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與他的狗兒子

 我的朋友阿富最初為了一圓都市農夫夢,租了一大片山坡。

 養鴨種菜多年後,因種種問題打算離開,但最後仍續租,只是,這一次還為了一隻狗。

 牠叫Jaguar,阿富形影不離的「狗兒子」,去年春末從這菜園失踪至今。

 阿富說Jaguar熟悉這座山,他相信只要Jaguar沒死,有一天一定會回來,因此,他要留著菜園等Jaguar。

 阿富跟太太沒養育小孩,Jaguar就是他們的小孩。Jaguar一出生,阿富就當起「超級奶爸」,為Jaguar他從不出國,八年多來每天吃過午飯,便一起到菜園工作兼玩耍,直到天黑才回家,標準的「形影不離」。阿富的休旅車上有Jaguar的寶座,及零食、玩具、被子;臥室裡有Jaguar的專屬小床,緊挨著「爸爸媽媽」的大床。阿富說他們「父子倆」能心靈交流、心電感應。

 Jaguar走失後,阿富在山裡和捕狗隊收容所日夜翻找,長達大半年,他形容自己簡直像個「發狂的越共」。那段期間,他少年時的焦慮症復發,連日失眠靜不下來,常帶著Jaguar的碗和被子,獨自在菜園裡蹲到半夜。

 半年後,阿富認為Jaguar已經死了。因為,過去每年春秋Jaguar都會到菜園後面的陽明山國家公園裡尋歡,短則三五天,長則月餘,幾度渾身重傷拖著殘命回來,還送去急救輸血。阿富說:「不論發生什麼事,也不管多遠,只要有一口氣在,Jaguar一定會回來,因為我了解他,他太聰明了,他的頭上有羅盤,而且他永遠愛我。不回來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他死了。」

 雖然這麼說,曾經有位鄰居突然通報,在某街上看到一隻狗好像Jaguar,阿富仍立刻飛車衝往現場,不要命似地追索那千萬分之一的希望。結果,那不是Jaguar。好不容易沉澱下來的心情,再次天翻地覆,整個人又跌落黑暗好幾天。

 淚已流乾的阿富如今笑笑說:「Jaguar失踪前幾日,我的肝腎出現嚴重病兆,便一直在想,要是我死了,Jaguar的生活怎麼辦? Jaguar這樣離開我,是要給我方便、解脫我的煩惱,也留給我一個美好的回憶。」

 其實,Jaguar不是第一隻讓阿富流乾眼淚的狗,Jaguar的爸爸才是。

 Jaguar出生前的某日,阿富一如往常載著愛犬到菜園工作,一下車就遇到一位專程來請教農事的朋友,阿富熱心帶著邊看邊解說,好一陣子才恍然想起愛犬還待在車上。他拔腿急奔,一開車門只見車窗座椅佈滿淒厲的掙扎抓痕,因窒息癱倒的愛犬滿口白沫。阿富飛下山找到獸醫時,無奈已回天乏術。

 失魂落魄的阿富處理完愛犬後事,想起曾帶愛犬去拜訪一位朋友,愛犬與朋友家的狗有過「一夜情」,後來一問才知道朋友家的狗居然因而懷孕,不久即將臨盆。阿富決定領養,他在那一窩小狗中,發現唯獨一隻全身黑茸茸、頸子卻有一圈白色細毛,當下認定就是牠。原來,埋葬愛犬時,阿富的母親在狗脖子上掛了一串念珠。

 那一隻被阿富奶爸抱回家的小狗就是Jaguar。

 深知失去動物伴侶之苦的阿富,建議其他正遭逢同樣痛苦的朋友儘快轉移精神寄託,若是單身者,不妨就去交個朋友、談場戀愛。至於他自己呢?

 回首這一年尋找Jaguar的心路歷程,阿富說他與Jaguar之間那份絕對的信任與溫柔的愛,不過是剛好填補了從童年就埋在內心深處的空虛孤寂,Jaguar把他「心裡的小孩」單純而強烈的渴望「具象化」,讓他自己終於能夠看清。

 其實最初把小小Jaguar抱回家那一刻,阿富已經開始準備離別了:「與其說我是在養狗,不如說是狗在養我的『平常心』吧!」這就是阿富自己跟Jaguar說再見的方式。

2 Responses to “阿富與他的狗兒子”


  1. 1 yenichang 2006/2/15 at 6:47 上午

    我把這篇E給所有養過狗兒子和狗兒子女兒們的朋友,

    他(她)們都在問我,請這位夏小姐幫他們的「心裡的小孩」寫一篇祭文不知要多少「潤資」?

    為免困擾,我一律代為開價100萬台幣^^

  2. 2 瑞紅 2006/2/16 at 10:31 上午

    哈哈哈哈
    yenichang君可真是"大氣派"啊!
    讚!
    日前還有讀者朋友追問我到底要不要當老黑狗樂團的經紀人
    我看您比我合適多了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