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擇雅向康德學請客吃飯

我不算迷糊型的人,但最近竟有兩次搭車不知不覺坐過站。
這兩次都因為在讀同一本書──《向康德學習請客吃飯》。

那是顏擇雅的散文集,偏向評論性的散文,但卻讓讀者陷入這種宛如閱讀推理小說的境地──哇!這樣啊!然後呢 ﹖然後呢 ﹖──然後就不知不覺讀完一篇又一篇。

首先,許多標題就散發一種挑戰常識、調侃俗情的神氣,令人好奇難耐,為什麼「美貌是修行」﹖「政論節目可癒頭風」﹖不向康德學認識論、形上學,卻「學習請客吃飯」﹖

而當你開始讀進文章,就像上了作者精心設計的3D雲霄飛車,只能一路被帶著直衝終點。過程緊湊又驚心動魄,但仍洋溢高度娛樂趣味。

談向契柯夫致敬,她請王安石、曼殊斐兒、陳映真、哈金、馬奎斯…來當貴賓﹔講中年戀情,她讓張愛玲、王家衛、莎士比亞、和跑到麥迪遜橋拍照買紀念品的遊客同台演出﹔論人不讀書,她找《傲慢與偏見》裡的賓利小姐從頭到尾串場插花﹔說編輯改稿之妙,她搬來的證據從《美國獨立宣言》、《第二十二條軍規》、《哈利波特》、《BJ單身日記》到《柯林頓回憶錄》,琳瑯滿目。

本書讀者共通的感嘆必是:怎可能讀那麼多書啊﹖這人別有一套建立讀書筆記、寫作資料的秘笈嗎﹖

但更厲害的應該是,她那種對一個主題能遠眺望、逼視,且鑽進內裡橫剖又縱切、全方位斷層掃描的獨家「心智鏡頭」。至於文筆,那就不用說了,沒一把聰明老練的好筆,是不可能出入古今中外厚重的書袋,而無染一絲蹣跚腐味的。

即使大力掉書袋,她仍一派悠哉從容,還能輕盈翻轉。她想像海明威應該也會問枕邊人:「我有沒有寫贏契柯夫」﹖陶淵明寫責子詩數落自己五個兒子笨,可能只是為了給父母爭相炫耀子女的時潮一點顏色瞧瞧﹖而從莎士比亞的劇本也能萃取出現代教養心法。

即使重拾老掉牙主題,她也能讓人像撞到新聞般瞠目豎耳。例如<防老十方>、<五種工作與一種怠惰>、<五種聰明與一種最笨>﹔還有,從沒人像她那樣寫棒球的「靈魂學」,把這運動寫成最會開英雄玩笑的、關於勝負得失的生命哲學,也把這球場上的揮打接投、血汗哭笑和向著本壘的不斷奔跑,細細織成一首詠歎寂靜之美的散文詩。

顏擇雅說,她還在持續探索自己的散文風格,像羅蘭.巴特<艾菲爾鐵塔>那樣的作品一直是她心儀的目標。

不過就一座鐵塔,羅蘭.巴特可以洋洋灑灑書寫近萬字,從莫泊桑因為「這是巴黎唯一一處不是非得看見鐵塔的地方」而常上艾菲爾鐵塔吃午餐開場,回頭翻出設計者古斯塔夫‧艾菲爾當年為鐵塔辯護的說詞,和鐵塔問世前,已存在雨果《巴黎聖母院》和米歇萊《編年紀事》中的巴黎鳥瞰意象。他先是定位鐵塔為巴黎的一個記號,然後又超越記號,近而更是人們可以不斷把意義納入其形式的,完全無用、逃脫理性的夢幻逸品,甚且象徵著唯智主義的出現,每一位鐵塔參觀者不知不覺中正實踐著結構主義,那也是每位外來者必須通過的「入族」儀式,最後自成一個「小世界」,有一套商業網絡,擁有了絕對主權……。

在天上的羅蘭.巴特若讀了顏擇雅的書,應該也會同意,他這位粉絲可是說認真的。

而讀者讀了這本書,要向顏擇雅學習什麼呢﹖

可能是博聞強記、生花妙筆、洞察卓見,一種勇於跟別人不一樣、樂於做自己的氣勢,或是……﹖

誰曉得呢﹖這得你自己讀了才知道!顏擇雅在書中挖苦只想速速讀完《利維坦》的人,簡直巴不得有人能發明一顆「利維坦藥丸」讓他一口吞下去,這篇小小讀書筆記當然不會妄想為您揑一顆「顏擇雅藥丸」。


出報日期

十月 2017
« 四月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最新回應

請輸入 e-mail 地址

RSS 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