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字旁的瀟灑人生

 日前旅遊杭州西湖,讓我印象最深刻的不是湖光山色、蘇堤垂柳,而日某日清晨微曦中,湖畔巧遇的一位「奇怪」的老先生。

 我喜歡早起散步,那天一如平常,六點不到就去逛西湖,只見湖面清風戲波,岸上花木搖曳、鳥鳴蝶舞,還有一群大叔大嬸各自拉筋吐納打太極,真叫人心曠神怡。

 信步走到蘇堤上的小圓環時,我忽被腳下路面的書法字一驚。雖然有點糢糊,但那是好字!我蹲下來細細一摸,怎麼——用水寫的嗎?「方離柳塢 乍出花房 但行處 鳥驚庭樹 將到時 影度迴廊 仙袂乍飄兮——」順著讀下去,「墨色」漸深,想必真是水寫,最早寫的幾行已漸次被風掃淡吹乾。

 抬頭張望,只見掃落葉的掃落葉,騎腳車的騎腳踏車,路人來來往往,面無表情地踏過「一地墨寶」,若無其事。我趕緊循字跡追踪到圓環另一頭,赫然卻見一戴帽長者,正站在前方埋首揮毫。

 那是一位身材清瞿、白鬚飄飄的老先生,他左手提著一個用鐵絲懸吊著的S-26奶粉鐵罐,右手拿一根長竹竿當筆,專心專意地,旁若無人。我因莫名興奮而有點緊張起來,躡手躡腳靠近老先生,伺機「搭訕」。

 搭訕不成,我轉而「旁敲側擊」——

 「伯伯您好啊,我從沒看過人家這樣沾水就地寫字。」、「您這字寫得真好啊!」、「您寫的是紅樓夢裡的警幻仙姑賦嗎?」、「警幻仙姑賦好啊!就跟洛神賦——」所有我能想到的「外交辭令」都使盡了,老先生仍沒抬頭瞧一眼,但也毫無慍色。我開始懷疑,也許人家耳朵聾了。

 搭訕不成,我轉而「旁敲側擊」,跑去問旁邊那個正拿竹掃把扒地的小姐。

 「他呀?不聾!我看見過他跟人講話哪!」小姐是外地來的,受雇為西湖四百多位清掃工之一,她說從三年又兩個月前的早晨、她開始在西湖掃地,就看到這位老先生在這裡寫字了,每天從五六點寫到八點左右,寫完就騎腳踏車走了,她也不知道老先生姓啥叫啥。

 喔!原來如此,我一聽,對老先生更加好奇,馬上回頭要再去看他寫字。那小姐又叫住我:「只要不下雨,他天天來的!而且他總是先跳進西湖遊一圈,上岸換過衣服才開始寫字,身體可好!」

 我注意到老先生顏面光潔、眼神澄澈,頗有點仙風道骨。一般人年紀越大,身心所累積的垃圾就越來越多,老先生能活出一派清逸,又能下筆遒勁,想必是出塵的高人。而好字不寫紙上賞玩流傳,卻委地任人踐踏、任風消磨,多年如一日,這等瀟灑難道不是大隱於市的修行人風光?

 我自己越想越感動,因此跟著老先生的字,退步、退步、再走向前另起一行,退步、退步——,不知不覺老先生又寫完資治通鑑「晉紀」裡的「錢神論」:「親之如兄 字曰孔方 失之則貧弱 得之則富昌 無翼而飛 無足而走 解嚴毅之顏 開難發之口——」。這時,他突然摘下帽子對我笑了。

 那筆沒下點功夫還真提不動——

 「不好意思,打攪您了,我是台灣來的遊客,第一次看人這樣寫字——」我紅著臉趕緊劈哩啪啦自我介紹一番,但不知道是風大,還是他有點重聽,他好像沒聽見我說什麼似的,自顧哈哈笑道:「妳看這錢神論,忿爭非錢不勝,幽滯非錢不拔,怨讎非錢不解,令問非錢不發,有錢能使鬼推磨,古今皆然啊!」看我點頭如搗蒜,老先生興來又說:「都說這是晉朝南陽隱士魯褒的諷喻小品,我看也有可能是司馬光假借他人之口的嫉世之作啊!」

 就這樣,這位飽讀詩書的老先生和我這萍水相逢的異鄉客,就在湖邊天南地北地聊開來了。老先生大名韓鐵臣,字仲鑑,紹興人,今年七十五歲,從杭州修機工退休十多年來,幾乎每天清早都來西湖邊寫字,差不多天天寫兩到三小時,寫的不外乎岳陽樓記、赤壁賦、好了歌——等等,他自己喜愛的古文選,或默誦或看小抄,總能心領神會,自得其樂。

 問他何不寫在紙上,他揮手答道:「呵!做啥呀?多麻煩!還要備紙磨墨,寫了一堆也佔地方,我這是純消遣,提一小桶湖水就用不完,寫過風一吹又乾了,不留痕跡,方便!」老先生還親切地介紹他DIY的超級「大毫」,那是一根實心棍子,下面綁了一撮毛線段,據說是廢棄掃把柄的再利用。我接過「筆」,依樣沾水在地上寫我的名字給老先生看,才知那筆不輕,沒下點功夫還真是連提都提不穩。

 老先生樂天知命,平日惟愛讀書看報、下棋寫字,讚嘆自古高妙美文無窮盡,生活豈會枯燥無聊?我們相談甚歡,臨別我想明日還要再來會見前輩,哪知隔天海棠颱風裙腳掃過杭州,我才騎著腳踏車上蘇堤,突然就狂風四起、大雨傾盆,西湖上只有行色匆匆、急忙躲雨的男男女女,沒再見到老先生的身影。

 提供退休的長輩們一點參考——

 有位在杭州編報紙副刊的朋友聽我描述老先生奇遇後,告訴我老先生在杭州可謂家喻戶曉,一來因為他那特立獨行已維持十多年,二來因為幾乎每家報紙電視都做過他湖畔練字的故事。

 還有位西安的畫家告訴我,他老家也有這麼一位書法怪老子,不過那老先生是用大白蘿蔔在地上畫字(算是「硬筆」的?)一寫好多年,最後終於寫不下去。怎麼了?原因是每寫一篇都要用掉一大簍蘿蔔,老先生沒錢買蘿蔔了。

 這樣「超越筆墨紙張」的寫字休閒娛樂真有意思,也真是饒富雅興。希望這個西湖畔邂逅的小故事,能博大家會心一笑,也提供退休的長輩們一點參考。

 (紅姑按:本文原題為「在西湖畔邂逅一位老先生」,已於2005年8月發表於中國時報。
 報紙刊出後,我寄了幾份給杭州那朋友,沒想到她竟派記者送去給老先生,還拍了一張老先生笑嘻嘻看中國時報的照片回寄給我,我因而認識那記者樓時偉先生,他因長年採訪多胞胎新聞,竟在多年前發了熱心組成支援大陸多胞胎家庭教養的社福組織。這人間真有意思!)

29 Responses to “水字旁的瀟灑人生”


  1. 1 楼时伟 2006/3/2 at 9:25 下午

    为瑞红先生送了一次报,她就在报上表扬我,谢谢谢谢!

  2. 2 瑞紅 2006/3/3 at 5:19 下午

    哈哈
    把時偉先生召喚來了
    很開心哪
    請小米姊轉給您的報紙都收到了吧
    我也早把您的資料給台灣的多胞胎協會張教授了

    您能找到這窄巷小舖
    了不起喔
    是不是有愛心的人都會特別靈光啊?

    西湖畔的春花處處開了吧
    台北今年的櫻花被雨打掉大半
    杜鵑正盛放著
    但天氣好冷啊

  3. 3 yenichang 2006/3/4 at 6:14 上午

    此篇我讀了多遍,無限神往…..

    傷神的是台北那裡有湖…..

    如果是"身材肥胖,虯髯亂伸"不知會否破壞市容:-(

  4. 4 时伟 2006/3/4 at 3:08 下午

    瑞红小姐:你好,我是在上网时偶然走进红牌直报的,这里好啊,让我大开眼界。你让小米转我的报纸早已收到,一直想回信,一直拖,不好意思。我很想和台北双胞胎协会取得联系,谢谢你为我牵线搭桥,但现在还没有联系上。杭州前些天阴雨绵绵,也很冷,这几天开始转暖,花儿要开了,西湖的春天来了,欢迎你再来杭州采访游览。我刚才给休息在家的小米打电话,告诉她我找到了你网页的消息,她很惊喜,说也会上网找你,她说很难找到你,这下可好了。

  5. 5 莫小米 2006/3/6 at 12:12 下午

    哎呀瑞紅,終于找到你了,真高興,你寄来的《好狗命》一書收到了,挺有趣的。

    这几天杭州已変得温暖了,昨天在灵懚寺看梅花,紅梅,白梅。早晨走路上班,看見柳条都泛了青,心情就燦爤起来。

    瑞紅,用簡体字很多字打不出来哦,我有点磕磕巴巴,先写这些。

  6. 6 莫小米 2006/3/22 at 4:47 下午

    瑞红,给我一个微笑啊。

  7. 7 瑞紅 2006/3/22 at 6:25 下午

    小米姊
    早看到您的留言了
    真高興哪
    歡迎您順道考察一下我們台灣的讀者是多麼有意思

    在四海讀者的嚴格監督下
    我啊 不"進德修業"都不行哪
    奈何我本有漏小器
    所以時常被愛護"修理"啦
    (噓~小聲跟您說 別讓其他人聽見)

    您看到我寫上海印象那一篇嗎
    (請點右上Xletter)
    裡面提到杭州火車站的恐怖播音轟炸
    建議您發揮貴報的影響力改它一改
    相信有助杭州更可愛吧

    祝您天天美麗

  8. 8 張韻 2006/3/23 at 3:28 上午

    “所以時常被愛護"修理"啦"
    哇~哈哈哈哈~~
    “修理"?偶們哪敢呀~~^^

  9. 9 聖伯納 2006/3/23 at 9:22 上午

    >>所以時常被愛護"修理"啦
    (噓~小聲跟您說 別讓其他人聽見)

    誰?? 誰誰??????

    誰誰誰???????????

    誰敢修理咱紅姑~~~?????/

    給咱滾出來<<<{{{{(((((( 咱放狗咬他... 咦!!聖伯納 你今天幹嘛在地上翻來覆去 ...噓~ 大米姊..小聲跟您說 別讓紅姑聽見...我們紅姑發起威來... 嘿嘿~~對了,咱啥都沒說..是hgs說的... 啦~啦啦~~啦啦~~

  10. 10 老鼠不愛大米 2006/3/23 at 10:49 上午

    莫小米這名字怪好聽的
    是真名嗎
    看來是在杭州辦報紙的
    “米牌直報"嗎 哈哈

  11. 11 莫小米 2006/4/3 at 2:30 下午

    瑞红你好啊,红姑很受台湾读者爱戴哦。
    我可以在这里发文章给你吗?这样就很方便了。

  12. 12 莫小米 2006/4/3 at 2:37 下午

    老鼠不愛大米:你好!莫小米是我爸爸取的名呢,我弟弟叫莫小不,莫小也。爸爸是语文老师,他取名的原则是,一简单好记,二不与别人重复。没想到现在有很多人问我,是不是笔名。

  13. 13 莫小米 2006/4/3 at 2:42 下午

    瑞红,发一篇文章。

        谁来证明爱
          莫小米
      爱,很爱,非常爱——现在什么事情都有个指数了,可以明确地标示程度。爱尚未有指数,爱的程度该如何证明呢?
      在贫困年代,证明爱相对容易。他有一碗饭,给她一半那就是爱了;他有一碗饭,一碗都让给她吃,那就是很爱了;他有一碗饭,一碗都给她而自己饿死,那就是非常爱了。
      现在呢,送时装送钻戒送汽车送别墅,送到多少才算爱,很爱,非常爱——有个标准吗?
      来讲一个男人的爱情吧。
      第一次遇见他时,他才30出头。才刚刚结婚。咋一亮相,郎才女貌的一对,给人惊艳之感。
      一群人约了去登山,无论有没有成家有没有对象,说好了似的都只是单身前来,惟有他偕妻同行。她比他小很多,学舞蹈的,穿一件蓝印花布的小袄,挽一精致竹篮,掀开,里头装着她做的几样小菜。记忆中她整个人都有种舞台意境。
      很快知道他带她来是对的,如果说那天我们不带家人是为了尽量地放松心情和放松行为,那么她比我们还要放松,说笑逗乐无所羁束,发表意见纯真直率,绝对是属于给人群增添快乐的那一种。
      这样的婚姻,除了令人赞美,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第二次遇见他时,他40出头。有了个儿子,妻子却走了。
      发生了什么事吗?他说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只是以她的心性,以她的美,她对婚姻的期望值太高,她期待持久的浪漫爱情,像小说像电影里那样的爱情。而做了父亲的他致力营建一份脚踏实地的日子,没法刻意提供源源不断的罗曼蒂克。这样,比他年轻许多的她,丢下家和孩子,恣意外出,寻找新鲜浪漫永不褪色的日子去了,我想这当中也有他一半的责任,宠的。
      第三次遇见他时,他50出头,这个年龄该做成的都做成了,该拥有的也都拥有了,算得上功成名就,只是仍然单身。
      这10年里钟情于他的女子很多,他也曾经谈及婚姻。不早不迟,他的前妻却在这时发生了意外,脸部烫伤,花容被毁了。
      她不想活了,她向来是以美为生活目的的,她向来是任性的。此时惟有他的话起作用。于是他的婚期无限制地后延。他照顾她,使她终于度过最惨痛的阶段,并终于放弃轻生的念头。以他对她的了解,他说:能够做到这样,她已经很了不起了。
      他想过再和她携手,她不愿意。但他依旧是她的精神支柱,所以他放弃了婚姻。
      我想她的折腾,仿佛是为了一再地要他来证明他对她爱的程度。
      爱的程度可以证明吗?
      可以,只是代价太昂贵。
      揽她入怀是爱;放她飞走是爱;承担一切也是爱。
      快乐浪漫是爱;宽容理解是很爱;将责任进行到底是非常爱。

  14. 14 莫小米 2006/4/3 at 2:45 下午

    再来一篇。这么容易就到达,我挡不住诱惑了。

    女囚
    莫小米
    当她再次回到门前有条小河、屋后有棵大树的老家,她已经离开40年,她的眉清目秀的母亲,也已经老眼昏花,白发苍苍。
    她像母亲,长得漂亮,有着漂亮女孩共有的幻想。只是家里穷,没读过书。
    她离开得多少有些莫名其妙,几个男人路过村庄,一番花言巧语,她就跟着走了。当时她以为,过了晌午就会回家的。
    她被从一个地方转到另一个地方,从一个男人手里转到另一个男人手里。离开家多远、多长时间,都闹不清。她病了,高烧,烧得迷迷糊糊。最后被人扔在了路边。
    她知道自己要死了,只是不知道自己将死在哪里。她流泪,但仅仅是感觉流泪而已,她已烧得流不出一滴眼泪了。
    许多人围着她看,有人出面将她送去了医院。
    死里逃生后她才看清恩人。他是个又老又丑又瞎的人,是给人算命为生的,其实就是个乞丐。
    她想人家救了自己,总要报答,便问他有没有老婆,然后跟他去了他的家乡。
    整个村子的人看见瞎子带回了老婆,都来看热闹,瞎子的老母亲高兴得不得了,张罗着办了喜事。这时她才知道,瞎子也不过40多岁,没她想的那么老。
    她在那边生了一个儿子,在那边整整生活了30多年,才回到娘家。
    这条新闻惊动了当地记者,前来拍照采访。采访完她的辛酸经历后问到,这么多年,为什么不回家看看,为什么不捎个音信,以至于老家的人都以为,你早已不在这个世上。
    她说,不会写信,那时也没电话,回来,倒是想过,千次万次地想过。可是怎么回啊?婆婆见媳妇年轻漂亮,总觉得我会一去不返,看得紧紧的。
    难道,她不让你出门?记者问。
    那倒没。我还是可以在村里走走的。但整个村子的人都知道我的来历,只要我一走近村口,不管老人小孩,人人都会把我“押送”回家。
    后来,儿子大了些,大概四五岁吧。这时婆婆以及村里人对我放松一些,可是儿子跟得我可紧了,我走每一步,他都跟在后头,我一离开村子,他就大哭着“妈妈不要走”。
    这一晃就好多年,儿子大了,日子刚刚好起来,我也攒了点钱,想着可以回趟家看看娘吧,否则真要见不着呢。瞎子又病倒了,躺在床上吃喝拉撒离不开我。我就伺候了他足足八年,他活了78岁,唉,我也50多了。
    这么多年不能回家,她真像是一个囚犯了。而她的囚笼也一直在变化——依次是婆婆、全村的人、儿子,最后,没有人非要囚住她不可了,囚住她的,是良心。

  15. 15 聖伯納 2006/4/3 at 6:34 下午

    小米,

    這兩篇的故事都很有"張力",但….

    想聽對岸讀者的愛護"修理"嗎
    (噓~小聲跟您說 別讓紅姑聽見)

    假若你準備好…咱才說哦~~~

    *_^

  16. 16 莫小米 2006/4/5 at 10:20 上午

    哦,瑞红,说吧,我有够坚强。
    文章怎么处理都没关系,让你见到了就好。
    代向你们“浮世绘”的所有姐妹问春天好!
    我印象中,全是姐妹对不?

  17. 17 yenichang張新 2006/4/6 at 5:47 上午

    揽她入怀不一定是爱;
    放她飞走可能是爱;
    承担一切超越了爱。  
    快乐浪漫大約是爱;
    宽容理解是非男女的爱;
    将责任进行到底是非常儍的假爱。

    愛絕不是報恩.

  18. 18 聖伯納 2006/4/6 at 12:23 下午

    張北北說得好耶~~

    拍拍拍~~~給你鼓掌~~

    還有,我們是瑞红的fans,不是她或同事…
    這你得抓對方向哦….

    你真的有够坚强嗎?

    我們只會回應你的文章,不會用"处理"的

    真的“浮世绘”的都是姐妹啊
    那一定個個如瑞紅般聰慧靈巧

    *_^

  19. 19 莫小米 2006/4/12 at 4:24 下午

    张先生对我很有启发,愛絕不是報恩,但我觉得“恩爱”“恩爱”,“恩”和“爱”,似乎是分不清的呢。

    我还有篇类似的,期待爱护修理。不要嫌烦啊,期待被修理到焕然一新。

    爱 与 责 任

    他上高中的时候,有一个最要好的同学。最要好的同学有一对可爱的孪生妹妹,那时她俩刚念初中。
    他与三兄妹常厮混在一起,学习,郊游,锻炼,度过了生命中最美丽的时光。
    可惜很快这些年轻人就遭遇了运动。停课,下乡,他们中有三个去了遥远的北疆。为照顾生病的母亲而留城的小妹妹,送走哥哥姐姐时哭得像个泪人儿。
    到边疆不久,他的老同学在一次冰河救人中丧生,咽气前将两个妹妹托付给了他。
    像两只在冰天雪地里相互依偎相互慰藉的伤心的鸟儿,他和孪生姐妹中的姐姐很自然地相爱了。
    他是独子,他比她先得到了返城名额。在回自己的家之前,他先去了老同学的家,他要那不幸的母亲将自己看作儿子,要小妹妹将自己看作哥哥。可时隔不久,猝不及防地,小妹妹疯狂地爱上了他。
    一样的音容笑貌,一样的和谐融洽,妹妹比姐姐更活泼开朗。当他觉得自己快要抵挡不住那汹汹的爱时,他作出了一个惊世骇俗的决定。他将户口重新迁回北疆,与倾心相爱的姑娘结了婚。等再次双双回南方,他们的孩子已快出世了。
    这之后时光静静地流淌了近20个年头,爱情静静的,生活静静的,唯一让他不安的是,小姨至今未嫁,直到又发生了另一段故事。
    就在他们的儿子临近高考的时候,他的妻子病倒了。医生告知,她可能活不长。
    在生死搏斗的那几天里,时而清醒时而昏迷的她,口口声声说的是:放心不下儿子。反来复去,就这一句,再无其他。
    他与小姨日夜守护在她的病榻边,他俩都清清楚楚地意识到了这一点,从头至尾,她一句都没有提及他--她的丈夫。陪护的一男一女不由面面相觑。
    当她终于从死神手里挣脱出来,夜半私语时,丈夫忍不住问妻子:那时候,你真的一点都没有,一点点都没有想到我吗?他真希望此刻妻子能给自己一个满意的回答,哪怕是说谎。
    纯朴的她不肯说谎。但她说:没有想到不等于没有爱,你没死过,你不会知道,人在那关口,责任是第一的。
    聪慧的她又说:这么多年一直没说破,我知道你从当初到现在都爱着小妹,而你为什么选择了我,是因为你对我的爱中包含着责任,是这样吗?
    他默认,爱不一定是负责任,责任却一定是出于爱。
    他想起前些日子报上登载着专家的调查报告,说支撑中国家庭的首先是责任,然后才是爱。据此专家在那里疾呼提高中国家庭爱情的百分比。他觉得此说大谬,爱与责任,本不可分。
    他将妻子的话说给小姨听,不久小姨喜结良缘。

  20. 20 聖伯納 2006/4/13 at 12:11 上午

    “恩"是自己在救助時,感受對方的付出,內心"因"此感動.

    “愛/爱"是在您壇中掛著對方的"心"(這是正體字的好處).

    “恩爱”泛指夫妻彼此困難能相依相持,日久在彼此的壇中掛著彼此的心…所以,“恩爱”皆來形容夫妻…

    作者倒果為因,認為“恩”和“爱”,似乎是分不清的

    如果報恩可生"愛",那麼女囚就不是女囚,因有愛在其中…

    女囚想以愛來報恩,就是分不清也看不清“恩”和“爱”的不同,
    誤以“恩”是“爱”,"愛"是"恩"….

    結果,不只囚了自己的"身"一生,也囚了自己的"心"一生…

  21. 21 Y. R. 2006/4/13 at 7:29 上午

    詭異的是,有人給自己加負責任,蓋牢籠自囚,還自己牢牢上了

    重鎖,然後把鑰匙丟給別人。如果那是愛,就不必說是報恩,如果不

    是愛只是自以為的責任,那更沒有恩可言了。事關一生真愛,沒有太

    大犧牲的必要。

  22. 22 聖伯納 2006/4/15 at 12:23 上午

    幸好我有留,再貼一次吧!! (Y.R.可再貼啊)

    “恩"是自己在救助時,感受對方的付出,內心"因"此感動.

    “愛/爱"是在您壇中掛著對方的"心"(這是正體字的好處).

    “恩爱”泛指夫妻彼此困難能相依相持,日久在彼此的壇中掛著彼此的心…所以,“恩爱”皆來形容夫妻…

    作者倒果為因,認為“恩”和“爱”,似乎是分不清的

    如果報恩可生"愛",那麼女囚就不是女囚,因有愛在其中…

    女囚想以愛來報恩,就是分不清也看不清“恩”和“爱”的不同,
    誤以“恩”是“爱”,"愛"是"恩"….

    結果,不只囚了自己的"身"一生,也囚了自己的"心"一生…

  23. 23 Forgetful Y.R. 2006/4/15 at 4:44 上午

    可是我忘記寫了啥回應了,等想起來再貼-聽聽就好,不要真的等了。

  24. 24 莫小米 2006/4/19 at 3:59 下午

    我写了很多此类的短文,基本来自真人真事。也许我坚持的有些东西的确需要再想一想。

    再来一则:

          分合
        莫小米
      一对老夫妇,都是上个世纪二十年代出生的,1948年结婚,第二年男人去了台湾,女人留守大陆。
      期间的乡思和相思之苦不必多说,难得的是,这对隔岸夫妻竟然一个不娶、一个不嫁,直到1988年7月,台湾当局允许老兵回大陆探亲,男人是最早一批回来的。两个白发人终于会合,男人在漫长的岁月里写下的诗句:“何日乘风归去也,苏公堤上会伊人。”一朝成真。
      这一分,分了40年,然而从这一刻起,他们就不再分开,整整20年,他们手牵着手,出双入对,无论散步、游湖、登山,还是买菜、理发、看病,分分秒秒都在一起,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他们的死,也只相差了几个小时。
      是曾经的大分大合、是时间和空间堆积了情感,造就了深爱。这样的爱,今天还会有吗?
      有个男孩在网上发帖子:女朋友要去美国进修,我们将分开一年,我应该给她买个什么礼物带着,让她不至于变心?
      戒指、项链、相片、《红楼梦》……七嘴八舌一通跟帖之后,有人一锤定音:别送了,送什么都没用!
      这是网上流传的一个段子,下面的却是真事。
      一对大学校园恋人结婚两年,感情不错。丈夫有了去德国读研的机会,征求妻子意见,如妻子不乐意,他宁愿不去。妻子以为自己能去陪读的,就竭力支持,没想等手续办好,被告知不能陪读。这对年轻夫妻商量了又商量,决定离婚。分开两年,互相还能等待吗?感情还靠得住吗?他们对自己没了信心。
      40年可以等,两年没法等——既不想压抑自己又不愿背弃爱人,比起来,也许今天的选择更合乎人性,只是深爱不会再有,不能不说,也是一种遗憾。

  25. 25 莫小米 2006/4/19 at 4:00 下午

    一个男人的浪漫史
          莫小米
      能否想象这样一种存在——一个男人饱读诗书,才华横溢,细腻温情,当然能吸引女孩子,尤其那些对生活尚存浪漫理想的、豆蔻年华的女孩子。然而当她们渐渐长大,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却又一个一个地离开了他。你能想象这个男人需要多少坚强的意志来控制自己,来笑对这一切的发生和消失?
      能否再想象这样一种存在——那些美丽善良的女孩,她们其实都爱过他,她们和他之间的爱,被一种圣洁的光辉笼罩,在记忆里显得如此美好脱俗。以至于当她们准备嫁人的时候,都要一再地征询他的看法,以他的意见为准,似乎是他亲手将她们给嫁出去的。你能想象这个男人,需要压抑多少内心的不舍和疯狂?
      他在她们的心目中,是父亲,是兄长,是知心朋友,其实也可以是——亲密爱人。我相信只要他向前迈出一步,作出一个承诺,我想她们中间,不敢说全部,至少有那么几个,是愿意与他相守人生的。只要看她们离去时一步一徘徊的挣扎,就可以断定事情的结果。可是他错过了,错过了全部。
      是的,他身体有残疾,但并非所有的残疾人都不娶不嫁啊,我们看到很多的残疾人都结婚生子,过着凡常人的生活,不是挺好吗?
      他现在年过半百,依然独身,我与他通电话时,他想记一下我的电子邮箱地址,我听见他在那边喊:"妈妈,妈妈,帮我拿一支笔来。"他的爸爸妈妈,都已经80多岁了。
      然而,在错过什么的同时必定会留下什么。她们是他心中的仙女,她不愿意将她们从天上拖到地下,惟有在夜半时分用文字记录自己心灵深处的搏杀。我看见过那些文字,那勇猛的退缩,无奈的心疼,高尚而又悲凉。
      而她们,照样可以在为人妻为人母的间歇里来关注他,在她们凡俗的岁月里,偶而地飞升为仙女。

  26. 26 yenichang張新 2006/4/20 at 3:33 上午

    「一个不娶、一个不嫁」…..

    「一个不娶、一个不嫁」……..

    「一个不娶、一个不嫁」!!

    天上地下,人間海底….得此一人,十生十世猤枉矣.

    莫小米

    我真想搭趟時光機,去上世紀30年代走遍千山尋此一女…

    「勇猛的退缩」—這辭兒真好!

    妳的故事,在我們上一代父母輩戰亂之中甚多…..
    每一個都感人肺腑,何不多寫一些,寫長寫細一點,(太短了看不過癮哪!),集結成冊,紅姑八成已經在想如何幫妳寫序,來台辦簽書會我一定呼朋引伴來参加!

  27. 27 Chatch-22 2014/11/3 at 7:33 上午

    人在 臺南……
    聯想到 李密庵 的 半半歌 <臺南一半 世界一半 ……>

    捕捉 野生 奇人異士 去……
    好 向 紅姑 炫耀 一番;)

  28. 28 瑞紅 2014/11/23 at 12:21 下午

    部落格也是
    作者一半,讀者一半
    哈~

  29. 29 Pinus 2014/11/24 at 12:06 下午

    Yenichang張新,

    先生是否突厥人士?純好奇。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