』,不知是誰﹖

    讀者虛心就教上則『路過人』:

    何謂小女孩﹖何謂酸﹖何謂酸小女孩﹖

    不妨聽聞貴方定義。

    既是路過何必出閒話,又不留名﹖

    或是好不平『路過人』即是大名﹖

    讀者好奇心起願聞其詳。

  21. 21 yenichang 2006/5/25 at 4:05 上午

    喔…..哇…..

    聖伯納祖師爺:

    我要偷抄你的句子!

    抄一句可以迷倒一顆芳心….抄一段可以醉倒一籃芳心….抄全篇可以騙倒一土拉庫芳心哩^^

    不過"親愛的女人"很麻煩唷.一個很甜蜜,兩個很麻煩,三個….保証你生不如死啦……..

    可否透露,是何方女子引發了你如此高妙的詩感,直如肝汁瀝之,腦髓塗之……..

  22. 22 susan 2006/5/25 at 6:03 上午

    老實說
    聖伯納寫給靈魂伴侶的文字
    讀起來有點噁心
    好像色色的—–

    不過也有可能是我個人品味差的緣故吧

  23. 23 老侯 2006/10/5 at 5:52 下午

    佛陀曾遇到這樣的事:有一天國王來到佛陀跟前聽法,並開始練習內觀,而通常在家中只要有一個人開始學,慢慢地,法就會影響到家中其他的人。因為國王是一家之主,一國之長,他的影響力自然很大,家中所有的人都在練習這種方法,而皇后瑪麗,也成為一位很好的修行者。他倆常在皇宮裡同一個禪房內觀。

    有一天內觀一小時之後,國王問皇后:「若有人問你,你最愛的人是誰?你會怎麼回答?」

    她說:「我內觀的時候,同樣的問題也浮現出來,我發現其實除了自己,我誰也不愛。」

    國王笑著說:「好極了!我也有同樣的問題,同樣的答案。」

    於是他倆相偕去見佛陀稟告他這件事,佛陀說:「說的好!說的好!」這是走出痛苦的第一步,當一個人開始發現這個問題癥結所在,就可以走出問題,解決問題,否則一輩子都活在想像中。我愛我兒,愛我妻,我愛我夫,我愛這,我愛那。」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出報日期

二月 2006
« 一月   三月 »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  

最新回應

請輸入 e-mail 地址

RSS 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