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州鹽

 從前中國的貴州省不產鹽,鹽是外來奢侈品,有塊鹽大家都當寶貝一樣。

 當年中央研究院的總幹事叫丁文江(是個人才,很了不起,可惜四十九歲就死了。)他寫過一部書叫做漫遊散記,其中有一段談到了兩件必需品,貴州不產,非向外省運來不可。第一是食鹽,第二是棉花。

 他說他忘不了貴州勞動階級吃鹽的方法。大路邊的飯舖子,桌上所陳列的是白米飯、辣子、豆腐、素菜。可是飯菜裏面沒一粒鹽屑,但外有一隻碗,裏面放了一塊很小的鹽巴,吃飯的人,感覺口淡便倒幾滴水在這碗裏,然後把這幾滴鹽水倒在飯菜裏,得到一點鹹味。

 丁文江從兩頭河到楊松的時候,在半路上打尖,一個夫子喊道:「老闆娘拿點水來放在鹽碗裏! 」一個五十多歲的老婦人走了出來,慢慢地說到:「鹽碗裏放不得水的,放了水化得太快了,你們嫌淡,拿起來,放在嘴裏,夾夾就好了。」果然那個夫子照他的話,把那塊鹽拿起來,夾一夾。不到一刻工夫眼看這一塊鹽在九個父子的口裏各進出了一次。

 一小塊鹽給九個人在嘴巴裏進出,這麼慘。後來丁文江把這個故事講給貴州人聽。那個貴州朋友告訴他還有更精彩的呢!那更精彩的故事才真正可以代表貴州人吃鹽的方法:

 有一家父子三人一桌吃飯,父親把一塊鹽高高掛在桌子當中,對兩個兒子說:「你們覺得淡,吃三口飯,看一看鹽,只能看,就可以過癮了,不必吃鹽。」過一會兒,大兒子叫道:「爸爸!弟弟吃一口就看一看鹽,你講好吃三口飯看一次鹽,弟弟吃一口就看一次!」

 他爸爸說:「他不懂事,等他鹹死!」
  (yeni張新提供)

【 後 記 】 
今天突發奇想,決定開個「專櫃」來收納我珍藏的一些「精品笑話」。
有一天,兒子突然長大到不耐床邊故事,轉而要求媽媽「講個笑話」、「再講個笑話」,所以隔天起,我從報社下班的時候,不只要帶包包、家門鑰匙,還得翻書、上網搜刮一兩個笑話,以備當晚「交貨」。很多同事都有在傍晚被我「索討」笑話的經驗。
那些「兒子專屬床邊笑話」,大多「用完即丟」,想想實在好可惜,因為裡面不乏精緻極品,根本超越了一般的笑話,可是一種高明的玩笑藝術呢!
所以我想有空就慢慢整理收藏起來、也方便大家「享用」啦!這些精品笑話都經「多層次傳銷」,原作者多不可考,但我會儘量加註我的「上級來源」,謹此向原創者與分享者致上敬謝之意。

 即日起也歡迎讀者提供私房收藏。懂得玩笑,而且是高明的玩笑,必大大利益身心,讓我們都學作快樂的「玩笑達人」吧!

5 Responses to “貴州鹽”


  1. 1 nightflight 2005/11/23 at 11:36 上午

    近百年前英國史考特與挪威阿蒙森的一場南極極點競爭
    造就一場悲劇與永遠的第二名
    史考特在從極點返回登陸冰棚途中
    一行五人先後因衰弱凍傷與援絕死於距離一噸庫十哩處
    史考特被凍僵的手臂甚至在同胞企圖取出他夾在腋窩下的筆記本時被輕易折斷(現存大英博物館)
    但是他的絕筆信中沒有一字誇耀自己的成就
    只有向支持的大眾道歉
    並向隨行犧牲人員的家屬盛讚他們臨終前的英勇
    他的那一句話就是
    他們難得的英勇表現是大地上的鹽
    讓人類的歷史不致無味
    這不算是笑話 應該算是回應主編部落格的文章吧
    只是貼錯地方 多包涵

  2. 2 南俠 2005/12/20 at 12:11 下午

    話說民國72年間南部有一群陸官好漢(其中一人當年頭髮還蠻多)吆喝著下山捐血吶,爾時,帶頭大哥身材魁武貌兇惡,內心卻軟似羔羊。
    一夥人到了捐血中心門口,甫入。大哥就喝道:來人那每人要捐血一袋!只見一群青春實習小護士蜂擁而至,嬌喚曰:冒死了!彼等漢超讚!魚列秤重,七八條漢子沒人少於65KG!這下可好!每人可捐500CC。此時大哥發話:500就500 1000也無所謂那豪氣干雲,一發不可收拾。
    只見每個小護士眼中都不禁流露出欽佩之神情,大夥也都嚷嚷這說沒問題,捲袖子來吧!我那位小護士真正典當俺沈醉之際,手肘一陣劇痛,原來美女太緊張把針給戳偏了,挖靠!那靜脈導血針給他很粗一管OK?但俺是英雄又有大哥在不能哭叫,只好咬牙說:沒關係那再來再來!說這時那時快!大哥早已捐完500CC且神態自若地說:方糖你他媽地沒用,看大哥這表演,於是他一個鷂子翻身就站了起來!最後我只記得大哥說了一句話:媽的!誰關燈!然後大家七手八腳亂成一團。大哥後來很悶,每天都不說話地看著手上紗布。(據說輸回去750CC吶!!!)

  3. 3 小恩 2006/6/1 at 9:04 上午

    玩笑達人投稿

    「好鼻師」是外公在世時常講給我們聽的民間故事。後來在美國念大學選修演說課時,我把它內容稍微添油加醋的改了一下,增加了一點美式幽默;做為介紹民族文化遺產的主題故事。一路講下來課堂上笑聲不斷,下課後老美同學紛紛跑來告訴我:「台灣的『床邊故事』真有趣!」也算是替台灣的本土文化做宣傳吧!

    以下是我在課堂上講的「好鼻師」故事,也保留做為兒子日後的床邊故事吧!

    「從前在一個小村莊裡,住著一個奇怪的人。他有一隻特別大的鼻子,不但嗅覺十分敏銳;而且還能嗅出「麻煩」﹝Smells trouble﹞。無論是三姑六婆的閒言閒語,或是鄰舍間的說長道短,他都可以一一聞出來。不幸的是,他又是個特別喜歡說三道四的人,老把別人的隱私或是閒話傳來傳去;因此村裡的人都對他很感冒。

    而這個大鼻子有一個特別的嗜好,就是吃甜食。所以村民們為了堵他的嘴,常常拿糖果零食來孝敬他。

    有一天,大鼻子經過了一間寺廟,無意間「嗅」到了兩個和尚的對話;他們在討論西方極樂世界是如何的美好,充滿了人間所羨慕的各式寶物。大鼻子心想:「如果這極樂世界這麼棒的話,那裡一定也有各式各樣最好吃的甜食囉!如果我能去逛逛瞧瞧那該有多好哇!」

    於是大鼻子把村長召了過來,告訴他:「我想上極樂世界逛逛,你和村民替我搭一座天梯吧!」大夥聽了,心想這大鼻子是不是瘋了?怎麼會有這奇怪的想法。可是每個村民都有被大鼻子嗅出來的把柄,不敢違抗他;再說,能把這個麻煩製造者給送上天也不失為一件好事。於是大家七手八腳的搭了一座直通雲端的天梯。

    大鼻子興沖沖的爬上了天梯,也不知道爬了多久,終於到了極樂世界。他到處聞聞逛逛,希望找到美味的甜點。突然,前面來了兩個雄壯威武的天兵;他們語氣嚴厲的質問大鼻子:「你是怎麼闖進來的?你有通行證嗎?」大鼻子嚅嚅囁囁的問:「什……什麼通行證啊?」天兵不耐煩的說:「當然是你的死亡證明書啦!」「我…….我還沒死耶!」「那你就是擅自闖入禁地囉!」天兵二話不說,一腳把大鼻子踹下雲端。

    可憐的大鼻子從高高的雲端跌了下來,摔了個粉身碎骨。他的碎片變成了一隻隻爬來爬去的螞蟻!

    一直到今天,大鼻子變的螞蟻仍然喜歡甜食,而且嗅覺敏銳。人們對大鼻子以前的惡劣行徑仍是餘怒未消,所以看見螞蟻來了,總想一腳踩扁牠!」

  4. 4 瑞紅 2006/6/1 at 10:14 上午

    呵呵
    謝謝小恩媽媽喔

    我正想去妳部落格補充留言說—
    那天還漏說了一項(不好意思 我會不會太婆婆媽媽了?)
    那就是
    別把孩子只當需要食物才能長大的一個肉體
    人是靈
    成長過程所需的"東西"裡面
    食物不過是小小小小的一項
    看不見的永遠比看得見的重要

    當我們抱著緊張堅決功利的心情餵飯時
    敏感的孩子立即視吃飯為畏途
    本能地逃之夭夭
    孩子用全生命來告訴我們錯了錯了快修快修
    我們卻充耳不聞
    捧著飯碗越追越緊
    結果兩敗俱傷
    好可憐

    試試看從營造一個輕鬆愉悅的佐餐氣氛下手吧


    菜鳥老媽我野人獻曝
    跟妳分享我的"失敗經驗談"
    希望對妳有用啦

  5. 5 小恩 2006/6/1 at 11:12 上午

    謝謝瑞紅媽媽的經驗指教。人家現在有比較注重餵小孩「靈糧」而不是白飯而已了啦!所以才會投稿玩笑達人呀!希望也能給兒子留下一些有趣的床邊故事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出報日期

十一月 2005
« 十月   十二月 »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  

最新回應

請輸入 e-mail 地址

RSS 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