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下遇見丸山敏雄

 這次出差日本途中,聽說有個大陸「遊學團」要來上「倫理研究所」的課,團員都是大陸近年活躍的身心靈修練組織、及企業經營管理培訓公司的負責人或主管,於是我臨時安排去「插花」兩三天課程。
 一來是對1945年成立至今,擁有16萬名會員、6萬5千家「倫理法人會」(以企業為單位)的日本社團法人倫理研究所感興趣(台灣也有分支機構);二來也有意觀察一下大陸人對日本式倫理教育的反應。

 活動地點在靜岡縣御殿場市的印野,富士山下、倫理研究所的「富士高原研修所」。我從奈良轉了四趟車到御殿場,天色已暗,再搭計程車去中心。計程車一離開車站不久,就進入沒路燈的山路,在漆黑中行進了大約二十分鐘,終於抵達一個像五星級森林飯店的地方。
 大陸團早我兩小時從成田機場搭巴士過來,已準備就寢。一位倫理研究所的講師領我穿過挑高三層樓的大廳和又長又暗的走道,四下寂靜無聲,約略可見這是一棟很「高貴」的極簡風現代建築。
 我來到被分配「合宿」的大通舖。「合宿」也是此團「學習項目」之一。一拉開紙門,聽到幾個正在講電話的大陸口音,看到有人在敷臉、有人在吃點心,我趕緊跟七位室友鞠躬致歉,她們說:「沒事沒事,您就是台灣來的夏老師是吧?」
 時下大陸流行尊稱人家「老師」,我可真不習慣。

 隔天清晨六點多參觀環境,才知這是一棟知名建築,從任何一個角度看都大氣恢弘。教育中心旁還有倫理研究所創辦人丸山敏雄紀念館,和萬葉植物園(精心栽種古老日本詩歌集《萬葉集》裡提到的植物)。

丸山敏雄三條誓言

 在庭園中看到丸山敏雄的雕像,以及他曾書寫三條誓言的石刻:
 「一、 我要作萬人之僕。二、我要作萬物之友。三、我要作萬象之讚歎者。」

 丸山敏雄(1892∼1951年)豐富的著述影響了好幾代人,他的理想到現在還持續發揮,甚至可能助益崛起的中國。多年前倫理研究會旅行蒙古,認識當地的日文導遊,這位導遊後來赴日參加倫理研究所培訓,成為研究所派駐大陸的員工。他就是主辦這次遊學團的于振中先生。

 丸山敏雄出生於日本九州福岡小山村,生日是端午節,被視為吉祥的孩子。他父親務農,篤信佛教淨土真宗,從小對他實行嚴格宗教教育,計畫讓他出家為僧。他自幼聰敏好學、認真思考人生,長大後按自己的意思從師範學校畢業,成為家鄉小學、中學老師,38歲時又進廣島大學深造,頗受當時校長織田勝馬、與文理科教授西晉一郎的啟發。之後他受聘為長崎女子師範學校教導主任。
 他在學生時期就是論語專家,也曾研讀大藏經,練習「岡田靜坐法」,組建蓮沼門三氏修養團支部、發行其雜誌《向上》……。從其家教和成長歷程可見,他似乎天生對「究天人之際」抱持不凡熱情。後來,他實驗一個新興宗教組織「人之道教團」教祖的理論:「孩子的病反映父母心中的不良思想或情緒」,因而治癒兒子的麻疹,這宛如親證「古代奇蹟」的經驗,徹底打動了他。為此他放棄成為師範大學校長的機會、全心投入該教,擔任教團所屬中學的校長,還把委靡的教區經營得人氣鼎盛,深獲教祖器重,受封為「準教主」。
 然而,跟當年許多日本新興宗教的下場一樣,後來政府以「神宮不敬罪」起訴該教祖,丸山敏雄也因而入獄一年。

 出獄後,孑然一身的丸山敏雄成立「秋津書道會」(至今仍有會員四千多名),以教授書法維持妻兒生計。他不斷反省過去種種,對父母恩義有進一步體會,同時看見宗教的侷限性與排他性,開始建構契合人生幸福本質的倫理思想體系。人之道教團日後改名捲土重來,曾力邀他重返,但他已決心另闢一條超越宗教的道路。


丸山敏雄十七條幸福法則

 丸山敏雄歸納了「人類幸福之路」十七條生活法則,稱之為「純粹倫理」,強調普遍適用、放諸四海皆準,且從平常生活做起,只要踐行必能幸福的「福德有機組」,有別於抽象高遠的「舊道德」。
 這十七條法則是:

一、今日最美好。
二、苦難乃幸福之門。
三、命運自拓、境遇自造。
四、世人乃吾鏡,萬象乃吾師。
五、夫婦本是一對反射鏡。
六、子女是演出父母心裡的名優(著名演員)。
七、肉體是精神的象徵,疾病是生活的紅燈。
八、明朗乃健康之本,和愛乃幸福之源。
九、人違約,必失自己之幸,奪他人之福。
十一、萬物皆有生命。
十二、得在於捨。
十三、本不忘,末不亂。
十四、希望乃心中的太陽。
十五、信則成,憂則潰。
十六、尊重自身,及於他人。
十七、人生猶如神導劇,主角便是我自己。

 丸山敏雄相信夫婦一心能使家庭幸福、培育好孩子,「早起」是家庭道德建設的第一步。他的「純粹倫理」實踐理論就從《夫婦道》寫起,擴及《無痛安產之書》、《育兒之書》、《萬人幸福指南》、《人類的曙光》……。
 為宣揚理念,他最初組織「頻波短歌會」(目前仍有6千多名會員),發行油印雜誌《頻波》。當時日本戰敗,民生凋蔽,丸山敏雄一家只能勉強度日,短歌會的經營屢陷困境。他的老友、大農場的主人石毛英三郎見他聰明努力、學識淵博又具宗教熱忱,並充滿憂國憂民之情,急切想為絕望的日本指引方向,於是慷慨資助其生活,並支持他成立「文化研究所」,此即倫理研究所前身。
 1946年12月,他帶領所員五人,分配每個人的研究任務,確立了事業計畫大綱及具體實施內容。

文宣雜誌:《文化與家庭》、《新世》、《倫理》

 1947年,丸山敏雄創辦《文化與家庭》雜誌,要把「倫理根源置於家庭」,並「在家庭中確定文化淵源」。這是一本僅48頁的薄冊,發行5千份。雜誌發行機構定名為「新世會」,採會員制。原先的「研究所」為幕後研發部門,「新世會」則成為教化活動組織,會旨是:「我們的國家正處於一個非常時期,道德混亂,信仰淡漠……今天不即行糾正,定會遺恨將來。」
 1949年,《文化與家庭》更名為《新世》,並開始每月一次的例行「協議會」。當年4月1日早上六點,在丸山敏雄家舉行了第一次「晨會」,此活動後來推廣到各地,至今已成為倫理實踐的基本活動之一。
 1951年,「新世會」改名為「社團法人倫理研究所」,「倫理運動」自此有組織有系統地在日本各地開展。當年12月14日早晨,丸山敏雄以顫抖的手寫下了最後的日記,12時42分於東京武藏野住家「高杉庵」與世長辭,享年60歲。
 1952年,倫理研究所又創辦純粹倫理研究専刊《倫理》,毎月發行。

如何接通丸山敏雄的「純粹精神」

 以上是我自己好奇搜尋的一點點關於創辦者的故事,並非課程內容。
 其實在美侖美奐的富士教育中心裡,我們做的是一整天以日式鞠躬練習說「aliadogozaimas」(感謝)、「itadakimas」(領受餐飲),好像有些日系商店每天開門關門時要員工排排站在街頭高喊那樣。明白課程的用意在於,從日常生活細節做起,訓練一個人真誠明朗熱情的態度,但我實在覺得,對外國學員來說,需要相當的「本土化」轉換可能會更實用。

 丸山敏雄顯然是那種「充滿日本精神」的「人格者」,他寫日記、辦雜誌、敬天愛人、救國救民,甚至把「效忠天皇」等同日本文化命脈,那都是上個時代才有的生命情調,雖然近年倫理研究所積極舉辦兒少夏令營,但這樣的組織是否仍能讓21世紀網路世代有歸屬感?
 丸山敏雄雖與宗教分家,但倫理研究會從發行短歌奠基的「行銷」方式,其實直接源自他在新興宗教組織體系內的經驗(曾說「人之道教團」運用短歌宣教讓他初次領會短歌美的力量),「社團法人倫理研究所」如今能發展成比一般公益團體更宏遠的規模、和更嚴密的組織架構,猜想其背後必定仍有相當的「宗教情懷」,只是,這樣的情懷這麼多年來是透過什麼樣的方式落實?在他過世後,又是由哪些關鍵人物、如何負起了傳承任務?

 中國大陸投入公益事業的有心人近年紛紛來此「取經」,但到底該如何取捨才能超越時代與文化的隔閡、接通「純粹」的丸山敏雄精神呢?我也很好奇想知道答案。


出報日期

六月 2018
« 四月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最新回應

請輸入 e-mail 地址

RSS 訂閱