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主牌」小考

 這標題完整來說應該是:關於「一個人」為什麼會變成「一張神主牌」的小小考證。

 既是小小考證,當然是紅姑自家胡說八道而已,不登大雅之堂。我必須先這樣表白一番,是因為我要從近日退出民進黨的林義雄說起,深怕這一說會招惹諸政治專家圍剿,那我這「中度政治白癡」可招架不住,所以先在這裡舉白旗投降。

 人生充滿選擇,而且每個人每個時刻、心境的選擇都不一樣,所以基本上,關於選擇的是非對錯,其實是很難談的。難談的暫時就不要談,但我還是無法不思考關於「神主牌」這回事。

 自古以來,人類社會就不乏神主牌。神主牌換個時髦點的說法就是圖騰、標籤。人類社會的神主牌會代代相傳、源源不絕,我想那是為了維繫人心的希望之火。譬如說,甘地是和平反暴的神主牌、格瓦拉.切是青春理想的神主牌、瑪麗蓮夢露是性感美麗的神主牌。神主牌標記著、也提醒著人心對智慧、公理、正義、真善美永恆的期盼。沒有神主牌的世界會讓人迷茫失落。

 什麼樣的人會變成神主牌呢?你可以說,是那些別具智慧、公理、正義、真善美特質的人;但從另一個現實的觀點來看,你也可以說,不過就是那些有「偏執狂」,又因緣條件俱足、可以偏執到底的人。

 人生在世諸多辛苦,方方面面都不容易,絕大多數人為求生存,都必須日夜練習適應妥協,甚至放棄,但有些人超越這些,他們活在單純的信念與目標之中,甚至你可以說,他們簡直只是為那信念與目標而存在,他們天生就是來作神主牌的。

 攻擊神主牌最方便好用的兩顆石頭就是「不食人間煙火」和「孤芳自賞」,古今中外皆然。這種攻擊背後的心情很複雜,有嫉妒神主牌超越生之委屈瑣碎之幸福,有厭煩神主牌讓凡人的庸俗無奈一再曝光,也有害怕神主牌強烈喚醒人心內在的希望,讓人鼓漲著期盼,一個個全飄了起來,大風一起,不知將掃捲何方—–。

 當神主牌很累,因為必須人前人後、徹頭徹尾ㄍ一ㄥ著;但當神主牌也很輕鬆,因為,他只要跟「我」溝通、對「我」負責就夠了。好像做一塊餅,神主牌只要做出他自認最好的餅、最美的包裝,他就沒事了,但其實這塊餅要在市場上和消費大眾作朋友,下游還有九成的肉搏戰、巷戰要打,那些浴血奮戰的士兵沒有一個可以揮揮衣袖,遙立山頭,仰天說他腸未枯、淚未乾。

 當然,這些年來民進黨理想模糊、沒有章法、沒有定見,諸多荒腔走板、不堪入目,這些都是事實。但林義雄一方面以潔癖珍惜民進黨神主牌的形象,一方面刻意與民進黨中央保持隔離,別說拒絕同黨總統的請益,連總統要跟他握手都迴避,所有他對黨內同志的建言以及個人政黨理想宣說,都透過全國媒體強力放送,這算是一個平常黨員的平常舉止嗎?林義雄是神主牌,從不是平常黨員,超人最難的就是平常心。午夜夢迴之際,若算算自己這些年來錯失多少實際關切、影響扁政府決策的機會,神主牌難道真能「任天上雲舒雲捲,心中則無風無雨也無晴」?

 林義雄為政治憂患半生、歷經家破人亡,如今揮別同志、千山獨行,箇中辛酸痛苦自不待言,然而一再細讀他佔領全國媒體頭條、文情並茂、洋洋灑灑的告同志書,我真想輕輕問林義雄先生:

 民主進步與神主牌,哪一個才是您背上最沉重的十字架?

20 Responses to “「神主牌」小考”


  1. 1 杏兒 2006/1/26 at 8:19 下午

    神主牌只是一種氣氛
    如果被當做神主牌的人陶醉在這種氣氛中
    他就會玩得很累
    林先生這次就是把自己”玩”過頭了
    包括之前找媒體發表聲明等等作為
    都是太膨脹自己的作法
    清醒的人自有論斷關於這些人的種種

    後人不肖,神主牌也有被丟棄到垃圾筒時
    人有很多種,神主牌也不過就是做某一類型人的一種態度或堅持而已
    所以,雖然我很討厭許信良
    但他退黨時的那句話還是挺不錯的
    「讓我們在此分手,因為我要繼續向前。」
    如果知道自己向前的方向與動力,分手一定會很漂亮的

  2. 2 gugo 2006/1/31 at 8:02 下午

    發人深省的老辣妙文

  3. 3 我也想問問林義雄 2006/2/2 at 12:54 上午

    非核家園,核四還在建,多加幾百億?
    民進黨執政,國民平均收入減少,國家獨立自主也沒多一點?
    他留給臺灣的是甚麼?

  4. 4 聖伯納 2006/2/3 at 11:32 上午

    to:我也想問問林義雄

    有時候,我們看事件的發展會用一時的結果論來論斷~~
    而沒去看過程中有發展發酵的效應,及時間滯延所生出的另一種因果(四度),而把一時的結果當結論…我們可以說這種現象叫短視.有趣的是這種現象,剛好最適合媒體的生態–需要及時,張力(有時可說成是血腥),來補捉吸引觀眾的注意力….(這是瑞紅常提出反省,批判的)…如何,兼顧及時和深度,就是媒體人的內涵及修養..(提升視界到四度或五度以上,如"時間暫時停止"的男主角在報導土撥鼠節,最後一次另人動容的報導)

    譬如說:
    非核家園,核四還在建,多加幾百億?
    血腥,短視的報導就只停留/放大標題在"多加的二百億,誰要負責?錯誤的決策比貪污嚴重!"如何?如何?
    有深度,內涵的報導,則會去追蹤,展開…這二百億換來什麼?為何多二百億?非核家園的省思值不值二百億?我們要不要追求非核家園?
    是誰迫使核四復工的?

    同樣的,所謂"國民平均收入減少,國家獨立自主也沒多一點?",也是如此?

    你看了"空中危機"嗎?
    當我們沒有辦法看見事件全貌時,會不會只用表面去武斷事情?

  5. 5 聖伯納 2006/2/3 at 12:09 下午

    to:瑞紅

    我不是林義雄,但我試著以他的角度來回答,你最後的問題.

    民主進步與神主牌,二個都不是我背上最沉重的十字架?

    我畢生努力追求的是,台灣這塊土地的老百姓可以生活在免於恐懼,自由自在,有尊嚴獨立自主的家園…

    致於那個黨那個牌可以完成這個目標都不是最重要的…

    不過你對神主牌的省思是挺有趣的~~

  6. 6 要停核四就停到死! 2006/2/4 at 4:38 下午

    要停核四就停到死,半死不活到現在還丟錢,
    誰確知核四會不會轉?
    林義雄的理想時空選擇差,不但沒完成,多浪費幾百億。

  7. 7 烏龜 2006/2/5 at 2:36 上午

    每次有人一講到核四停工的金錢損失,就跳躍式地怪到林義雄頭上
    ,可是林義雄的主張從來不是核四停工,而是核四公投,這是兩件不同的事。
    林義雄的個人主張或許是核四停工,但他從未要求由政府直接把核四停工,而是要求進行核四公投,而公投結果可能是核四停工,也可能是核四繼續進行。不論結果如何,至少是由人民表達自己的意願,解決政治人物無法好好解決的一項爭議,就算結果是停工,而停工還是要付出幾百億的金錢損失,那也是人民的選擇。
    民進黨政府宣布核四停工和國民黨政府宣布核四動工,無論其行政或法律程序何者較周延,都一樣是越俎代庖,剝奪人民決定自身命運的權利,林義雄的核四公投主張則是要爭回人民自己的權利。
    林義雄是不是聖人,見仁見智,但不要每次有人要罵他,就自己虛構「林義雄主張核四停工,造成幾百億損失」的命題,當作邏輯稻草人來猛打。
    況且,聖人也不是林義雄自稱的,還不是政治人物和媒體自己封的,然後這些政治人物和媒體又對著這個自己製造的封號大作文章,簡直莫名其妙。

  8. 8 聖伯納 2006/2/5 at 3:53 下午

    感謝烏龜提醒林義雄的主張從來不是核四停工,而是核四公投…

    連我,算是有點注意時事的,也會誤解「林義雄主張核四停工」…但我沒有簡單地去推論他就是"造成幾百億損失"的必要承担的"肇因"…我這樣說的用意,也是打算提醒瑞紅,曾幾何時我們都容易以自己有限的視野,訊息或思想維度,來做扭曲的論斷推論…

    尤其,位在制高點及具春秋之筆能量的人,如阿紅者,能不慎乎?

    譬如,你說這些年來民進黨理想模糊、沒有章法、沒有定見,諸多荒腔走板、不堪入目,這些都是事實。….是指那些是荒腔走板、不堪入目呢?這些是事實,還是你的意見呢?

    同理你說:

    林義雄一方面以潔癖珍惜民進黨神主牌的形象,一方面刻意與民進黨中央保持隔離…
    (這是潔癖?還是尊重主政者?)

    別說拒絕同黨總統的請益,連總統要跟他握手都迴避…
    (有嗎???你從何處得知?)

    所有他對黨內同志的建言以及個人政黨理想宣說,都透過全國媒體強力放送,這算是一個平常黨員的平常舉止嗎?…
    (他是平常黨員嗎?不說退休總統要保持一定的制高點來關心國政,退休的主席保持一定的制高點來關心黨政,不好嗎?)

    林義雄是神主牌…(聽烏龜說這是政治人物和媒體自己封的?嘻~),從不是平常黨員,超人最難的就是平常心。(烏龜說這是媒體又對著這個自己製造的封號大作文章)

    午夜夢迴之際,若算算自己這些年來錯失多少實際關切、影響扁政府決策的機會,神主牌難道真能「任天上雲舒雲捲,心中則無風無雨也無晴」?
    (聽說過度干預叫"亢龍有侮",什麼才是恰如其份呢?核四公投都可被曲解成,理想時空選擇差,不但沒完成,多浪費幾百億。…立委減半,不也是父子騎驢,雜音紛紛嗎?)

    總之啊!你既說這二篇也算對自己某種潔癖的偏執的警惕自己…
    因為你自知有那種可以為自己認定的信念"六親不認"(對你兒子,你一定投降~:))
    及所謂"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傾向(是唄?!有機會當面考驗一下强度如何?)

    我要說的是:
    千山浪跡文字的生死,拉回來心內行自是美事一樁,
    玉嬌龍拿起青冥劍縱橫江湖也得警覺是否傷了太多自己封的眾生

    何不直接邀請他來一次~~帳棚會呢?你的真想輕輕問林義雄先生,回應許會精準些呢?

  9. 9 瑞紅 2006/2/7 at 8:30 下午

    聖伯納君:
    是什麼讓您擊鼓隆隆呢?我並不在您所劃的戰場裡面呀!

    政治像一齣舞台劇,角色們身不由己,上台下台都有戲。
    我無意寫政論文章,也不會寫。雖然這樣,並不表示我所陳述的政治現象是無端空言;說「春秋之筆」太沉重,但字字句句都得敢寫敢當,這道理我膽小、從不敢造次。

    當我們看一個人跳下台,揚起漫天煙塵,禁不住驚呼:「怎麼?他不是演忍者的嗎?」回神想想,也許人家演的並不是忍者,或者人家忍者的定義和觀眾的不盡相符。所以,真要說其實也沒什麼好說。更何況是他「該不該下台」這種問題,更無可討論了。

    我在想的比較是「自由」這件事,一種超越角色習慣、以及觀眾牽制的自由。
    聽說有這樣的自由,但人間幾希?卻似渺不可及。

  10. 10 PassionFish 2006/2/7 at 10:35 下午

    I thought this blog is not cup of tea…; nevertheless, after I stare at this line: >…我在想的比較是「自由」這件事,一種超越角色習慣、以及觀眾牽制的自由。…<, I told myself I should revisit this blog "later", before I jump into any conclusions. Later...

  11. 11 聖伯納 2006/2/8 at 12:00 上午

    to瑞紅 :

    口疑??我有劃錯"戰場"嗎?
    開頭的"核四戰場"不是對你啊~

    但之後"戰場"是針對你在本文末幾段的回應
    沒有劃錯"戰場"啊!?

    簡單說:
    1.你要用"事實"的字眼是要小心的,因為那往往是你的"意見"而已
    2.有關林義雄是不是神主牌,烏龜說得很多,而你要把它當成"立論"去小考一番,也要小心~免得真如他說的"製造的封號大作文章,簡直莫名其妙。"
    3.你即說:此人可當你的警惕自己,有沒有想邀請他來blog帳棚會呢?
    我覺得那會很精彩?總比你的劍在那兒"武了考了"半天~好唄??

    另外有關「春秋之筆」,你不是說過要為天地立心的話嗎?

    末了你提到「自由」,是說什麼呢?
    你說:這樣的自由,但人間幾希,是指"觀自在"的自由嗎?

    政治像一齣舞台劇,角色們身不由己,上台下台都有戲。
    我無意寫政論文章,也不會寫。雖然這樣,並不表示我所陳述的政治現象是無端空言;說「春秋之筆」太沉重,但字字句句都得敢寫敢當,這道理我膽小、從不敢造次。

    當我們看一個人跳下台,揚起漫天煙塵,禁不住驚呼:「怎麼?他不是演忍者的嗎?」回神想想,也許人家演的並不是忍者,或者人家忍者的定義和觀眾的不盡相符。所以,真要說其實也沒什麼好說。更何況是他「該不該下台」這種問題,更無可討論了。

    我在想的比較是「自由」這件事,一種超越角色習慣、以及觀眾牽制的自由。
    聽說有這樣的自由,但人間幾希?卻似渺不可及。

  12. 12 聖伯納 2006/2/8 at 12:29 上午

    to瑞紅
    再次看你那句"一種超越角色習慣、以及觀眾牽制的自由。"

    好似看到一種委屈–好像是在說:我是想做超越角色的筆者、但是觀眾的發言,卻老是用他們先入為主的意見來解讀,這樣就往往"牽制"了你可以去當一個"超越角色的自由"。

    是嗎?這是你的感受嗎?

    其實,就這篇文字而言,未三段如果不要,就比較符合你本文的旨趣,只是"超越角色"去考証"神主牌"而已~~
    (當然,結果也會少了一些吹皺一池春水的發言)

  13. 13 我想問,他對得起臺灣? 2006/2/8 at 1:39 上午

    林義雄留給大家的第一印象,反對核能。

    第二個印象,民進黨執政。林義雄
    視人也差,讓陳水扁家族的私心、不會用人,
    陪葬黨的名聲,民進黨支持者難以再是光榮。

    想起這,他有生之年能再感覺對得起臺灣?

  14. 14 聖伯納 2006/2/8 at 7:37 上午

    to:我想問,他對得起臺灣?

    你這命題推論,還是很單向的…不要忘了,和水扁配相比的是連宋,
    若他去"視人"(支持)連或宋,而讓國民黨體系繼續執,而不輪替…你認為林義雄,有生之年會覺得更感覺對得起臺灣嗎?

    相較於連宋對較集權中國的傾斜,他會放心支持他們嗎?

    進一步說,若政黨不輪替,台灣的黑金不是更嚴重嗎?(沒有足夠的監督"勢力")
    再進一步說,馬英九有資源/機緣問鼎2008嗎?還是連戰2000,2004,宋2008,2016…其他,握有國民黨上層權力的人繼續依"政治倫理"排隊輪2020…下去~
    還是,剛好讓台灣政黨輪替,讓舊勢力(含媒體)好好"監督",做不好就用選票"教訓",讓他們彼此去比賽誰更"廉"?誰更"能"?這樣的台灣政局演繹,不是更好嗎?

    我是如斯看的,或許你也有不錯的看法?

  15. 15 瑞紅 2006/2/8 at 4:32 下午

    致聖伯納君

    呵呵
    您可真是舉一反三哪
    完全沒這意思啦
    我是在說林先生

    下台的方式與台詞有千萬種
    他之所以選這一種有沒有超越角色習慣、以及觀眾牽制呢 ?
    放眼於整體者多呢 ?
    還是著墨於神主牌多 ?

    至於委屈
    怎麼會呢
    我自己愛寫
    讀者願意留個隻字片語都是賞光
    無論如何應該感激

    再說世事感懷畢竟如人飲水
    我的小筆也有表達不清或敘述不準的時候
    讀者有意見是很自然的
    一點都不委屈啦

  16. 16 聖伯納 2006/2/9 at 12:14 上午

    瑞紅:

    你提到林先生是
    放眼於整體者多呢 ?
    還是著墨於神主牌多 ?

    從你的文意及質問方式,
    你應認為他是著墨於神主牌多
    而我的感受是放眼於整體者多

    我認為他這樣下台的方式與台詞
    於民進黨及台灣,都是"最活/最好的棋步"
    你看到的或許是一時的傷害,
    我看到的是劇情會辯證演繹,是動態的~
    就像"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的故事一樣

    迴避阿扁一事….我真沒注意到…
    若真有,也還不是壞事…
    會不會剛好,他在攻立委減半,迴避可讓立場超然

    你說:
    (政治,你不會談,也沒能力談)–
    誰都可以談的,妳都談了這麼多了
    何況你有顆律己甚嚴,無瑕赤誠的心
    反到可以一新耳目,
    你不是談到良幣劣幣說嗎?
    而且讓你的觀眾一起問啊

    (林先生短期內不可能卸得下政治人物的面具)….
    這點會不會有點先入為主,
    (就算他卸下…觀眾也把會把他的真面當政治假面)….
    呵~~這難免,訪余光中不也如此嗎?

    當然,我的意思也不急一時

  17. 17 禮貌中的堅持 2006/2/9 at 2:47 上午

    林義雄已經對不起臺灣,當
    核四多加幾百億,不論轉不轉;
    陳水扁執政,臺灣人五年平均所得沒有成長;
    就算全臺灣只有一人持這種看法,還是一種看法。

    主筆的文字讓人欣賞,禮貌中帶著堅持,
    「您」與「敢寫敢當」一起飛舞,
    多處略去了主詞來掩鋒芒,但如何解讀是閱者的權利,
    這是最後一句我的讀法:

    「(臺灣的)民主進步與(民進黨的)神主牌,
    哪一個才是您背上最沉重的十字架?」

  18. 18 聖伯納 2006/2/9 at 1:41 下午

    循著"核四多加幾百億"的字眼,我查詢到下列這個網站,其中我節錄了二段林義雄的談話~~,來一下平衡報導…

    http://green.csie.ntu.edu.tw/humeco/6notebook/2003Apr.html

    林義雄先生:事實上八年前創立核四公投促進會就是要推動台灣走向民主的國家,要達到民主,就是人民的智識、能力都提升到相當的程度,並且心也明確認知自己是主人,而培養能力作國家的主人並不是簡單的事,人民必須承擔責任,不是都由執政者決定,執政者做得不好就罵他,而是要由人民做決定,之後不管好或不好都要去承擔,過去台灣面對專制獨裁的政權都是採取靜默的方式,不合理也是靜靜忍耐,最後累積很多不滿就爆發出來,我們應該要改變這樣的方式,大家一起處理、一起承擔,在觀念上要改變,能力也要加強,核四公投促進會的目的就是要每個人認知自己是國家的主人,去培養能力、去承擔責任。

    …..
    5月19日我們要進做總統府有幾個重點,第一,我們不要怕公投輸,輸的話我們就變成少數,表示我們宣傳不夠,那就再宣傳。不要怕輸,輸不要緊,重要的是要繼續打拼,將理念推展出去,因為我們是對的,因為做下去是值得的,所以我們要繼續做,加拿大魁北克提好幾次獨立,公投都沒有過,但是因為他們不放棄,繼續宣傳,最後就通過了。推核四公投包含三個層次:1.反核四,2.以公投解決核四問題,3.一個政治人物要講誠信、重然諾,不能說你們都不懂、這個很困難,就退票。我們做為國家的主人,不能讓他們這樣隨隨便便,要拿出頭家的"樣子",而不是讓他們選舉的時候對選民摸摸頭,這樣政治永遠不會進步。

    當初停建核四如果立法院反對可通過不信任案,總統則可以解散立法院,那時大法官的解釋是說行政院提出停建核四沒有違法,只是程序上有瑕疵、必須補報告,阿扁總統其實可以等立法院提出不信任案再做決策。看他們敢不敢提,但是他卻說要維持府會和諧,如果要維持府會和諧的話他幹嘛要去選總統?他選上之前府會都很和諧啊!結果為了府會和諧不顧誠信,倉促決定復工,這就是那時候的狀況。

    很多人很怕停建會再賠很多錢,但是你要這樣想,了一些還算好佳在,我們要看建造的東西是什麼?那東西有沒有用途?如果它是壞東西,那我們應該慶幸我們把它停掉了,怎麼會可惜?不能怕了錢就讓壞東西繼續建下去,沒有那種道理,根本是沒人要的東西還要建嗎?這種東西如果送美國問他要不要,我們花錢做好送給他們,他們也不要!所以阻擋下來不是賠,而是賺,二年前如果停建,我算過是賺2100億,去年停建的話,就賺1100億,今年停建的話賺的比較少,大概是五百億,停建一定會賺,只是賺多賺少而已,台灣的國家安全掌握在人民手中,我們要堅持反核四的主張,如果人民不關心,政府就會亂來。

  19. 19 聖伯納 2006/2/13 at 10:54 下午

    瑞紅>>我在想的比較是「自由」這件事,一種超越角色習慣、以及觀眾牽制的自由。
    聽說有這樣的自由,但人間幾希?卻似渺不可及。

    忘了問你:你說的"聽說有這樣的自由,但人間幾希?卻似渺不可及。",又是什麼意思?

  20. 20 Zeno 2006/6/8 at 8:29 上午

    普羅米休斯盜火之前的年代,「火」應該也是很令人驚懼的東西
    一個東西是「好」是「壞」其實被所謂的「意見領袖」操控著,
    而界定「好壞」的文本,是不是真的為了這個東西的「好壞」呢?

    假設對核四的技術有疑慮,有兩個方法,
    第一是不興建,第二是找出更安全的做法。

    假設選一,於是我們廢了核四,
    卻放任早十幾年,技術更不完全的核一核二核三繼續運作,
    這樣是對的嗎?
    還是應該全面廢核
    讓核一二三中待分裂的百分之八九十的原子自行分裂到數千年後?

    核能的確威力無窮,也不容易控制,但這不也正是一種挑戰?
    我們為什麼怕科學?因為我們不了解。
    政府裡面多是一些從小到大考第一名的律師、政治博士、公共關係高手
    所以大家都怕核能,視核能如寇讎,

    老實說,我還真懷念孫運璿先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出報日期

一月 2006
« 十二月   二月 »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最新回應

請輸入 e-mail 地址

RSS 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